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88章

第88章

        厚重的遮光窗帘遮住阳光,房间内一片昏暗。

        地上七零八落地扔着几件衣服和安全套,还有一根破损的红色飘带。飘带末端打了个死结,被从中间剪开了。

        陆潇只穿了条睡裤,背肌上布满抓痕,抱着一条白色被子睡得不省人事。叶橙把被子全部卷走,一点没给陆潇盖着,他自己那边甚至拖了一半在地面,被子下面露出几根黑色的头发。

        两人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铃铃铃,铃铃铃。

        叶橙把被子捂得更紧,彻底将自己藏了起来。

        他的手机不停地响,震耳欲聋,无比聒噪。

        陆潇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爬起来,接通了放在耳边,满脸暴躁道:“一大早你催魂?打打打,打个没完了是吧。”

        那头的宋浩然被吓着了,好半天才悄声道:“这都十点半了……叶橙在吗?思修老师点名了。”

        陆潇打了个哈欠,说:“你帮忙喊声到吧,他不会扣分的。”

        “哎?”宋浩然一头雾水。

        陆潇挂断电话,又重新倒了下去,半趴在被子上面。

        太困了。

        他们将近七点才睡,刚阖眼就被吵醒了。

        叶橙在被子下面完全失去知觉,昏昏沉沉地一觉睡到下午。

        他太低估了男大学生的疯狂程度,昨晚的陆潇如同吃了一整盒那什么哥,按着他从床上到椅子上,从浴缸到镜子前,从落地窗再回到床上。

        那根可怜的红色飘带,成为绑住他双手的工具。

        到最后叶橙嗓子都喊哑了,推拒着他的肩膀说不要。陆潇贴心地抱着他去洗澡,然后在淋浴的时候又来了一次。

        中途两人也有停下来的片刻,但只要看着彼此的眼睛说话,就会再次忍不住缠上去。

        叶橙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沾枕头就失去了意识。

        等他酥软疲倦地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趴在他枕头上的陆潇的脸。陆潇用手垫在下巴底下,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几点了?”叶橙揉了揉眉心,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哑得跟撒了一把沙子一样。

        陆潇伸手过来帮他按,柔软的指腹轻巧地拂过他的眉毛和太阳穴。

        “三点。”他说。

        叶橙猛然睁大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动作牵扯了某个地方,他不禁“嘶”地痛呼了一声。

        “完了,今天有老杨的课。”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老杨惯喜欢点名。”

        陆潇轻而易举地把他按了回去,笑眯眯地说:“我跟他请过假了,他说下次让我请他吃食堂的牛肉面作为补偿。”

        叶橙停了下来,怪异地看着他:“你帮我请假,不会很奇怪吗?”

        “我说你是我堂弟。”陆潇信口胡诌道,“让我看看肩膀好点没有。”

        他把叶橙转过去,手指碰了碰他肩上的玫瑰花。

        幸好他临睡前记得上了次药,否则今天就没法看了。

        叶橙痒痒地避了避,背对着他道:“陆潇,下次不许这样了。”

        他没有明说哪样,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做了这么多次实在太过分,再来个几次他小命都要交代在这儿了。

        陆潇装作听不懂,从身后环住他:“哪样?这样吗,还是这样……”

        叶橙扣住他乱动的手,恼怒道:“陆潇!”

        “啧,昨晚你可不是这么叫的。”陆潇上下看了看他,“你怎么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哦不对,这还没提上裤子呢。”

        叶橙甩开他的手,往前想爬下床。

        陆潇一把将他拖了回来,跟拖玩具似的,抱在怀里低声哄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抱你去洗漱,你别自己乱动。”

        叶橙涨红了脸:“你有病吧。”

        陆潇真像在照顾玩具娃娃似的,亲手帮他刷牙洗脸,买了早餐一口一口喂他吃。一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的架势。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接下来的一整天,都跟没有骨头一般粘人。上课的时候坐在一边盯着叶橙,盯到叶橙都不耐烦了,小声对他说:“你能不能别老看着我?老师看你好几回了。”

        陆潇托着脸,表情很纯洁美好,一点不像昨晚干了他一夜的魔鬼。

        他终于收回视线,问前面的女生借了张便利贴低头写字。

        叶橙松了口气,继续记笔记。

        几秒后,陆潇把那张粉色便利贴贴在了他手背上,上面只有两个字:我的。

        还记得小时候,陆潇在没有吃过辣条之前,对这种绝世美味是没有丝毫兴趣的。后来偶然吃了一次,就食髓知味了,天天吃顿顿吃。然后被王嫂一顿教育,说这样不健康不允许他吃了,结果陆潇一发不可收拾,经常背着她偷偷吃。

        凡是最忌讳两点,一是食髓知味,二是不允许他这么做。

        偏偏这两点,叶橙都踩雷了。

        陆潇尝过一次味道,就愈发粘着他,恨不得随时随地都要贴在一起。一到周末就把他约出去,第二天他必然是起不来床的。

        出于健康考虑,叶橙制定了一周只和他住一天的规定。

        后果就是,这一天里,他需要补剩余六天的债。

        直到有一天早上,他接了陆占阳打给陆潇的电话。

        陆占阳立马道:“哎哟,侄媳妇儿,你这嗓子怎么成这样了?”

        叶橙灌了口水,稍微润了润嗓子。

        他昨晚挣扎得太厉害,用陆潇的话来说,就是他娇气的不得了,碰一下都会发出细细的尖叫。

        “咳咳,表叔,有事吗?”他问道。

        陆占阳翘着二郎腿,挥了挥手把小情儿赶走,教育他说:“太放纵了不好,陆潇那小子真是好福气啊。”

        叶橙自动忽视了他这两句话的前后矛盾,又问了一遍:“有事吗?”

        陆占阳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快期末考试了吧,考完一起回南都吗?正好老爷子回来了,我去看看他。”

        叶橙一愣,瞬间想起来,算时间该到老爷子第二次回国的时间了。

        前世这时候陆潇辍学一年多,陆金南为了他特地从国外回来调解,好说歹说把这祖宗送出国读书。

        这次陆金南回国之后,就不会再出去了。

        他已经慢慢把主要产业转移回来,打算在国内养老退休。

        然而叶橙想到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陆金南向来觉得陆潇桀骜不驯,需要有个女人约束他,才能改改他的暴烈性子。所以在陆潇出国的第一年,就开始给他物色相亲,后来叶橙听陆家的人说,每年陆潇回国,都会被逼着去见几个名媛。

        几年后陆潇遇见了他,陆金南这才不再让他见相亲对象。

        叶橙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不知道等他们回到南都后,陆金南会不会故技重施。

        “侄媳妇儿,侄媳妇儿?”陆占阳叫了他两声,“不是吧,你不会是在紧张吧,你担心见到老爷子?”

        叶橙无奈道:“不瞒你说,是挺担心的。”

        陆占阳笑了笑,说:“这样好了,你请我吃顿饭,我告诉你老爷子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话音未落,叶橙手上的手机就被夺走了。

        陆潇说:“你吃屁吧。”随后粗鲁地挂掉电话。

        “你怕我爷爷?”他问叶橙道。

        上次家族聚会的时候,叶橙并没有近距离接触老爷子,也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其实叶橙并不担心这个,因为除了陆潇之外,他大概是最了解老爷子的人了。老人家喜欢喝太平猴魁,喜欢钓鱼、下棋,以及看别人滑雪。对,他总喜欢让叶橙录滑雪或者蹦极的视频给他看,自己是从来不亲自上阵的。还喜欢养猛禽。

        上一世陆金南之所以会欣赏叶橙,第一是因为他的导师跟自己是故交,第二则是因为他在公司里出类拔萃的业务能力。现在叶橙一没师从以前的导师,二没进公司,着实有点无从下手。如果单单从他的喜好入手,反而显得像是提前打听过他一样,更加不礼貌。

        陆潇捏捏他的脸:“既然你不喜欢,那就不见他了,笑一个,别绷着脸。”

        “现在不见有什么用,总要接触的。”叶橙好笑道。

        陆潇说:“我卷了钱带你私奔好了,不管这帮难缠的家伙。”

        叶橙噗地笑了:“别贫了,你不是说有不会的题目吗,我帮你看看。”

        陆潇从书包里拿出《西方经济学》的课后作业,崇拜地看着他说:“老婆,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我他妈上了一学期都迷糊,你一节课没听,居然还会看财务报表。”

        “这些都是基础,你好好听课,免得以后进公司还得再学。”叶橙说。

        陆潇听话地点了点头。

        叶橙很清楚当年的陆总一路走过来有多不容易,用最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欠的所有债都要还。

        陆金南不可能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一个商业小白,于是一开始是让人带着他做的。那时候陆潇完全是个文盲,除了会糊弄人之外,别无其他长处。以至于叶橙在接手内部事务之后,发现他这个陆总当的实在憋屈,手底下不知道多少心怀不轨的老油条给他下绊子。

        在他的辅佐下,陆潇渐渐有了起色。

        当他真正掌权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非自己心腹的人裁了个干净。

        叶橙不想他以后再重复这样的辛苦,便严抓了一把他的基础。

        “你仔细看需求曲线……”他一边讲解一边看向陆潇,却看见他拿着手机在拍自己。

        “你干嘛呢?”叶橙莫名其妙地问。

        陆潇一本正经地说:“把你教我的样子拍下来,发给我爷爷看,他最喜欢搞学术的。你继续,不用理我。”

        叶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