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03 章

第 103 章

        陶娟不觉有他,连忙热情地介绍道:“这是我们部门新招的叶橙,小叶,这位是陆总。”

        她给叶橙使了个眼色,这几天聊八卦都没避着他,她觉得这小子该有点儿眼力见。碰见这种上级,起码应该说几句好听的表示表示。

        可叶橙像是没懂她的暗示,只淡淡地说了句“陆总好”,就没有下文了。

        陆潇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嗤笑道:“不是说财务的人都挺机灵吗,陶姐,你不会是看走眼了吧?还有,新招人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他突然发难,把陶姐给整不会了。

        她心想人事那边不是说跟你汇报过了吗,是你自己没看吧。

        但这种忤逆老板的话是断断不能说的,她只好干笑着道:“我会好好带他的,陆总。”

        陆潇见找不到什么茬,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玻璃门。

        陶娟擦了把冷汗,说:“陆总今天是怎么了,跟吃了火.药似的。小叶啊,你业务能力确实是挺好的,但有时候在上级面前要主动一点、会来事儿一点,知道吗?”

        “知道了,陶姐。”

        叶橙不想多解释,点头敷衍道。

        他可不能主动,也不能来事儿。

        否则陆潇就该觉得自己在酒吧对他一见钟情,是为了他才跑来陆氏应聘的了。

        ——好一个居心叵测的基佬。

        叶橙自己也是男人,不能更了解男人的心思。方才陆潇看他的眼神,分明带着三分鄙夷、三分嫌弃、三分警惕,和一分“你不会喜欢我吧”的自恋。

        晚饭是在一个大包间里吃的,刚开始上菜,服务员就送上来两瓶红酒,说是楼上的陆先生请的。

        周海琴连连夸赞:“娟儿跟我说,你们来的时候碰到陆总了。看看人家多会做人,连我们下属都照顾的周到细致,小叶和小彭,你们俩尤其学着点儿。”

        叶橙和彭谷舒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见了不屑。

        彭谷舒小声说:“富二代哄人的小把戏罢了。”

        叶橙纠正他:“他家起码富过三代了。”

        陶娟笑着说:“刚才在门口我已经跟小叶说过了,慢慢来吧,新人嘛,哪儿能和陆总比。”

        “陆总虽然脾气爆了点,可对员工还是不错的。”一个小姑娘说道。

        “脾气爆才有男人味嘛,话说咱们陆总有女朋友没有啊?听说陆老一直在催他结婚呢。”

        “这么早就结婚?有钱人怎么想的?”

        陶娟给周海琴盛了碗汤,说:“很正常,我大学同学家里有上市公司,大四的时候就订婚了。他们这种家庭的小孩结婚,肯定一大半是为了家族利益。”

        “也是,”小姑娘托着腮说,“前两天,前台还说有个白富美来找陆总。”

        “什么白富美?我要听我要听!”

        陶娟嘲讽道:“蔡梦媛啊,隔壁齐天蔡总的女儿,她倒贴陆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次不是被赶出来了吗。”

        “呜呜,我要是有那种家庭,我也想倒贴陆总。”

        “就是啊,浑身散发着荷尔蒙,谁不喜欢。”

        周海琴笑骂:“吃完饭回家做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叶橙边听她们开玩笑,边摇了摇头。

        心里再给这位陆总贴上一个标签:招蜂引蝶。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大家便没有安排后续活动,吃完之后各自打车回家。

        席间叶橙喝了点酒,于是出来后去对面街上的罗森便利店,打算买杯酸奶醒醒酒。

        夜幕降临,街边灯影和人影交错。

        空气里弥漫着初夏的味道,叶橙推开门,门铃响了几声。

        晚饭比较清淡,他没怎么吃饱,于是又买了辛拉面和几包小零食,慢慢悠悠地在置物架面前挑东西。

        门铃又响了起来。

        一个人走进来,迈着长腿走到他对面的置物架。

        店里没什么人,只有他们两个客人。

        叶橙不经意地抬起头,看见了对面那人的发梢,看起来个子挺高的。

        下一秒,那人转过来,和他打了个照面。

        ——是陆潇。

        叶橙觉得自己脑门上一定挂下来三条黑线,无语透顶。

        他看到陆潇手上拿着和自己同款的酸奶,西装外套搭在胳膊上,衬衣领解开了几颗扣子,领带松松垮垮地挂着。

        这让他想起那几个女同事的话,“浑身散发着荷尔蒙”……

        操了,好像真的是这样。

        陆潇挑了挑眉,阴阳怪气地说:“这么巧,我还真是在哪儿都能遇到你,你该不会一直跟着我吧?”

        荷尔蒙泡泡“噗”地一下碎了一地,叶橙想照着他欠揍的脸来那么一拳。

        他咬牙切齿地微笑,忍耐地说:“我比您先进来哦,陆总,要不要调个监控看看?”

        陆潇被噎住了,沉着脸打量他。

        叶橙懒得理他,转身去了面包架。

        等他选好面包去结账时,陆潇已经先他一步。

        收银台上放着几瓶酸奶,在店员结账的功夫,陆潇拧开瓶盖灌了几口,显然是渴了。

        喝完之后,又递给店员扫描。

        叶橙静静地在他身后等待。

        “一共五十八。”店员说。

        陆潇把手伸进裤兜掏手机,接着脸色就变了。

        他难以置信地摸了摸两边的裤兜,又摸了摸西装外套。

        空空如也。

        叶橙等了半天,疑惑地看向他。

        店员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陆潇深吸一口气,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手机落在山海路的饭店了,我去拿一下,你等会儿。”

        店员说:“不好意思,请您不要这样。”

        “……”

        “我说的是真的,你看我穿这样,有必要来白拿你几瓶酸奶吗?”

        店员丝毫不买账:“请您付钱。”

        “我没带手机怎么付钱,我五分钟就能回来。”

        “您可以用店里的电话打给您的朋友,让他们送过来。”

        “这年头有人记得朋友的手机号吗?你别为难我。”

        “您也不要为难我。”

        陆潇被气得头晕,他没回头也知道身后的叶橙是什么表情了。

        他索性道:“算了,我不要了。”

        店员拿起电话道:“您已经喝了一瓶了,再这样我报.警了。”

        陆潇:“?”

        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大概没有经历过这么荒唐的事情。

        陆大少爷无可奈何,总不能让秘书去警.察局领人,只好卑躬屈膝地转头,别扭地对叶橙说:“喂,能不能帮我付一下钱,回头还给你。”

        他寻思着叶橙好歹是陆氏的员工,不至于连这个面子都不给。

        然而,他还是太年轻。

        叶橙望着他笑了笑,说:“陆总有我微信吗?没有的话,要怎么还?”

        一击毙命。

        陆潇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僵在原地看着他。

        这人怎么这么记仇?!

        不就是没加微信吗!

        叶橙把他推到旁边去,上前结账,末了还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陆总,我之前借给朋友钱,结果他跑路了。既然我们没有联系方式,那还是别随意借钱了,您说是吧。”

        砰砰砰。

        陆潇的小宇宙直线爆发。

        他!在!内!涵!他!

        他的意思是,自己是那种五十块都还不起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