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叶橙在楼下吹了半天的冷风,才上楼回到病房。

        叶俏俏这次没有玩游戏,很乖地趴在小桌板上写作业。

        看见他来了,放下笔叫了声“哥哥”。

        叶橙对她说:“别人带你玩个游戏,就一口一个潇哥的,是个人都能把你拐了吧。”

        叶俏俏眨了眨眼睛道:“我是看你们关系好,才叫他潇哥的。”

        “你哪里看出我们关系好了?”

        叶俏俏哑然,她总不能说,我觉得你对他和对黄胜安不太一样吧。

        “以后不准背着我打游戏,作业写完了,我会带你上分。”叶橙淡淡地说。

        叶俏俏因祸得福,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哥哥你带我打吗?真的吗?”

        “前提是你作业的正确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叶橙强调道。

        “那我肯定好好写!”叶俏俏握紧拳头道,“虽然潇哥很强,但我觉得哥哥比他更厉害。”

        叶橙好笑地说:“他也得写完作业才能玩,你们两个都是小孩子。”

        叶俏俏歪了歪头:“你也是小孩子,你还没满十八岁呢。”

        叶橙听见这个数字,无意识地有些恍惚。

        十八岁……好遥远的词汇,他咳嗽了两声,不自在道:“还有五天就满了。”

        在他眼里,陆潇和叶俏俏一样,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但又有哪里不一样,因为他隔三差五,就会对这个“小屁孩”止不住地心动。

        他内心的那杆秤来回摇摆,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哥哥,你有没有特别想要的礼物呀?”叶俏俏问他。

        她是个称职的小情报员,没有忘记陆潇对她的嘱托。

        “没有,别瞎费心思。”叶橙扫了她一眼。

        叶俏俏怯生生地举起手道:“那你可以陪我去游乐场玩一天吗?”

        叶橙给她整笑了:“我生日,陪你玩?”

        叶俏俏瘪了瘪嘴,是陆潇说让她把叶橙框去游乐场的。

        不过好像叶橙并不想理会她。

        “不去,好好上你的网课。”叶橙一锤定音。

        叶俏俏报了个网课辅导班,每天都要打卡学习。

        她只得低下头,叹了口气道:“好吧。”

        叶橙检查完她的作业之后,就回自己家去了。

        他刚一走,叶俏俏就摸出了藏在枕头底下的手机,给微信里刚加的黑脸怪发消息。

        【潇哥,我哥说他不想去游乐场,这可咋整?】

        那头很久都没回她,不知道在干什么。

        叶俏俏等的无聊,就抱着手机看曲恬演的古装剧,一边看一边想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又忍不住给叶高阳发消息,虽然叶橙说了他最近很忙,让自己不要打扰他,但她还是很想叶高阳。

        三个人一个都没理她,最后她只好百无聊赖地给叶橙发消息:【哥哥,你到家了吗?】

        叶橙倒是理她了,而且回的速度很快:【你在玩手机?】

        叶俏俏跟个二愣子似的,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傻,手忙脚乱地打字想解释。

        那边又发来一条:【立刻关机睡觉,否则明天我不过去了。】

        他对叶俏俏的威慑力与日俱增,她吓得连消息都不敢回。

        直接关机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闭着眼睛躺了下去,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陆潇回到家之后,才看见这条消息。

        他给叶俏俏打电话,那边显示已经关机。

        他想了想,决定自己跟叶橙说。

        嫌疑人x:【我到家了。】

        叶橙让他回家之后和自己说一声,他便发了一条过去。

        克制一下:【阿姨还好吗?】

        嫌疑人x:【放心吧,很稳定】

        嫌疑人x:【你还在医院里?】

        克制一下:【在陪姨奶奶们吃饭。】

        嫌疑人x:【[惊吓]】

        嫌疑人x:【[惊吓]】

        嫌疑人x:【[惊吓]】

        嫌疑人x:【[惊吓]】

        嫌疑人x:【[惊吓]】

        嫌疑人x:【[惊吓]】

        克制一下:【你要死吗,刷这么多条。】

        嫌疑人x:【对不起,深入骨髓的恐惧……】

        嫌疑人x:【她们什么时候走?】

        克制一下:【三天后[冷汗.jpg]】

        嫌疑人x:【那这几天你有空吗?】

        克制一下:【干嘛?】

        嫌疑人x:【蒋进说要搞情人节团建,请我们去欢乐谷玩儿。】

        克制一下:【?】

        克制一下:【他脱单了?】

        陆潇组织了一下语言,发了条语音过去。

        “他最近在追江怡蓉,想让我们一起去打掩护。”

        过了片刻,叶橙也给他发来一条语音:“那行吧。”

        他那边嘈杂声很大,但清澈的嗓音压过杂音,语气有些懒洋洋的。

        他的变声期已经彻底结束了,声音和成年后几乎没有差别。

        少了几分青涩和微哑,多了几分低沉和从容。

        陆潇把这条语音翻来覆去地听了好几遍,然后忍不住点了收藏。

        他舔了舔嘴唇,又发了一条过去:“我最近看了一部国外的电影,你应该会喜欢的。”

        叶橙大概也是吃饭无聊,很快回复道:“发来看看。”

        陆潇把那部片子的链接发给他,在看见他说“去看了”之后,嘴角缓缓扬了起来。

        他这段时间总是想和叶橙分享各种事情,大的小的,好的坏的。

        就连走在青山庄园的路上,看见林子里一闪而过的小松鼠,也是第一反应拍下来发给他。

        而最让他高兴的是,叶橙也对他事事有回应。

        看见小松鼠会夸好可爱,看见紫黑色的果子会说有毒吧,看见他分享的电影会马上去看,看见他分享的歌也会加进自己的歌单。

        这是不是说明,叶橙其实也很喜欢他的分享?

        陆潇用食指摩挲着嘴角,在脑袋里策划了一番五天后的计划。

        然后给蒋进发消息过去。

        嫌疑人x:【老蒋,帮我个忙。】

        这个称谓让蒋进不得不秒回:【潇哥,你这样叫我我害怕……咋了?】

        陆潇破釜沉舟道:【情人节那天,你能不能和江怡蓉假扮情侣一天?】

        蒋进:【??????】

        情人节的一大早,蒋进就被陆潇的电话给炸醒了。

        蒋进如同梦回quuen咖啡店,苦着脸说:“潇哥,我们不是约了下午吗。”

        陆潇说:“只是跟你确认一下安排,真的没问题吗?”

        他忙着找人订制礼物,昨天没去欢乐谷。

        “要是有一点差错,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蒋进打了个哈欠道,“怎么说也是我们橙哥的成年礼,怎么能出问题呢。”

        陆潇还是不放心:“你跟鬼屋那个工作人员说过没有,不要装扮的太吓人,我担心他害怕。”

        “不会不会,他就扮了个普普通通的吸血鬼。”蒋进说,“蛋糕和花束都准备好了,喷泉和路人也安排好了,还有密闭小空间惊喜。”

        这些他和陆潇一人负责了一半,昨天就跟欢乐谷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了。

        陆潇第一次准备这种大型惊喜,很怕搞砸了。

        蒋进说:“吃完蛋糕之后,我和蓉蓉就把小叶子带走,花都放在密闭小空间里啦。”

        “行,辛苦你了,还得跟江怡蓉演戏。”陆潇说。

        蒋进支支吾吾道:“其实……也不算是演戏。”

        “哦?你们真在一起了?”陆潇笑了起来。

        蒋进说:“嘿嘿,还没有,不过我觉得快了。”

        到了下午,欢乐谷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

        今天刚好是周末,不少情侣都买了夜场的票。

        叶橙把叶俏俏裹得像个小粽子,带着她走出医院。

        江怡蓉刚好路过这里,便叫司机在医院门口停下等他们。

        她今天化了个暗黑风格的妆容,穿着黑色蕾丝短裙和长靴,愣是把叶俏俏给吓得缩到了叶橙身后。

        “这是你妹妹?”江怡蓉叼着棒棒糖问道。

        叶橙还没来及说话,她便把那小丫头从他背后揪出来说:“叫姐姐,不然不带你去了。”

        “……姐姐。”叶俏俏是个欺软怕硬的,只好嚅嗫着叫了一声。

        江怡蓉笑着对叶橙说:“跟你长得不像,不过挺可爱的。”

        叶俏俏瞪着她,敢怒不敢言。

        叶橙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你在新学校过的怎么样?”

        “就那样呗,私立学校无聊死了,还得住校。”江怡蓉抱怨着。

        叶橙注意到她胸前戴了个牌子,是十三中的铭牌。

        “你都转学了,还这么念旧呢。”他说。

        江怡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神闪了闪:“你再仔细看看。”

        她稍稍倾身过去,叶橙这回看清了,牌子上写着“蒋进”两个字。

        “这是蒋进的铭牌?”他有些疑惑,“你戴着他的铭牌干什么?”

        江怡蓉笑了起来,脸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亏你还在十三中待了一学期。”

        叶橙正不解,只听她轻声说:“按照十三中的习俗,看上谁了,就把自己的铭牌给谁。如果被表白的人答应他的话,就戴上他送的铭牌。”

        ——好幼稚的“习俗”。

        叶橙挑眉道:“所以你和蒋进?”

        江怡蓉耸了耸肩,语气无奈:“我爸妈不让我谈恋爱,所以我们只能大学之后再确定关系。”

        “不让你谈恋爱?那你之前还追陆潇。”叶橙说完这句才发现,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爱翻旧账。

        江怡蓉敏锐地看向他道:“你好像很在意我追过陆潇嘛?”

        “有吗,你的错觉。”叶橙漠然道。

        江怡蓉解释:“我追他只是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并没打算和他在一起。”

        叶橙被她的逻辑折服了,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叶俏俏坐在一边,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小孩子不准偷听哦。”江怡蓉竖起食指警告她,她马上低下头去。

        他们到达欢乐谷的时候,陆潇和蒋进已经在排队了。

        大家依次扫描二维码入场,周围都是成群结队的情侣,还有人拿着自拍杆现场直播。

        蒋进先是叫上大伙儿玩了几个普通项目,都是不怎么刺激的。

        江怡蓉带着叶俏俏在路边的小摊上化妆,化完之后提议道:“要不要去鬼屋转转?听说新开了一个《暮光之城》副本。”

        “不要。”叶橙果断拒绝,“你们去吧,我和叶俏俏在外面等着。”

        叶俏俏垮起个小脸哼唧:“我也想去,哥哥。”

        “那你去。”他说。

        叶橙不想踏足任何一间鬼屋,哪怕是电影副本都不行。

        叶俏俏说:“你不去,我也不去了,我想吃烤肠。”

        叶橙带她去前面买烤肠。

        他们刚走,陆潇立马作势要揍蒋进:“就你他妈事儿多,我都说了他不可能进鬼屋,你让那个吸血鬼把蛋糕拿出来。”

        “我这不是想给你个展现自己的机会嘛,”蒋进愁眉苦脸道,“就这么拿出来给他的话,惊喜岂不是白费了?”

        江怡蓉建议道:“让叶俏俏撒个娇试试呢?”

        陆潇哼了一声:“他会当场提着叶俏俏的衣领,把她送回医院。”

        “唔,那不如……”江怡蓉看向他,笑得不怀好意,“你撒个娇试试呢。”

        陆潇:“……”

        叶橙回来之后,发现那三个人脸色各异,江怡蓉和蒋进似乎在憋笑。

        “怎么了?”叶橙看见陆潇欲言又止的,问他道。

        陆潇深吸一口气,学着他的样子,用两只手指捏住了他的衣摆。

        放轻声音道:“我想去鬼屋,你能不能陪我去?”

        男生的声音低沉喑哑,语气带着几分服软的意味,像是在他心上挠了一下。

        果然,叶橙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他打量着陆潇道:“你这是在求我?”

        “求你。”陆潇舍弃了仅存了一点矜持。

        叶橙唇边的笑容逐渐加深:“可是我也怕,怎么办呢。”

        陆潇一时语塞,刚想再恶心兮兮地喊几声“橙哥”,只听他又说,

        “不过既然你都求我了,那就去吧。”

        说罢,率先往鬼屋的方向走去。

        陆潇呆立在原地,喃喃道:“他这就同意了?”

        江怡蓉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摇了摇头道:“陆潇,你还真是碰上高手了。”

        “什么?”陆潇看向她,她笑了笑,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

        江怡蓉看人一看一个准,心下了然。

        蒋进好奇地追上她:“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江怡蓉嫣然一笑:“你以为叶橙真的不知道他在撒娇?”

        蒋进是个死直男,挠了挠头。

        她说:“你等着看吧,陆潇以后怕是要被治得死死的。”

        江怡蓉一想到自己差点和这样的高手做情敌,也不由替自己捏了把冷汗。

        他们到鬼屋门口之后,叶橙还是有点犹豫。

        陆潇这次很上道,挡在他前面道:“你跟着我就行,这个鬼屋不大,五分钟就出来了。”

        根据工作人员的描述,在进去两分钟之后,就会有一个小孩出来,围着他们转圈圈唱生日歌。

        里面的氛围并不恐怖,帅气的“爱德华”会端着栗子蛋糕出现,并点燃烛台让叶橙许愿。

        工作人员表示,刚开始他可能会因为害怕,而扑到别人怀里。

        这也是陆潇为什么在他们的煽动下,很快同意了这个计划的主要原因。

        然而事情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他本来想伸手揽住叶橙,却被一把推开。

        叶橙谨慎地拽住他的衣服道:“你在前面开路,不要碰我,我讨厌任何人在鬼屋里碰我。”

        不管是同伴还是npc,被碰一下对他来说都是灾难。

        随着帘子放下,他们一起走进鬼屋。

        叶俏俏胆子贼大,还在那里逗npc:“你的牙齿是假的吗?”

        江怡蓉咯咯地笑,周围布景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吓人。

        但有一个人是最紧张的,那就是叶橙。

        他很久以前去过一次鬼屋,被npc吓得一拳打在人家脸上,还为此赔偿了医药费并再三道歉。

        他严肃地对前方狼人说:“你别过来,我会揍人的,真的。”

        那个狼人装模作样地吓了他一下,在陆潇的眼神注视下离开了。

        他们往前走了一段,到了石阶处,也就是电影里那个古老吸血鬼待着的地方。

        阶梯尽头忽然传来一阵细细的哭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叶俏俏的笑容也消失了,和江怡蓉一起缩在蒋进身后。

        五个人当中,陆潇是站在第一个。

        因此只有他能听见,前面工作人员哄小孩的声音。

        “别哭了,就唱首歌,唱完姐姐给你奖励。”

        “呜呜呜呜,我记不得词了……”

        陆潇登时满头大汗,没想到还有这种不可控的突发状况。

        他尴尬地停了下来,说:“我们……要不在这儿休息一会儿?”

        另外四个人同时看向他,叶橙说:“你有病吧,赶紧走。”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冲到出口。

        还休息个锤子。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冒出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孩。

        除了陆潇,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小孩抹了一把眼泪,更咽着唱道:“嗨皮,嗨皮波士顿,吐油……”

        他还没唱完,旁边的小门像是开启了什么讯号,砰地一声弹开了。

        “爱德华”的扮演者,捧着一个小小的蛋糕出现在门内。

        他的脸色涂得犹如皇宫的墙壁般惨白,瞪着血红的眼睛望向叶橙,咧开一嘴獠牙道:“亲爱的客人……”

        “我操!”

        他话音未落,叶橙大喊了一声,顺手把那个蛋糕往他身上一盖。

        “什么东西,快走开!”

        陆潇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呆在了原地。

        红衣小孩被吓得都不敢哭了,一抽一抽地打着嗝。

        蒋进和江怡蓉也傻眼了,“爱德华”无辜又茫然地看着他们:“客人?”

        十分钟后,众人围坐在桌边。

        桌上放着一个新的蓝色蛋糕,上面是一个迷你版的小叶橙,头顶带着小皇冠。

        幸好陆潇只是让吸血鬼拿了个小蛋糕,真正的生日蛋糕在出口处。

        叶橙哭笑不得:“你们还真是费了心思,谢了啊。”

        他说得很是婉转,三人还是心虚地面面相觑。

        江怡蓉虚惊一场道:“差点搞砸了,我还以为你要把蛋糕扔人家脸上。”

        叶橙尴尬地笑了笑。

        她笑眯眯道:“不过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啦,要天天开心,烦恼都走开哦。”

        江怡蓉带了个头,大家都开始正儿八经地说祝福。

        “生日快乐,橙哥。”蒋进快乐地说,“祝你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生日快乐,哥哥,我想吃那个蓝莓可以吗?”叶俏俏眼巴巴地看着蛋糕。

        叶橙把蓝莓拿下来,顺手塞进她嘴巴里。

        大家都看向陆潇,只有他还没说生日祝福了。

        陆潇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很认真地说:“叶橙,十八岁生日快乐。”

        他顿了顿,接着道:“希望你永远不要怀疑自己,你是一个能照亮别人的人,就像太阳一样。”

        其他三人都笑了起来,觉得他的比喻直白且贴切。

        只有叶橙没有笑,他记起了许久之前的一幕。

        陆潇和他去厦门看日出。

        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他笑着看向他道:“人活在世界上最幸运的事,就是找到能照亮自己的太阳。”

        “阿橙,你就是我的太阳。”

        过了好一会儿,叶橙才扯了下嘴角,说:“谢谢你的祝福。”

        他的手在袖子里收紧,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许个愿吧。”陆潇说。

        “好。”叶橙对他微微一笑。

        在蜡烛温柔的光晕中,他闭上了眼睛,情绪仿佛暗流涌动。

        蒋进首先唱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叶橙双手交握,许了个很短的愿。

        几秒后,睁开了眼睛。

        “这么快?”江怡蓉诧异道,“你该不会是许愿‘我要上北大’吧。”

        陆潇定定地望着他,眼眸深沉。

        蒋进说:“橙哥才不会许这种愿,因为他必——上——好吧。”

        叶橙只笑不语,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十八岁啦,恭喜成年!”

        “呜呜,我还要好几个月才能十八。”

        陆潇见他一直在笑,好奇道:“你许了什么愿望?”

        “愿望这种东西,说不来就不灵了。”叶橙轻轻地说,“我希望它是灵验的。”

        陆潇觉得他眼底有什么东西,似乎悄然发生了改变。

        众人嬉笑着分吃了蛋糕,又给了工作人员一些,便接着往其他设备走去。

        路过喷泉的时候,音乐盒响起了生日快乐歌。路上的人形玩偶递给叶橙一个礼物盒,是蒋进送的。骑自行车的小猴子也送来礼物盒,是江怡蓉的。

        叶橙带着笑意,对陆潇伸出手道:“你的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