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一品小龙虾的门被猛地推开,叶橙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的门跟着砰地一声关上。

        随后,那扇门再一次被狠狠推开,陆潇跑着追上他。

        老板娘忍不下去了,撸起袖子就要追出去:“一个个的吃火药了脾气这么大?合着不是自家的门不心疼呗!上次也是那个穿黑衣服的甩我的门,老娘今天必须教训他!”老板赶紧抱住她。

        叶橙走了几步,被后面的人赶上拉住了胳膊。

        “你听我解释。”陆潇把他拽过来面朝自己道。

        叶橙冷冰冰地看着他,一副“我看你怎么编”的表情。

        陆潇被他看得有点词穷,清了清嗓子道:“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这件事的。”

        叶橙哂笑,“继续扯。”

        “我没扯!”

        “那为什么我每次问你小学的事,你都顾左右而言他?”

        陆潇揪着衣角,憋不出话来了。

        “难怪你那次能把我爸糊弄过去,”叶橙嘲讽道,“原来这么深藏不露。”

        陆潇被他逼急了,一咬牙道,“好,我承认我早就知道了。”

        叶橙沉下脸来,“所以耍我很好玩儿?”

        “我没想耍你,”陆潇一着急说话就不过脑子,“你让我怎么跟你说?说我把你当成小女孩了,还到处和别人讲我有个跟洋娃娃似的邻居?还是说你其实是个小哭包,考试没考到第一名就要坐在门口哭……”

        他只想着解释,却没注意叶橙的脸色越来越冷。

        “你收下那只芒果之后,我还回去缠着王嫂,让她偷偷帮我买了一条裙子,想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作为礼物送给你。”陆潇委屈地辩解道,“谁知道后来被我妈发现了……”

        叶橙顿觉头晕目眩,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身体跟着晃了两下。

        陆潇赶忙扶住他,小心地问道:“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叶橙深呼吸了几次,竭力忍耐着想往他脸上招呼的冲动,颤抖着比了个数字道:“陆潇,三天之内不要来找我,也不要惹我。”

        陆潇一听,三天?这还得了?

        他可怜兮兮地伸手去拉叶橙,被他用力挥开了。

        山海路繁华的夜色中,陆潇耷拉着脑袋站在路边,衬得夜景都变得失落而凄凉。

        叶橙回到家之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外面传来高秋兰的声音,“橙橙,你最近网购了吗?你的快递到了。”

        他没有任何心思管别的事,随口喊道:“没有,我没买东西。”

        “哦,好吧,可能是你爸给我买的。”高秋兰自言自语地抱着快递盒走开了。

        叶橙面对镜子,恼火地掀开薄薄的衣摆。

        少年的腰线精瘦且紧致,人鱼线一路淹没在裤子边缘。

        “一块、两块、三块……”他默默地数着。

        妈的,陆潇是眼瞎吗,看不见他的六块腹肌?他才是小女孩,他才穿小裙子。

        他冷哼了一声,心想一定得找机会在他面前秀一下自己的腹肌,让他清晰地认识到老子是个男的。

        傻逼玩意儿。

        尽管他恨不得现在就抄家伙跟陆潇干一架,但今天一起吃饭的几个女生还是磕瘟了。

        论坛里又出潇橙的热帖:【潇橙|《你以为的天降,原来是竹马》今日开坑!】

        楼主表示:呜呜呜,今天实在是甜的无法用语言描述,我决定用我微薄的文学知识,为我的cp写一篇文!!

        底下很快丁页了几十楼。

        1l:牛蛙,我们潇橙都有专属板块了?

        2l:支持楼主!前排蹲一波更新!

        3l:嘿嘿,新鲜的潇橙,嘿嘿,吸溜。

        4l:啊啊啊啊,恭喜开坑,撒花庆祝!

        ……

        楼主写了几个场景play,其中就有叶橙穿着白丝女仆装,被按在餐桌上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陆潇最爱的葡萄被碾碎了,滴滴答答流了一桌。

        十分钟后,图挂了。

        下面炸开了锅,没看到的纷纷要求她再贴一次。

        楼主立马补上新图,没过多久,又挂了。

        楼主再补,再挂,再补,再挂……

        叶橙看着蒋进发过来的帖子,气得脸涨得通红。

        他换了三个号举报了三次,又让蒋进和黄胜安举报了数次,终于把这栋回复高达五百楼的帖子给端了。

        他不知道这个楼主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为什么描写的那么真实?!

        白丝小裙子和餐桌,这三个元素叠加在一起,简直是他的噩梦。

        其实他原本对裙子并没有那么排斥,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玩的开,角色扮演也是很正常的床上情趣。可他最不能接受的,是陆潇每次看见他穿裙子就跟疯了一样。

        如果说正常上床时候,他的状态是90%,那一旦穿上裙子,他的状态就会直升为200%。最过分的一次,连续好几天没让他出门,害他错过了重要会议,两人也因此被老爷子叫去训了一顿。

        为了以防万一,叶橙又一次按下举报。

        并在心里虔诚地祈祷,希望陆潇这辈子不要再关注任何跟裙子有关的东西。

        陆潇回到家中,意外地看见了许久未见的陆金南。

        老爷子穿着一身灰色唐装,打扮的十分朴素,正端着一杯参茶慢悠悠地喝,旁边的孟黎一脸坐立难安的样子。

        陆金南自从回国后,在老宅住了几日。

        陆潇正打算这周末去看望他,没想到他先到久隆来了。

        “爷爷。”他走过去,规矩地站好喊道。

        陆家上下都是牛脾气,小辈里面数陆潇性子最野。

        但即使是这样,他见到陆金南也很是收敛。

        陆金南今年正要过六十大寿,头发白了一半,精神却好得如同四、五十岁的壮年人。举手投足间干脆利落,自带一股威严。

        他放下杯盏,上下打量着陆潇,面露感慨道:“长大了,也长高了。”

        孟黎正襟危坐,附和地点了点头,“去年一年长得特别快,现在估计已经有一米八八了。”

        陆金南说:“和陶守仁家的闺女倒是很配,那女娃长得又高又漂亮。”

        “爸爸,他才上高二。”孟黎提醒道。

        陆金南对他招了招手,说:“过来,让爷爷看看。”

        陆潇走过去坐下,感受到他厚实的手掌搭在自己肩背上的触觉。

        陆金南身上带着檀香的味道,闻着让人很是安心。

        他问道:“你妈妈说你不想去家族聚会,是怎么回事?”

        陆潇看了一眼孟黎,见她脸色尴尬,这才明白过来,八成是她自己不想去,拿他当借口。

        他也不好当面拆穿,只得说道:“没有熟悉的人,去了不知道做什么。”

        小时候他被迫参加这种晚宴,也是用各种理由拒绝。

        形形色色的陌生男女,明明不认识还要假惺惺地过来摸他的脸,看着就觉得烦人。

        但陆金南没有给他以往的宽容,而是拍了拍他的背,不容拒绝地说:“你马上要上大学了,也该认识认识人了。要是觉得不自在,就带几个学校的朋友一起来。”

        “说起这个,我还没跟你算账。”陆金南沉声道,“你爸说你非要去那个什么垃圾学校,哼,到时候可别带些不三不四的人过来。”

        陆潇挑了挑眉,“我们学校不是只有差生,也有好学生的。”

        比如我男朋友,年级第一。

        陆金南不屑道:“那就多跟好学生交往,带回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撒谎。”

        “好啊,只要他没意见。”陆潇说。

        陆金南转头看向孟黎,“你也要来,你和尧山两个人,我要跟你们好好谈谈。”

        孟黎很想翻白眼,无奈答应道:“知道了,爸爸。”

        自打陆金南出现之后,她辛辛苦苦维持了几日的笑容一扫而空,就连陆潇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在送走陆金南后,陆潇对她道:“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妈,别骗自己了。”

        孟黎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一言不发地上楼去了。

        聚会定在了两天后。

        陆潇打电话知会了一声蒋进,他立即就同意了,并询问能不能带上江怡蓉蹭吃蹭喝。毕竟这种级别的晚宴,招待客人的东西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挂断电话,他订了一束花,让司机开车把自己送到了白泽。

        他那记仇的男朋友已经三天没怎么理他了,今天刚好到期限,他得亲自去把小祖宗哄高兴了才行。

        陆潇抱着花束摁下门铃,没过一会儿,高秋兰就来给他开门了。

        “小陆,你来啦。”她忙把人让进来。

        陆潇把花递给她道:“给,奶奶,您喜欢矢车菊。”

        高秋兰笑着接了过来,“你就惯会让我开心,不像我们家那个。”

        “叶橙呢,在房间吗?”陆潇问道。

        高秋兰说:“他在洗澡,你先坐一会儿,我给你倒杯新买的花茶。”

        “麻烦了,谢谢奶奶。”

        陆潇在沙发上坐下,高秋兰端着茶过来,做贼似的看了眼房门口,确定门没有要开的迹象。她对陆潇说道:“小陆啊,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回答我。”

        “您问。”陆潇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花香溢满口腔,味道很不错。

        高秋兰严肃道:“橙橙是不是谈恋爱了?”

        陆潇一愣,下意识“啊?”了一句。

        高秋兰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说:“你别替他打掩护,我全都知道了。”

        陆潇顿时紧张起来,手心出了一层汗。

        他掩饰性地灌了一大口茶水。

        不是吧,奶奶是怎么发现的?他觉得藏得还挺好的。

        完了,这下要怎么办,他还没准备好……

        高秋兰压低声音说道:“前两天他的快递盒子里,有一条粉色的裙子,一看就是女孩子穿的。”

        陆潇噗地一声把茶喷了出来,天女散花般地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