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街上陆续人多了起来,来来往往地路过店门口。

        透过玻璃,能看见叶橙穿了件白色卫衣,搭配灰色长裤和运动鞋,看上去似乎略有点休闲。

        陆潇打量着谭萌萌,很乖的学生头,眼睛尤其的大,穿着粉色套装,看起来和谭晓琪有几分相似。

        这两个人看着不像是约会,更像是要去野外郊游什么的。

        叶橙扭头和她说话的时候,脸刚好转了过来。

        陆潇条件反射地举起长长的菜单,动作无比娴熟地遮挡住自己。

        蒋进疑惑地问:“潇哥,我们不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吗?”

        陆潇二话不说,飞快地用另一本菜单也挡住他的脸,说:“嘘。”

        蒋进:“……”

        等到那两个人进门,陆潇才堪堪地放下菜单。

        蒋进的脸颊抽搐,满脸问号:“所以……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不会就是为了等他们吧?”

        “谭晓琪要给叶橙介绍女朋友。”陆潇依然看着对面,分神说道。

        蒋进不解:“犯.法的吗?”

        陆潇怒视了他一眼,接着继续盯住对面:“他是要考a大的,怎么能谈恋爱?”

        一时间,蒋进竟然无法反驳。

        要考a大……好像确实不该谈恋爱……吧。

        他无可奈何,只好陪着陆潇一起监视。

        咖啡店里。

        叶橙点了两杯拿铁,然后从袋子里拿出打印好的资料,递到谭萌萌面前。

        “这是历年的英语竞赛题,你可以把这些都过一遍。”他说道。

        谭晓琪跟他说,她妹妹要参加今年的英语竞赛,因为知道他拿过省一,所以想向他请教一下经验。

        小姑娘态度挺诚恳的,邀请他的时候也很有礼貌。

        叶橙的本质还是比较好感勤学好问的人,十三中好不容易有个人要参加竞赛,他自然能帮忙就帮忙。

        “谢谢学长,你真的太好啦。”谭萌萌开心地收下,说道,“我以后如果有不懂的问题,能拿去问你吗?”

        叶橙喝了口咖啡,说:“当然,可以微信问,也可以来班上找我。”

        “好!”谭萌萌笑得很甜。

        对面。

        蒋进奇怪道:“学霸们连约会都在看书吗?那女的怎么还写起来了?”

        他半天没得到陆潇的回头,偏头一看,只见陆潇咬紧牙关,一副随时要冲出去的样子。

        蒋进:“潇哥……你、你还好吗?”

        陆潇舀起一勺冰淇淋,愤愤地塞进嘴里,企图给自己进行物理降温。

        妈的,居然还在笑,有什么话题这么好笑的吗?

        不是在学习吗,这样很影响学习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咖啡店里,谭萌萌做了几题。

        抬头和叶橙闲聊道:“学长,晚会上和你一起跳《没有明天》的那个,是陆潇学长吗?”

        叶橙怔了怔,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提起这个,点头道:“是他。”

        谭萌萌笑了起来:“你们私底下关系应该很不错吧,毕竟舞台上配合得那么默契,还拿了一等奖。”

        叶橙眨了眨眼睛,应该很不错吧,只是对方有时候会间歇性大姨夫发作。

        “你觉得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谭萌萌问道。

        叶橙不是第一次被问这样的问题了,不自主地有点想笑。

        当年“十佳夫夫”的采访中,他是这样回答这个问题的——

        “他很有魄力,也很温柔体贴;很成熟稳重,也偶尔有孩子气的一面;很有担当,对每个人都非常负责。”

        而现在,他嘴边溢出一丝笑意,语气也轻快了不少。

        “他啊,挺烦人的。”

        “小暴脾气,幼稚兮兮,一点就炸,还经常玻璃心生闷气。”

        明明他口中的形容词都不是夸赞,但脸上的笑容,却让谭萌萌觉得他心情或许有点好。

        “有时候粗枝大叶,有时候又很细心。”叶橙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简直是个矛盾体。”

        谭萌萌总结道:“这么来说,就是不太成熟。”

        叶橙很是赞同:“确实不成熟。”

        “不过,不成熟也是一种优点。”他又补充了一句。

        谭萌萌一副不太能理解的表情。

        因为不成熟,所以难能可贵。

        因为毫无打磨痕迹,所以保持着他最初的样子。

        这样很好。

        陆潇看着对面,表情逐渐惆怅。

        “老蒋。”他这一声突如其来的久违称呼,差点把蒋进当场送走。

        每当他这么叫人的时候,就意味着要出大事了。

        “啊?”蒋进颤巍巍地答应了一声。

        “你觉得,叶橙会喜欢那个谭萌萌吗?”陆潇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靠窗的位置,眼神中带着若有若无的幽怨。

        蒋进说:“谁是谭萌……哦哦,对面那姑娘啊。”

        他看了看陆潇的脸色,小心地斟酌措辞道:“应该不会喜欢吧,橙哥可能不喜欢可爱款的。”

        陆潇的眼睛终于燃起一点亮光,看向他道:“是吗,那你觉得他会喜欢什么样的?”

        蒋进咽了口口水,说:“可能……可能喜欢,个子高一点,帅气一点的……御姐?呃,最好是脾气爆一点的。”

        “操!这才对嘛,我也这么觉得。”陆潇猛地一拍桌子。

        店主被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架。

        蒋进找对了思路,立马顺藤摸瓜:“对对,就是那种体育好的,肤色健康的。最好不要太瘦,结实一点,然后喜欢天天和他互怼。”

        陆潇夸奖道:“正确极了。”

        “陪他一起打游戏喷对面,陪他一起跑步打篮球,能随时随地帮他做任何事情,在外面完全不整幺蛾子。”蒋进一顿彩虹屁猛夸。

        陆潇简直被打动了:“你太他妈的了解了,那个谭晓琪是眼睛瞎了吗,这都看不出来。”

        蒋进暗自舒了一口气,总算把这祖宗哄高兴了。

        在谭萌萌写题目的时候,叶橙往窗户外面看了看,忽然看见两个非常眼熟的身影。

        他愣了一下,认出来那是陆潇和蒋进。

        谭萌萌低着头佯装刻苦做题,实则在暗中发消息给谭晓琪。

        【放心吧,你的cp很相爱,我觉得橙哥可能陷得也蛮深的。】

        谭晓琪:【是吧是吧!呜呜,我一直觉得潇哥爱而不自知,没想到橙哥也是这样。】

        谭萌萌:【嘶,其实我感觉橙哥是自知的。但是好奇怪,他给人一种很克制、很隐蔽的感觉,好像藏着什么秘密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谭晓琪:【[截图]他的微信昵称就叫,克制一下。】

        谭萌萌:【哈哈哈哈,意思是克制一下,不要在大学之前谈恋爱?】

        她发完,姐妹俩同时沉默了。

        谭晓琪:【艹,不会真的是这个意思吧?】

        谭萌萌:【……艹】

        她正在专注地打字,叶橙突然站起身道:“你先自己做题,我出去一下。”

        谭萌萌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手机差点砸脚底下,赶忙应付道:“啊,好、好的,你忙你的,我自己没问题!”

        “嗯。”叶橙对她抱歉地点了下头,转身走出了咖啡店。

        陆潇正被蒋进说的飘了,没注意到店门口的风铃响了几声,有人进来了。

        “还有呢,继续说。”他狠狠地吃了一口冰淇淋,感觉又冰又甜。

        蒋进已经快要词穷了,恨不得抱住语文老师的大腿求求她来上:“还有……就是,就是,爱吃甜食的,然后内心比较小孩儿……”

        他说到一半,看着陆潇身后,呆呆地张大嘴巴。

        陆潇正听得来劲,催促道:“goon,别跟挤牙膏似的,叶橙还喜欢什么样的?”

        蒋进被呛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弱弱地说:“橙哥好。”

        陆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慢慢地转过身去。

        叶橙站在他身后,淡淡地说:“好巧啊,你们也在这里。”

        陆潇沉默了有那么十几秒,然后立即作惊喜状:“真巧,要坐下来一起吃冰淇淋吗?”

        他坐着,叶橙站着,比他略高了一些,从上往下审视着他道:“你不是前两天还在和我冷战吗?竟然这么好心请我吃冰淇淋?”

        陆潇:“……”

        蒋进眼看他就要恼羞成怒,赶忙打圆场道:“那个,潇哥突然想吃这家冰淇淋,我们才过来排队的。咱们都老顾客了,是吧孙老板?”

        店长懵懵地看着店里仅有的三个客人,直到他们一起望过来,才发现这声“孙老板”是喊自己。

        可是他也不姓孙啊……

        他迟疑地点了点头。

        叶橙不太在意他的反应,问陆潇道:“出去走走吗?”

        陆潇犹豫了几秒。

        “你们想去哪去哪,不用管我,我就坐在这里吃冰淇淋。”蒋进马上摆动双手说。

        陆潇英勇就义似的,站起身道:“走吧。”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尴尬吗?

        -

        初秋的长乐路,阳光普照。

        不要钱似的给梧桐叶镀上一层金辉,让普通的树叶变得不普通起来。

        空气中少了蝉鸣,多了板栗和桂花的味道。

        周末是休息时间,很多人出来逛街、吃饭,街上很是热闹。

        两人走在梧桐树的影子下面,穿过拥挤的人行道和红绿灯。

        叶橙刚要开口,就听见陆潇主动说,

        “对不起。”

        他的声音闷闷的,像是犯了什么错一样。

        “我这些天心里很乱,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我给你道歉。”他说道,“之前说让你离我远点那个话,可不可以收回?”

        叶橙顿时哭笑不得。

        自己要和他掰,现在还要收回,真就是个小屁孩。

        他没有立刻就原谅,而是故作冷淡地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说能不能收回?”

        陆潇低落极了,垂下眼眸不讲话。

        “心里为什么乱,跟我说说。”叶橙悄悄瞥了他一眼,还好,没有哭。

        陆潇握了握拳:“可以不说吗?”

        叶橙冷冷地说:“道歉没有诚意的话,还不如不道歉。”

        陆潇吸了一口气,缓了缓情绪,才鼓起勇气道:“叶橙,我觉得我有点不太正常。有的时候,我会想做那、那种事。”

        他说完,脸已经嗖地熟透了。

        “什么?哪种事?”这人跳跃的太快,叶橙一下子没跟上。

        陆潇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句:“就是‘那、种、事’,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叶橙这才恍然大悟,瞬间也脸红了。

        操,原来是思.春了。

        难怪最近又是孔雀开屏,又是暴躁易怒。

        叶橙万万没想到,自己除了要解决青少年的学习问题、品德问题,现在还要关心他的生理健康。

        实在是……非常羞耻。

        他已经开始后悔进行这场谈话了。

        但为了不让陆潇崩溃,叶橙只能安慰他道:“这个……这种事其实很正常的,我也梦到过啊。你别太有压力,保证适度运动,勤换内.裤就行。”

        最后一句话,是他从生理教育书上看见背下来的。

        谁知,陆潇并没有被安慰到。

        他只关注到了前一句话,紧张兮兮地问道:“你也有过?是梦到你前任吗?”

        叶橙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被噎着了,好一会儿才说:“算是吧。”

        “梦到……和他那样那样?”陆潇呼吸都要停止了。

        以前他都是一口一个“老子今晚要操.死你,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如今含羞地用“那样那样”来代替,叶橙差点一个没绷住笑出来。

        他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努力保持镇定道:“你别这么害羞,这种事情真的再平常不过了,你以前难道就没有,唔,梦.遗过?”

        陆潇不自然地说:“有,但是没这么具体。”

        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跑偏了,前先一步反问道:“你的前任,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叶橙今天第二次被问这个问题了,他麻木地背诵腹稿:“成熟稳重,温柔体贴。”

        这时路口变成了红灯,他们停了下来。

        听到他的形容,陆潇的表情变得悲壮起来。

        红灯还剩下三十秒的时候。

        他郑重地说道:“我对我前几天的行为,再次表示抱歉。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无理取闹了,你有看不惯我的地方,只要告诉我我就会改。”

        叶橙被他突如其来的宣言惊到了,有点好笑又有点不忍心。

        “倒也不必,”他笑着说,“除了抽烟喝酒,我对你没什么看不惯的地方。”

        陆潇忍了忍,神色无比严肃:“我会尽量试着戒掉的。”

        叶橙张了张嘴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突然浪子回头了?

        “好吧。”他憋了半天,说道。

        陆潇接着问他:“你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

        叶橙眼神飘忽:“和异性恋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你真这么想?”陆潇的语气有点急切,仿佛迫不及待想得到一个答案。

        “嗯,真的。”叶橙说。

        陆潇说:“那你春游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真的吗?”

        叶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哪句话?”

        “你说你不直。”

        “……”

        他满脸黑线,但觉得也不必骗他,于是实话实说道:“真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陆潇脱口而出。

        在看见他眼中的诧异后,立马改口道:“我……我是说,那可真是和异性恋一样好。”

        他心里美得直冒泡泡。

        陆潇不是个直男癌,并没有觉得人家是弯的,就一定得对自己有意思。

        但这挡不住他高兴——这个答案,总比“我喜欢女生”要好得多了吧。

        他的心情又飞了起来。

        绿灯亮了,两人顺势穿过马路。

        前面是一个商场,他们和好之后,就一块儿泡到游戏厅去了。

        期间陆潇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专心给叶橙抓娃娃,理都没理。

        最后花了五百块,抓了两个娃娃。

        一个是粉白色的美羊羊,一个是黑咻咻的沸羊羊。

        临走时,叶橙把美羊羊推给陆潇,说:“给,一人一个。”

        陆潇马上不干了:猛男怎么能用粉色?!

        “我要沸羊羊。”他伸手去抢小黑炭。

        叶橙把手背到身后去躲避:“不行,这个是我的。”

        “不带你这么搞的,这俩还都是我抓的呢。”陆潇急了。

        叶橙拿出手机,提议道:“那我们掷骰子,谁大归谁。”

        陆潇立马点开微信:“掷就掷!”

        正在他打开对话框时,蒋进的电话进来了。

        他利索地挂断,然后点下骰子。

        骨碌骨碌,红黑双面转动。

        叶橙也点了下去。

        两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地盯着屏幕,生怕自己的比对方的小。

        3、2、1,骰子停下。

        “哈哈哈哈哈,我赢了。”叶橙发出一阵笑声,快乐地把沸羊羊据为己有,顺手将那个粉不拉几的东西塞进陆潇怀里。

        陆潇脸上的面具一寸寸裂开,痛苦不已地抗拒:“我不要粉的!三局两胜行不行?”

        “谁跟你三局两胜,略略略。”

        收银台的小姐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被他俩的幼稚程度弄得无语透顶。

        原来,真的有人光是脸帅,脑子却不大正常。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两个一米八的男生,在这里为了玩偶吵上十分钟的。

        她体贴地提醒道:“顾客,请问你们还办卡吗?”

        两人这才想起来,刚才是要办卡。

        陆潇打开手机付钱,拿到卡之后顺手给了叶橙,动作那叫一个自然。

        他们今天是第一次来这家游戏厅,但觉得体验还不错,便约好了下次继续来。

        走出商场,陆潇才发现大事不好。

        蒋进给他打了十通电话,可怜兮兮地发微信问他还吃饭吗,肚子要饿瘪了。

        五分钟前,他撑不住说自己先去吃了。

        叶橙也赶紧打开未读消息,还好,谭萌萌说自己等他回来一起吃。

        陆潇皱眉看着他回复消息,酸里酸气地说:“哟,备注还是萌萌呢。”

        叶橙打字的手一停,翻了个白眼:“这是她的昵称,刚加的好友,我还没给备注好不好。”

        “你可以改成‘某不熟悉的学妹’啊。”陆潇偷瞄他的屏幕,“那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叶橙赶紧收起手机,不让他看。

        陆潇直觉不妙,“你给我看看!”

        他一手钳制住叶橙的手腕,轻而易举把手机拿到了。

        “喂!”叶橙跺了一下脚。

        但已经来不及了,还是被他看到了。

        陆潇眼睛都瞪圆了,难以置信地喊道:“笨狗?你给我的备注是笨狗?!”

        “……我没让你看,是你非要看的。”叶橙尴尬地抢回自己的手机。

        陆潇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当场掏出自己的手机,报复性地说:“我也要给你改。”

        他用力打了几个字,然后明晃晃地把屏幕贴到叶橙脸上,得意洋洋地说:“别以为就你会改。”

        叶橙看见自己的头像右边顶着俩字——蠢猫。

        他闭上眼睛,扶住额头,惨不忍睹地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像小学生?”

        “你给我的备注就不小学生吗?难道是初中生?”陆潇很不服气。

        叶橙举手投降:“我们去吃饭,别让女孩子等。”

        说到“女孩子”,陆潇才想起他刚才已经在自己面前出柜了,这个小秘密只有他才知道。

        他大度地点点头:“走吧,吃什么,火锅怎么样?”

        “问一下谭萌萌吧,我都可以。”

        “行,那就按她的口味来。”

        三个人汇合后,选择了去吃海底捞,因为谭萌萌提前排了五家店,只有火锅快叫号了。

        点单的时候,叶橙问谭萌萌喜欢什么锅。

        她坐在两个帅哥对面吃饭很开心,快乐道:“辣的,我超喜欢吃辣。”

        陆潇在桌子底下抠了抠手指头,觉得自己不能掉链子,就没有说话。

        “那一边放牛油锅,一边放番茄锅。”叶橙偏过头问他,“要多加番茄吗?”

        陆潇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吃不了辣,“啊,不用加。”

        叶橙应了一声,继续点菜。

        他不想让服务员等,就自己拿着手机划拉。

        三人各自低头点菜。

        陆潇看见菜品不断增加,黄喉、毛肚、肥牛,腐竹、金针菇、冻豆腐。

        全部是他喜欢吃的,就很迷。

        他扭头看了看叶橙,不敢相信这人的口味居然和自己这么契合,除了辣度。

        叶橙察觉他的视线,抬起头对他一笑,说:“点了小酥肉的,你不是喜欢吃吗,虽然这家没有川锅的好吃。”

        陆潇愣住了:“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小酥肉,我们好像没有一起吃过火锅吧?”

        闻言,谭萌萌捂住了嘴巴。

        叶橙回过神来,尽量保持镇定,找了个理由:“蒋进说的。”

        “哦。”陆潇将信将疑地低下头,继续看菜单。

        谭萌萌要哭了,借着点菜的动作发消息。

        【我要死了姐!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谭晓琪:【坚持住,深呼吸,你可以!】

        谭萌萌:【我马上就要哭出来,真的哭出来,我好怕我当着他们的面把口水流到碗里……救命,我能近距离体会到你每天的心情了。】

        谭萌萌:【他俩没坐一起的时候我还没怎么磕,一坐一起就不行了……】

        谭晓琪:【还差得远呢,这才哪儿跟哪儿啊。】

        谭萌萌:【我的脚趾快把袜子顶破了,你懂吗?】

        谭晓琪:【我懂,所以他俩又干嘛了?】

        谭萌萌发了一串:

        【叶漂亮说:狗勾,我给你点了你爱吃的小酥肉。】

        【一哥问:老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呀?你好细心嘤嘤嘤。】

        【叶漂亮:我问过xx(不好意思没记住名字)。】

        【一哥:呜呜,爱你老婆。】

        谭晓琪:【操.他妈的!操.他妈的!操.他妈的!这是什么神仙爱情!请一哥吃完饭立马爆艹叶漂亮可以吗?!】

        谭萌萌:【呜呜呜,请一哥吃完饭立马爆艹叶漂亮可以吗?!】

        “萌萌,你还有要点的吗?”

        正她憋得满眼泪花的时候,叶橙的声音突然响起。

        谭萌萌一个激灵,手机掉在了桌子上。

        不偏不倚,屏幕暴露在二人面前。

        正上方一条是:【呜呜呜,请一哥吃完饭立马爆艹叶漂亮可以吗?!】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