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57章

        徐超问了一圈,不仅无功而返,还被有些人气得半死。

        他想了想,觉得也有可能是自己被那些言论给影响了,两个小男生之间黏糊一点其实蛮正常的。

        为了彻底摆脱疑虑,他躲在后门偷看两个人的相处。

        陆潇拿着《五三》凑过去问叶橙题目,叶橙给他讲了半天,他还是不清不楚。

        最后叶橙不耐烦了,让他自己到旁边琢磨去,还把笔给摔了。

        徐超讪讪地离开了,这看着也不像是有什么情况的样子。

        而且叶橙看起来真的挺烦那小子的,应该是他多想了。

        陆潇看见镜子里的后门口没人了,丢了一颗戒烟糖到嘴里,用胳膊肘碰了碰叶橙。

        “喂,别生气了,我开玩笑的。”

        叶橙把手挪开,不理睬他。

        他又贴过去,“别生气啊,班长大人。”

        叶橙忍无可忍地说:“你下次能不能认真听我讲题目,别净扯些废话,突然问我喜欢黑丝还是白丝是几个意思?”

        陆潇眼神飘忽,含含糊糊道:“咳咳,我是问你喜欢游戏角色穿黑丝还是白丝,嗯。”

        “你就放屁吧。”叶橙冷冷道。

        陆潇剥开一颗棒棒糖,塞进他嘴里:“消消气嘛,请你吃糖。”

        入口一股橙子味,叶橙的火气瞬间消了大半。

        他一方面不爽对方没认真听讲,另一方面则是对黑丝白丝有着骨子里的羞耻感。

        清甜的果香充斥口腔,对小男友的宽容也无限上升。

        “晚上去你家看电影吗?”他含着糖果问道。

        今天是周五,学习了一周也该放松一下了。

        陆潇的房间有投影仪,上周两人才一起看完几部科幻片。他们在喜好的影片上出奇一致,都爱看大制作又刺激的电影。

        按照陆潇的想法,没准儿以后还可以看一些不可说的小电影。要是换了平时,他早就飞快地答应了,可是现在却别扭起来。

        “我今晚……有别的事要忙。”他支吾道。

        陆潇很少会拒绝他,叶橙疑惑地看向他,“你有事?什么事?”

        陆潇移开视线,左手手背无意识地蹭了蹭嘴角,说:“蒋进的朋友遇到点状况,我去帮个忙。”

        这个动作叶橙太熟悉了,就是他撒谎的时候惯常会做的。

        叶橙盯了他几秒,冷静道:“哦,那你去吧。”

        陆潇提议:“要不明天你来我家,我们一起看电影。”

        “不用了,你忙你的。”叶橙面无表情地说。

        陆潇对他的情绪变化很敏感,歪头打量他,“你不高兴了?”

        “没有。”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

        陆潇憋了憋,还是忍不住解释道:“真的是蒋进的朋友有事,我去帮个小忙而已。你放心,不会去娱乐场所的,也没有女生。”

        叶橙介意的并不是他去哪里,而是他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

        他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接下来一整个上午,两人都没再跟彼此说话。

        好似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对抗,谁都不想先低头。

        陆潇觉得自己没错,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他都要给张琦那王八犊子一个教训。

        至于叶橙,只能过几天再哄了。

        中午他们一行人出去吃饭,顺带叫上了周敏豪和篮球队的,商量晚上怎么收拾那家伙。

        叶橙和李俊晓买了饭回教室,刚好碰到了谭晓琪。

        谭晓琪对他招了招手,说:“橙哥,我们去外面吃,我跟你说点事儿。”

        李俊晓奇怪地看了他们两眼。

        叶橙拿了饭盒,和她在走廊的小桌子上用餐。

        自从这学期开学之后,为了方便大家午自习学习且不影响其他人,徐超专门在外面摆了几张课桌。

        谭晓琪笑嘻嘻地邀功道:“怎么样,我早上表现的还可以吧?有没有什么奖励?”

        叶橙不解地看着她。

        她说:“那些话不是潇哥教我说的吗,你俩没商议过?”

        叶橙更迷惑了:“商量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

        谭晓琪震惊道:“我靠,你不知道老徐找我们几个谈话的事吗?就是因为昨天那个帖子,他怀疑你们有不正当关系,所以私底下找了几个人试探口风。”

        叶橙这才想起来,早自习的时候,徐超确实叫了几个人出去,但他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

        他皱了皱眉,心底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问道:“哪个帖子?”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联校论坛了,根本不知道什么帖子。

        谭晓琪捂住嘴:“我的天哪,你竟然不知道!潇哥没有告诉你吗,呜呜呜,他也太保护你了。我……我真该死,我不是故意说这些的!”

        叶橙已经起了疑心,让她把那个帖子翻出来给自己看。

        谭晓琪一边翻找一边哭唧唧:“你可千万别跟潇哥说是我告诉你的,我真不是有意的……”

        五分钟后,她眼巴巴地看着叶橙,他正拿着手机一言不发。

        “橙哥,你还好吧?”谭晓琪可怜兮兮地说,“你也别太担心,反正那人没拍到实锤,老徐也问不出什么来的。”

        叶橙沉默不语,仔细回忆着吃宵夜的那天有什么认识的人,和他们在同一家店里。

        谭晓琪诚惶诚恐道:“偷拍的人简直缺大德,祝他永远考不上大学!不过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大家讨论只是讨论一阵子而已,过段时间就没人提了。而且很多人都觉得你们没什么,老师是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

        她以为叶橙的表情这么难看,是因为担心徐超察觉到他们的事。

        叶橙看了许久,终于想起来了。

        他放下手机站了起来。

        “橙哥,你要干嘛?”谭晓琪胆战心惊地问道,“你别冲动啊。”

        叶橙料想陆潇今晚说的“有事”八成和这件事有关,敷衍了她一句:“上厕所。”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谭晓琪满脸忧心地塞了一口饭。

        叶橙直接去了十八班,让人把周凯叫出来。

        但那人说周凯不在,于是他便插着兜在门口等。

        过了十来分钟,周凯嚼着口香糖走了过来。

        “我跟你说,那妞可带劲了,当时差点把老子人扭没了……”

        周凯吹牛逼吹到一半,看见门口站着的人,立马脚底抹油转了个身就想跑。

        叶橙三两步上前,拎住他的后衣领道:“站住,有话问你。”

        周凯的同伴赶忙躲到班里去了,他回过头苦着脸哀求:“橙哥,这事儿和我没关系啊,我是被逼迫的。”

        叶橙把他拽到楼梯口的拐角处,沉声道:“谁让你拍的?”

        周凯以为他全都知道了,不打自招地说:“是琦哥,帖子也是他找人弄的,真不关我的事。”

        他被陆潇折腾怕了,又补充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琦哥吧,而且他说了晚上会过去,你就别为难我了。”

        “他说晚上去哪里?”叶橙捕捉到了关键,问他道。

        周凯一惊,“等一下,你不知道啊?我操,我怎么给说出来了……”

        叶橙逼问道:“几点,在什么地方?”

        “我、我不能说。”周凯慌乱地后退。

        叶橙冷漠而果断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告诉我,要么被我揍完再告诉我。”

        周凯惊恐地望着他,没想到年级第一这么暴力,捏妈果然是陆潇的人。

        他只好说了实话:“晚上七点,在……在篮球场,不是操场上那个,是废弃的那个。”

        那个篮球场是他们约架常去的地方,一到晚上就黑灯瞎火,没有人也没有监控,非常适合解决一些摆不上台面的问题。

        周凯呜咽道:“橙哥,你可别把我招出去啊,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被胁迫拍了个视频。”

        他觉得按照叶橙的性格,要么一起去干张琦,要么找老师一起去干张琦。

        反正不会平淡收场。

        叶橙懒得搭理他,径直走了。

        下午陆潇回来之后,他也没问什么。

        陆潇好像想避开他,也不主动和他说话。

        晚上放学之后,班上空了好几个座位。

        谭晓琪看见后排两个空荡荡的位置,心里感到惴惴不安起来。

        这些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初春的夜晚带着几分躁动,路灯下飞舞着蜻蜓和蚊虫。

        一群男生吵闹着走在通往篮球场的路上。

        蒋进拍了拍胸口道:“幸好今天橙哥没来找我,我把台词都背了好几遍了。”

        “你他妈个废物,这还要背吗,随便找个理由不就好了。”周敏豪笑骂,“咱们不带他也是为他好,那细皮嫩肉的,万一碰伤了就麻烦了。”

        蒋进偷偷看了一眼陆潇,说:“我心虚啊。”

        “有什么好心虚的。”

        蒋进心想我总不能说,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帮一个出轨的狗男人打掩护吧。

        虽然陆潇没有出轨,但是他答应过叶橙不会再打架,这也算是骗了他。

        他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走在前面的陆潇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潇哥?”有人问道。

        陆潇像是整个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蒋进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瞬间也僵住了。

        篮球场上,张琦正和叶橙面对面站着,周围站了几个他的小弟。

        陆潇连丝毫犹豫都没有,立刻撒腿冲了上去。

        “干他妈的!大家抄家伙上!”蒋进喊了一声。

        就在陆潇翻过围栏时,张琦却提前一步带着人走了。

        临走之前,还遥遥地向这边看了看。

        天太黑,他看不清楚张琦的表情,喘着气飞奔到了叶橙身边。

        “他对你怎么样没有?妈的。”陆潇扶着他的肩膀,眼睛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他额头青筋乱跳,显然被彻底激怒了。

        在确认叶橙毫发无伤后,往地上啐了一口,当即就要带人去堵张琦。

        叶橙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你要去做什么?”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陆潇条件反射地怒骂:“老子要废了他!”

        他说到一半,恍惚意识到了什么,抿起嘴不说话了,目光倔强地死死盯着张琦离开的方向。

        见状,蒋进拽着周敏豪后退了几步。

        其他人也识趣地走到一旁。

        “操,怎么回事?橙哥怎么来了?”

        “不知道,来就来呗,为什么不继续上啊,我还想揍那狗崽种呢。”

        “刚才橙哥和张琦在说什么?怎么被他给溜了?”

        “小点声。”

        陆潇紧紧地握着拳,仿佛在竭力压抑即将爆发的脾气。

        叶橙注视着他,说:“你第一次对我撒谎,就是为了这个?”

        聚众斗殴,手上还带着家伙。

        如果被抓到了连退学都是轻的,就怕有人一时冲动,拿出刀子捅过去。

        叶橙上辈子没有来过十三中,但听过太多类似的事情了。

        年轻人冲动易怒,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错,甚至毁了自己的人生。

        他心里有愤怒,有失望,也有后怕。

        如果今天他没来的话,谁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没指望陆潇能按照答应他的说到做到,只求他安稳无事地度过高中生活。

        可惜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陆潇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过了很久,才自暴自弃地出声道:“你现在看明白了,这就是我的生活。”

        在这个人没有出现之前,这的确就是他每天的日常。

        跟一帮小混混喝酒闹事,看谁不爽就把人打得爬都爬不起来。

        或许是叶橙把他想的太好了,他根本不是考大学的那块料,也不可能活成他想要的样子。

        叶橙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即使有心理准备他会叛逆,但仍然感到心脏一阵刺痛。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徒留陆潇粗重的呼吸声。

        片刻后,叶橙胡乱点了点头,

        “看明白了,但是比起你这样的生活,我更在意的是,你并不愿意告诉我你的生活。”

        他再也没办法待下去了,越过陆潇快步走出篮球场。

        陆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蒋进下意识喊了一声:“橙哥。”

        周敏豪和他面面相觑。

        “这可咋整?”

        叶橙不想去上晚自习了,连书包都不想收拾,也不想回教室。

        他沿着操场走到校门口,门卫把他拦了下来。

        在晚自习放学之前,校门是不开放的。

        他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家里有事,跟班主任请了假,明天补假条,门卫这才给他开门。

        走出学校之后,繁华而热闹的山海路扑面而来。

        星期五的晚上,是这里人最多的时候。

        上班族此刻都下班了,坐在小吃摊边划拳喝酒,街上人来车往,夜景五光十色。

        然而这些喧嚣都与叶橙无关。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并没有被周围的一切温暖到,反而感到胸前越来越凉。

        他总是觉得自己能潜移默化地改变陆潇,从而忽视了很多需要沟通的地方,到今天为止他才真正明白,他们之间还是有一道阻碍存在。这道阻碍和年龄无关,和身份无关。

        陆潇对他有着天然的隐瞒和抗拒,比如今天的事,他明知道这样做自己会不高兴,但还是会不计后果地和张琦约架。但如果他不撒谎,好好地把这件事说出来,或许会是另外一幅光景。

        叶橙知道不应该去要求他太多,可当他说出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话时,他有一种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的感觉。

        他抬起头,透过还未长出新枝丫的梧桐树,看见了天上的月亮。

        月亮啊月亮,你能不能让我别这么难过了。

        他从山海路走到火瓦巷,又从火瓦巷走到白泽湖。

        每当他心情低落的时候,都会选择慢跑或者走路,看看不同的景色,试着让自己平静一点。

        天色变得更暗了,路过一个街口时,叶橙看见鞋带散了。

        他弯下腰来系鞋带。

        路灯下,街口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影子。

        另一个影子站在他身后,也跟着他一起停了下来。

        叶橙扭头看过去,看见了陆潇。

        从山海路到白泽湖,他默默地跟了他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