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叶橙在门口等了半天,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女人匆匆跑出来,她没有仔细看路,一头撞在了他身上。

        站在旁边的司机吓了一跳。

        女人低着头说了声“对不起”,便慌忙跑开了。

        没过几分钟,陆潇搀扶着孟黎走了出来。

        孟黎靠在他身上,洁白的额头上布满汗水。

        叶橙以为她又犯病了,赶忙去搭把手,司机立即打开车门,扶着孟黎坐了进去。

        孟黎面色惨白,脸上带着抱歉,抬头对叶橙道:“不好意思,小橙,我有点不太舒服,不能陪你们吃饭了。”

        “别这么说,阿姨。”叶橙担心道,“你哪里不舒服,要去医院吗?”

        孟黎疲倦地摇了摇头,“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司机关上车门,陆潇跟叶橙一起坐在了后排。

        “阿姨没事吧?”叶橙压低声音问他道。

        陆潇摇了摇头,怕前排的孟黎听到,靠近他道:“晚点跟你说。”

        孟黎先是让司机把叶橙送回家,又说下次请他吃饭,这才和陆潇一起离开。

        叶橙回家之后,越想越不安,干脆给黄胜安打了个电话。

        那边嘟了几声之后,接通了。

        “喂,有事吗,叶子?”黄胜安的声音跟做贼似的。

        叶橙一愣,这才想起他应该还在上晚自习。

        他说道:“我忘了你在上课,晚点再打给你。”

        正要挂断,黄胜安拦住他道:“我没上课,在青山呢。我爸忙着开会,让我给他送资料过来。妈的,真就把我当跑腿的了呗。”

        他那边响起关门声,似乎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声音也大了不少。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旁边没人了。”黄胜安说。

        叶橙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孟阿姨情况,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黄叔叔?”

        他话音刚落,黄胜安立刻带着邀功的语气道:“这还需要你提吗,自从知道你们……咳咳,那层关系之后,我隔三差五就试探我爸孟阿姨的身体状况。你放心吧,她的病没什么大碍,好像都是精神压力太大导致的。”

        叶橙皱了皱眉,疑惑道“她怎么会精神压力那么大,是因为……家庭原因吗?”

        他不知道今天孟黎是怎么了,但隐隐能猜得到,那段时间应该发生了什么刺激她的事情。

        黄胜安犹豫着说:“对……不过也有别的原因。先打个预防针,你别介意,我不是在背后说她闲话啊,只是我觉得她是不是有时候总爱幻想点什么?她老是跟我爸说,感到有人在盯着她,吃饭的时候背后有人,睡觉的时候床边站着人,好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着。”

        叶橙心里不由自主一紧。

        黄胜安又说:“她说可能是她老公想害死她,跟小三双宿双栖。但是这话有两个矛盾点,第一,她老公身在国外,一年到头也不会回来几次。第二,她请的私家侦探告诉过她,她老公没有……呃,固定的小三。”

        “没有固定的小三,是什么意思?”叶橙问道。

        黄胜安尽量委婉道:“就是他在外面玩的开,但没有固定交往对象。”

        叶橙明白了,“比较花,是吧。”

        “嗯,反正阿姨想象的那个‘小三’,压根不存在。”

        他这么一说,叶橙倒是想起来,在他的印象里,好像陆尧山一直没有跟孟黎离婚。当然,除了因为精神病原因离不掉之外,也没见他再弄出第二个孩子来。

        陆家后来有一阵子腥风血雨的,大伯和三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争着抢着想搞个一儿半女讨老爷子的欢心,打个隔代亲情牌。

        陆尧山跟陆潇生来就不对盘,按照他的性子,没道理不在外面再生一个以防万一。

        黄胜安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很古怪。我爸前几天吃饭的时候提了一嘴,另一个医生问他孟阿姨家里的亲戚是不是很多。我爸说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么问。那个医生说她在疗养院期间,有人两次来医院询问她的状况,自称是她父亲那边的亲戚。”

        叶橙顿时感到不妙,对他道:“她父亲那边没有亲戚,今天我还陪他们一起去扫墓了,陆潇说他外公只有孟阿姨一个独女。早年因为一些口角,和舅舅那头都断干净了。”

        “你别担心,”黄胜安说,“他什么都没告诉那个人。”

        他咣咣拍了两下胸脯,“医院对于病人隐私保护很好的,这些都是我偷听我爸和他同事聊天才知道的。除了你之外,我没跟其他人说过。”

        叶橙松了口气,说:“谢谢。”

        黄胜安道:“谢什么谢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咱俩谁跟谁嘛。”

        叶橙跟他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直觉这个陌生人,八成和陆尧山有关系,得尽快让陆潇知道这件事。

        陆潇把孟黎带回家之后,安抚她喝了杯牛奶睡下了。

        没过多久,听见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

        他拉开门,看见王嫂拿着打扫工具走过,垃圾袋里叮叮当当的。

        陆潇问道:“我妈又砸东西了?”

        王嫂无奈道:“夫人把药碗摔了,不肯吃药。”

        “你把药拿给我。”陆潇说。

        王嫂点点头,看了眼身后的走廊,说:“夫人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刚才还拿相框扔我,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陆潇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王嫂,你没受伤吧?”

        她面带委屈的说:“没有受伤,但夫人觉得我是老爷派来监视她的,所以不肯喝我熬的药。”

        陆潇拍了拍她,安慰道:“没事,我去找她聊聊,你把药放在门口就行。我妈总是这样,还要麻烦你多包含她了。”

        王嫂抹了抹眼角说:“我背叛谁也不可能背叛夫人呐,潇潇,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陆潇有点不忍心,“我妈在气头上说的话,你别当真。”

        王嫂叹了口气,环顾四周:“也许这里真的如夫人所说,不太吉利。”

        她拿着垃圾袋走了,陆潇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他穿过走道,敲了敲孟黎的房门。

        里面没有声音,他直接伸手推开门。

        门受到了一些阻力,走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一个枕头。

        陆潇拾起那个枕头,向坐在床上发呆的孟黎走了过去。

        “妈,睡不着吗?”他在床边坐下,把枕头放到原来的位置。

        孟黎发了一场疯,此刻已经平静下来。她怔忪地望着虚空,喃喃道:“潇潇,要不我们换个城市生活吧,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陆潇眉头紧锁地看着她。

        她说:“我总觉得身边的人一个都靠不住,我做任何事,都像是有个人在看着我。你有没有觉得王嫂最近很奇怪?她老是在做家务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盯着我,要么就逼我喝那些黑乎乎的东西。”

        孟黎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语气有多魔怔,说着说着还抓紧了陆潇的袖口。

        “还有今天那个夏晚晴,她一定是跟踪我去公墓的!”她咬牙切齿道。

        陆潇说:“那个工作人员不是说了吗,她是去祭奠她丈夫的。妈,她也解释过她和我爸早就断了,而且我爸出国好几年了,应该不可能和她再有联系。”

        陆尧山书房里的那张照片,还是他小时候见到的。

        据说那个女人是陆尧山的初恋,后来突然就分手了,然后娶了他妈妈。

        孟黎不甘心道:“那王嫂呢?她老是鬼鬼祟祟的。”

        “妈。”陆潇拖长声音叫了她一声,握住她揪着自己袖子的手道,“王嫂跟了你多少年,你难道还怀疑她吗?你好好听医生的话,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

        孟黎不说话了。

        陆潇说:“过段时间我爸就要回来了,你可别和他闹起来,不然我怕我又忍不住动手。”

        上一次他跟陆尧山起冲突,还是因为孟黎因为他又发病了。

        孟黎讪讪地说:“别跟你爸动手,省得让你大伯他们笑话。”

        陆潇无所谓地哂笑,他根本不在意那两家。

        孟黎又说:“你爸那边的人,一个都别相信,包括你爷爷在内,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陆潇小时候还挺喜欢他爷爷的,对她说道:“好了,早点休息吧。”

        他站起身时,看见了对面墙上那副巨大的结婚照。上面的孟黎美貌动人,眉眼都蕴含着笑意,而陆尧山的表情和她恰恰相反,可以说是没有一点儿表情。

        陆潇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原来一方很爱,一方厌恶,真的会落到这步田地。

        床上的孟黎已经阖上眼睛,手机倒扣在枕边。

        陆潇把手机拿开,准备放在床头柜上。

        屏幕还未关闭,一排聊天记录映入眼帘。

        备注“尧山”的微信,发了这样一句话。

        【别去找她,否则后果自负。】

        送达时间是一个小时前,大概率也是引得孟黎发疯的原因。

        以前的聊天记录被删的一干二净,可能是因为她不想看见那个对话框。

        陆潇的心陡然沉了下去。

        他们才刚刚去过公墓,遇到夏晚晴,陆尧山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司机是这个月换的第三个了,难道真的像孟黎说得那样,王嫂其实是陆尧山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

        可先不提王嫂对孟黎有多好,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孟黎早几年还有几家公司的股份,后来全部落入陆尧山手中。他现在瞄准的那块蛋糕是陆家,而不应该是区区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女人。

        陆潇感到头疼。如果换了一年前,在发现这个聊天记录后,他可能毫不犹豫地答应孟黎去别的城市了。可现在他不可能丢下叶橙,无缘无故地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

        他想了想,拿走了孟黎的手机。

        走出房门之后,给陆尧山发了条消息:【你什么时候回国?】

        发完之后,他把这条删了。

        但是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把手机放回孟黎的房间,陆尧山也没有回复。

        第二天,孟黎的情绪安稳了一些。

        课间的时候,叶橙对陆潇道:“我上周买了一副田园风格的画,那个画家说挂在卧室能帮助主人平心静气。今天放学之后,我们一起取了拿到你家去吧,可以让阿姨挂在卧室里。”

        他这么一说,陆潇想到了那幅碍眼的结婚照。

        于是道:“她是该换换心情了。”

        今天没有晚自习,两人放学后去拿了画,足足长一米六,加上相框后又大又沉。

        他们找了工人搬到家里,刚好孟黎在餐桌前吃燕窝。

        见几个人抬着个大物件走进来,她诧异地问道:“这是什么?”

        陆潇说:“叶橙送你的画,你要不要放在卧室里,净化一下空气。”

        他把小图拿给孟黎看,她放下勺子看了一会儿。

        叶橙刚想说,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谁知她带着几分报复道:“换,马上就换上去。那个结婚照挪到你爸房间去,他刚好这几天就回来了。”

        工人们搬个东西吃了一嘴瓜,这家看起来是女主人和男主人分开睡,并且男主人长期不着家,估计夫妻矛盾很深。

        几人搬着画上楼。

        孟黎说:“小橙,晚上留下来吃饭,阿姨给你做好吃的补偿你。”

        “好,我上去帮个忙就下来。”叶橙对她笑了笑。

        众人来到孟黎的卧室,陆潇指挥工人把结婚照拆下来。

        经过一番松动,那副恢弘的结婚照终于被拿下来了。

        在它被移开的那一刻,有根线从顶部掉了下来,线的末端连着一个小东西,啪地砸在了地板上。

        大家全都低头看了过去,那东西正一闪一闪地发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