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7章

第77章

        第二天,陆金南把陆尧山和孟黎叫到了一起。

        他们谈了什么不得而知,当天下午陆尧山坐飞机去了加州。一个礼拜之后,陆金南也回到了加拿大。

        离婚手续冗长而复杂,足足持续了小半年,孟黎才正式告诉陆潇这个消息。陆尧山把久隆的房子给了她,隔壁的那套依旧没有卖出去,就那么空着。

        叶橙偶尔过来玩,还能看见里面有保姆在打扫卫生。

        高二的下学期对很多人来说,都过得如同白驹过隙,仿佛一眨眼就到了高三。

        成堆的试卷伴随着窗外疯长的青苔,翻到了高中的最后一个初夏。

        一模考完之后,整个班级的氛围都被压到了谷底。

        这次的模拟卷用的是联校题目,陡然剧增的难度直接把十三中的学生打垮了。除了叶橙之外,二十班没有一个人分数达到去年的一本线。

        以前做自己学校题目的时候,大家不觉得有多难。此刻才意识到,所谓的差距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填补的。尽管徐超一再强调,这次的模拟考试题目偏难,鼓励大家不要灰心,但班上的气氛还是肉眼可见变得低迷了不少。

        窗外的绿植冒出新芽,空气中隐隐带着一丝热意。

        陆潇转着笔,刷刷地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这次一模他被徐超单拎出来狠夸了一番,他从上学期的中下游一跃挤进了班级前十,总分距离一本线只差四十分。

        班上很安静,静得根本不像是下课时间。

        只有蒋进和另一个艺考生的位置空着,两人请假去参加艺术培训班了。

        李俊晓脚步漂浮地走过来道:“潇哥,下节体育课还是去体育馆上吗?”

        他眼下的黑眼圈浓重,已经快要挂到嘴角了。

        “嗯,可以走了。”陆潇起身拿上书,招呼大家集合。

        众人慢腾腾地站起来,手上都带着课本或者资料。

        自打升高三之后,每节体育课几乎都让给他们自由活动的,其实也就是换个地方看书。体育馆在室内,很适合找个角落坐着背文言文。

        “橙哥呢,他不去上课吗?”李俊晓看着他旁边空荡荡的座位问道。

        陆潇说:“老徐找他,估计不去了。”

        临走之前,他给叶橙的水杯灌满水,又把提神的薄荷糖放在桌上,这才离开教室。

        办公室里,徐超结束了谈话,口渴地一气喝下半杯茶。

        “今天就这样吧,周五的时候你上去做个动员,提一提班上的士气。”他对叶橙道,“这帮孩子一年来都很认真,别到了最后关头自己泄了气,不值当。”

        叶橙点了点头,“知道了,老师。”

        徐超又说:“你确定要报a大了吗,有没有和家里人商量报考哪个专业?”

        叶橙答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临床医药。”

        临近高考不过几个月时间,只有他看上去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放眼全校,和他一样状态的人,要么是决定出国的,要么是放弃高考的。

        徐超说:“这次难度这么大,你还考了430分,这个分数放在附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我建议你可以试试a大的王牌专业,据我了解他们学校的经济类是全国第一。”

        叶橙自然知道a大的王牌是经济,他上辈子就是去的经济学院。

        “我还是更想尝试临床。”他礼貌而坚定地说道。

        徐超作理解状:“好吧,这个主要看你和你家人的意愿,不过等高考结束之后,他们的招生办也可能会劝你去经院。哈哈哈哈,说起来,你是我第一个带的能考上重本的学生,无论怎样,老师都拿你当毕生的骄傲。”

        叶橙谦逊地笑了一下。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他不想再去体育馆,懒懒地往教室走去。

        其实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只是表面看着比较不在意。这次估分的时候,他原本以为自己能考到436分,但语文的不可控因素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范围。

        上一世他不曾经历过高考,不能切身感受到这样的紧绷。当时附中真正参加高考的人屈指可数,因此也没有什么高三应有的氛围。

        二十班这一年提升颇多,直接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年级中游。

        对于这样的班级来说,高考氛围感是最重的,也是压力最明显的。

        那些本来只能复读的学生,现在可以冲大专;本来只能上大专的学生,现在可以冲二本;本来只能上二本的学生,现在离一本线只有几十分。

        人都是贪心的动物,谁都希望自己考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不管多差的学生,只要某次考试激起了他心里的某种欲望,他都不想再回到以前垫底的日子。

        而在叶橙这个层次来说,提一分或许比他们提十分还要难。他的压力就如同金字塔顶的那个位置,虽然不至于把他逼得崩溃,但不能更上一层是最让人难熬且烦躁的。

        他走到后门处时,听到了教室里传来一阵抽泣声。

        是一个女生的声音,哭得不大声但相当压抑。

        叶橙脚步一顿,看见那人是谭晓琪的同桌,叫葛云。

        他刚想缩回腿,不小心碰到了门框,发出一声响动。

        葛云抬头转了过来,眼睛肿得跟什么似的。

        叶橙略有些尴尬,只得问道:“你没事吧?”

        葛云看见他,好似想起了什么事,表情更难过了。她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努力抹了抹脸道:“没事……”

        这看着怎么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叶橙从自己桌上拿了包抽纸,走过去递给她:“发生什么了?”

        “谢谢。”葛云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道,“没什么,只是被老师骂了。”

        “哪个老师,为什么要骂你?”叶橙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葛云带着鼻音道:“许杰,我有道物理题目不会,刚才拿去问他。他讲了好几遍我还是听不懂,然后他让我复述一遍,我说不出来,他就发火了,说好几个学生排队等着问他,我是故意在浪费时间。”

        理科的高考当中,物理是需要打等级的,也是出了语数外之外最重要的副科之一。许杰的门外经常人满为患,好几个班的学生都成群结队地找他问题目,他本人脾气也容易急,语气冲了点在所难免。

        高三的学生大多内心很脆弱,尤其是葛云这种偏内向的女生。

        她吸了吸鼻子道:“我们班好几个都被骂了,他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偏见啊,凭什么只骂咱们班的?而且上课讲得那么快,根本跟不上。”

        叶橙说:“别哭了,哪道题不会,让我看看。”

        葛云感激道:“谢谢你,班长,我不会耽误你时间吗?”

        叶橙脑袋里有点乱,此刻也学不进去,伸出手道:“不会,拿来吧。”

        他一看题目就知道葛云哪里不懂,直接从她费解的地方开始切入。几分钟后,葛云惊呼道:“要是许杰让我用这种方法,我早就明白了好吗!果然最懂我的还是班长,他讲得我云里雾里。”

        讲题的时候,班上那几个挨骂的倒霉蛋都回来了,纷纷凑过来蹭课。

        大家七嘴八舌地抱怨,

        “好家伙,他直说用哪个公式不就行了。”

        “就是啊,自己说不清还怪我们笨,淦!”

        “可能因为他是十七班班主任吧,觉得多教会我们一题,下次考试他们就要被超了。”有人苦中作乐道。

        这句话让叶橙怔了怔,他思索片刻,对几人说道:“以后晚自习我多留二十分钟好了,你们要是有不会的题目,拿来问我就行,老师毕竟也很忙。”

        葛云开心得差点蹦起来,“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拿去问你?”

        “天哪,班长你简直就是神!我靠,我太爱你了!!”

        “可是你多待二十分钟,会不会很辛苦啊?呜呜呜,不用这样也没关系的。”

        叶橙淡淡道:“没事,回头你们在班上告诉他们一声。”

        众人纷纷欢呼起来。

        那个人的话让叶橙有些感慨,如果他自己少错一道题,总分就能有一个不小的提升。如果他帮这些人少错一题,说不定就是职高和二本的差距。

        大多数人的高考只有这么一次,不像他的人生可以重来一遍。那些遗憾都得到了弥补,他也想试着弥补别人的遗憾。

        这个消息迅速在二十班乃至高三年级传开来。

        徐超直接在课堂上放话,他们班考上每一个一本,他就给叶橙一千块钱奖励,最后不管结果怎么样都会给叶橙一个额外的红包。并且告诉大家不要声张。

        班级的氛围如同窗外那盆绿植,瞬间从死气沉沉变得枝繁叶茂,像是被打入了一针强心剂。

        然而在晚自习大家排队去找叶橙的同时,也获得了《一哥的凝视》debuff。

        但凡有个人来问题目,陆潇绝对从他坐下开始,一直盯到他哆哆嗦嗦地离开。

        叶橙待到几点回家,他就几点起身,甚至写完了作业坐在位置上玩手机,也必须等他一起回去。

        因为放学时间推迟了二十分钟,孟黎主动提议她跟司机来接他们。

        几天如此还好,长此以往,这件事吸引了徐超的注意。

        有一天他在后门,看见一个人问完叶橙题目后走开了,陆潇惩戒性地捏了捏叶橙耳朵,低声说:“你刚才对他笑什么笑?”

        由于班上几乎没什么人了,周围非常安静,他的声音徐超听得一清二楚。

        最让他震惊的,是陆潇去捏叶橙的耳朵时,后者连动都没动,也没有反抗,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么亲昵的举动。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笑了?”叶橙斜了他一眼。

        陆潇拉下脸道:“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你承认吧,你就是喜欢小白脸。”

        “放屁,你个智障。”

        “智障骂谁呢?”

        “我骂你是智障。”

        徐超张大了嘴巴。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对话虽然只是男生之间的斗嘴,却听起来十分的暧昧。

        那种奇怪的拉扯,像是容不得第三个人插足一般。

        徐超眉头紧锁地看着两个少年,突然被一只手从背后拍了一下。

        他转过身,迎面扑来柔和的香水味。

        “老师,您在做什么呢?”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出现在他身后,微笑着问他道。

        徐超想了半天,才想起这是陆潇的妈妈。

        他忙道:“您好,那个,我在……”

        孟黎的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教室里,陆潇拉了拉叶橙的胳膊,被他一巴掌拍在手背上。

        孟黎笑了笑,说:“偷看学生是不礼貌的哦,您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徐超尴尬道:“方便,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