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关于陆尧山这个人,叶橙了解的并不是非常详细。

        只知道他后来成了陆氏的大股东,也就是实际掌权人。

        业内评价其手段雷厉风行,是个很有魄力的当家。

        陆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其中陆尧山排名第二。

        陆潇那两个叔叔伯伯,看起来人模狗样、彬彬有礼的,其实全都不是省油的灯。

        为了讨老爷子欢心,私底下什么明争暗斗的勾当都做过。

        老大有一个独生女,老三一直没结婚。

        在陆家这几个儿子当中,只有陆尧山是原配夫人生的。老爷子骨子里是个传统得要命的人,光是在血脉上,陆尧山就自动胜出了。

        偏偏这个时候,叶橙出现了。

        因为出柜,陆潇差点和家里闹翻。陆尧山当时不知道老爷子对他的态度,几次想约他出来棒打鸳鸯,然而陆潇都没给他机会。

        虽然没有正式打过照面,但不用想也知道,陆尧山对他肯定是没有好感的。

        但万幸的是,老爷子喜欢他、欣赏他,也发现陆潇在认识他之后改变了很多。

        这才没有让陆尧山插手此事。

        而叶橙对孟黎的印象,更是少之又少。

        唯一一次离她最近的时候,是他和陆潇去国外度蜜月,路过了孟黎调养的山庄。

        陆潇找人带他在四周逛了一圈,独自去看望了孟黎。

        虽然那时候他们已经结婚了,但叶橙并没有在他不主动提的情况下,要求去见自己这个“婆婆”。

        这其实也和他的性格有关,他从小很缺乏安全感,对人对事很难做到无保留的付出。

        他们在一起三年,却依然保留着个人空间和自由。

        以前叶橙不觉得有什么,可重新回到现在之后,他突然发现,或许那样的婚姻并不完美。

        江怡蓉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那次家长会的时候,我偶然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郑重道:“叶橙,陆潇这个人,挺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的。但我觉得,你不是‘别人’。”

        叶橙淡淡地看着她,没有泄露情绪。

        “下次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她留恋地看向下面一群跑去闹腾的人,有些感慨。

        “会再见的,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叶橙说。

        江怡蓉说:“但愿吧。”

        叶橙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玩游戏的时候,说祝陆潇早日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江怡蓉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会问。那次我想把攒了很久的信给他,他不仅不要,还给我一句‘如果我实现你的愿望,那谁来实现我的呢’。”

        她认真地注视着叶橙道:“他的愿望很简单,也很纯粹。他只想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

        江怡蓉说出“愿望”的时候,他感到陆潇有些不太自然。

        本来以为会是什么比较严肃的事,没想到却是他们拉钩上吊的一个约定。

        河堤下面吵吵闹闹。

        蒋进抬头对他们喊道:“下来玩滑板啊!这里地方好大!”

        江怡蓉低声说:“你下去和他们玩吧,我先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不和他们说一声?”叶橙诧异道。

        江怡蓉撇了撇嘴:“我不喜欢正儿八经地道别,省得蒋进哭鼻子。谢谢你的衣服,这天儿有点冷,借我披着吧,回头我让谭晓琪还你。”

        她转过身,对叶橙挥了挥手。

        这个姐,来也潇洒去也潇洒。

        一声招呼不打,就自己跑路了。

        叶橙沿着台阶走下去,蒋进见他一个人,疑惑地问道:“蓉蓉呢?”

        “回家了。”叶橙说。

        蒋进露出失望的表情:“好吧。”

        看这架势,的确是当面告别会哭的样子。他默默地到江水边独自伤感去了。

        陆潇踩着滑板滑了过来,他运动细胞发达,对于这类东西很容易上手。

        踩停的那一下利落而帅气,像极了街头又酷又坏的小混混。

        他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这位小帅哥,要试试滑板吗?可以免费教你。”

        叶橙对一切和平衡有关的项目都没兴趣,不过受到美色诱惑,还是好笑地站了上去。

        他的手搭在陆潇的手心上,陆潇没有握住他,只是松松垮垮地托着。

        这种方式,比直接握住还要让人心跳。

        “你的外套呢?手怎么这么冷。”他问叶橙。

        陆潇只穿了一件卫衣,没法脱下来给他,想了想,将另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温暖的掌心包裹住凉凉的皮肤,下面的几根指头细长冰冷,让陆潇产生一种想捏在手心里亵玩的冲动。

        那关节如果揉一揉,会不会发红?他忍不住想道。

        不过陆潇最终没敢乱动,只是老老实实地给他暖手。

        如果玩他的手指头,他会觉得自己有病吧。

        “你这样拽着我,我动不了。”叶橙看了一眼脚下,说道。

        陆潇向前走了几步:“你一只脚蹬,身体站直就好,我会跟着你的。”

        他亦步亦趋地跟了几十米远,也不嫌麻烦。

        两人滑着滑着,渐渐远离了嘈杂的人群。

        河岸线绵延至遥远的地方,在路灯下一眼望不到边,尽头处湮没在黑暗之中。

        连着滑了很久,叶橙也没再有之前骑车的那种飘忽不定感。

        因为陆潇一直抓着他,并且跟在他目光所及的地方。

        他又玩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

        陆潇依依不舍地松开手,夸奖道:“滑得真棒,我第一次可是摔了好几跤。”

        叶橙知道他是在吹彩虹屁,笑着说:“胡扯,明明是你扶着我我才没摔。”

        “……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我不是在鼓励你吗。”陆潇被他揭穿,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了。

        像是小男孩想对一个人好,却又笨拙得不知道该怎样入手。

        叶橙看了看他,轻叹一声道:“本来还想寒假的时候跟你学一学滑板,不过应该没什么机会了。”

        “为什么啊?我寒假有空的。”陆潇不解地问道。

        “因为冬令营开始前,我爸要把我接到嵊州去。”叶橙的语气有几分低落。

        陆潇马上道:“你不想去吗?不想去就别去了。”

        嵊州离南都又不是近到坐个地铁就到了,这么一来他得好几天看不见叶橙。

        叶橙看向他,为难地说:“那我去哪儿啊?奶奶是肯定要过去的,我一个人在那么大的房子里,会害怕的。”

        如果陆潇稍微清醒一点,就会反应过来。

        叶橙这种人,怎么可能把“我害怕”三个字挂在嘴边,最多也就是找别的类似“不安全”的借口,而绝不会是“我害怕”。

        可惜他不清醒。

        “你可以来我家。”陆潇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叶橙眨了眨眼睛,很纯良的样子:“可以吗,不会不方便吗?”

        陆潇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头道:“可以,没什么不方便的。”

        叶橙试着问道:“你和你妈妈住在一起,还是一个人住?”

        “和我妈住,我爸……一般不会回来的。”陆潇说。

        叶橙心里的石头落了下去,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本来还在想要怎么去他家才不算唐突。

        “那谢谢你了,我要交伙食费吗?”他故作轻松地问道。

        陆潇嗤笑了一声:“你给我当家庭教师吧,就当伙食费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家庭教师”这四个字的时候,叶橙脑袋里浮现出一点邪恶的画面。

        比如以前陆潇逼他看的某个片子里面,主角和家庭教师酱酱酿酿。

        用笔,用尺子玩来玩去,玩得桌上一塌糊涂。

        后来陆潇一边对着视频,一边在耳后喊他“老师”。

        他赶紧收敛心神,咳嗽两声,说:“好啊,我严格起来你可别哭。”

        “哼,到时候指不定谁哭呢。”

        “……”叶橙又沉默了。

        等到周一开学的时候,徐超终于回来了。

        他刚一迈入教室,就差点被震耳的欢呼声给吵聋了。

        于坤和蒋进两个人,一人一边拿着礼花炮对着他狂喷。

        边喷边发出如同《猩球崛起》的猴子式欢呼声。

        所有人大吼道:“徐哥,欢迎回来——”

        徐超被喷了一脸蜘蛛网,还没走上岗位就要被送走了。

        哭笑不得地骂道:“想造反呐你们,早自习这么吵,等下值日生过来扣分了,当心被隔壁班打小报告。”

        “呜呜呜,徐哥我们想死你了!扣分吧,随便扣!”蒋进丢了礼花炮,扑进他怀里哀嚎。

        李俊晓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你不知道,你走的这段时间,我们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徐超倒是过的红光满面,愈加精神焕发。

        他没有推开蒋进,顺手撸了几把他的锡纸烫,满脸嫌弃道:“都一个多月了,你这毛就不能剪了去吗。”

        蒋进很是委屈地说:“不好看吗?”

        “徐哥,你知道咱们班出了好几件大事不?”于坤立马通风报信。

        徐超把蒋进拂开,看了一圈班级,像是在怀念每个人的脸。

        “最大的事儿,难道不是你们的位置变了吗,我一进门都懵了。”他笑着调侃。

        陆潇本来事不关己地在后排刷那六百页题目,闻言抬起头提议道:“那要不再换回来吧。”

        徐超遥遥地看向他,嘲弄道:“我看你就是想跟你的舞伴坐一起吧。”

        大家纷纷哈哈大笑,没想到他还记得《没有明天》。

        被这么多人笑,叶橙脸一红,忍不住反驳他:“老师,你2g网多久了,怎么还停留在文艺汇演。”

        “不是我想停留,是压根在坑底出不去啊。”徐超老不正经地摇头晃脑道。

        他回去之后添了个女儿,说话越来越像他们的同龄人了。

        “谭晓琪呢,最近跟李俊晓怎么样?吵架没有?”徐超四处关心他的崽崽们,不,他的cp们。

        起哄声更大了,谭晓琪咬着嘴唇道:“老师,你是真的很闲,建议把你女儿带来上班。”

        “哈哈哈哈,我家那个混世小魔王,要是带过来,其他老师能把我从办公室丢出去。”徐超朗声大笑。

        他又言归正传地叮嘱:“你俩高考之前尽量别谈恋爱,忍个一年半载又不会少块肉。”

        谭晓琪哼了一声。

        整个早自习,二十班都闹哄哄的。

        早操时,其他班级的学生或鄙夷,或不屑地路过,徐超完全没当回事儿。

        今天早上要举行升旗仪式,叶橙应了华旺春的要求,作为年纪代表在国旗下发表讲话。

        与其说是升旗讲话,不如说是模考动员。

        徐超乐呵呵地在底下搓着手,逢人就猛夸:“这是我们班的顶梁柱,看看,这帅气的长相,这顺溜的口条,谁见了不说一句好苗子。”

        陆潇插着兜站在队伍的末尾,听见旁边的女老师在说,

        “这孩子简直太优秀了,老徐啊,你记得留个联系方式,以后等他大学了,介绍给我家闺女。”

        陆潇差点一个脏字喷出口。

        徐超笑得不行:“你闺女才高一吧,这么着急干什么。”

        女老师抱怨道:“哎哟,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单身率有多高。我大女儿都三十了,还没找着对象,可得先给小的物色好了。”

        叶橙在上面侃侃而谈,她啧啧道:“这个小叶,以后打算考什么学校啊?”

        “按他现在的成绩,估计保重点985,说不定还能冲一冲清北。”徐超实事求是地说。

        女老师立刻捂住嘴:“不会吧,难道他要成为咱们学校第一个考上清华的?啊啊啊,你可一定记得和他常联系!”

        陆潇实在是忍不住了,插嘴道:“他不太适合当女婿,阿姨。”

        徐超和女老师同时看向他,女老师的表情微微僵硬。

        陆潇对她礼貌地笑了笑,十分恶毒地说:“因为他奶奶非常夹生,会把未来孙媳妇儿气得吐血。”

        “夹生”是本地话,大概意思是比较尖酸刻薄、斤斤计较。

        “啊?你……认识他奶奶?”女老师听得一愣一愣的。

        陆潇煞有介事地说:“她每天早上要孙媳妇儿伺候吃饭喝茶,晚上要孙媳妇儿给她端洗脚水。要求对方只能当家庭主妇,相夫教子,外出还要向她打报告。三年抱俩是基础……”

        女老师后退了一步,颤抖道:“够了,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算了,真是晦气!”

        她忙不迭地走了。

        徐超疑惑地说:“小叶的奶奶有这么坏吗?我怎么不知道。”

        陆潇满意地耸了耸肩。

        早操结束后,徐超把叶橙叫到办公室,和他详细聊了聊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

        他看着手上的成绩单,难以置信地直摇头:“没想到我走的这一个月,他们的学习热情变得这么高。陆潇居然进年级前四百了,虽然这个英语和语文成绩还是差的让人发指。”

        叶橙说:“一开始进步容易,后面就难了。”

        徐超放下成绩单,看向他道:“听说这次模拟考,你参与命题了?”

        “只是给老师们提一些建议而已,算不上参与。”叶橙谦逊地说。

        徐超摸了摸下巴:“我看了你给华主任推荐的数学卷子,感觉不太行。”

        他从最下面抽出一张模拟卷,拿给叶橙看:“这种级别的难度,从第六题开始,估计就要全军覆没。”

        虽然这次模考不考主科,但叶橙还是给华旺春发了一些主科命题参考。

        华旺春在徐超面前,狠狠地表扬了他一番。

        徐超无奈地说:“虽然这比附中的期末考试卷简单了不少,但你不能用陆潇和于坤的视角去看所有人,毕竟偏科偏成那样的是少数。”

        他们这一届其实挺惨的,会考难高考也难。

        徐超道:“我仔细想了想,不如这样。我昨天也和华主任商量了,建议先从教材入手。从下学期开始,在现有教材的基础上,额外增加一份六中的教案。并且针对高考,采取新的复习方案,你觉得怎么样?”

        六中在全市排名属于中游,不像附中、一中和外国语那么强,但也不算很弱。

        叶橙觉得可行:“我赞成,六中和我们的风格还是比较接近的。”

        徐超点了点头:“你能理解,那就行。还有,一会儿你替我在班上通知一下,这次模考考到三个a的同学,我请他们吃炸串儿。”

        叶橙笑了起来:“好,我这边班费还没怎么用。”

        徐超摆了摆手道:“不用动班费,我私底下请。以后我还会向学校申请期末奖金,看看能不能批下来。”

        从徐超那里回来后,叶橙从后门走进教室。

        平时下课的时候,班上都吵得不行。

        临近模考,安静了许多,不少人都坐在座位上看书。

        还真如徐超所说,这一个月来潜移默化的变化太大了。

        他悄悄地绕到陆潇身后,背着手看他刷那六百页题。

        李俊晓刚好回头看了一眼,那眼神惊悚的如同看见朱玉芬来了。

        这六百页并不全是简单题,排列顺序由易到难。

        做到后面,陆潇的速度越来越慢,但正确率也越来越高。

        笔头已经快被他啃烂了,一边做还一边揪自己的头发。

        叶橙心疼那几根被他拔下来的头发,不由出声道:“别扯了,再扯要秃了。”

        陆潇一惊,扭头道:“你吓死个人了。”

        他跟叶橙学了两句四川话,这几天不经意就会蹦出来几个词。

        “我可不想等你做完这套题,直接去买霸王防脱。”叶橙说。

        陆潇怒道:“狗屁,老子头发浓密,你看得见发缝吗?看得见吗?”

        他把脑袋在叶橙眼皮底下拱来拱去。

        好吧,确实看不到。

        叶橙哼了一声,背着手继续巡视前面的蒋进去了。

        华旺春戴着红徽章巡逻,看见这场景,觉得自己也不用查了。

        二十班这个班长,比他还能巡逻。

        连续几个晚自习,二十班的纪律都是满分。

        除了班长坐班之外,还有年级的值日生例行检查。

        于是第二周,就得到了有史以来第一面流动红旗。

        徐超老泪纵横,把这面光鲜亮丽的流动红旗,挂在班级最前面的电视机上。

        这台电视机是用来给他们放新闻联播的,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不会放。

        蒋进拍下这面红旗,转手发在了班级群里。

        【同志们,我们要奋勇前进!为班长争光,为班级争光,为老徐争光!模考加油,会考加油,高考加油!】

        【老徐说了,本次模考最高分者,将获得班长的一个香吻!】

        谭晓琪:【你他妈活像个xj头子。】

        于坤:【笑死我了,最高分不就是班长自己吗?难道他要给大家表演一个,我亲我自己?】

        徐雨淮:【哈哈哈哈,救命啊,我们家族群都没有这么尴尬的玩意儿。】

        说归说,到了模考的前一天,群里还是奇迹般地静默了。

        叶橙在临睡觉前,最后发了一遍注意事项,提醒大家带好0.5毫米黑色签字笔和2b铅笔。

        手机震了震。

        嫌疑人x:【第一真的能获得班长的吻?老徐这么变态?】

        克制一下:【==这你也信。】

        嫌疑人x:【是他自己说的,为什么不信。】

        克制一下:【对了,我明天不参加考试。】

        嫌疑人x:【???】

        嫌疑人x:【操,你不会真的要为第一名献身吧?!】

        叶橙怕他发现自己没去考场,考到一半就中途溜到白泽来找他。

        为了杜绝这种情况,他还是提前解释道:【不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你不要在班上说。】

        过了一会儿,陆潇回复道:【什么特殊原因?和你晚自习第一节经常不在有关吗?】

        还挺聪明的。

        叶橙想了想,决定偷偷告诉他:【我给模考提了点建议,为了避嫌起见,还是不参加的好,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

        陆潇见他这么无保留,立刻雀跃起来:【所以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叶橙满脸黑线:【重点错了,你先发誓不能说出去。】

        陆潇当即表态:【说出去我单身一辈子。】

        他又灵光一闪,问道:【所以你给我做的那六百页,全都是模考题库的?】

        【呜呜呜,你对我真好!!】

        叶橙的嘴角抽了抽:【不,那都是题库之外的,我辛辛苦苦筛选出来,且绝对不会出现在模考中的。】

        嫌疑人x:【?】

        嫌疑人x:【?】

        嫌疑人x:【?】

        克制一下:【锻炼能力最重要,年纪轻轻的,功利心不要这么重。】

        嫌疑人x:【¥#@%&*)】

        克制一下:【不准骂人[微笑]】

        第二天模考,陆潇竟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紧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前背过了,这是他第一次在考场上全程无瞌睡、认真专注地答完整套卷子。

        监考老师认得他,吓得以为自己得老年痴呆了,竟然看见这个校霸专心地拿着2b铅笔涂答题卡。

        出于好奇,他还佯装路过,偷看了几眼。

        没有全选b,也没有全选c,震撼他全家。

        考完试之后,陆潇第一时间冲出考场,然后,

        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对答案……

        蒋进傻眼了:“潇哥,你在干嘛?”

        陆潇打断他道:“选择题最后一题你选了哪个,b还是d?”

        他看了眼蒋进,又拨开他道:“算了,我问历史课代表。”

        蒋进张了张嘴:“喵喵喵?”

        对完答案之后,陆潇心情很不错。

        连带看路边枯黄的银杏叶,都变得曼妙起来。

        他想给叶橙发消息,告诉他自己考得不错。

        但是怎么说呢?

        【我好像能考一个a哎。】

        不行,人家是全a选手,肯定觉得justsoso,这也好意思找我说。

        【按照你的方法复习,我觉得我进步挺多的,谢谢你。】

        nono,这也太官方了。

        【那个,不是第一的有奖励吗?】

        额……

        陆潇苦苦思索了大半天,没有结果。

        直到晚自习的时候,叶橙回来上课了。

        徐超在上面坐班,陆潇见他在底下做题,没看手机,便写了张纸条。

        “我好像考得不错,要不要出去庆祝一下?”

        他写完之后看了几遍,揉成一团丢掉,又重新写了一个。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听不听?”

        再次揉成一团。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较为活泼的开场白。

        “哈尼,聊五毛钱的?”

        这样切入最为自然,聊着聊着不经意透露自己考得好的事,美滋滋。

        陆潇得意地把纸团揉好,砸在了蒋进桌上。

        蒋进回头看他,他对着叶橙的方向努了努嘴。

        蒋进挠了挠头,打开纸条。

        陆潇看见他的动作,登时瞪圆了眼睛。

        几秒后,蒋进红着脸回过头,害羞地小声道:“潇哥,你干嘛叫人家哈尼啦,人家不好意思的啦。”

        陆潇咬着牙低声怒道:“哈你妈,傻逼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