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电梯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得连电梯绳运行摩擦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叶橙注意到陈臻没有按楼层,瞥了他一眼道:“你也去十一楼?”

        “呃,我去十一楼找医生。”陈臻无意识地捏着化验单。

        主治医生在十一楼查房,让他上去一趟。

        叶橙看着层数逐渐上升,只想赶紧走出电梯,真的很尴尬。

        好不容易电梯门开了,他对陈臻礼貌性地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回到病房之后,高秋兰还在一个劲儿向捐献者和他的家人道谢。

        叶俏俏的骨髓捐献者是个二十几岁的男生,见叶橙进来了,对他笑了一下。

        男生的妈妈是当地某个志愿者协会的,被医院联系之后立刻就赶了过来。

        医生说他可能还需要增胖一些,男生没什么犹豫地就答应了。

        高秋兰千恩万谢,男生被弄得不好意思,扶着她让她别那么客气。

        叶橙摸了摸叶俏俏的头道:“谢谢那个哥哥没有,人家可是救了你的命。”

        叶俏俏说:“谢过了。哥哥,我做手术的时候,爸爸会回来吗?”

        叶橙没说话,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走到走廊上给叶高阳打电话。

        过年的时候,叶高阳只给高秋兰打了个视频,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国。

        那边响了几声就接通了,“喂,小橙。”

        叶橙说:“爸,叶俏俏找到骨髓捐献的人了,过段时间就动手术了。”

        他没问叶高阳现在在哪里,那边沉默了一下,说:“好,我知道了。”

        叶橙自顾自道:“你回来一趟吧。”

        叶高阳又不讲话了,过了半分钟,才道:“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完就回去。”

        “最好尽快,”叶橙没有给他推卸的机会,“你还得回来,亲自跟叶俏俏解释他妈妈的事呢。”

        叶高阳噎住了。

        “还有,郭律说了,我妈的遗产继承需要你陪我一起去办手续。”叶橙说。

        叶高阳这才道:“知道了,我这个月就回去。”

        叶橙通知完他,随手挂了电话。

        一回头,却发现陈臻站在自己身后。

        他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陈臻慌里慌张地摆手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听你打电话的,是、是医生让我在这里等他……”

        叶橙无语地打量他,正准备离开,门前的病房门被推开了。

        叶俏俏的主治医生看见他,招手道:“叶俏俏家属,你帮我去七楼拿个报告吧。”

        他旁边也站着一个主治医生,对陈臻说道:“是陈臻吧,你还有份报告在七楼,麻烦你拿上来。”

        叶橙:“……”

        两人再次进了一个电梯,气氛更诡异了。

        陈臻小声道歉:“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偷听你说话。”

        叶橙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不自在地说:“没关系。”

        “你家里人病得很重吗?要不要紧啊?”陈臻忍不住关心道,他听见了“骨髓捐献”四个字。

        叶橙没想到他还挺友善,多看了他一眼道:“嗯,白血病。”

        他在医院呆了一段日子,发现很多病人家属之间都会产生共情心理,大约是家里有个病人的同感。

        果然陈臻面露同情:“天哪,这个病可不好治,你也别太着急了,不是已经找到合适的骨髓了吗。”

        难得有个陌生人和他聊起叶俏俏的病,叶橙叹了口气道:“就算移植成功,也有可能会出现排异反应。”

        他平时不太和陆潇说这些,更不敢跟高秋兰说,其实他心里是很担忧这一点的。

        有人移植的时候死在手术台上,有人移植几个月后出现排异。

        之前医生就说过化疗的方案行不通,移植也要面临很大的风险。

        叶俏俏来到南都之后,仿佛知道自己是寄人篱下,比以前乖巧了许多,生怕高秋兰和叶橙不要她。

        无论如何,叶橙都没法看着她出现什么意外。

        陈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很诚恳地说:“一定不会的,我明天去给我爷爷祈福,也顺带帮你求个平安福。”

        叶橙被他憨憨的方式打动了,觉得他似乎也没那么看不顺眼了,笑了笑道:“那谢谢你了。”

        陈臻倒是和他不一样,他从刚开始就认为叶橙这人不错,长得那么好看,听陆潇说还是年级第一,虽然他总是眼神冷漠地瞪自己。

        他们走出电梯,一起在窗口等待报告。

        陈臻鼓起勇气,掏出手机道:“要不加个微信吧,你是陆潇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他险些咬了舌头,把“男朋友”三个字吞了下去。

        叶橙拿起手机扫码,问道:“陆潇没跟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说、说了。”陈臻腼腆地回道,他跟太过亮眼的人说话,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害羞。

        叶橙摸了摸下巴,靠近了一点,压低声音道:“喂,你和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陈臻瞬间更羞涩了,他闻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暗自想男孩子怎么能这么精致,居然还喷香水。

        但是那种味道又不是很浓,好像和他本身的味道融为一体,闻起来清冷中夹杂着温柔。

        难怪陆潇会那么喜欢他。

        他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招了:“我家住在青山,小的时候被周围的孩子欺负,陆潇冲过来帮我揍他们,然后我们就认识了,他说以后他罩着我。”

        叶橙撇了撇嘴,还真是陆潇会干得出来的事儿。

        “然后呢?”他继续问道。

        “然后?”

        叶橙用指尖点了点他的肩膀,“小学,初中,高中,还发生了什么?”

        如果这个动作这个语气,换了普通人来做,陈臻肯定觉得自己被唐突了。

        但是他做起来不仅不会没礼貌,反而带了点“熟悉朋友”之间的亲昵。

        他的手指真好看,陈臻心想。

        叶橙没费多大功夫,就让他一口气交代了全部。

        “小学的时候,他经常喊我一起打篮球。青山那里没有篮球场,我们就拆了护士的自行车筐,绑在树上。”

        叶橙笑得不行,“真有你们的。”

        陈臻的脸红了红:“我那时候也不敢,是被他硬逼着干的。护士姐姐拿着扫把追了我们两条街,最后我被逮住了,拎到我爷爷跟前骂了一顿。”

        叶橙没想到他们小时候这么有趣,饶有兴味地问道:“怎么就逮住你了,是不是陆潇把你卖了?”

        他问起这个,陈臻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知道她为什么没抓到陆潇吗?”他神秘兮兮地说。

        叶橙配合地问:“嗯?为什么?”

        “因为当时是晚上,他太黑了,躲在垃圾桶后面,那个护士愣是没看见他。”

        叶橙爆发出一阵笑声,两人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路过的护士纷纷看着他们,很疑惑怎么会有这么欢乐的病人家属的。

        叶橙眼泪都要笑出来了:“我靠,他以前是有多黑啊?我看他现在还挺白的。”

        陆潇的肤色属于那种正常的白皮,不泛黑也不泛黄,叶橙发现他有时候还会涂防晒。

        班上有不少女生都很羡慕,说他比自己都要白。当然,是没有叶橙白的。

        陈臻也快乐死了,翻开手机相册道:“等等,我给你找他小时候的照片,那天我整理相册的时候拍下来的。”

        两人对陆潇的黑历史都很有共同语言,立即一拍即合。

        叶橙一边等他找照片,一边回忆道:“我小时候也有个皮肤很黑的玩伴,话说小孩子是不是比大人更容易晒黑啊。”

        “有可能,我表弟每年暑假都晒得很黑。”陈臻说。

        他找了半天,才想起来一件事:“我忘了我换国手机了,下次找到发给你看。”

        叶橙没见过陆潇小时候的样子,念念不忘道:“一定要发给我。”

        他们正聊得开心,旁边响起一个分外不爽的声音。

        “你们在干嘛呢?”

        陆潇刚出电梯,就看见他俩的脑袋挨得很近,好像在看同一部手机。

        刚才他提着咖啡,像个外卖小哥一样送进病房,被高秋兰告知叶橙下楼等报告去了。

        他想着他家宝贝还在吃醋呢,刚好下去哄一哄。

        结果一到七楼,就看见了这么辣眼睛的画面。

        陆潇走到他们面前,拽住陈臻的衣服将他往旁边扯了扯,自己顺势站进两人中间。

        “看什么这么好笑?”他斜了陈臻一眼。

        陈臻怕他知道他们在看他的黑历史,心虚地掩饰道:“没什么。”

        “没什么你们还笑得这么开心。”陆潇更他妈的不爽了。

        叶橙皱眉道:“你凶个屁啊,关你什么事。”

        陆潇不吱声了。

        陈臻的嘴角抽搐,赶忙低下头遮住笑容。

        陆潇小声逼逼道:“不说拉倒。”

        叶橙没理他,去窗口拿了报告,跟陈臻打了个招呼就上去了。

        陆潇立马跟了上去,陈臻叫住他道:“喂,等一下。”

        他停下来,疑问地看着陈臻。

        “你男朋友很好。”陈臻含笑说道。

        他的本意是既然陆潇介绍了叶橙给他认识,那他理所应当要发表意见夸一夸叶橙。

        当然,这并不是完全处于礼节,也是因为他觉得叶橙真的各方面都很好。

        谁知,陆潇的脸顿时黑了。

        他警惕地看着陈臻,没好气地说:“少打他的主意。”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臻一脸茫然:“啊?”

        年后叶橙开始忙碌起来,马上就要开学了,徐超约他聊了聊开学考试的事情。

        高二下的大体安排是先把新课程学完,然后投入系统复习,时间相当紧迫。

        接下来整个高三,都将不断地温故再温故。

        徐超在电话里问了他一些关于复习的建议,以及报考意向。

        最后又问他:“和于坤坐在一起还习惯吗,需不需要把你换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叶橙没想到他会主动问这个,还挺诧异的。

        不过想了想,如果让他搬回去,陆潇八成没心思学习。

        于是便道:“这样挺好的,不用换了。”

        “真的不用?”徐超犹豫地问。

        叶橙更奇怪了,拒绝道:“不用。”

        挂断电话之后,陆潇的夺命连环call追随而至。

        他要委屈死了:“你干嘛呀,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老徐换座位,他说你不肯换。”

        叶橙这才明白,徐超为什么那么问。

        他坚定道:“不换,换回去的话,你肯定没办法好好学习。”

        “谁说的?我能好好学习!”陆潇急了。

        我信你个鬼,叶橙心想。

        “前天来我家写作业,半天写了一张纸,还看着我流口水,这叫能好好学习?”叶橙满脸黑线道。

        因为这件事,他当场被叶橙赶回去了。

        谈了几天恋爱之后,叶橙就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心软,后悔高估了男高中生的自制力。

        如果说二十七的陆潇的自制力为40%的话,那么现在的陆潇自制力就是10%。

        不对。

        10%都嫌多好吧。

        陆潇涨红着脸辩解:“我那是吃了柠檬酸得流口水!!”

        叶橙不吃他这一套:“反正就要高三了,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强的办法行不通,陆潇只得走怀柔路线。

        他哼哼唧唧地说:“让我和你坐嘛,让我和你坐嘛,我保证乖乖听课,什么都不干。”

        叶橙张了张嘴。

        他像个复读机一样开始念叨:“让我和你坐嘛,让我和你坐嘛,让我和你坐嘛……”

        “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叶橙打断他道。

        好像在求欢一样。

        陆潇对这种事比较懵懂,过了小半天才反应过来,炸毛道:“我可没想到那方面,你别污蔑我。”

        叶橙简直败给这种小男生的纯情,一副饥渴得跟什么似的,又一副完全不懂的样子。

        真他妈……要命。

        “橙哥——”陆潇拖长了声音,带着几分可怜,“我想坐在你旁边,到底行不行啊?”

        他在学校里狂得要死,自从发现撒娇可以让叶橙心软之后,就开始疯狂用年龄优势称呼他。

        后来的陆潇何曾叫过叶橙“橙哥”,那都是逼着他叫哥哥。

        叶橙果然动摇了,“那你得保证,上课的时候百分百专注,不能老是看我。”

        “我要是看你一眼,我立马对着老师说十遍‘我是傻逼’。”陆潇信誓旦旦地说。

        叶橙无奈地说:“行吧。”

        他又给徐超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想换回去。

        徐超不是很能理解一些小情侣的把戏,认真地询问他:“陆潇那小子威胁你了?”

        叶橙硬着头皮编造:“没有,他很诚心地说想向我学习,我就答应了。”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徐超在企鹅群里发了新的座位表,和一份新学期公告。

        公告里明确要求每个人早自习不能迟到,晚自习不能早退,禁止携带手机等电子设备,禁止任何早恋现象。

        最后一条被着重划了出来,徐超还慷慨激昂了发了一大段话。

        【想考上大学离开老师家长的束缚吗?想以后有个好工作迎娶高富帅白富美吗?那就专注学习,杜绝一切早恋!青春期的恋爱是奋斗的坟墓!如果对方因为你而放弃学习,那么ta不值得!如果因为学习而放弃你,那ta更是渣男/渣女!拼搏一百天,我们要考大学!】

        大家在底下冷漠地回复:【收到。】

        【好哦。】

        【支持。】

        【老师,现在还早,还没到百日誓师呢。】

        【徐哥,你在唱rap吗?哈哈哈哈。】

        叶橙觉得有点对不起徐超,如果他知道,自己这个班长带头早恋,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血压飙升。

        众人稀稀拉拉地回完他之后,转而在瓜群里讨论起来。

        小糖串儿:【让我来看看,我们班有几对xql呀[坏笑][坏笑]】

        再借十三中五百年:【你和小豆包儿不就是吗?】

        迪迦是光:【你们班也抓早恋了?我们班主任刚才也拉了个钉钉说这个。】

        小豆包儿:【哎,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难了,我们是不是得装作不认识啊@小糖串儿】

        小糖串儿:【呜呜呜呜呜。】

        你妈买菜必涨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班应该有四对,一哥前不久不是也官宣了吗@小糖串儿】

        小糖串儿:【额,一哥的女朋友应该不是我们班的。】

        久隆吴彦祖:【咳咳,潇哥没有女朋友。】

        潇橙szd:【真的假的?他不是发朋友圈了吗?】

        久隆吴彦祖:【相信我,他真的是在感谢王莉莉。】

        小陆爱吃橙子:【woc,难道是我们误会了?】

        大家八卦了一会儿,就开始各自赶作业。

        明天就要开学了,不少人都打算挑灯夜战到天明,一支笔一盏灯,创造奇迹。

        陆潇看了聊天记录,问叶橙道:【我们在学校,是不是得装得不熟一点?】

        他倒是无所谓,被抓到大不了一力承担,但是他怕叶橙介意。

        他又补充道:【毕竟刚才老徐在群里说了,而且你又是班长,万一被抓到就惨了。】

        那头静了静,回复道:【可以。】

        陆潇见他答应了,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又有点小失落。

        第二天一大早,叶橙就被高秋兰叫醒了。

        这个寒假他几乎每天都睡到七点多才起,突然要六点之前起床,还有些不适应。

        飞快洗漱完之后,他看见了校服上陆潇的铭牌。

        糟糕,忘记开学前把铭牌换回来了。

        不过幸好十三中的风纪检查那叫一个水,门卫和风纪委员都不会太在意戴不戴铭牌。

        叶橙把铭牌放进口袋里,和高秋兰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他到班上的时候,发现座位已经换好了。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来的比较早。

        陆潇坐在座位上读英语,边读边打哈欠。

        他的嘴巴张开到一半,余光看见叶橙走过来坐下,马上闭上嘴巴道:“早啊。”

        “早。”叶橙低调地说。

        陆潇眼尖地看见他没戴铭牌,问道:“你的铭牌呢?”

        叶橙也看向他胸前,见他戴着自己的铭牌,低声道:“你把那个摘了吧,这样太明显了。”

        十三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交换铭牌是什么意思,那不就等同于曝光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了吗。

        陆潇不情不愿地摘下来,放进了口袋里。

        “你吃早饭了吗?”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道,“我给你带了粥。”

        叶橙说:“谢谢,你放在桌上就行。”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还是有几个女生回头看了过来。

        叶橙想既然他主动提了要避嫌,那还是尽量少在公共场合做太亲密的举动。

        陆潇察觉到他的疏离,闷闷地把保温杯放在他桌上,低下头不说话了。

        叶橙拿过来,揭开盖子闻了闻:“好香。”

        陆潇心情好了一点:“你喜欢就好。”

        谭晓琪换了个女生同桌,两人偷偷咬耳朵。

        “我怎么感觉过了一个寒假,他俩好像变得不熟了。”

        “完蛋了,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

        “是真的啊,你看一哥和叶漂亮说话,叶漂亮都不看他。”

        “不会吧,是不是我们的错觉……”

        谭晓琪的忧虑在吃午饭的时候到达了巅峰——因为她看见叶橙是和蒋进一起吃的饭。

        但是如果她细心一点就会发现不对,为什么不是陆潇和蒋进一起吃饭?

        叶橙跟蒋进去食堂打了饭,带回去和陆潇面对面吃了。

        中午的教室里没什么人,他夹了一筷肉投喂陆潇。

        蒋进坐在旁边闷头干饭,郁闷地说:“哥哥们,能不能尊重我把我当个工具人,别不把我当人行不行?”

        让他打掩护也就算了,还在他面前秀,未免太欺负人了。

        “你可以出去吃。”叶橙温和地建议道。

        蒋进:“……”

        陆潇顺手给了他一个栗子,“请你吃饭还逼逼赖赖的。”

        蒋进痛呼一声,抱着头道:“我要举报你们!恶人夫夫!”

        他抱怨了几句,说道:“不过有一说一,今天你俩演技真好,谭晓琪心都要碎了。”

        陆潇正想说要么别装了,像她这样的cp粉心碎了我会心疼的。

        蒋进又说:“别人被抓到早恋还好,要是你们被抓到,估计十三中要天翻地覆。”

        叶橙点了点头:“看来你的提议不错,在外面还是需要避一避的。”

        陆潇张了张嘴,哑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