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叶俏俏虽然年纪小,但还是能察觉出不对的。

        曲恬已经好几天没接她电话了,叶高阳也不来看她,只有护工和高秋兰会来。

        她抱着被子,期期艾艾地说:“哥哥,我爸妈是不是吵架了?”

        叶橙在床尾坐下,看着她道:“嗯。”

        “因为我的病吗?”她忐忑地问道。

        “一半一半。”

        叶俏俏挠了挠头,有点懊恼:“早知道我不生病了,那样他们就不会吵架了。”

        听到这句话,叶橙感到有些一言难尽。

        她真的跟她那个精明的妈妈完全不一样,又憨又笨,一点都没继承到她的抖机灵。

        叶橙对智商不高的人没什么兴趣,随口叮嘱她快点睡觉,起身去把高秋兰叫醒了。

        他把高秋兰送到陪护病房,给她冲了杯温牛奶。

        老年人睡眠质量不好,又不能吃安眠药,每天晚上睡前都要喝一杯。

        照顾了叶俏俏几天,她自己也累得不行。

        叶橙把牛奶递给她,说道:“我爸不是请护工了吗,你不用一直待在这儿吧。”

        高秋兰喝了几口牛奶,靠在床头道:“请是请了,只是俏俏那丫头太调皮,护工管不住她。”

        “她跟你作妖?”叶橙说,“明天我过去看看,不能惯着她。”

        高秋兰叹道:“她还不知道曲恬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

        说到曲恬,叶橙感到有些奇怪,他将心里的猜疑说了出来。

        “她当初怀孕的时候,我爸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吗?”

        闻言,高秋兰面露尴尬道:“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还小,估计已经不记得了。她是直接带着俏俏找上门的,后来你爸还去做过亲子鉴定,也不知道怎么给糊弄过去了。”

        叶橙更感诧异了:“一个女明星怀胎十月,居然没有任何媒体报导过。奶奶,你不觉得很蹊跷吗?”

        高秋兰点了点头道:“说实话,我当初也挺不解的,但你爸就像被她迷了魂似的,谁劝都不听。后来你妈妈……又出了那个事,他的心思就更不在家里了。”

        叶橙那时候实在太小,压根没有记忆。

        高秋兰提到他妈妈,他沉默了一会儿。

        “算了,这件事只有她本人能解释。”叶橙说,“那叶俏俏现在怎么办?”

        高秋兰犹豫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爸打算修养好了就去国外找曲恬,跟她要个说法,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她逼出来,我只能暂时帮他照顾俏俏了。”

        她年轻的时候是个护士,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不忍心看着流浪,更别说叶俏俏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

        虽然她不喜欢叶俏俏,但也不能看着孩子自生自灭。

        叶橙皱眉道:“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呆在嵊州,我爸到底在干什么?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高秋兰说不出话来,只是摸了摸他的头。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叶橙说,

        “奶奶,你不能留在这里。不如我们先把她带回南都吧,她需要长期住院,南都的医疗条件也比这里好很多。等我爸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再让他自己来承担抚养权,起码在法律上他是没资格逃避的。”

        “带回南都?你……见到她不会难受吗?”高秋兰看着他道。

        叶橙淡淡道:“她住在医院,我也不会经常见到她。记得多问我爸要点钱,医疗费加倍了说。”

        高秋兰一想也是,但心里还是担心叶橙的感受,开口道,

        “等回南都之后,我找你马叔叔家里帮忙照看她。”她觉得自己如果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叶橙难免会觉得不舒服。

        马遥是叶高阳在南都的小学同学,也是他们家的隔壁邻居,和叶高阳关系向来很铁。

        叶橙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按你的意思来,别想太多,我不会介意这些小事。”

        他妈妈当年就是身患癌症去世的,后期头发掉光瘦成骷髅,每天都要忍受化疗的折磨,最后实在不堪折磨,从医院大楼跳下去了。

        他想到叶俏俏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瘦成他妈妈那样。

        白血病需要骨髓配型,能不能好得起来不仅靠医学,还得靠运气,能健康长大的概率太低太低了。

        叶橙把高秋兰哄睡下后,打了个电话联系郭律师。

        郭律是他妈妈生前找到的委托律师,他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遍。

        郭律挺心疼他的遭遇的,才十七岁,又是母亲离世,又是遇上这种事。

        在电话里,郭律约了他回南都后见一面,因为除了叶高阳抚养权的事宜之外,还有就是他快要十八岁了——等到他十八岁一过,就可以拿到他母亲的遗产,当然也包括那封信。

        叶橙走在去酒店的路上,解决完这些事之后,心放下了一半。

        快到酒店的时候,接到了陆潇的来电。

        陆潇一整天都在走神,被胡海洋叫着站起来好几次。

        好不容易等到夜深人静,才躲进帐篷里给他打电话。

        “喂?”他对着手机小声道。

        叶橙也应了句“喂”,两个人同时陷入沉默。

        气氛有些微妙,尴尬得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语音通话和文字交流是不一样的。

        打字的时候,陆潇可以肆无忌惮地追问他是否生气,但现在却跟个哑巴一样说不出话来了。

        叶橙即使身经百战,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感到非常语塞。

        刚一听见陆潇的声音,他就想到了昨晚的事,以及那篇赌气意味十足的小作文。

        陆潇估计比他想的还多,为了避免他在那头尬死,叶橙还是勉强率先开口道,

        “你在那里,学习还顺利吗?”

        “……顺利吧。”陆潇支吾道,继而问他,“你呢,家里出什么事了,要不要紧?”

        叶橙看了一圈陌生的城市,叹气道:“一言难尽,我刚从医院出来。”

        陆潇吃惊道:“医院?奶奶生病了吗,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说完,他听见那边传来车喇叭的声音。

        嵊州的晚上比南都还要冷,叶橙换了一只手,把刚才接电话的手收进袖口。

        不知道是因为这一天的经历,还是因为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他忽然觉得有点想陆潇了。

        他冷得吸了吸鼻子道:“我没和他们住在一起。”

        病房里只有一张陪护床,不太方便。

        陆潇竖起耳朵听他说话,立即道:“你感冒了?我靠,你爸干嘛把你赶出来,要不我去嵊州找你吧。”

        他打开蓝色app,准备买票连夜逃过去。

        叶橙忙道:“他没赶我,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见了面再说。你好好待在应城,既然报了班就认真学完。”

        陆潇听懂了他的潜意思。

        “你不回来了?”他沉默片刻,问道。

        叶橙说:“我得在这里待几天,冬令营那边估计要落下。”

        那头静了静,说:“我会好好的,别担心我,你照顾好自己。”

        “嗯。”虽然陆潇什么都没说,但叶橙还是心里一暖。

        “嗯,你挂吧。”

        陆潇依然说了这句话。

        叶橙轻轻挂断,指尖的冷意在短短几分钟内消散了许多。

        他在酒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去病房看叶俏俏。

        高秋兰说她平时很皮,但每次在他面前都表现的像个乖宝宝。

        刚走出电梯,走廊上就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夹杂着小孩的哭声。

        叶橙似乎听到了叶俏俏的声音,马上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

        他以为叶俏俏被欺负了,然而事实刚好相反。

        只见她正扯着一个小女孩的头发,喊叫道:“让你乱动,你再乱动!”

        小女孩尖叫着反抗,用脚踢她。

        周围的护士不知道是去值班了还是怎么,走廊上一个大人都没有。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住手!”叶橙赶紧冲上去制止她,一手拎着她后衣领,一手去拽她的手。

        叶俏俏抓人家头发抓的死紧,好不容易才把她的手扯下来。

        那个小女孩掉了几根头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我要叫我爸爸杀了你!”她指着叶俏俏怒吼道。

        叶俏俏更生气了,再次伸手去拽她头发,小女孩又惨叫了一声。

        值班的护士这才匆匆跑了过来,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橙一巴掌拍在叶俏俏的手背上,沉下脸道:“有完没完。”

        他面无表情的时候,气场着实很有震慑力。

        叶俏俏被他打的一个寒颤,瘪了瘪嘴,眼看也快哭了。

        “这怎么打起来了,刚才不是还玩的好好的吗。”护士搂过那个小女孩,抬头看了看叶橙。

        “你是她家长?也不拦一下。”

        “实在抱歉。”叶橙和她打了个招呼,低头瞥了叶俏俏一眼。

        叶俏俏抿着嘴,一脸倔强地不说话。

        叶橙冷冷地说:“还不道歉。”

        叶俏俏依旧不吭声,头都要埋到胸口去了。

        护士见状,打圆场道:“算了算了,都是小孩子,别凶她了。”

        她抱起小女孩,把她送回自己的病房去了。

        等到她们离开,叶橙当即转过身,看都不看叶俏俏一眼,自行走向了病房。

        叶俏俏慌忙跟上他,生怕他丢下自己不管。

        叶橙一进门,就看见地上扔了个粉色的洋娃娃。

        叶俏俏越过他,小跑着过去捡起来,死死地抱在怀里。

        叶橙环视了病房一圈,发现地上还有几根头发,无语道:“你们在这里也打了一架?”

        叶俏俏咬住嘴唇,委屈得眼泪直打转。

        “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会偶尔来这里。”叶橙盯着她的眼睛,施压道,“你平时在家里怎么称王称霸我不管,以后这些毛病如果再被我看见,我不会轻饶你。”

        他上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说话,还是前几年暑假,叶俏俏把高秋兰种的吊兰烫死了。

        叶俏俏嘴角逐渐下垂,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没有主动打架,是她先骂我的,还摔了妈妈送我的洋娃娃。”

        她的眼泪跟开了闸似的往外跑,边哭边打嗝:“她说我妈妈偷人,还说爸爸讨厌我。哥哥,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橙看着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慢慢地皱起眉头。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久到叶俏俏已经哭不出来了,才过去拿了一包纸,扔在她身上。

        “别哭了,吵得人头疼。”他说。

        叶俏俏抽噎了两下,不敢再哭了。

        她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谁都不怕,唯独怕叶橙。

        小女孩总是对学霸有着天然的崇拜,觉得这种男生才配做自己的哥哥,因此对他言听计从。

        叶橙没什么表情地随口问她:“你愿意跟哥哥去南都吗?”

        这是他第一次在叶俏俏面前自称“哥哥”,以前她总是跟屁虫似的跟在他后面喊,他理都不带理的。

        叶俏俏愣了几秒,然后毫不犹豫地疯狂点头。

        她答应之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爸爸妈妈是真的不要我了吗,他们觉得我的病很难治对不对?”

        叶橙又开始头疼,他觉得跟她解释不清楚。

        这种事还是让高秋兰来吧,他实在是不擅长安慰小女孩。

        “爸没有不要你,他只是最近身体不好。”他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道。

        叶俏俏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如果你想跟我去南都,我要跟你约法三章。”叶橙说道。

        叶俏俏仰头看着他,脸上的泪痕像只花猫:“什么两章三章?”

        叶橙:“……就是立规矩,你必须得遵守。”

        他有一种看见陆潇的错觉,一模一样的文盲。

        叶俏俏认真地点头:“好,那就约三章。”

        叶橙说:“第一,吃饭不准挑事,护工给你什么吃什么。”

        叶俏俏向来吃荤不吃素,肉类是她的最爱,蔬菜往往都被挑到一边。

        为了和哥哥待在一起,她只能忍辱负重地答应了。

        多吃一筷子青菜,应该也不会吐出来吧。

        “第二,不准使唤奶奶帮你做事,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叶橙说。

        叶俏俏的脑袋越来越沉重,机械地继续点头。

        “第三,芭比娃娃这些奖励,只有在你表现好的时候,我才会给你买。”

        叶俏俏忍不住了:“爸爸每个月都会给我买新玩具,他也没要求我表现好啊。”

        叶橙冷漠道:“那你去跟着他好了,他现在正躺在隔壁,你可以给他端茶倒水。”

        叶俏俏闭上嘴巴,彻底妥协了。

        教育完叶俏俏之后,叶橙去隔壁找了叶高阳,把他的主卡拿了过来。

        以前叶橙不屑要这些,但现在不一样了,既然叶高阳喜欢拿钱砸人,那就让他砸。

        他毫不犹豫地找了个银行,分两次往高秋兰的卡里转了一百万,当做辛苦费。

        然后拿着卡给叶高阳,告诉他:“爸,今日限额了,你明天再把医药费转过来。”

        叶高阳被他突然的转变惊得目瞪口呆,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又卡在喉咙里了。

        经过一个早上的思想洗礼,到了中午,护工看叶橙的眼神简直像在看天使。

        她难以置信地向高秋兰汇报:“青菜吃了,秋葵也吃了。没有发火摔碗筷,也没有要求我下楼去给她买钥匙扣……非常,非常乖巧。”

        高秋兰心想,还得是叶橙出马,才能制得住她。

        叶橙坐在窗边的桌子上写寒假作业,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消息。

        嫌疑人x:【你什么时候回南都?】

        叶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他有点想赶快见到陆潇,又有点不知道见面了怎么和他聊。

        于是把手机晾在那里半天,渐渐地忘了回复。

        叶俏俏抱着书走过来,小声说:“哥哥,这题我不会。”

        她暂时没有办理休学,所以寒假作业还是要写的。

        叶橙扫了一眼她的作业,三下五除二地解出来,并给她详细讲解。

        “懂了吗?”

        “懂了。”

        “复述一遍给我听。”

        “……”

        叶橙淡淡地说:“我讲的时候你眼睛瞟来瞟去,看什么呢?”

        叶俏俏被他抓包,只好实话实说:“我在看那个‘笨狗’发的消息,为什么有人叫‘笨狗’啊?”

        叶橙怔了怔,立马拿起手机反扣在桌上。

        “哥哥你讨厌他吗?都不回他消息。”叶俏俏问。

        叶橙黑着脸道:“不关你的事,快去写作业。”

        叶俏俏道:“哦,好吧。”

        等她离开后,叶橙才再次打开手机。

        他打了几个字,删除。

        又打了几个字,再次删除。

        最终,发了个“还不确定”过去。

        不一会儿,陆潇就回复道:【好,知道了。】

        两天之后,叶高阳买了飞米兰的机票。

        他这回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死也要把曲恬抓出来问个清楚。

        高秋兰给叶俏俏办了转院手续,又打电话跟老师说了暂时休学的事情。

        处理完一地鸡毛之后,祖孙三人就买票回到了南都。

        叶俏俏是第二次来南都,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新奇。

        但她没能多逛一会儿,就被送进了医院。

        叶橙将高秋兰送回家,然后约了黄胜安去商场。

        黄胜安有小一个月没见到他了,搓着手问道:“你把我叫出来,是要给我发新年红包吗?”

        “你叫声爹我就给你发。”叶橙说。

        黄胜安哭唧唧:“大冷天你让我陪你逛商场,还不给我红包,你有没有心?”

        叶橙和他上了电梯,说道:“你之前不是给那个什么素素买过很多礼物吗,帮我参考一下。”

        黄胜安惊奇得连假哭都忘了:“我操,你交女朋友了?不对,你不是弯的么……”

        “给我妹妹买的。”叶橙说。

        黄胜安拉长了声音:“哦——你给她买礼物做什么,日行一善吗?”

        “我爸给我打了三百万,总得用三万在他女儿身上吧。”叶橙说。

        黄胜安嚎叫了一声:“金主!你包养我吧,包养我行不行?”

        “滚呐。”

        黄胜安黏黏糊糊拽着他半天,又问道:“对了,你和那个陆潇怎么样了?我听我舅舅说,上次看见你在他家里来着。”

        “你舅舅怎么知道的?”叶橙不解。

        黄胜安说:“哎呀,裙带关系啦,我舅舅是开救护车的。”

        “……我只是在他家借住了几天。”

        “你们俩,真的没发生什么?”黄胜安狐疑地打量他,“你不喜欢他那种类型的吗?”

        叶橙心想,还挺喜欢的。

        只不过这孩子太小了,不知道怎么下嘴。当然他不能说这番话,否则显得自己不大正常。

        他们到了六楼,先是去玩具区买了几个芭比娃娃。

        黄胜安不屑道:“小女孩都喜欢这种,你买一车回去,保准她心花怒放。”

        “我又不是追人,买几个当奖励用的。”叶橙说。

        他顺带又给高秋兰和叶俏俏一人选了一条项链,让店员包装好。

        两人买了点其他东西,就提着袋子去等电梯。

        电梯门即将打开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在后面叫了一声。

        “橙哥,这么巧啊。”

        叶橙转过身看去,看见了蒋进和江怡蓉。

        蒋进顶着一头锡纸烫,打扮的跟个嘻哈歌手一样,江怡蓉穿着大衣和短裙,笑着对他招了招手。

        “嗨,叶橙,好久不见。”

        黄胜安认出她是那个春游时“追”过叶橙的女生,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好。”江怡蓉落落大方地和他打招呼。

        四人在门边说了几句话,电梯门停了下来。

        “你们要下去吗?”蒋进问。

        叶橙说:“去负一楼。”

        蒋进:“我们去一楼,一起吧。”

        他们走进电梯,江怡蓉注意到了叶橙手上的芭比娃娃,以及爱马仕的礼物盒。

        她貌似不经意地问道:“你们来给朋友买礼物吗?粉色的那个娃娃好可爱呀。”

        “是啊,给小女生买的。”黄胜安笑嘻嘻地说。

        不一会儿,电梯就到了一楼。

        蒋进和他们挥了挥手,跟江怡蓉一道走出了电梯。

        电梯再度关闭,向负一层降去。

        江怡蓉立马说:“你最好提醒一下陆潇,我总感觉怪怪的,叶橙怎么会专门跑来给女生买礼物。”

        蒋进思索道:“确实奇怪,如果说首饰是给他奶奶买的,那总不至于洋娃娃也是吧。”

        于是当天晚上,还在冬令营苦逼做题目的陆潇,收到了一条地狱般的消息。

        蒋进:【潇哥,大事不好,橙哥似乎有点情况。】

        陆潇差点把作文纸给戳穿:【????】

        蒋进:【我今天在商场碰到他,他买了一堆送给小女生的礼物。】

        陆潇犹如五雷轰顶,迅速接收到了两条信息。

        第一,叶橙回南都了,还没知会他。

        第二,叶橙给女孩子买礼物。

        这两个讯息,无论哪一个,都是足以把他劈焦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