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叶橙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抬起头看着他。

        其实刚才有几次,他恍惚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但陆潇估计是等他走远了又继续跟上来的。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手里也忘了继续动作。

        陆潇上前几步,弯腰蹲在他面前,低下头帮他把鞋带系上。骨节分明的手指灵巧地穿过鞋带,他的眉眼低顺而柔和,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戾气,眼神认真而专注。

        叶橙的视线下移,盯着那个即将成型的蝴蝶结,闷闷地说:“不是不愿意让我了解你吗,还跟过来做什么。”

        他一开口,才发现语气里满满都是赌气,于是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做掩饰。

        系完鞋带后,陆潇松开了手。

        他将双臂放在膝盖上,模样像极了他们养过的那只金毛,每次它咬坏东西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可没那么说。”他撇了撇嘴道。

        有些事让他服软很容易,有些事关乎男性的尊严,即使他跟了叶橙一路,也不想率先承认自己做错了。

        更何况,本来就是张琦先惹他在先。

        叶橙就那么和他面对面蹲着,望着他的眼睛道:“你刚刚不是那个意思?你觉得你的生活不用我插手,那以后你自己想干嘛就去干嘛呗。抽烟喝酒,打架斗殴,随你便,我也懒得再管了。”

        他越说越来气,刷地站起身就想走。

        这一下起得太猛,叶橙眼前一黑,身体站立不稳地晃了晃。

        陆潇赶紧站起来扶住他,“你慢点。”

        叶橙耍威风没耍成功,还摔进人家怀里了,恼羞成怒地一把甩开他的手,转身大步走开。

        陆潇立马追上他,飞快地解释道:“我没有抽烟也没有喝酒,电子烟现在都不用了,打架也不是我主动撩起来的,我以后……尽量不打架了,行了吧。”

        气头上的人最听不得“行了吧”这三个字,叶橙冷笑着反问:“所以你觉得你没错?”

        行了吧等同于敷衍,敷衍等同于他认为自己没错。

        陆潇呼出一口气,只得双手投降:“ok,那我错了。”

        “你说你哪儿错了。”

        经典送命题来了。

        陆潇忍辱负重道:“不该打架。”

        才怪,要不是得哄男朋友,他现在就想去把张琦那货的脑袋拧下来。

        “还有呢?”叶橙目光如炬。

        “还有?”陆潇迷惑了,“我最近没抽烟也没喝酒啊。”

        叶橙面露失望:“你还是不明白错在哪里,好好想想吧。”

        马路对面就是他家小区,他直接穿过马路回家了。

        陆潇当然跟在他后面,但却在踏入叶家大门之前,被砰地一声关在了外面。

        高秋兰正在剥花生,准备给叶俏俏煲个花生猪脚汤,看见叶橙怒气冲冲地回来,问道:“怎么了橙橙,谁惹你不高兴了吗?”

        “没什么。”叶橙头也不回,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门口传来陆潇的哀嚎:“奶奶,在吗?给我开个门。”

        高秋兰忙应道:“在在在,我来了。”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过去开门道:“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干嘛把你关在外面,真是的。”

        她把陆潇拉了进来。

        陆潇面露委屈地瘪了瘪嘴道:“他跟我吵架了,正生气呢。”

        高秋兰不知道他们有那层关系,登时恼了,替他打抱不平:“就算再生气也不该把你关外面,这样多不礼貌。再说了,朋友之间有什么好生气的,还发这么大的火,你们是打架了吗?”

        陆潇心想我连他一根指头都舍不得碰,还打他呢,他打我我都不带还手的好吧。

        “没有打架,奶奶,您让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我想想怎么跟他道歉。”他说道。

        高秋兰看不惯自己的孙子对他颐指气使,没好气地说道:“哎哟,还道歉呢,我现在去房间把他拎出来跟你道歉。他是怎么回事,跟黄胜安闹别扭的时候,脾气也不会这么大啊。”

        “别!千万别!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陆潇连忙劝阻她。

        开玩笑,如果让叶橙跟他道歉,那他整个高中生涯都别想好过了。

        什么作业奖励,什么考试奖励,统统都没了。

        高秋兰见他很笃定地坚持,只好念念叨叨地给他倒了杯水,继续到厨房剥花生去了。

        陆潇看了眼手机,蒋进那边还没回复。

        他戳了戳谭晓琪:【在吗?快帮我支个招。】

        谭晓琪早就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晚自习一直在偷摸看手机。见状,马上回复他:【在的,你不会跟橙哥闹矛盾了吧?】

        陆潇一愣:【你怎么知道?】

        谭晓琪把白天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再三忏悔自己真的没想到叶橙原来不知情。

        陆潇打字道:【与你无关,那个帖子放在网上,他迟早会刷到的。】

        谭晓琪:【[大哭.jpg]呜呜,你刚才说要支什么招,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嫌疑人x:【你知道怎么哄水瓶男吗,我脑袋要炸了。】

        谭晓琪:【!!!】

        谭晓琪:【你先把你们吵架的经过和我说一遍。】

        陆潇跟她描述了一下刚才的场景,仔细到一字一句,生怕漏了哪个细节。

        谭晓琪当即道:【潇哥,你真的是个恋爱白痴吧。】

        谭晓琪:【首先,你不应该那么迟才认错,你跟了人家一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继续和他赌一嘴气?你要是在系鞋带的时候直接认错,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

        陆潇皱着眉思索她的话。

        谭晓琪:【其次,你居然对他说“行了吧”!要是李俊晓对我说“我错了行了吧”“对不起行了吧”,我会当场让他滚蛋。】

        嫌疑人x:【……这么严重的吗?】

        谭晓琪:【这是态度!态度你理解吗?他不在意你是否真的知道错了,只是在意你有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你就算打心底觉得自己没错,也要认认真真地说一句“对不起”,这就是情侣之间所谓的态度!】

        嫌疑人x:【==懂了。】

        “我错了”不能加“行了吧”。

        “对不起”也不能加“行了吧”。

        谭晓琪:【最后,就是他问你还有哪里错了。潇哥,你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问你去干什么的时候,你不该找理由应付他。你可以和他意见不合,也可以吵的天翻地覆,但是撒谎敷衍真的会让人很受伤哦。】

        陆潇觉得茅塞顿开,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他回复道:【太感谢了,明天请你吃饭。】

        谭晓琪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过来:【橙哥是因为很在乎你,才会生气的,所以你也别怪他。】

        陆潇放下手机,去敲叶橙的房门。

        “进来。”里面说道。

        他推门而入,看见叶橙靠在床边翻看一本书。

        叶橙看见他,随手把书扔到一边,冷着脸道:“有事?”

        他早就知道高秋兰会放人进来,也知道他必定会在外面先反省一番。那本书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二十分钟看了个寂寞。

        陆潇低垂着手道:“我认真想了想,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叶橙坐直身体,抱着手臂示意他继续说。

        陆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全,才不让我打架,也知道你很努力在适应我、了解我,我不该说那些伤人的话。”

        他顿了顿,补充道:“更不该对你撒谎。”

        他不等叶橙有所反应,便上前一步,单膝跪在他面前。

        叶橙坐在床上,比他要高了一点,低下头看着他。

        “阿橙,我第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懂。你今后能不能教教我,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也告诉我,我会慢慢改过来的。”他握住叶橙的手,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叫“阿橙”,像极了多年后的他,这一声直冲灵魂。

        叶橙的眼眶顿时红了,泪水失控地涌了上来。

        陆潇一见他要哭了,立刻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想给他擦眼泪:“我……我哪里说错话了吗,你别哭啊。”

        他从未见过叶橙哭,心脏揪成了一团,自责得不行:“我真该死,嘴太笨了。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哭好不好。”

        下一秒,却被叶橙倾身抱住了。

        陆潇呆了呆,然后伸手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

        叶橙把脸埋在他的肩窝处,嗓子带着浓浓的鼻音,说:“我答应。”

        片刻后,陆潇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自己的上一句话,他用力地揽住叶橙,恨不得把这人揉碎在自己怀里。

        叶橙突然变得很粘他,足足抱了十多分钟还不肯撒手。一方面他是真的不想和陆潇分开,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眼睛红彤彤的样子有点丢人。

        妈的,竟然被一个小屁孩弄哭了,好尴尬。

        分开之后,陆潇摸了摸他的头发,柔声道:“都是我不好,下次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嗯。”

        “今天别看书了,早点休息。”

        “嗯。”

        陆潇觉得暴露了脆弱面的叶橙格外能激起他的保护欲,但他实在是见不得叶橙哭,所以还是不要再来一次了。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对了,你跟张琦说了什么?他没有威胁你吧?”

        他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只不过不好问出口。

        叶橙对付这种不良少年很有一套,对他道:“我跟他说华旺春马上就过来,让他不想被退学就快滚。”

        陆潇好笑道:“他也信?”

        转念一想,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张琦或许不会信,但是叶橙说出来的话,他不得不信。之前就因为华旺春找叶橙出题的事,他和周凯还觉得叶橙说不定是华旺春的亲戚。

        叶橙捏了捏他的脸颊说:“你也要信,我不希望有一天看见你被退学。”

        陆潇的脸捏起来没什么肉,但不是什么人都敢这么胆大包天捏他脸的,占有感远胜于手感。

        “不会的。”他偏过头,在叶橙的手心处亲了一下。

        滚烫的嘴唇擦过掌心,叶橙敏感地把手缩了回来,小声道:“奶奶还在外面呢。”

        陆潇笑着起身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叶橙有点舍不得他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回去注意安全,明天见。”

        “明天见,阿橙。”

        陆潇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高秋兰正在客厅里探头探脑,见他出来了,说道:“小陆,你的手机响了好久,有人一直给你打电话。”

        “好,我看看。”陆潇说。

        高秋兰问道:“怎么样,和好了吗?”

        陆潇笑着说:“和好了。”

        “那晚上留下来住吧,明天刚好是周末,你俩可以睡个懒觉。”高秋兰说。

        陆潇摇了摇头:“下次吧,奶奶。”

        他既然拒绝了,高秋兰也不好再挽留,将他送到门口,叮嘱他到家了给叶橙发个消息。

        陆潇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出了小区之后,他给蒋进回拨了过去。

        那边传来一阵嘈杂,蒋进扯着嗓子道:“潇哥,人带到包间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现在过去。”陆潇眯了眯眼睛。

        他在路上拦了辆车,直奔山海路的一家ktv包房。

        推开门时,里面光线昏暗,沙发上坐了几个人,还有个人唯唯诺诺地贴墙站着。

        “潇哥,你来了。”周敏豪从沙发上站起来道。

        蒋进也走了过来,把贴墙的人推到他面前:“就是这个逼告的状,偷拍也是他干的。”

        周凯瑟瑟发抖,哆嗦着求饶:“潇哥,我不是有意说漏嘴的,橙哥说我不如实交代他就要揍我。”

        陆潇上下看了看他,慢悠悠地说:“你是真的嫌自己活得太久了?事不过三,周凯,你听过这句话吧。”

        周凯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崩了,吓得快尿裤子了:“我我我发誓,接下来一年绝不再惹事了,也不会在你们眼前出现了!我保证说到做到!张琦那边我已经和他断了,潇哥,你最后相信我一次!”

        陆潇舔了舔嘴唇,说:“你挺走运的,我刚答应过叶橙不打架了。”

        周凯紧张地吞咽口水,以为他要放过自己了,颤声道:“谢、谢谢潇哥。”

        “不过,打架得双方才能进行,单方面的不叫打架。”陆潇说。

        周凯还没弄明白他什么意思,就被一拳捣在了脸上,发出一声惨叫。

        陆潇忍无可忍地又给了他两拳。操你妈的臭傻逼,跟我男朋友告状是吧。

        周凯被一群人围住,连反抗都不敢,鼻青脸肿地倒在地上。

        陆潇蹲下来,向他伸出手。

        周凯吓得往后一缩,但他只是理了理对方衣领,声音很是温柔:“如果叶橙问你的脸怎么了,你怎么说?”

        “我……不小心撞的。”周凯带着哭腔说。

        陆潇清脆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嘴角上扬赞许道,“真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