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陆潇这个人,最是经不得刺激。

        叶橙谅他也提不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于是当场答应了。

        谁知道,然后陆潇就疯了。

        叶橙的本意,是让他在会考之前做完这些。

        距离模拟考试还有几天,陆潇当晚拿到资料后,回去熬夜做了一个通宵。

        一顿操作猛如虎,写了整整八十页。

        第二天上课,还是被华旺春用粉笔头砸醒的。

        中午,教室里的人都去吃饭了。

        叶橙坐在李俊晓的位置上,趴在陆潇桌上给他批卷子。

        这是陆潇苦苦说服了他一上午,非要让他“亲自”给自己批,当然也是为了炫耀自己一晚上写了八十页。

        小男孩的心思,就是这么简单明白。

        窗外的天空蓝得通透,卷舒起伏的云朵像宫崎骏的动漫里一样,洁白纯真,又俏皮可爱。

        桌上的寿司整齐排列,揣着小手等待被临.幸,各种口味的都有一份。

        陆潇用手支住下巴,看着叶橙专注的样子,小心地夹起一块海草军舰,试图趁乱投喂一波。

        “你饿不饿,要不先吃点东西再批?”

        “嗯。”叶橙的注意力都在卷子上。

        没看见他的动作,顺手拿起筷子夹了个寿司,慢慢地吃了起来。

        陆潇被忽视的手僵在半空中,略带失望地垂下眼眸,将海草军舰一口包进自己的嘴巴里。

        叶橙有个小习惯——遇到做对的不打勾,遇到做错的会打一个巨大的叉。

        比如陆潇错了一道选择题,他打的叉大得足以覆盖上下两道题。

        看上去壮观地就像错了半页纸一样。

        所以每次他一动笔,陆潇就条件反射地心脏收紧,血压飙升。

        那感觉,比老师当着他的面批卷子还要刺激一百倍。

        叶橙一口气批改完,把卷子推给他。

        非常不幸,每一页纸都红了一大片。

        他不高兴地皱眉道:“你这样不行,错误率都快赶上我奶奶当年考科目一了。说到底,还是没掌握知识点,胡乱做题,心急想吃热豆腐。”

        陆潇不敢吱声,他可不就是想吃热豆腐吗。

        其实昨天晚上他也看了知识点的,只是看完就忘,完全没记住。

        叶橙把他的手表掰过来,陆潇眨巴眼睛看着他,不明所以。

        他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距离午休还有四十分钟,你自己先背二十分钟,然后我来抽查。”

        陆潇登时紧张了,是真的紧张,浑身汗毛都竖起来的那种。

        “啊?现在背吗?”他从小到大脸皮超厚,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样这么害怕被抽背过。

        以前都是瞎几把背,背不出来拉倒,能气死老师最好。

        可这回不同,这回是叶橙亲自查他!

        如果背不出来……不,看着叶橙那张脸,他已经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了。

        还背个锤子啊。

        “不然呢,现在不背,等考完再背?”

        叶橙的声音沉了下来,自带一股不言而喻的威严。

        他冷冷地瞪着陆潇。

        陆潇想起来谭晓琪说过,他最讨厌学习不上进的人。

        他不想让叶橙讨厌自己,难过。

        “我背就是了。”他垮着脸拿起资料,叽里咕噜地开始小声背诵,跟念经一样:

        “‘百家争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

        叶橙拿起筷子吃饭,一边嚼着三文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小点声,或者到外面去背,影响我食欲了。”

        陆潇只得默默地站起身,走到门外继续背。

        历史对他来说是最头疼的一科,他之所以选择理科,就是因为不用记不用背,天天上课睡觉还能混个及格分。

        文科就是噩梦级别的存在,半夜梦到都会吓醒的那种。

        加上昨天晚上没睡好,陆潇背着背着就开始烦躁。

        他的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硬是一个字都进不了脑袋,像苍蝇蚊子似的在空气中飘来飘去。

        他满脑子都是,我到底为什么要饿着肚子站在这里背啊?会考不是得过且过就行了吗?

        反正叶橙也没要求他考全a,因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干嘛这么折磨自己?

        叶橙吃到一半,眼尖地瞥见陆潇在发呆。

        虽然没看到正脸,但他太太太了解这个人的一些状态了。

        光是看后脑勺,就知道他在心里肯定已经气得把书都撕了。

        就这个脾气,能指望他安安静静背五分钟都是难题,更别说还是他最讨厌的科目。

        叶橙站起来,夹了一块寿司,慢悠悠地晃到门口。

        “背的怎么样了?”他问道。

        陆潇一个激灵,猛然回过神来。

        他抖了抖资料,装作用心的样子道:“有点难记,还没背完。”

        “唔,那吃点东西再继续。”叶橙抬起手,将寿司送到他嘴边,另一只手还贴心地在下面接着。

        陆潇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忘了要干什么。

        “张嘴,啊——”叶橙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说道。

        陆潇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机械地张开嘴,任由叶橙把那块寿司塞进他嘴里。

        直到味蕾被鱼子的颗粒侵.犯,他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叶橙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走廊上,堂而皇之地喂,他,吃,饭。

        陆潇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了起来,捂住嘴呛了一声,然后默默地低下头咀嚼。

        叶橙含笑问道:“好吃吗?”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加油背哦。”

        又点了点头。

        等到叶橙晃悠进去后,陆潇果决地撸起校服袖子,充满斗志地集中注意力背书。

        天边的白云流动起伏,资料上的知识点跟小蝌蚪般蹦来蹦去。

        他徜徉在历史的海洋之中,分外有干劲。

        好吧,历史好像也没有那么的枯燥了。

        蒋进吃完饭回来,抛着可乐瓶路过门口。

        恰好看见陆潇贴着墙站在后门处,举着一沓子纸慷慨激昂地背诵,差点以为自己撞.鬼了。

        他难以置信地走过去,揉了揉眼睛道:“潇哥,你这是在干吗?”

        陆潇抬起下巴看向他,略带骄傲地说:“知道文艺复兴的‘文学三杰’是哪三个吗?”

        蒋进:“啥……啥?”

        陆潇:“但丁,薄伽丘和彼特拉克。这都不知道,菜鸡。”

        蒋进:“……”

        陆潇踌躇满志地转身进了教室,一屁股端坐在叶橙面前,开始庄重地接受抽背。

        他每回答对一个,叶橙就奖励他一块三文鱼。

        那架势,活像是在喂某种大体型的幼犬。

        蒋进绕着边边回到自己的座位,尽量不让两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他在桌子底下,疯狂发消息催谭晓琪:【你在哪儿呢?快回教室!!】

        谭晓琪:【跟我男朋友压操场,发生什么事了?】

        蒋进:【……[大哭.jpg]说不上来,我觉得冰冷的狗粮胡乱往我脸上拍。】

        谭晓琪:【懂,马上来。谈他妈的恋爱,有我的cp重要吗?没有。】

        等谭晓琪气喘吁吁爬了五层楼上来时,叶橙已经抽背结束了。

        他夸赞道:“你看,你还是记得很快的,说明并不笨,只是平时太懒散。”

        陆潇飘飘忽忽的,即使被骂了也觉得浑身舒坦。

        “今晚回去继续做那些题,就会感到轻松很多了。”叶橙说。

        陆潇乖巧道:“好,那明天中午还背吗?”

        潜意思:还继续进行投喂小游戏吗?

        “要的,不能间断,把我给你打印的全都背完。”叶橙说。

        陆潇愉快地点了点头,就差摇头摆尾了。

        谭晓琪眨着星星眼,托着腮在陆潇旁边坐下道:“难得见潇哥这么爱学习,看来还是得我橙哥出马。”

        由于她有过介绍谭萌萌的前科,陆潇警惕地看着她说:“我本来就爱学习好吧,你少污蔑我。”

        叶橙清了清嗓子,没有戳穿他。

        谭晓琪笑了笑说:“好嘛好嘛,我不说了。对了,你们知道蓉姐要转学的事吧,她过两天就要走了。”

        “这么快?她不参加会考吗?”叶橙问道。

        “我也不清楚,她好像很着急。”谭晓琪说,“所以我想着,要不要走之前出去聚一下?这一分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她或许只是顺口一说,但叶橙对这种事深有体会。

        对于大多数高中同学来说,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也许就是你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平时一起玩的时候,一个个都说好要每年聚会。说好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可等真正工作了忙起来之后,一桌聚餐往往连十个人都凑不齐,更别说全员都到了。

        他倒是不介意江怡蓉喜欢过陆潇的事,于是答应道:“可以啊,哪天聚?”

        陆潇歪头看了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谭晓琪说:“那我问问她明晚有没有空,刚好明天是礼拜五。”

        叶橙应了一声,便回到前排自己位置上去了。

        谭晓琪打量着陆潇,嘱咐他:“你也要去哦,潇哥。”

        “废话。”陆潇呛声道。

        谭晓琪噗嗤一笑:“别这么凶嘛,搞得人家怪害怕的。”

        叶橙走了,陆潇不再对她客气:“你下次别再给他介绍什么谭萌萌,李萌萌的,管好你自己。”

        谭晓琪心想介绍个屁,老娘那还不都是为了激你。

        嘴上还是答道:“萌萌只是想向橙哥请教英语竞赛经验,她才没有其他想法。”

        “真的?”陆潇狐疑道。

        “当然是真的,你不也知道吗,橙哥去年英语竞赛拿了省一。而且他可喜欢别人问他英语方面的问题了,比文艺复兴这种题目,管用多了。”

        她用两根手指头拎起桌上的资料,轻蔑地一笑。

        陆潇的呼吸粗重起来,觉得自己似乎又被打败了。

        不是性格,不是外表,而是他连题目都问不对。

        他妈的,好生气。

        谭晓琪鼓励他道:“记得要投其所好,那样才不会做无用功,加油!看好你哦!”

        当天晚上,叶橙收到了一篇来自陆潇的英语作文。

        嫌疑人x:【我自己找命题练了一篇,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看?】

        他打开对方发过来的照片,先是被丑得人神共愤的字体当头一棒。

        接着,开头第一句是:iamliming。

        这种为了凑字数把i'm分开写成iam,以及短短四个单词组成一句话的方法,叶橙小学三年级之后就没这么干过了。

        实不相瞒,看了第一句,他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兴趣了。

        但为了不打击陆潇罕见的学习动力,他索性把手机放到一边,戴上耳机,在pad上边听歌边刷题。

        做完三道数学题之后,打开手机给陆潇发消息。

        克制一下:【写的不错,可以再多看看范文,继续努力。】

        嫌疑人x:【真的吗,我居然得到了英语大牛的肯定?那我以后写完可以都发给你看吗?】

        克制一下:【不用了,你自己对着范文看几遍就行。】

        开什么玩笑,他不想每天荼毒一遍自己的眼睛。

        陆潇心满意足地继续刷题去了,临睡前还把自己的小作文发了朋友圈。

        蒋进夜里刷手机,悲剧地看到了这篇作文,于是一键转发给谭晓琪。

        【救命,你看见潇哥发的了吗?橙哥真的会夸这样的作文写得好?】

        谭晓琪也是个夜猫子,她自上往下浏览了一遍,发现是真的烂到惨不忍睹。

        然后满眼泪花地打字:【你懂个几把,这就是爱情的力量!!情人眼里出西施,明白吗?单身狗。】

        蒋进万万没想到,最后是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谭晓琪抹着眼泪道:【希望今晚,他们能在我的梦里用舌头狂甩对方。我睡了,晚安。】

        蒋进:【…………】

        -

        第二天,江怡蓉挨个给他们几个发了聚餐的消息。

        她只邀请了一些平时关系好的,当然叶橙是个例外。

        她是这么对叶橙说的:【叶神,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已经认识两个多月了。我即将离开这片土地,奔赴新的梦想,能否请你赏脸莅临我的欢送晚会为我践行?小女子感激不尽qaq】

        叶橙回了她一个:【?】

        江怡蓉:【嘿嘿,我觉得你会喜欢这种文绉绉的调调内。】

        叶橙:【==】

        江怡蓉:【那你来嘛,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

        叶橙:【什么话?】

        江怡蓉:【等你来了再说。】

        下午数学课的时候,华旺春走进教室。

        底下都出乎意料地活跃,丝毫没有平时下午蔫儿了吧唧的样子。

        华旺春老精明了,好笑道:“干嘛,最后一次上我的课,就这么开心?”

        “哪有,老师我们可喜欢你了。”

        “我们最喜欢上你的数学课了!”

        “老师你最帅!十三中第一男神!”

        下面七嘴八舌地说道,气氛很好。

        “得了吧,”华旺春哂笑道,“下周一你们徐老师就回来了,巴不得我走呢吧。”

        李俊晓举手问道:“老师,徐老师以后是不是就不走了?”

        华旺春说:“不走了,而且只带你们班,一直陪你们到高三。”

        大家纷纷欢呼起来,全都高兴的不得了。

        下课之后,华旺春把叶橙叫到走廊。

        对他说:“你以后晚自习还是照常去我办公室,不用因为我不带你们了,就不好意思来。”

        他专门给叶橙开辟了一张桌子,让他待在自己旁边办公。

        “你们班这段时间出了大大小小不少事情,实在是辛苦你了。”他拍了几下叶橙的肩膀道。

        叶橙说:“没事,应该的。”

        华旺春摇了摇头:“不应该,怎么能应该,你也不过就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有些事情、有些压力,不要憋在心里,觉得不开心了,就去找老徐聊聊,或者跟我聊聊,我的办公室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从上辈子到现在,很少会有老师用这种“家里长辈”的语气和叶橙说话。

        附中的老师都是机器人,只一门心思地关心学生的学习。

        而来到十三中以后,很多老师都让他觉得没有架子——他们是认认真真,把这些学生当成自家“熊孩子”的。

        在附中,老师们可能会觉得你该成熟点,你该有很强的抗压能力,你该永远不让人操心,你该做个模式化的乖宝宝。

        而上了大学后,作为一个成年人,导师自然也不会把你当成小孩子。

        徐超、华旺春这些人,都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少了社会上的名利和复杂,多了象牙塔里的纯粹和温暖。

        这是叶橙转学后第一次觉得,这个学校除了陆潇,或许对他来说也有点其他方面的意义。

        除了老师之外,还有那一群和附中截然不同的学生。

        尽管他们不完美,但却让人觉得很放松、很快活。

        “好,谢谢老师。”叶橙对他点头道。

        华旺春对他笑了笑,这才放心地离开。

        晚上放学时,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给江怡蓉践行。

        她在学校人缘挺好,吃饭的时候来了好几桌。

        这个姐也是个隐藏的富二代,大手一挥把那家店给包场了。

        酒足饭饱,几个玩的不错的又相约去唱k。

        江怡蓉喝了点酒,把骰子摇晃得震天响,提议道:“反正都是最后一次聚了,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我想听听你们的真心话呢。”

        大家都说今天她做主,想玩什么玩什么。

        蒋进马上拿来一个空酒瓶,放在桌上。

        包间的桌子比较小,众人都是挨着坐的。

        江怡蓉看见陆潇和叶橙挤在一张椅子上,笑着说:“你俩离得这么近,转到中间算谁的?”

        “喝酒算我的,他不能喝。”陆潇抛了一颗花生米到嘴里。

        谭晓琪和江怡蓉对视了一眼,同时会心一笑。

        “那真心话都算他的?”江怡蓉说。

        “也……可以算我的。”陆潇卡了一下。

        大家都笑了起来。

        叶橙也笑了:“没事,我都可以的,开始吧。”

        蒋进站起来,一手按住瓶子道:“美女,要不要吹一口仙气?”

        江怡蓉配合地往他手上吹了一口气,笑得很甜。

        “这一波看谁最先当幸运儿。”蒋进手下用力,瓶子转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着桌面,瓶口慢慢地停了下来,不偏不倚,指中了江怡蓉。

        “我呸!”她立马翻脸爆.粗,众人哄堂大笑。

        “蒋进,你行不行啊?!”

        “笑死了,还不如不吹。”

        蒋进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江怡蓉一撩头发:“来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谭晓琪主动道:“我来我来,真心话好了。”

        她和江怡蓉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口道:“你马上就要转学了,从在座的各位,挑一个人和他说一句最想说的话吧。”

        她刚说完,叶橙就感到靠着的陆潇的胳膊僵住了。

        蒋进默默地低下头,喝着杯子里的酒。

        江怡蓉果然没让大家失望,用手一指道:“陆潇吧。”

        “想对你说,祝你实现你的愿望,你是个很好的人。”她平静地说道。

        没有告白,也没有惆怅,她很圆满地给和这个人的关系画上了句号。

        陆潇松了口气,举起酒杯道:“谢谢,你也一样,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好人卡。”

        江怡蓉笑着和他碰杯,一饮而尽。

        正当蒋进准备开始下一轮时,她又说:“可以再选一个吗?”

        谭晓琪马上道:“当然可以。”

        江怡蓉说:“那就选蒋进好了。”

        蒋进的动作停了下来,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她。

        “祝你以后成为一个画家,能办一场属于自己的画展。说好的给我画肖像,以后可别忘了。”

        蒋进表情怔忪,眼眶突然红了,用力点了点头。

        李俊晓一见这架势,生怕他哭出来,抢着去转瓶子道:“来吧来吧,下一轮。”

        大家又回到了游戏上,他用力一转,瓶子渐渐停了下来。

        这次停在了陆潇和叶橙的中间。

        其他人还没来及说话,陆潇便道:“我也问你个真心话吧。”

        他一边说,一边把叶橙面前的杯子加满:“可以不回答,我替你喝。”

        谭晓琪暗自笑了起来,对江怡蓉做了个口型:“看吧,我就说。”

        叶橙笑着说:“你这是强迫我回答呢。”

        “你也可以不理潇哥,让他替你喝,反正他爱喝。”李俊晓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

        陆潇舔了舔尖牙道:“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哇哦——”众人起哄。

        在这种游戏上问一个人的理想。

        要么在乎他,要么很在乎他。

        叶橙看向他:“你想知道这个?”

        陆潇收起笑容,点了点头。

        他们靠得很近,尽管四周灯光昏暗,他还是能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清明的笑意。

        “已经实现了。”叶橙的语气忽然变得很轻快,“我最想做的事,现在就在做。”

        陆潇不明所以地一挑眉:“具体说说看呢?考试考满分,还是帮华旺春做义工?”

        叶橙没有中他的激将法,泰然自若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哦。”

        陆潇被他拿得死死的,只得自认倒霉:“好吧,文字游戏我玩不过你。”

        他们一直玩到十二点多,期间蒋进用脑袋顶着烟灰缸,对服务员大喊十遍“我是傻逼”,还被江怡蓉录下来发到了他们的临时小群里。

        李俊晓被要求和谭晓琪打啵,两个人不知羞耻地缠在一起,最后还是陆潇一脚把他们踹开的。

        从包间出来后,众人去江边吹风散酒气。

        临近深秋,街道两旁的梧桐落了一地,一群少男少女勾肩搭背地走去江边。

        江怡蓉穿着连衣裙,被江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靠在栏杆上,看着下面正在自拍的两个人。

        不知道是在看陆潇,还是在看蒋进。

        突然,一件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江怡蓉回过头,看见了叶橙的侧脸。

        她家里是做娱乐行业的,见过不少样貌精致的小明星。但很少会有一个人,让她看一次感到惊艳,第二次、第三次依然还会惊艳的。

        “谢谢。”她说。

        叶橙看了她一眼:“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说吗。”

        江怡蓉今晚有点混乱,这才想起来这茬。

        “不好意思,我被蒋进给影响了,差点忘了。”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鬓角道,“在说这些话之前,我能问问你对陆潇的看法吗?”

        叶橙面向她道:“什么意思?”

        江怡蓉也不闪不躲地看着他:“他对你而言,重要吗?”

        听见这个问题,叶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他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地说:“我转来十三中,就是为了他。”

        江怡蓉微微愕然,不过看他不想多谈的样子,也没有追问下去。

        她点了点头,像是下定了决心:“好,那我就跟你直说了。我怀疑,陆潇的父亲有暴力倾向,而且对他母亲造成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叶橙嘴边的笑意瞬间消失:“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