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8章

第78章

        徐超是高三年级最年轻的老师,对比其他老师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而言,这是他带的第二届高三。当然,第一届和他们没法比,整个班上除了早恋就是逃课,压根没人在乎能不能考的上大学,所以他也没有这么抓过学生的成绩和纪律。

        这一届不同,从年级主任到校长,都比以往重视了不少。

        根据他逮早恋长达一年的经验来看,总觉得叶橙和陆潇之间怪怪的,尤其是上次还出了那种帖子,更让人心生疑虑了。

        徐超对待女性学生家长,一般都不会单独把她们叫到办公室,而是会选择在学校里边逛边聊。

        他和孟黎走出教学楼,迎面看见一男一女贴在一起。

        这两个人是隔壁班上的,看见徐超后迅速分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叫了声“老师好”,便低下头匆忙溜走了。

        徐超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在这里谈情说爱。”

        孟黎轻笑着说:“年纪小才有恋爱的冲动,等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做什么都得瞻前顾后。”

        “是这个道理,不过像您这样开明的家长很少见了。”徐超意有所指地说。

        孟黎正色看向他,问道:“刚才那俩小孩儿,老师您为什么没有说他们?”

        徐超说:“那两个学生不是我们班上的,明天我会提醒一下他们班主任。”

        孟黎若有所思地问:“那他们班主任会怎么处理呢?找家长来然后记过吗?”

        徐超解释道:“一般来说,这种事是必须要找家长的。并且后面会把两个孩子调开,尽量不让他们接触,情节严重的话才会记过或者劝退。”

        “这样做他们就愿意好好学习了?”孟黎嗤笑着脱口而出道。

        徐超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她马上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并不是质疑你们的处理方法,只是这样的事我也亲身体会过。”

        “哦?”徐超略微诧异。

        孟黎回忆道:“我上高中的时候喜欢过班上一个男生,被我的班主任发现后,当着全班的面读我写给他的情书,还叫我父母去学校把我领回家。当然,老师的本意都是为了学生好,这一点不可否认,他肯定是不希望我回家的。”

        她的语气平静又自然,仿佛是和朋友在闲聊一样。

        徐超很少听家长们说自己的故事,产生了一点兴趣:“然后呢?”

        孟黎和善一笑,“然后我就退学了。”

        徐超:“……啊?”

        孟黎意味深长地说:“我承认我当时性子比较极端,认为不让谈恋爱就等于天都塌了,这是非常、非常幼稚的想法。但青春期的孩子,你能指望他们有多成熟呢?很多时候,师长都忽略了温和的引导,只是一味地打压和制止,其实那样做的效果微乎其微。”

        徐超沉默了片刻,仔细品了品她的这番话。

        他听懂了孟黎的话里有话,但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沉不住气地说:“陆太太,您这么说……是因为您察觉到陆潇早恋了?”

        孟黎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摇了摇。

        “首先,我不是陆太太,我已经和他父亲离婚了,您可以叫我孟黎。其次,我就这件事和我儿子聊过,他承认在学校里有喜欢的人。至于他喜欢谁,是男是女,有没有在一起,那是他的自由,我管不了。”

        当听到“是男是女”的时候,徐超微微睁大了眼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孟黎继续说道:“老师,我能理解你们为学生负责的心情,也非常感谢你们有这样的责任感。可如果一段关系,对他们的学习不但没有造成不好的影响,反而让他们能成为更好的自己,那我们是不是也不应该随意插手,尊重他们的选择呢?”

        徐超再次安静了。

        过了许久,才说:“既然您身为家长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过问……但我还得再找另一个同学的家长谈一谈,咳咳。”

        他和孟黎谁都没有提叶橙的名字,都像是心照不宣地默认了一般。

        孟黎叹了一声:“您可能不太清楚他们家的情况,目前照顾他的是他奶奶,他爸爸基本上不怎么管他。老人家不像我们这么宽容,万一一个激动血压上来可就麻烦了。”

        徐超这才想起来,他似乎确实从来没见过叶橙的父亲,他是知道叶橙没有母亲的。

        “啊这,这……确实有点难办。”他磕磕绊绊道。

        孟黎悄悄审视着他,心里猜测他教书应该不超过五年。

        她提议道:“要不然您还是听我一些建议吧,我认为这件事直接冷处理就好。不用报告年级主任,也不用把老人家辛辛苦苦弄来学校,最主要的还是近在眼前的高考,别让孩子们心态波动太大。再说了,万一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岂不是会搞得更难看。”

        徐超的的确确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一方的家长主动来找他说了一堆,还让他别告诉另一方的家长。不过孟黎说话句句在理,如果他告诉了叶橙的奶奶,且不说这事儿是不是靠谱,但凡老人出个好歹,他都难逃责任。

        更何况叶橙是十三中百年不遇的好苗子,好吧,虽然十三中建校还没有百年,但他足以是徐超教学生涯的勋章了。

        这样的人才,他也折腾不起。

        最终,徐超面带犹豫的妥协了。

        “那行吧,这件事按照您的意思来办。”他不太自然地说道,“我会密切关注他们学习情况的。”

        孟黎点了点头道:“麻烦您了,十分感谢。”

        徐超连连摆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我想冒昧的问一句,您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们……嗯,是那种关系的?”

        闻言,孟黎惊讶地一挑眉,“老师,我可没有猜测过他们是什么关系,也没有暗中观察过什么。同班同学玩得好,不是很正常么。”

        徐超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无措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孟黎对他笑了笑,说:“不是就好,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上楼去接他们回家了。”

        “……没有,您慢走。”

        孟黎踩着高跟鞋,施施然地离开了。

        徐超满脸复杂地看着她昂首挺胸的背影。

        孟黎带着两人上车后,随口对叶橙道:“小橙,你今晚就住在我们家吧,明天让司机送你们上学。”

        自打她开始接送他们,叶橙就时不时会在他们家住一晚。

        她说完之后,从后视镜里看见叶橙点头答应了,而她那不值钱的儿子,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不对劲的呢?

        也许是陆潇对叶橙与众不同的温柔,也许是在老宅那天,她在休息室里看见叶橙脸色潮红,后来又无意中从监控看见两人靠着坐在泳池边谈心。

        少年人的眼睛藏不住心事,喜欢谁讨厌谁一目了然。

        每次陆潇用那种眼神看叶橙的时候,都让她恍然想起,很多年前,陆尧山也是用这种眼神注视她的。

        她十八岁就去她父亲的公司实习了,跟着一群老大爷们儿谈生意。假如没有遇到陆尧山,她的人生会过得很精彩。

        大概是见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人,经历了太多不堪回首的事,使得她的容忍度比年轻时高了许多。放在十年前,陆潇跑来告诉她,他喜欢隔壁家的小男孩,她绝对一巴掌呼上去了。

        回到家之后,陆潇想到叶橙房间去学习。

        孟黎果断让他别打扰叶橙,自己回房写作业。

        陆潇不高兴地躺在床上给他发微信,【等我妈睡了,我过去找你。】

        那边很快回复:【不好吧,上次阿姨早上来给我送牛奶,差点被她发现了。】

        嫌疑人x一连发了十个委屈的表情包过去。

        末了附赠一条语音,叶橙点开来。

        “可是我想抱着你睡,我保证什么都不干,好不好?”

        低低的嗓音带着几分不满和撒娇,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叶橙将手指抵在唇边,牙齿噬咬着关节,忍了很久才忍住没叫他现在、立刻、马上滚过来。

        妈的,这语气谁能扛得住。

        他努力保持镇定打字:【好你个头,你那次干的事我可没忘。】

        那天睡着睡着,陆潇突然要和他玩摔跤。

        叶橙自然不会理会他的傻逼提议,但他不依不饶,扣着叶橙的手腕把他压在床上,非要他说点好听的才肯放手。

        当时已经一点多了,叶橙困得不行,只得敷衍地说了句“潇哥你好帅啊”。

        结果陆潇更来劲了,捏着他的下巴说:“叫什么潇哥,叫哥哥。”

        两人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中间只隔了薄薄的睡衣,叶橙毫不意外地被丁页了一下。

        他立马想翻身把人推开,陆潇死死压着不让他动,就那么你来我往地打了二十多分钟。

        后来第二天早上,陆潇理所当然地睡过头了,忘记提前回自己房间,险些被孟黎当场抓包。

        陆潇看见他拒绝了自己,哼哼唧唧地把脑袋埋在臂弯里,觉得人生不会好了。

        几分钟后,他拍了一张数学《五三》的封面发过去,说:【我有题目不会,可以拿去问你吗?】

        手机震了两下,克制一下:【题目拍照发我。】

        嫌疑人x:【十几题啊,怎么拍?】

        那头静了。

        陆潇把屏幕放在床上,将下巴搁在手机旁边,期待地望着它。

        克制一下:【[白眼/]过来吧。】

        他嗷地欢呼了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

        等冲到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回头把那本《五三》带上,还顺便给头发喷了个定型。

        从他的房间到叶橙住的客房,中途要经过孟黎的卧室。

        为了避免发出太大的动静,他刻意没有穿拖鞋,光着脚小心翼翼地穿过过道。

        正当他安全通过孟黎门口松了口气时,身后的卧室门打开了。

        孟黎穿着睡袍,冷冷地看着自己那倒霉儿子,踮着脚往前走,大高个子整的活像在做贼。

        她不忍直视地咳了两声,说:“你干嘛呢?”

        陆潇的背影猛然僵住,几秒种后,慢慢地回过身道:“妈……你怎么还没睡?”

        他看见孟黎的眼神,立刻扬了扬手上的《五三》,说:“我有不会的题目,想去问一下叶橙。”

        孟黎上下打量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道:“三更半夜去问题目,你不穿鞋也就算了,还喷发胶?你糊弄鬼呢,给我进来。”

        说罢,板着脸转身进了卧室。

        陆潇心里一沉,暗道不妙,面如死灰地跟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婆媳关系杂志采访——

        孟黎:谢邀,现在就是心情很复杂,嗯,也不是对儿媳妇有什么意见,毕竟基因好头脑聪明还能看上我们家也是相当眼瞎了,只是……只是为什么我儿子看起来那么不值钱呢?这个小兔崽子对我可不是这样的,嗨呀,想想就好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