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81章

第81章

        叶橙原本以为不会有人理会这个傻逼,但他还是低估了高中生对成绩的渴望。当天晚上,这张图刷爆了他的朋友圈。

        甚至还有人给他p了个光环。

        他忍无可忍地给陆潇发消息:【你他妈的,商用是要付费的,懂?】

        几秒后,陆潇给他转了520红包,又转了1314,问他:【够吗,不够明天你自己拿我手机转。】

        克制一下:【……】

        高考前夜几乎没人能看得进去书,大家在群里聊到十二点,才陆续安静下来。

        这次十三中抽到的考点很近,就在对面的附中。

        同样在附中考试的,还有三中的学生。

        踩点考场的时候,叶橙被震惊到了,因为他的考场号刚好是他以前的班级。冥冥之中,仿佛又回到了起点。

        6月7号当天,南都迎来了整个六月的高温集中点。

        茂密的梧桐树下站着一排排摇着扇子的家长,整条山海路堵得水泄不通,数名交警在路口处维持秩序。

        记者蹲守在校门口,随机采访了一位大爷道:“这位先生,您是来送小孩高考的吗?”

        大爷操着一口本地话乐呵点头:“是的,我在等我孙子。”

        “您孙子成绩怎么样,对这次考试有信心吗?”记者再次递上话筒。

        大爷谦虚道:“他是三中的,一般般啦,哎呀,正常发挥就好。”

        记者说:“三中可是市重点之一,您孙子肯定能马到成功!”

        其他三中的家长短暂地看了看这边,都紧张不安地盯着大门。

        相比他们而言,十三中的家长则要聒噪很多。

        一群大妈围在一起,聊这几年哪所技校毕业比较吃香。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终于,大门缓缓打开。

        第一个考生走出了考场。

        记者们一窝蜂冲了上去,话筒恨不得捣进那人嘴巴里。

        “同学你好,请问你是三中的还是十三中的?”

        “你感觉这次语文卷子难吗,作文是什么题目?”

        “作为第一个出考场的人,你有什么话要对大家说吗?”

        周围吵得不行,所有家长都踮着脚尖往这边望。

        一只精瘦的手把记者拨开,大爷挤进去道:“让一让,都让一让,让我孙子出来,我们还要去吃饭呢。”

        他把面色尴尬的少年拽出人群,刚才采访他的记者惊讶地说:“这是您的孙子?”

        大爷骄傲地看着镜头,比起大拇指道:“对,我孙子,三中的年级第一,我们孩子名字叫陈臻。”

        记者呆了,敢情你刚才搁这儿跟我凡尔赛呢。

        陈臻脸红着扯了扯他:“去吃饭吧,爷爷。”

        上午考完语文之后,作文题目立马上了热搜,主题聚焦了当下社会热点问题,引起了众多讨论。

        下午记者依然坚守岗位,成功地捉住了一个忘记带身份证、被警车送来考场的女生。女生对着警察叔叔一顿千恩万谢,匆忙转身跑了进去。

        考完数学,第一个出来的依旧是三中的。

        那个男生自信满满,对着镜头一通炫耀。

        之后出来的有不下十个在抹眼泪,还有人边哭边问记者,哪里复读比较好。

        经历了三天的残酷炎热,高考在知了的喧哗声中轰轰烈烈地落下了帷幕。

        考完当天,整个十三中都疯了。

        走廊上回荡着男生们的咆哮,大家跑来跑去地欢呼。

        栏杆前聚集着一群人,把书撕得粉碎往楼下扔。雪白的纸张哗啦啦倾斜而下,宛如炎炎烈日下飘荡起了雪花。

        华旺春站在1号楼和2号楼之间,大声喊道:“不要往下扔撕碎的纸!你们等会儿给我自己下来打扫!”

        一管赭红色颜料砸在他脑袋上。

        “二十班的蒋进!是你吗,别躲,我看见你了!”华旺春捂住头,避开疯狂上蹿下跳的学生,跑上楼去抓蒋进。

        班里闹成了一锅粥。

        徐超提了两个大袋子,里面是两年来没收的手机、游戏机、小说等物品,挨个分发给大家。

        班上叽叽喳喳,许多被叶橙帮助过的人过来找他拥抱。

        “谢谢班长帮我补课,辛苦你啦。”

        “呜呜,班长,你大学要去a省吗,那是不是很难再见到你了?”

        “贴贴叶神,希望我能上二本线!”

        陆潇一把把他拉过来,明目张胆地哼道:“班长,我也要抱抱。”

        叶橙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搂着,忍不住感到心虚,伸手推了推他示意放开。

        “干嘛,他们都能抱,就我不能?”陆潇嚣张地把他揽得更紧。

        其他人只当他们在打闹,纷纷笑了起来。

        “叶神,一哥这是拿你当亲兄弟了,我都没见他主动抱过谁。”

        “是啊是啊,我也是没想到这俩人能玩得到一起去。”

        陆潇贴在叶橙的耳边道:“听见没,我拿你当亲兄弟,还不叫声哥哥来听听。”

        叶橙的耳朵迅速红了。

        门口探出一个头来。

        周敏豪问道:“你们班结束没有,结束我就叫车了。”

        他们一群人订了郊区的轰趴,今晚在那边过夜。

        陆潇对他比了个“ok”,另一只手松开了叶橙。

        叶橙赶紧闪身摆脱他,去找和徐超道别。

        全班在毕业照反面签了名,把照片连同一个剃须刀,当做小礼物送给了徐超,徐超说过两天请他们搓一顿。

        喧闹的走廊逐渐安静了下来。

        叶橙帮徐超把礼物拿回办公室,两人路过荣誉墙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叶橙的照片高高地悬挂在第一个。

        这堵墙原先只有他一个人是二十班的,现在有三个了。

        徐超面露欣慰,说:“这上面还是第一次出现我的学生。”

        “还会有很多次的。”叶橙对他笑了笑。

        徐超转向他,眼神变得有些复杂:“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觉得很疑惑,既然今天你考完了,我想当面问问你。”

        “您说。”叶橙道。

        徐超问道:“你和陆潇,你们真的……是那种关系?”

        自从被孟黎一通暗示后,他观察了两人很久。据他了解,陆潇是个暴脾气,却唯独对叶橙唯命是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不耐烦。而叶橙对其他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唯有陆潇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躲开。

        前年学校有一对男生情侣,因为感情纠纷闹大了,被开除了。

        徐超本来对男男有点抵触,但这件事发生在他最宠爱的学生头上,他心里很是矛盾。

        叶橙坦然承认道:“是。”

        徐超微微愕然,为他眼中的磊落,也为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勇气。

        “咳咳,”他不自然地移开视线道,“那这么说,你是转学过来后对他……嗯,产生感情的?”

        这句话纯属缓解尴尬,可他没想到的是,叶橙笑了一下说:“不,我是为他转来十三中的。”

        “啊?”徐超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叶橙的面孔带上几分神秘,压低声音道:“老师,如果我说我是从未来回来找他的,你信不信?”

        徐超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他。

        空气仿佛凝固了,突然,叶橙噗地笑了:“开玩笑的,你不会被吓到了吧。”

        徐超一口气这才提上来,干笑道:“没有,我当然知道你在开玩笑。”

        “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叶橙云淡风轻地给出最合理的解释,“我们当了一段时间邻居。”

        “哦哦,原来是这样。”徐超点了点头。

        叶橙把他送到办公室,挥手道:“老师,我走了。”

        徐超叫住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那什么,老师祝你们幸福,以后也可以一直走下去,走到你说的那个未来。”

        叶橙弯了弯嘴角:“嗯。”

        徐超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他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蒋进先他们一步打车走了,去外国语接江怡蓉。

        众人浩浩荡荡地包了几辆车,去往郊区的别墅。

        陆潇一改平日里拽的鼻孔朝天的模样,穿了个碎花围裙认认真真地在花园里给烤肉刷油。

        江怡蓉笑得不行,拿拍立得给他拍了下来。

        蒋进悄悄去拿盘子里的烤肉,被他一巴掌抽了回来。

        “这是给叶橙的,你自己烤。”陆潇毫不留情地说。

        蒋进指着那一盘肉,嚎叫道:“这么多,你确定橙哥吃的完?我吃一口又不会怎么样!”

        陆潇看了他一眼:“老子烤的,只能给他吃。”

        “服了,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男的。”江怡蓉转头想和身后的两姐妹吐槽。

        谭晓琪和谭萌萌狂掐彼此的胳膊肉,捂着嘴避免叫出声来。

        江怡蓉:“……”

        周敏豪和篮球队的几个人在里面打牌,叶橙在教陈臻打游戏。

        快八点的时候,众人围着桌子涮火锅吃烤肉,桌上放了一堆奶茶饮料和酒。

        一顿饭从八点吃到十点,大家或多或少都喝了点酒。

        中途黄胜安还投屏放恐怖片,一群人非强迫叶橙看。

        叶橙捂着眼睛想逃,挣扎道:“不看,看了我晚上睡不着。”

        蒋进和黄胜安齐声说:“睡不着让潇哥陪你睡。”

        大家没心没肺地狂笑,陆潇在袖手旁观,嘴角的得逞压都压不下去。

        陈臻暗戳戳地从叶橙包里拿出眼镜,闷声做大事地说:“橙哥没戴眼镜,看不清楚的。”

        于是大家又强行给他戴上眼镜。

        叶橙简直要疯了,谁来管管这帮傻逼?

        他男朋友装作看不见,搓着手在客厅里晃来晃去。

        终于熬到了十点半,

        蒋进看了眼表道:“十点半了!走走走,我们出去看烟花。”

        介绍轰趴的人说,这里十点半有烟花秀,他们就是为了看烟花才选的这家。

        众人转移阵地到花园,外面一片漆黑,花丛里露出矮矮的昏黄路灯。

        天上悬着一轮明月,几个人拿着手机拍照,放大可以拍到月球表面清晰的纹理。

        十点过半,夜空中响起砰地一声,所有人抬头看了过去。

        接着又是砰砰砰几声炸响,几簇蓝色烟火蹿上高空,在顶端轰然炸开来,碎成一片片绚丽的色彩。

        “哇哦——”

        “好漂亮,你看那朵花……那是南瓜吧,我靠,还有南瓜形状的烟花!”

        “啊啊啊,我要许愿,希望能和蓉蓉永远在一起!”

        “你傻啊,许高考考好!”

        “我不,就要许永远在一起!”

        叶橙仰着头用手机拍视频,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旁边的人转过来在看他。

        他带着笑意看过去,说道:“看我干吗,看烟花。”

        陆潇眼眸深深地望着他,五光十色的烟花照亮了他的脸,浅褐色的瞳孔中倒映着无比缤纷的夜空。

        “烟花有什么好看的,”陆潇情不自禁地伸手碰他的眼镜,“没你好看。”

        叶橙以为他想起了他们刚认识的那次,配合地抬起下巴,笑盈盈道:“你要帮我推眼镜吗?”

        陆潇没有如他所想,像那时一样把眼镜推上去。

        他食指轻轻一勾,将眼镜摘到了下颌的位置,然后倾身覆上叶橙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