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陆潇这一走,足足一个下午没再出现。叶橙在操场上找了一圈,没看见他的身影,问了问其他人,也都说没见到他。

        找了一会儿仍然无果,叶橙只得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去哪儿了。

        本来以为陆潇不会搭理他,或者要等到气消了之后才会回复。谁知道刚发出去两分钟,手机就弹出新的消息提示。

        嫌疑人x:【我在生气,我想静静。】

        叶橙顿感哭笑不得。

        行吧,比起以前还是有很大进步的,即使正在气头上,也没跟他闹冷战不回消息。

        谭萌萌搬了两大箱文具用品摆摊,招呼叶橙一起,蹲在跑道边上帮她吆喝。

        谭晓琪也跑了过来,三人蹲成一排聊天。

        “潇哥怎么不来帮我们?”谭晓琪不知道他们吵架了,东张西望地问道。

        谭萌萌没想到姐姐磕cp如此大胆,居然公开舞到本人面前,她低着头不敢说话,实际上嘴角都要翘到耳朵根了。

        叶橙对她没什么隐瞒,语气平静地说道:“中午他要测量我的指围,我装睡没揭穿他,但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他现在有点生气。”

        作为头绳的提供者,谭晓琪当即尴尬了,“啊这……”

        她话锋一转,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潇哥啥时候这么脆弱了。”

        叶橙说:“不是他脆弱,是我的问题。”

        谭晓琪火上浇油道:“那他也不应该气得拍拍屁股就走了啊,说好下午来帮忙的,结果一赌气人就不见了。他是不是还不回你消息?一闹脾气就玩这套,简直不要太过分。”

        谭萌萌像见了鬼一样看向她,心想你怎么还挑拨离间呢,你有毒吗??

        叶橙的脸色变了变,说:“他没有不回消息。”

        这时,周敏豪帮一个学妹抬着箱子路过,冲着这边喊了一声道:“橙哥,有空过来搭把手吗?太重了。”

        叶橙站起身说:“我过去帮他一下。”

        谭晓琪和谭萌萌点了点头。

        他刚一走,谭萌萌就给了她姐一记白眼,抱怨道:“你在干嘛,为什么挑拨我男神和他老公?!”她忍了很久,才没有在叶橙面前暴露自己并非淑女的一面。

        谭晓琪啐了一口:“你懂个屁。你看不出来吗,本来橙哥是对他老公有点无语的,我这么一搅和,他立马化身护夫宝了。你没见到他刚才看我那眼神吗,冷得跟千年冰山似的。”

        谭萌萌恍然大悟。

        “姐,我没想到,你愿意为他们牺牲这么多。”她含着热泪看着谭晓琪,顿时觉得她周身圣光环绕。

        为了cp的幸福放弃自己的形象。

        这他妈是圣女吧!

        他们摆了几个小时摊,方圆十里的女生都被叶橙吸引了过来。只要他往那里一站,甚至不用大喇叭喊广告词,生意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蒋进和学妹在他们隔壁,愣是被对比得门可罗雀、营生惨淡。

        学妹羡慕地托着腮说:“长得帅学习好就是有优势。”

        周敏豪不屑道:“那叫招蜂引蝶,像我这样的,才能给人安全感,明白吗?”

        学妹:“你可省省吧,你才是真的渣。”

        临近收摊的时候,陆潇回来了。

        他沉默不语地帮忙把场地收拾干净,沉默不语地陪叶橙把义卖的钱给老师,沉默不语地背着单肩书包走出校门。

        叶橙跟在后面,三步并两步地追上他。

        今天不上晚自习,学校外面都是推着车放学的学生。

        陆潇以前都是司机接送,自从每天养成习惯送叶橙回家后,也跟着他坐地铁上下学。

        马路上人多,两人不方便靠得太近。

        到白泽湖站之后,叶橙见周边没什么熟人了,便凑过去握住他的手。

        陆潇僵了僵,不着痕迹地把手抽开了。

        叶橙再次握上去,他又抽走了。

        如此反复三次,叶橙威胁道:“你再甩开我,我就不牵了。”

        陆潇立刻不敢动了。

        他委屈地看着叶橙:“你总是对我一点耐心都没有,你对你前男友也这样吗?”

        叶橙一个头两个大,心想怎么就绕不开前男友了,这他妈不会变成他的一个易燃易爆点吧,以后轻轻一戳就爆的那种。

        见他不说话,陆潇更酸了。

        但是他又不想动弹,整整一天都没有牵手了,好不容易牵到,还得忍着气。

        真叫人蛋疼。

        走到家门口,叶橙自然而然地松开他。

        他这就不牵了?陆潇觉得更难受了。

        叶橙抓住他的衣摆晃了晃,软声道:“好了,不要生气了。我很期待戒指的,你还送不送?”

        陆潇倔强地说:“送,但我还是很生气。”

        叶橙:“……”你他妈给我整不会了。

        这要怎么哄??

        陆潇把他的手从衣摆上扯开,悲伤地说:“一码归一码,我中午没在绳子上做好标记,你把手指伸出来,让我再量一次。”

        叶橙撑住额头,满脸惨不忍睹。

        他任由陆潇捏住他的中指,量好了指围,然后耷拉着嘴角跟他挥了挥手:“我回家了,再见。”

        “喂。”叶橙喊了一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处。

        不行,他得想办法补救一下。

        叶橙思索了片刻,没有转身进家门,而是走出小区,打车去了附近的商场。

        他逛了几家银饰店,最后买了两条项链。

        既然小男友这么生气还坚持要送他戒指,那么他就提前准备好链子吧,平时不能戴在手上的时候,可以挂在脖子上。

        上辈子叶橙从来没给他买过什么首饰之类的,最多只是送过皮带扣和袖口,因为情侣项链这种在他看起来过于小孩子气了。包括结婚钻戒,也是陆潇挑的。

        当他挨个专柜看过去的时候,心里忽然有种很柔软的感觉。

        想着刚才陆潇气呼呼的样子,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他在给自己挑选戒指的时候,应该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吧。

        服务员观察到他的表情,开始一个劲儿热情推荐,“小哥哥是买给女朋友的吧,可以看看我们家新到的这款,样式简单大方而且性价比很高。”

        叶橙试戴了几个。

        陆潇需要偷偷摸摸测他的指围,而他对陆潇的颈围却烂熟于胸,稍微比划几下就知道合不合适了。

        “就这两条吧,麻烦帮我包起来。”

        “好的,您请这边结账。”

        拎着两个小盒子出来时,叶橙忽然就开始期待明天把礼物送给他的场景了。原来送人首饰是这样的心情,自己也会忍不住感到雀跃和憧憬。

        这么一想,他对陆潇闹脾气的包容度就直线上升。

        叶橙打开微信,看见陆潇的状态变成了“裂开”。

        噗,真可爱。

        陆潇是真的要裂开了,他垂头丧气地趴在书桌上,连王嫂准备的宵夜都吃不下去。耳朵里戴着耳机,跟蒋进打语音电话。

        “我觉得你就是对橙哥太好了。”蒋进说,“你拿出凶我那脾气来,看他还会不会不主动找你。当然,我不是让你凶他,我只是说你要硬气一点,拿出一家……一家之主的气势来!”

        陆潇不吱声,那边又说:“你看看我,我一开始也不敢追蓉蓉,总觉得她看不上我。后来才发现,两人当中总要有一个主动出击的,而且主动的那个人才能掌控这段感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要拿捏住他,不能让他拿捏你!要掌控他,要做他的主人!”

        “操,我他妈就没见你这么纠结过,你揍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蒋进不甘心道。

        陆潇被他劝说了半个小时,终于幡然醒悟,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我是该硬气点,不能被他前任比下去。”

        蒋进一拍桌子:“谁能把你比下去?勇敢地上他……不是,我是说,勇敢地上,潇哥!”

        第二天上午,叶橙带着项链去学校。

        他以前送东西的时候都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莫名其妙老是惦记着书包里那两个盒子,担心会不会露出来被陆潇提前看见了。

        公开课是在多媒体教室上的。

        教室被布置成了小组模式,每对同桌都面对面地坐着。陆潇刚好坐在叶橙对面。

        两人都不怎么抬头看对方,叶橙走神地盯着课本,暗自想着中午要怎么把礼物送出去,顺带安抚一下他的心情。

        要不干脆跟他解释清楚,说自己压根没有前任,都是为了糊弄他现编的?唔,不太行,那样陆潇肯定觉得他在骗人,又要叫着喊着说“你教育我不能骗人”了。

        恍惚间,他听到徐超说:“下一题我点个人起来回答。”

        为了这次公开课的效果,徐超没有接着上堂课讲得上,而是新开了一节额外的课。

        叶橙悄悄地看了眼书页,发现他刚才没听见是哪一题。

        ……千万别点到他。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徐超环视一圈,选了个最靠谱的学生:“叶橙,你起来回答一下。”

        所有旁听老师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其中不乏校长、副校长,和几个外校的领导。

        叶橙慢腾腾地站起来,感觉他也要裂开了。

        他旁边的于坤见势不妙,机灵地小声提醒道:“第十五题。”

        叶橙顺着看了过去,瞬间感到头皮发麻。

        这他妈是一道概率压轴题,不动笔根本算不出来,刚刚徐超给的计算时间并不长,一恍神就过去了。

        “我也没算出来。”于坤捂着嘴轻声道,没辙了。

        要是徐超点了别人还是,但偏偏点了叶橙,这下老师们全部看着他,估计都知道他是年级第一。如果回答不出来,就要在外校面前丢人了。

        正在这时,陆潇把他的书倒了过来。

        空白处是他计算的草稿,他也没有算完,但算到了倒数第三步。前面列了一堆可能性,都是为最后答案提供依据的。

        叶橙一目十行地扫过他的计算,大脑飞速运转,争分夺秒地口算接下来的步骤。

        几秒钟后,他回答道:“第一问概率是五分之四,第二问m的最小值为3。”

        徐超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算的很快。有哪些人两问都算出来的,举手让我看看。”

        班上零星地举起几只手来。

        徐超说:“因为我们上课时间紧凑,所以也能锻炼大家的计算速度,你们要多向叶橙同学学习。”

        说罢,抬了抬手让他坐下。

        校长和副校长对视了一眼,面露赞许。

        叶橙有惊无险地坐下来,看了看对面的陆潇。

        上一次陆潇生气在课堂上没提醒他,这一次却臭着张脸把答案翻转给他看。不得不说,他们家小陆真的长大了。

        叶橙也等不到中午了,下课后就把陆潇单独叫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时不时落两滴雨,课间操被临时取消了,中间空出了二十多分钟来。

        叶橙提前把项链取出来装进校服裤口袋,磨磨蹭蹭地和陆潇来到了无人的楼梯拐角处。

        他刚想开口表扬一番对方,陆潇就一脸凝重道:“我有话对你说。”

        叶橙眨了眨眼睛:“你说。”

        陆潇霸气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冷着脸打开备忘录递到他眼前,硬邦邦地说道:“看看。”

        叶橙定睛一看,之间上面整整齐齐地列着一行行字。

        1.他喜欢吃辣的,不喜欢甜食。

        2.他喜欢成熟点的,不能太幼稚了。

        3.喜欢白色,讨厌粉红。

        4.好像很喜欢我撒娇。

        ……

        每一行,都写满了他细致的观察和缠绵的情意。

        叶橙说不出话来了。

        小男友蛮横地说:“我这么喜欢你,所以你也要多喜欢我一点。心里不准想着别人,以后不准对我不好,明白没有?”

        这样够硬气了吗?

        陆潇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