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陆潇第一次打过来的时候,叶橙没敢接。

        他慢慢地收住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拿起手机准备拨回去。

        正在这时,第二通电话进来了。

        叶橙接通了放在耳边道:“喂。”

        他的嗓音仍有些沙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陆潇先是一愣,接着敏锐地问道:“你的声音怎么了?”

        “唔,有点感冒。”叶橙随便找了个借口道。

        最近换季,正是感冒的高发期,班上有不少人都鼻塞了,他被传染也情有可原。

        “怎么感冒了,你淋雨了?”陆潇的语气着急起来,“不对,最近没下雨,你晚上又踢被子了吧。”

        明明叶橙才是那个年纪比较大的,但被他这么一念叨,瞬间觉得自己像个四肢退化、生活无法自理的小孩子。

        他咳了咳道:“我才没有踢被子。”

        “胡说,肯定踢了,你都感冒了。”

        “没踢,你好烦!”

        两人黏黏糊糊说了会儿话,就挂了电话。

        今天还真是奇怪,陆潇居然没逼着他说一些“拜拜,最喜欢你啦”“木啊,陆潇哥哥明天见”之类的话,很果断地就挂了。

        打完电话之后,叶橙起身把信封好,放在了书柜第三层。

        外面夜已经深了,今夜叶高阳在医院陪护。看完那封信后,他心里一度很想找叶高阳问问,问他到底知不知道余恬和曲恬的关系。

        犹豫了半天,还是放弃了。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他辜负了余恬,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如果他知情,那只会更让人觉得恶心。

        其实在叶橙五岁之前,他印象里的叶高阳是个很疼老婆的好爸爸。后来不知不觉,就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不再一下班就往回赶,冲进家里亲一亲余恬和叶橙。随之喝酒应酬变得多了起来,周末也不会带着他们去公园里打羽毛球了。

        余恬有个原则,就是不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在这一点上,她和孟黎有着本质差别。

        陆潇从小到大活在母亲对父亲的埋怨中,而叶橙从来没听余恬说过叶高阳的半句不是,包括她最痛不欲生的时候。

        他第一次发现爸爸妈妈不对劲,是偷听到了余恬打电话给她闺蜜。那时她已经知道叶高阳出轨了,但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她闺蜜鼓励她去向小三讨回公道。

        余恬打完那通电话后便出门了,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直接瘫软在沙发上。

        叶橙蹒跚着跑上去扶她,那是唯一一次,他看见余恬如此失态。

        婚姻和家庭没有了信任的支持,就是真正的坟墓。

        有时他会甚至想,是不是因为他和陆潇都有着支离破碎的生长环境,所以后来两个人并不能毫无保留地信任对方。陆潇对他有所隐瞒,他也不够坦诚,发现之后仍然装傻不想解决,所以才导致隐藏的隔阂越来越深。

        前世两人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然而五年后呢,十年后呢。

        会不会也落得惨淡收场?

        叶橙甩了甩头,不愿再继续想下去,起身去冲了个澡。

        他刚换了睡衣躺下,就听见窗口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叶橙以为是邻居家的橘猫,起身去翻找耳塞。

        邻居喂了一只流浪猫,给它洗澡驱虫,好吃好喝伺候着,然而那只猫死活不肯进家门。

        无奈他只能在外面搭了个小窝,因为抓不到它,没法给它绝育。所以一到春天的夜晚,它就叫得春心荡漾。

        他还没找到耳塞,外面就想起了熟悉的声音。

        “嘶——嘶——里面的帅哥,快过来给我开窗户。”

        陆潇发出像蛇一样的信号声,试图引起屋里的注意。

        叶橙走过去一把拉开窗帘,看见了窗外明晃晃的脸。

        “……大晚上的你干嘛?要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他被吓了一跳,用钥匙打开防盗窗,把人放进来。

        “我告诉你了好不好。”陆潇一边熟练地翻窗户,一边嘀咕道。

        叶橙无语了,“你为什么不走正门?”

        陆潇说:“十二点半了!走正门把奶奶吵醒了怎么办。”

        叶橙败给他了:“你也知道十二点半了,还来做什么?”

        陆潇跳进来,反手关上窗户,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道:“老子来给你送感冒药。”

        叶橙怔住了,陆潇探身摸了摸他的额头,自言自语:“幸好没发烧,保险起见,我还买了退烧药呢。”

        叶橙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让他大老远从久隆跑到了白泽。

        这么晚了,又是买药又是打车送过来,他也不嫌麻烦。

        他的鼻尖一酸,有点感动,刚想开口。

        陆潇突然望向他道:“等一下,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我给你发消息了你怎么没收到?”

        “啊……可能是消息太多了,没看见吧。”他跳跃的太快,叶橙一下子没跟上。

        陆潇狐疑地说:“你是不是没把我置顶?”

        叶橙尴尬道:“你也没让我置顶啊。”

        陆潇的玻璃心碎了,陆潇要嘤嘤嘤了。

        他梗着脖子把药扔在桌上,愤怒地说:“置顶难道不是谈恋爱必须的吗!我还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把你置顶了,你怎么能不把我置顶?!”

        叶橙心里那点感动登时烟消云散,头疼地拿起手机道:“行了,知道了,马上就给你置顶。”

        “你的意思是我在逼你吗?”陆潇夺过他的手机,随手划拉了两下,表情更恼火了,“你给我的这是什么备注?陆潇,我就只配叫陆潇了是吧?凭什么黄胜安能叫胜安?”

        操,你还不如别来,叶橙暗自道。

        上次高秋兰借用他的手机砍价拼单,他怕露馅,就临时把备注给改了,后来忘了改回来。这下解释不清了。

        “我现在改……”

        他伸手去拿手机,却被陆潇挥开了。

        “我自己改,你先去把药吃了。”他满脸不爽。

        叶橙不想惹正在气头上的人,乖乖去倒水吃了一颗维生素片,然后跑过来从背后勾住他的肩膀。

        陆潇正对着手机一通乱戳,把自己的微信置顶并改成了“亲亲宝贝”,接着把黄胜安的备注改成“傻不拉几的小平头”。

        期间他因为太激动,不小心摁灭了屏幕。

        “帮我开一下。”他直接把手机往后递了递。

        叶橙越过他的肩膀,用食指按了四个数字:1013。

        他贴在陆潇的耳边,眼见着他的耳垂立马变红了。

        “不生气了吧?”叶橙对着那个红通通的耳朵吹了口气。

        陆潇缩了缩肩膀,虚张声势道:“这有什么,我手机密码也是你生日。”

        啧,还是那么纯情。

        陪他折腾了半天,叶橙打了个哈欠道:“好困,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学校。”

        一提到“睡觉”两个字,陆潇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我洗完澡来的,有睡衣吗?”他问。

        叶橙拿了套睡衣给他,尽管现在陆潇已经比他高好几公分了,但他的睡衣大多是宽松款的,穿起来倒也算合身。

        他留了一盏台灯,钻进松软的被子下面,只露出一个头。

        陆潇咽了口口水,小心地问:“有没有多余的床垫?我想打个地铺。”

        叶橙皱着眉,离谱地看向他:“我们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青山那次,应城那次,不都是一起睡的吗。

        陆潇捏着睡衣衣角,支支吾吾:“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你贴在我身上都行,现在我一抱着你,就会……就会……”

        叶橙想起来应城的那一晚,好像确实对男高中生过于残忍了。

        他没想到的时候还好,一往这方面想,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只好认命,爬起来翻箱倒柜,给陆潇打了个地铺。

        少爷屈尊降贵地窝在他床旁边,更像一只大型金毛了。

        金毛还小声要求他:“你往这边靠一靠,别离我太远了。”

        最后,他睡在床底下,叶橙睡在床边缘,还要伸出一只手给他牵着。

        妈的,他上辈子和这辈子加起来,都没做过这种青涩到酸掉牙的事。

        台灯光线昏黄,陆潇眨巴眼睛往上看,轻声问道:“你睡着了吗?”

        叶橙闭着眼睛,但困意已经不在了,“没有,暂时睡不着。”

        他无奈地说。

        “喉咙还难不难受?”陆潇说。

        叶橙都快忘了自己“感冒”的事情,顿了顿才心虚道:“好多了,谢谢你的药。”

        陆潇高兴起来,握着他的手摇了两下。

        叶橙把下巴搁在另一只手背上,扒拉着床沿看向他,问道:“阿姨知道你过来吗?”

        陆潇说:“不知道,她不会发现的。她起得很晚,中午十一、二点才会醒。”

        “阿姨身体怎么样了?”

        陆潇沉默了片刻,说:“不是很好。也许她真的适合找个地方静养,每次一回家,病情就会加重。”

        叶橙诧异道:“怎么会这样?回家不是应该更舒服一点吗,而且还有你陪着她。”

        陆潇摇了摇头,“我总觉得她在青山的状态,比现在要好得多。她一回家就变得疑神疑鬼,总说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叶橙听不得这种神叨叨的话,轻轻一个哆嗦。

        陆潇捏了捏他的手:“别怕,她乱说的。我外公外婆都去世很多年了,爷爷现在还在国外,嗯……她的臆想有点严重。”

        “老爷……你爷爷最近有回国的打算吗?”叶橙总觉得老爷子是一根救命稻草,希望他越快回国越好,到时候如果和陆尧山起冲突,也好歹有个能主持公道的长辈在。

        “没有,他忙着欧洲那边的生意,估计一两年之内都不会回国。”陆潇说道。

        叶橙心里叹了口气,算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陆潇说话,终于把自己说困了,脑袋在床边东倒西歪。

        朦胧的睡意中,陆潇起身把他的头放回枕头上,给他盖好被子。

        似乎想忍耐,但还是没忍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叶橙在梦中露出一丝笑意,听着他压抑的呼吸声,逐渐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第二天,两人一起去学校。

        到山海路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分开了,一前一后进了教室。

        教室里的课桌搬走了一部分,今天的早自习也取消了,全天的课都改成了文化节活动。

        学生们花小半天的时间,布置出教室和操场两个场地。教室里举行演讲比赛和读书沙龙,操场上则进行义卖和各种小游戏。

        义卖的物品都是大家平时不用的小物件,或者老师带领他们一起制作的手工品。这次义卖得到的钱,将全部捐赠给山区。

        十三中从来没搞过这样的活动,大家都感到很新奇也很有意义,参与度和积极性非常高。

        叶橙在华旺春的授意下,参加了环保主题的演讲比赛。

        他站在台上演讲,底下坐着几个评委老师。

        窗明几净的教室外面,挤着一群他们班的人,和篮球队的男生。陆潇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谭晓琪甚至还带了几根彩带。

        叶橙有点想笑,但又觉得心里一暖。

        老师回过头严肃地说:“安静点,没见过年级第一吗?演个讲还要跑过来围观。”

        大家哄堂大笑。

        这是叶橙最放松,也是最“不正式”的一次演讲。

        他轻轻松松地说着专业术语和数据,眼神却不止一次飘向窗外等他的那个男孩身上。也游刃有余地回答老师的提问,眼中却带着在公司演讲不会有的温度和笑意。

        最终老师点了点头,赞许道:“不愧是‘十三中之光’,口才和文笔都是一流,我很久没遇到这么对答如流的学生了,你准备的相当充分。”

        窗外响起震耳的掌声。

        蒋进一个劲儿地“嗷呜嗷呜”欢呼,惹得老师们瞪了他一眼。

        “下午会公布结果,你先出去吧,把33号叫进来。”那个老师说道。

        叶橙对下面礼貌地鞠了一躬,转身出去了。

        他刚走出教室,二十班的人都围了上来。

        “走吧班长,我们去操场玩游戏。”

        “恭喜橙哥呀,讲得好好!”

        “班长,我们就等你啦。”

        众人簇拥着他有说有笑地离开,33号是十八班的,前一秒还在紧张,怕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下一秒,走廊空了。

        33号:“……”

        十八班就一个人都不来看的吗!

        大家到了操场,一哄而散地去各个摊位玩游戏。

        蒋进和陆潇叶橙走在一起。

        陆潇夸道:“我们橙橙真棒,把老师都说的哑口无言了。”

        他这些天和那只橘猫一样躁动,几次提议叫叶橙“宝贝”被拒绝后,开始固执地在公众场合叫他“橙橙”。

        叶橙反抗未果,只能自我安慰“橙橙”总比“宝贝”好,于是也就任凭他去了。

        蒋进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忍不住道:“他又不是在打辩论赛,什么叫‘把老师说的哑口无言’啊。”

        陆潇拉下脸:“我夸我对象,关你屁事。”

        蒋进生无可恋道:“我走了,你们自己玩吧。”

        他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陆潇提着衣领提溜了回来。

        “走你个头,三个人就是最好的掩护,懂?”陆潇毫不留情地说。

        这段日子他和叶橙干什么都要拖上蒋进,因为上次帖子的事,已经引起了徐超的怀疑。所以陆潇觉得只要有蒋进在,就可以看做是“三个兄弟的嬉笑打闹”。

        可怜蒋进的媳妇儿不在身边,还要忍受时刻被塞一嘴狗粮的折磨。这世道,简直不让人活了。

        当他看见套圈游戏的时候,忽然恶向胆边生。

        蒋进最擅长玩套圈,曾经套的游乐场老板追着他打。而陆潇最不擅长的就是套圈、抓娃娃这些,可以说是泡妞技能点为0。

        蒋进果断说:“我们去玩套圈吧,有好多小挂件哎。”

        既然你天天强迫老子吃狗粮,老子今天就要你出糗。

        陆潇刚要否决,叶橙就赞成地说道:“好啊,我也想试试。”

        蒋进洋洋得意地买了五十块钱的圈,心想你再嘚瑟啊!你再装啊!哈哈哈哈哈,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他慷慨地分给陆潇一个,怂恿道:“潇哥,来试试嘛。勇敢潇哥,不怕困难哦。”

        陆潇用手指头勾住那个圈,若有所思地问摆摊的女生,“是不是套中什么,那个东西就归我了?”

        摊位上有手机壳、支架,还有各种小摆件,女生羞涩地点了点头,说:“套中的都归你。”

        陆潇笑了笑,牵起叶橙的手,把圈套在了他手上。

        “归我了。”他认真地说道。

        女生睁大眼睛,捂住嘴一副随时要昏过去的样子。

        蒋进: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