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99 章

第 99 章

        a大的论坛已经结束了,这边也没什么事,叶橙考虑了一下,还是对着电话答应道:“我买晚上的票回去,麻烦你帮忙照看爷爷。”

        “哎,好的。”张秘书忙不迭应道,对着陆金南比了个“ok”。

        “少夫人说晚上回来。”他挂断之后说。

        陆金南急道:“你这么快挂掉做什么,问他坐飞机还是坐高铁,几点到达啊!”

        张秘书只好又拨回去,一想不对,“少夫人还没订票呢。”

        陆金南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哼了一声,“你随时和他保持联系,等确定时间之后发给陆潇。”

        “是,老爷。”

        陆金南回到鱼塘,一会儿指责陆潇声音大吓跑了鱼,一会儿说他不专心看杆,挑刺找茬着把他骂了一顿。

        陆潇很是郁闷,媳妇儿跟人跑了,自己还要在这里挨骂。

        他频繁查看微信,那条买腊肠的消息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陆金南斜眼瞥了瞥他,冷笑道:“现在知道后悔,早干嘛去了?”

        陆潇皱了皱眉:“爷爷,周敏豪那厮跟您说什么了?我刚才就看见他鬼鬼祟祟地和您耳语。”

        “你自己把你老婆气跑了,还怪人家嚼舌根?”陆金南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他把张秘书刚发来的消息一件转发,训斥道:“晚上七点半,南都站,给我亲自接他回来,听见没有?”

        陆潇怔了怔:“他回来了?是您让他回来的?”

        陆金南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他:“要不是有我在,你就坐在家里哭吧。”

        “爷爷,您没搞错吧。”陆潇不屑道,“我会哭?”

        陆金南挥了挥手:“滚滚滚,吃完晚饭接你老婆去,晚上让厨子拿新鲜的鱼炖汤喝。”

        刚钓上来的鱼煮的汤奶白奶白,撒上一把葱花,原汁原味又香气扑鼻。

        吃饭的时候,陆金南让他们各自带几条鱼回去。

        陆潇还打包了一份鱼汤,说是回去当夜宵。

        陆金南懒得揭穿他,嘱咐他路上开车当心。

        两个年轻人走后,张秘书悄声说:“老爷,您说的都布置好了,订了温泉酒店,房间里也准备了惊喜。”

        陆金南点了点头,惆怅道:“我家这小子,但凡有一半我当年的风范,也不会沦落到连哄老婆都不会,还需要我这个老人家出马了。”

        张秘书了然地笑了笑。

        陆潇把周敏豪送回家后,见时间还早,又去排队买了一份叶橙喜欢的汤包。

        到车站时已经快七点了,路面上都是拖着行李箱的人和出租车。

        他在车上琢磨着待会儿怎么跟叶橙谈判,让他老实交代那件事。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七点半。

        陆潇在门口站了半天,也没看见人。

        他满腹疑惑地打电话给陆金南,问他:“爷爷,叶橙人呢?”

        陆金南冷声说:“你不会打电话给他吗?问我干嘛。”

        说罢,啪地挂掉了。

        陆潇满脸黑线,然而拿他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打开通讯录。

        妈的,好不想主动低头。

        烦死了。

        叶橙一下车,就被酒店经理亲自接走了。

        经理说是陆先生为他准备的,一路热情洋溢地介绍,把他带进一个有着室外温泉的房间。

        推开门,从房门口到窗前,一路铺着艳俗的红色玫瑰花瓣。

        整个套房布置的暧昧温馨,床上还有各种捆.绑小玩.具。

        正中央用花瓣摆了一颗大大的爱心。

        叶橙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好吧,虽然俗了点,但好歹是陆潇准备的惊喜。

        不过——这种千篇一律的花瓣,有点不像他的风格,他总喜欢搞一堆不同品种的花。

        叶橙随手抓了一把爱心里面的花瓣,抓到一本房产证。

        “……”

        经理双手交叉两眼放光,惊呼道:“天哪,陆先生送了您一套别墅!简直太浪漫了!”

        他身后的服务员翩翩起舞,歌颂着陆总的阔绰。

        叶橙心想不会把,这也太夸张了。

        他的卡不是全部上交了吗?哪来的钱买别墅??

        经理观察着他的脸色,期待道:“您要不再捞一捞?”

        叶橙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用手再往花瓣里一捞,捞出一个车钥匙。

        “…………”

        “呜呜呜,得此良人,夫复何求!陆先生还送了您一辆车!没错,就停在外面的庭院里,您要去看一看吗?”经理抹着眼泪道。

        叶橙的脸颊抽了抽:……不用了。

        经理双手放在身前,带领服务员九十度鞠躬,温声说:“那就不打扰你们共度良宵了,我们先告退,有事您随时呼叫我。”

        出门之后,服务员羡慕道:“叶先生也太幸福了。”

        经理却连连摇头:“陆老才是真不容易,为了挽留孙媳妇,又是送房又是送车,就差送股份了。”

        “听说这位清高着呢,送股份都不肯要。”另一个服务员说。

        经理严肃道:“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服务,如果他们下次还吵架闹离婚,争取让陆老再次选择我们酒店!”

        “好的,经理!”

        叶橙在酒店等的昏昏欲睡,打算起身泡个温泉。

        刚一站起来,手机就响了。

        他看见是陆潇打来的,接起来问道:“你到哪儿了?”

        陆潇本来都把脖子伸长了,准备用硬邦邦的语气问他在哪里,谁知道被抢了个先,迷惑地说:“我在车站啊,你在哪儿?”

        叶橙舟车劳顿了一天,心里有点拱火。

        “你派人把我接来酒店,还问我在哪儿?”

        陆潇正欲辩驳,突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老爷子安排的。

        叶橙也反应过来了,眯起眼睛道:“陆潇,这不是你准备的吧?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想跟我道歉?”

        “我……”陆潇说了一个字,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操!”他差点把手机摔了。

        叶橙端起倒好的红酒一气儿灌下去,脱掉衣服泡温泉去了。

        陆潇在车站徘徊了半晌,无奈地又给陆金南拨了个电话,问他酒店地址。

        陆金南直呼“没用的玩意”,反手把地址扔给他了。

        在开车过去的路上,陆潇锤了一路方向盘。

        妈的,就冲叶橙对他这态度,绝对背着他有事儿。

        他越想越来气,飞速来到了酒店门口。

        经理凑上来想介绍,他沉着脸递出身份证,说:“带我去叶先生的房间。”

        “先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家酒店的经理,您可以叫我……”

        “闭嘴,带路。”陆潇忍耐地说。

        “好、好的。”

        经理把他带到门口,陆潇咣咣地砸门,怒道:“开门!”

        “您……您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经理被他吓到了。

        陆潇冷静不了,甩手道:“忙你的去。”

        经理灰溜溜地走了。

        “叶橙,开门!”陆潇继续砸门。

        里面没人理他,他敲了几分钟,打开手机打电话。

        房间里传来手机铃声,但还是没人理他。

        陆潇更火大了,这才想起来那经理走的时候也没把卡给他,他怒气冲冲地跑去前台拿卡。

        回到房间,举起卡准备刷。

        滴——门开了。

        陆潇憋了一肚子气,质问道:“我敲半天了,你……”

        他说到一半,停住了。

        叶橙刚泡完温泉,发丝湿漉漉地贴在脸上。

        穿了件浴袍,没来得及穿鞋就来给他开门了。他的脸,以及领口的皮肤、露出的手臂和小腿,都被温泉浸泡得一片通红。

        整个人如同一颗散发着甜蜜香气的水蜜桃,水灵灵,粉嘟嘟。

        咕嘟——

        陆潇不争气地咽了口口水。

        他的视线落在叶橙的脚上,脚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白皙的脚面比以前红了一个度,连圆圆的脚趾都是红色的。

        “你……怎么光着脚,小心着凉。”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早已沙哑。

        叶橙冷淡地打量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转身去找毛巾擦拭头发。

        陆潇被晾在外面,才又想起他们还在冷战。

        他走进去看见床上的花瓣,叶橙背对着他坐在另一边擦头发。

        那一刹那,陆潇忽然不想听他的解释,只想狠狠地把他按在床上做个爽。

        可他也只是想了想。

        他在床边坐下,两人背对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潇干涩地打破沉默:“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叶橙的头发早就擦得半干了,他就是不想转头,机械地擦了又擦。

        听见陆潇的话,他放下毛巾哂笑:“说什么?你怎么不说说为什么周敏豪会发那条朋友圈?”

        两个人都不是会让步的人,一旦用这种语气讲话,十有八九免不了一阵争吵。

        当然,这种争吵最后往往以陆潇道歉收尾,可他觉得这次绝不可能道歉。

        他转过身看向叶橙,声音拔高了一些:“你说我为什么发?你不也发了!”

        叶橙扔掉毛巾,从一堆乱七八糟的花瓣里翻出手机,在上面点来点去。

        陆潇嘲讽道:“干嘛,你想在我面前销毁证据?我截图了的我告诉你。”

        叶橙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点开右下角的图标。

        这张照片,仅他可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去酒吧跟女人喝酒,我承认发这条朋友圈是为了刺激你,但这是我发这张照片唯一的目的,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叶橙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眼眶也红了一圈。

        陆潇立马慌了,手忙脚乱地站起身道:“老婆,你、你别哭啊……我我我我,没有,我没有……”

        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索性心一横交代了,“我是故意让周敏豪发的,我也是为了刺激你!那天我根本没和那女的喝酒,我保证!我要是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天打雷劈!”

        叶橙眉头紧锁,鼻尖泛红地望着他:“你没有撒谎?”

        “真没撒谎!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不信去问周敏豪,如果我看那个女的一眼我把眼睛挖出来。”陆潇口不择言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叶橙咬了咬嘴唇,问道。

        陆潇沉默了,他突然不敢问了。

        万一是真的怎么办,万一叶橙不要他了怎么办。

        是不是假如他不戳破这件事,叶橙就会留在他身边?

        “说啊。”叶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浅褐色的眼睛里盛着一汪清泉。

        陆潇咬了咬牙,还是鼓起勇气说了:“老婆,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和黄胜安一起去过波尔多没有?”

        叶橙眨了眨眼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