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陆潇的学习热情一夜之间突飞猛进,大有拦我者死的架势。

        徐超只得原话汇报给了华旺春,华旺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纨绔的富家少爷突然开窍这种事,是他从业几十年都没遇到过几次的。他让徐超静观其变,尽量给学生们减轻作业负担。

        于是,当天放学前,徐超的数学作业只有两张纸。

        晚上孟黎让司机把他们先接到家里,说是给大家准备了宴会穿的衣服。

        蒋进坐在加长林肯的座椅上写作业,边写边感慨:“我妈要是有一天让我别学习,我做梦都能笑醒。”

        陆潇拿着单词卡让叶橙帮他抽背,闻言不屑道:“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江怡蓉看看他,又看看叶橙,神情逐渐变得意味深长。

        孟黎为他们定制了几件不算很正式的服装,男生是衬衫和休闲外套,江怡蓉的是一条红色束腰短裙。

        蒋进试穿着衣服,忍不住问道:“我们今天是要去什么即位大典吗,阿姨那条长裙拖地都快一米了。”

        叶橙想到老宅的风格,笑了笑说:“算是吧,你一会儿别被吓到。”

        “啊?”蒋进不解。

        直到车开往鸣山,他才明白叶橙为什么说这句话。

        鸣山豪宅是南都公认的上流社会聚居地,他一直知道陆潇家里挺有钱的,但没想到这么夸张。

        车驶进了一个庄园,草坪上居然有两只孔雀在散步。

        孟黎指着外面给他们介绍:“那栋楼是我们今晚要住的地方,旁边那栋是专门用来开设宴会的。家里比较大,你们要是想出去转转的话,就让人陪你们一起,别迷路了。”

        面对正门的喷泉旁边,密密麻麻停满了豪车。

        蒋进慢慢地张大嘴,这里面随便一辆车都抵得上他家里一套房子了。

        他们坐的车刚刚停下,就有两个佣人跑出来帮孟黎提裙子。蒋进条件反射地也伸手去捡孟黎的裙子,被江怡蓉一巴掌拍在手背上,他这才算想起来自己是客人。

        一辆兰博基尼打了个弯,在众人面前歪歪扭扭地停住。

        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冲他们这边打了个招呼:“弟妹,好久不见。”

        男人看见陆潇,笑着道:“这不是潇潇吗,都已经长这么高了。”

        孟黎用眼神示意陆潇,他不情不愿地叫了声“大伯”。

        叶橙方认出来,这是陆月林,陆氏在国内的大半公司都在他的掌控中,出了名的笑面虎。

        蒋进说:“我总算理解阿姨为什么这么压抑了,豪门媳妇儿也太难当了吧,本社恐癌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江怡蓉用手肘给了他一下,让他别乱说话。

        孟黎和陆月林寒暄了几句,便一同走进了正门。

        迈入富丽堂皇的宴会厅时,蒋进再次被震惊了。

        叶橙也感到挺震惊的,他没想到十年前这里居然这么土——整个宴会厅把“中西结合”四个大字刻在了脑门上,天花板是清院大师的花开富贵图,沙发面上是宾利的标志,窗台上摆着九龙戏珠浮雕,壁灯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董。

        总结下来就一个词:混乱不堪。

        好在多年之后老爷子把这里翻修了一番,花了一年多时间才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土气冲天。

        陆潇转身对他道:“你们先去偏厅等我,我上去和爷爷打个招呼。”

        叶橙点了点头,佣人过来把他们引去南面的偏厅。

        这里是专门给年轻人聚会的,明显四周变化了不少。

        不像正厅的九米挑高那么空旷,偏厅做了下沉式沙发和自助选餐台,氛围松散且舒适。

        一群陌生面孔的男男女女在一起聊天,看上去都不超过二十岁。

        桌上大部分是甜品,叶橙夹了几片不知名的饼干和蛋糕,跟他们找位置坐了下来。

        蒋进拿起冰淇淋当做话筒,采访叶橙道:“作为这家继承人的男朋友,你感到有压力吗?”

        “有,我很担心他们让我来打扫卫生。”叶橙面无表情地嚼着手指饼干。

        江怡蓉环视四周,认真地表示:“看这装修风格,估计主人是个保守且老派的人,你真得做好准备当全职男友了。”

        三人一通跑火车,旁边传来了几声细细的笑声。

        他们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一个穿着粉色礼服裙的女生坐在附近,周围围了一圈小姐妹。

        “陶雪,你就直说吧,你爸是不是要安排你和陆潇订婚了?”有个人笑着调侃道。

        蒋进被嘴巴里的果汁呛到了,爆发出一阵咳嗽,引得那群人瞪了他几眼。

        粉裙子害羞地打了那个人一下,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瞎说。”

        “得了吧,我上次就觉得你俩不对劲,陆潇肯定喜欢你。”

        “上次是哪次?”另一个人问。

        “五年级的时候啊,陆爷爷回国给他过生日那次。”

        江怡蓉白眼要翻上天了,她疑惑地看向叶橙,指了指太阳穴做了个口型,“他们脑子没毛病吧?”

        叶橙笑着摇摇头。

        说实在的,他见过的这种女人多了去了,一个两个都想往陆潇身上贴。第一次他和陆潇一起出席宴会的时候,有个国外回来的小美女,装作不小心把酒泼在陆潇身上,然后一脸惊喜地说“我们在加拿大一起出去玩过,你不记得了吗”。

        当天晚上,陆潇跪在键盘上痛哭流涕地保证他没见过这个女人,后来聚会上叶橙再也没见过她。

        蒋进说得对,豪门媳妇的确让人厌烦。

        但如果对方是陆潇的话,他或许能做到不去在意这些琐事。

        那边聊的正起劲,突然停了下来。

        叶橙眼前一暗,陆潇走到他旁边坐了下来。

        “潇哥,你可算回来了,那个……”蒋进刚想告状,就被甜腻腻的女声打断了。

        陶雪在小伙伴们的怂恿之下,端着餐盘走过来,说道:“陆潇,又见面了。”

        陆潇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在看见她身上的裙子后,愣了几秒钟,视线多停留了片刻。

        陶雪见他盯着自己,马上羞涩笑了起来,问:“我可以坐下吗?我记得你喜欢吃甜品,这些都是我亲手烤了带来的。”

        “我操我操,你可别坐下。”蒋进用最小的声音轻轻吐槽道。

        叶橙叼着一根手指饼干,看戏似的看着两人。

        陆潇随手从他嘴里扯下那根饼干,对陶雪示意道:“不用,我有了。”

        然后当着她的面,把那根沾着叶橙口水和牙印的饼干丢进嘴里。

        陶雪:“……”

        江怡蓉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陶雪顿时恼羞成怒,一跺脚走开了。

        陆潇靠近叶橙,脸颊微微泛红:“她身上那条裙子,颜色不错。”

        叶橙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暗中踩了他一脚,让他别这么嚣张。

        陆潇闷不做声地笑了起来。

        晚宴正式开始时,陆金南走到宴会厅中间。

        小辈们被分到了果酒,众人纷纷举杯,叶橙遥遥地看见了陆占阳。他也发现了叶橙,笑着对他举了举酒杯。

        今天陆潇那个毒舌三叔没来,陆月林倒是不停地和陆尧山说话。

        陆家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水问题,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正常人。表亲里面除了陆占阳,据说还有一个也喜欢男人。而陆潇这一辈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个独子,他那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孟黎被陆金南拉着讲了几句,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宴会接近尾声,她和那几个男人都不知所踪了。

        陆潇被灌了不少酒,把叶橙拽到了二楼的休息室,哼哼唧唧地将脑袋放在他的腿上。

        他借着酒意发疯,转过头把脸完全贴住了叶橙的小腹,含糊道:“让我靠一会儿,头好晕。”

        隔着薄薄的衣料,每一口呼吸都是他专属的气息。

        叶橙担心他明天头疼,试图起身,“我去给你弄点茶醒酒。”

        陆潇按住他的腰,霸道地把他推了回去。

        “别动。”他说。

        房间里短暂地静了静,陆潇低低地说:“我没醉。”

        有那么一瞬间,叶橙好像回到了十年后。

        楼下宾客满堂,楼上他安静地躺在自己腿上。

        他情不自禁地将陆潇的发丝拨开,指腹划过他发烫的额头,轻声笑道:“没醉你还撒什么娇。”

        气氛变得有些旖旎。

        陆潇握住他的指尖,放在唇边含了含,仗着酒精作祟,威胁他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要招惹喝了酒的男人吗。”

        叶橙的呼吸急促起来,描摹着他的唇线,“嗯?招惹了会怎么样?”

        陆潇忽然起身,把他压在了椅背上,危险地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

        “你说会怎么样。”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有人吗?”孟黎的声音传了进来。

        陆潇放开他,整理了几下衣服,走过去拉开门。

        叶橙坐在沙发上喘着气,脸色绯红,眼睛湿润。

        “妈,什么事?”陆潇问道。

        孟黎看见里面的人,神色怔了怔,对他说:“你爷爷找你,我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害得我挨个房间找。”

        陆潇点了点头:“知道了。”

        说着,随手关上房门。

        叶橙低垂着头,慢慢平复心跳。

        孟黎边走路边问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休息室除了休息还能干什么。”陆潇无所谓地说。

        孟黎狐疑地嗅了嗅,“偷偷抽烟了?”

        “没有,”陆潇转移话题道,“爷爷找我干嘛?”

        孟黎的表情黯淡了下去,说:“潇潇,无论你爷爷等会儿问你什么,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就好。”

        陆潇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陆金南在三楼,孟黎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推开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