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叶橙之所以会这么在意这个“小女孩”,不仅是因为接二连三地从别人口中听到她,也因为他始终认为,陆潇在认识他之前大概率是个直男。或者在认识他之后依旧是直的,只不过恰好喜欢上了他这个同性。

        跟他的心思不同,陆潇是借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告诉他,那个“小女孩”其实就是你本人。

        一来他怕被叶橙一拳打在脸上,让他马上滚蛋;二来也怕叶橙在知道“小黑炭”是他之后,心里的那个“童年玩伴”就此消失,给他的童年带去“毁灭性”打击。

        陆潇清了清嗓子,辩解说:“不是喜欢,我只是觉得她长得漂亮。”

        他小心地看了眼叶橙的脸色,补充道:“也……不是很漂亮。”

        “不是很漂亮,所以你跟阿姨和叔叔都提了一遍?”叶橙的眼神有点恼了,这人明显是在敷衍他。

        陆潇见解释不通,便强词夺理道:“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小时候的事我哪儿记得请啊,你别得寸进尺。”他试图率先占领道德制高点,指责叶橙过分,那样也许就能领先这场争吵。

        叶橙被他气笑了,“ok,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谁也别管谁,你以后也不要问我前任的任何事。”

        他口不择言地把“前任”给搬了出来。

        说罢,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陆潇一看玩脱了,赶紧上去拽他的手,“别,要管的,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

        “松手,我懒得管你。”

        “不松,你管,你管一下嘛。”

        “少来这套,动不动就撒娇,你无不无耻?”

        “我无耻,那你别生气了。”

        “……”

        两人拉拉扯扯地打车去白泽,到了家门口,陆潇以为这件事糊弄过去了。

        可临别的时候,叶橙又忍不住问:“那个女生是你小时候的邻居?你俩青梅竹马?”

        陆潇头一次觉得说话这么耗费脑细胞,他犹豫着点了点头,说:“我遇到她的时候才上小学,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小……小姑娘长得好看,这才多看了几眼。后来没过多久,我就搬到久隆去了。”

        叶橙默默地看着他,“懂了,你是个颜控。”

        陆潇顿时有点后悔。妈的,这么说他好像是个只看脸的渣男一样。

        “拜拜,颜控。”叶橙说道,然后走进家门,砰地一声关上门。

        陆潇:“……”

        完蛋了,这个把柄他不知道要在意多久。

        叶橙刚一进门,就看见高秋兰涂了一脸绿色面膜,坐在沙发上泡脚。

        她最近被孟黎带的热衷护肤,一把年纪了还每天晚上把脸搞得花花绿绿,大晚上的很是吓人。

        “橙橙,回来啦,刚才在跟谁说话呢?”高秋兰含糊不清地问道。

        叶橙随口说:“陆潇。”

        高秋兰忙道:“怎么不喊他进来坐坐呀?他这段时间为什么老送你回家,你们放学之后出去玩了吗?”

        她的问题让叶橙有些心虚,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解释道:“我们吵架了。”他想用吵架来转移高秋兰的注意,让她忽略掉陆潇总是送他回家这件事。

        高秋兰果然上当,惊讶地问:“你们又吵架了?这次是什么原因?”

        叶橙说:“他叔叔说他小时候有个暗恋的女生,我问他是谁,他说是邻居,但不肯详细告诉我。奶奶,你评评理,这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哥儿们了?”

        他故意用一种很直的口吻抱怨。

        高秋兰笑了起来,戳了下他的额头道:“你们这群小孩子,一天到晚没事找事,这有什么好吵的。不过话说回来,他不肯告诉你,会不会是因为怕你认识那个姑娘?”

        “他小时候的邻居,我怎么会认识?”叶橙莫名其妙。

        高秋兰更诧异了:“他没跟你说过吗,他小学是在白泽上的,以前就住在我们这个小区。这还是上次过年的时候,你孟阿姨跟我说的,她说这里环境跟十年前一样好。”

        叶橙怔了怔。

        原来陆潇在这里住过。

        难怪他第二次来自己家就显得轻车熟路,对周边的店面似乎都很熟悉。

        他又渐渐感到一阵怪异。

        ——为什么上次陆潇不直说自己以前住在这里,而是对他说有朋友家在这里呢?而且每次提到他小学的事,他就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

        叶橙陷入了沉思。

        这里头,一定有什么隐情。

        两天之后,在放学的校门口,陆尧山出现了。

        黄昏的街口,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了梧桐树下。

        当时叶橙正在路边吃一根烤肠,吃到一半不想吃了,随手塞到了陆潇嘴里。

        陆潇也不嫌弃,习惯地三两口把烤肠吃了,将竹签扔进垃圾桶里。

        就在两人谁都没察觉之际,那辆车缓缓地在他们旁边停下。

        直到车门打开,一个穿黑西装的人走了过来,双手放在身侧对陆潇道:“少爷,请上车。”

        叶橙看见那辆车,不由眼眸暗了下去。

        他从未近距离接触过陆尧山,如今这个在南都叱咤风云的人物就在眼前,并且还带着一副来者不善的味道,让他感到浓重的不安。

        陆潇随意地瞥了那个保镖一眼,冷漠地吐出几个字:“让他滚,别来烦我。”

        这是叶橙第一次见他和陆尧山说话,很难相信父子俩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这种地步,开口就是这样的语气。

        保镖识趣地走到车边,对着半开的车窗说了几句什么。

        迈巴赫动了动,又靠近了他们一些。

        那扇车窗刚好对着陆潇,在车驶到眼前时,叶橙看清了里面坐的人。

        不得不说,陆潇的外貌有一大半都继承了陆尧山。

        当年闻名南都的陆家二公子,多年后仍然可以靠着一张脸,吸引无数女人飞蛾扑火。

        他穿了一身定制西装,看起来跟十年后的陆潇有六、七分相似。皮肤苍白阴郁,标准的眉压眼,剑眉星目,面部轮廓凌厉而冷酷,面无表情的样子最为气势逼人。

        陆尧山抬眸看了看陆潇,眼神像是某种居住在湿冷地带的生物。

        那道视线顺带扫过叶橙,在他身上短暂地停留了片刻,对陆潇说道:“你妈妈呢?”

        他的嘴角微微下压,声音低沉且不含一丝感情。

        陆潇双手插着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关你屁事。”

        他这四个字一说出口,前排的司机都抖了一下。

        叶橙也捏了把汗,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两人能在老师办公室打起来了,照这个说话的口气,很难保证不上手。

        陆尧山没有意料中的发怒,眯了眯眼睛道:“她不在家里,也不在青山。怎么,你把她藏起来了?想和爸爸玩躲猫猫?”

        最后一句带了几分玩味和嘲弄,仿佛他口中的根本不是他的结发妻子,而是一个玩物。

        陆潇的眼底燃起滔天的怒意,紧紧地盯着他道:“她是一个自由人,想去哪里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也不配过问。”

        “哼。”陆尧山冷笑了一声,缓缓升起玻璃,玩味地舔了舔嘴唇。

        “总是喜欢整这些小把戏,放心,我会把你亲爱的妈妈找回来的。”他说道。

        在车窗关上的刹那,迈巴赫驶了出去,逐渐消失在山海路的尽头。

        陆潇眉头紧锁,看着车离去的方向。

        叶橙问道:“阿姨不在青山了吗?”

        “嗯,昨天我让表叔把她接走了。”陆潇咬牙道,“我不会再让这个人渣骚扰她,绝不。”

        叶橙心下了然,看来他猜的没错。

        前世陆潇果然是为了带孟黎逃离陆尧山的控制,才会突然从十三中退学。要是他们没有提前发现监控,那么现在陆尧山已经掌控住孟黎了,只是不知道他对孟黎做出了什么事,才让陆潇那么坚决地想带她离开。

        虽然刚刚只接触了陆尧山几分钟,但叶橙甚至觉得,有病的不是孟黎,而是他自己。如果说他这么对孟黎,是为了报复她加害他的白月光,但这一报复就是十几年……怎么都感觉不像个正常人会做得出来的事。

        正在这时,陆潇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接通了放在耳边,“喂,表叔。”

        那头传来陆占阳懒洋洋的声音,“放学了吗,来一趟lama,鱼上钩了。”

        陆潇和叶橙对视了一眼,应道:“知道了,马上过去。”

        lama是一家嗨吧,一墙之隔就能听见里面震耳欲聋的声音。

        陆占阳是这家的半个老板,叶橙和陆潇推开门进包间的时候,他正在里面和一个小男生玩嘴对嘴喂酒。那个男孩坐在他腿上,姿势暧昧地搂住他脖子。

        陆潇尴尬地咳了咳,出声叫他,“表叔。”

        陆占阳不慌不忙地抬起头,看见叶橙就笑了起来,“这么快就来了,小美人,你也来了啊。”

        陆潇的脸立马黑了。

        那个男孩知趣地起身,给他们倒满酒就出去关上了门。

        陆占阳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来一杯,刚开的酒。”

        陆潇摆了摆手,问道:“你搞定了?录音没有?”

        陆占阳露出坏笑,“当然,不仅有录音,还有更精彩的东西。明天你爸就会幡然醒悟,找人把这个小婊子吊起来拷问。”

        他说话粗俗且不遮掩,还对着叶橙抛了个媚眼。

        叶橙没理会他,疑惑道:“她不是陆叔叔的白月光吗,陆叔叔真的会一点都不偏向她?”

        陆占阳“啧”了一声,笑道:“你问到点子上了,呵,狗屁白月光。陆潇,你肯定不知道吧,你爸其实是喜欢过你妈妈的,否则他犯不着这么多年都不肯离婚。”

        陆潇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骂了一句:“操。”

        陆占阳摸着下巴,感慨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