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周围光线昏暗,看不清具体是什么样子。

        只能隐约看见短袖、领结,和橱窗里面的那套一模一样。

        浅浅的抹茶色,穿在别人身上是灾难一般的存在,但在他身上却衬得皮肤更白。

        陆潇浑身的血液刹那间涌上脸,脑袋嗡地一声。

        心间掀起翻天的地震和海啸,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橙不再继续说话,施施然在他旁边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双眼。

        陆潇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只怪灯光太暗,什么都看不清。

        但是不妨碍他的想象,想象那双腿是怎样笔直修长,怎样在裙摆下欲露还羞。

        他看着对方漂亮到让人呼吸困难的脸,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

        渴望把他压倒在沙发上,渴望握住他细白的手腕,迫使它们被举到头顶。

        渴望肆无忌惮地,对那双看起来就很好亲的嘴唇,做点什么。

        他不光这么想,还真的这么做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倾身将叶橙压在身下。

        动作完全不受理智的操控,一举一动都像着了魔。

        陆潇感到浑身都要烧起来了,如同置身烈火的包围中。

        好热,好热。

        叶橙发出细微的声音,似乎挣扎了几下,然后被狠狠地按了回去。

        “看他这么端庄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欺负他。”

        “但是把人欺负哭了,心里又莫名有点刺刺的疼。”

        “疼完之后,又想欺负……”

        “我是不是有病。”

        他胡乱地想着。

        正在一切都发展的不可收拾,他的手往下摸去的时候。

        滴滴滴——

        闹铃响了。

        陆潇翻了个身,想继续。

        手机继续在耳边不知疲倦地叫嚣。

        滴滴滴——滴滴滴——

        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忍无可忍地翻身坐起来,把闹铃关了。

        操!

        操操操!

        他这辈子的起床气加起来,可能都没有今天这么大。

        真是莫名火大!

        陆潇一脸烦躁地准备下床,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的某处……

        他愣愣地在床上坐了许久,然后用手抱住凌乱不堪的脑袋。

        谭晓琪的话言犹在耳。

        “那你有没有做梦梦到过他?唔,我说的是那种梦,你懂的。我男朋友,呸,前男友,说男生经常会做那些梦。”

        “怎么可能,没有梦到过。”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陆潇崩溃了。

        不止是因为他做了这种梦。

        更加因为,他醒来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悚也不是恶心。

        他竟然在遗憾。

        遗憾没能记住梦里的触感,遗憾闹铃响了,遗憾梦结束了。

        陆潇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他好像弯了,而且意.淫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好哥儿们。

        不知名的羞愧席卷全身,顷刻间如同浪潮般淹没了他。

        天哪,为什么会这样?

        -

        叮铃铃,第一节上课铃响起。

        从早上开始,天边就阴沉沉的,看着像是要下雨。

        王莉莉抱着书走进来,开始照常讲课。

        叶橙往后排看了一眼,陆潇的座位是空的。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这人干嘛去了。

        课上了一半,陆潇才从后门仓促地进来。

        王莉莉早就习惯了,也没管他,继续上自己的课。

        叶橙忍不住回头看过去。

        陆潇的发梢被淋湿了,流海撩上去,愈发显得剑眉星目。

        在对上叶橙的目光时,眼神闪了闪,然后居然避开了。

        王莉莉看了眼第三排,注意到有人走神,朗声道:“叶橙,你来回答一下。howdidtheauthormostprobablyfindhisspanishclassatcollege?”

        她正在讲课后练习的一道题。

        叶橙起身,毫无间隙地答道:“b,interesting.”

        王莉莉点了点头,说:“这题存在陷阱,你先坐下,别东张西望。我们翻到前面看一下第三段……”

        叶橙坐下后,趁着她不注意,又回头看过去。

        不偏不倚,再次看见陆潇黑漆漆的双眸,他一直在后面看他。

        陆潇低下头,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叶橙疑惑地想,他怎么了,难道昨天那条朋友圈,真把人给内涵到了?

        上午上完课后,果然开始下起小雨。

        华旺春让叶橙去信息楼拿新来的练习册。

        因为不知道有多少本,叶橙担心自己拿不下,便去后排问陆潇道:“我要去信息楼拿东西,一起吗?”

        平时这种事情,陆潇都非常积极,早就自告奋勇了。

        可是今天他却没什么反应,沉声说:“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陆潇转过脸,没有再看他。

        叶橙不明所以,只得走了。

        信息楼距离思远楼有段距离,他见雨下的不大,怕打伞不方便抱东西,于是快速地跑了过去。

        幸好,新来的练习册不是很多。

        帮他找册子的老师伸了个懒腰,一边翻找一边道:“一场秋雨一场凉,天气要冷起来咯。”

        “是啊。”叶橙看了眼窗外的银杏叶,已经开始泛黄了。

        老师说:“这些都是会考的资料,你们还有两个多月就会考了吧?能考几个a呀?”

        叶橙谦虚地笑了笑。

        十三中的老师都很喜欢闲聊,尤其是这种管资料的,每天一个人呆着寂寞,逮住一个学生就使劲儿聊。

        那个老师为了和他说话,足足拖了十分钟才把册子找齐全,还热心地用绳子捆了给他抱着。

        叶橙掂量了两下,稍微有点沉。

        都怪陆潇不和他一起来。

        天空中飘着细蒙蒙的雨雾,信息楼下面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

        叶橙抱着材料路过时,闻到了一股烟味。

        他对这种味道向来敏感,便顺着看过去。

        只见几个男生在那里抽烟,一个个袖口撸到肩膀,满脸小混混霸街的样子。

        那群男生也看见了他,其中一个向另一个叼着烟的说了句什么,然后几人一起朝他走过来。

        “喂,同学,你等等。”叼烟的喊道。

        叶橙停了下来,奇怪地看着他们。

        那个男生说:“你是二十班的叶橙吗?”

        “嗯。”叶橙被他手上的熏得不舒服,冷淡道,“有事?”

        男生没想到他这么拽,又多看了他几眼,问道:“你认识陆潇吗?”

        叶橙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警惕道:“认识。”

        男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吐出一片雾气:“他渣了我妹子,你让他今天晚上在后门等我们,就算是一哥,也不能让我妹子受委屈。”

        “你妹子……是谁?”叶橙皱眉道。

        男生说:“高一五班的李娇娇。”

        叶橙:“哦,没听过。”

        他的语气平平,但男生愣是觉得自己受到了藐视,马上不甘地说:“她可是五班班花!你怎么可能没听过?”

        叶橙懒得和这种智障兮兮的人掰扯,转身往外走去。

        他得快点回去,赶在午休之前把练习册发了。

        男生急了,冲上去就抓住他的手臂。

        叶橙刚刚迈入小雨中,猝不及防地被他一扯。

        手里一下没拿稳,满怀的练习册啪地掉在了地上。

        虽然是用绳子捆好的,但地面潮湿泥泞,泥点瞬间溅在了册子上。

        “你干嘛?”叶橙抬起头,怒视着他。

        男生也没想到会弄掉在地上,表情有点尴尬,嘴硬道:“……你自己弄掉的,关我什么事。”

        两人正在僵持间,雨中快步走来了一个身影。

        陆潇几乎是冲上来的,抬起手就是一拳,直接把那个男生放倒了。

        他出拳又快又猛,男生根本来不及闪躲。

        咣当一声,就捂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叶橙有点愣住了,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操!陆潇?”

        其他人看见自己人被揍,而且来的还是他们要找的人,立马全部一哄而上地开始动手。

        陆潇一脚踹在一人腹部,直接把扑上来的人踹进了雨里。

        “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

        “他妈的全都上!把他围住!”之前拽叶橙的那个,躺在地上气急败坏地吼道。

        叶橙来不及多思考,冲上前跟着他就打了起来。

        他本来还想解释一下,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

        干就完事儿了。

        混乱中,有个人趁机给了他一拳,砸在他肩膀上。

        叶橙“嘶”了一声,回头想打回去。

        他还没来及动手,陆潇就双眼通红地推开他,反手把那个人压在身下,一拳接着一拳往他脸上招呼。

        停车场上一片哭爹喊娘。

        陆潇干架向来有个特点,凶狠且速度。

        和他正面冲突过的,都怕得不敢再来第二次,十三中小霸王不是说说而已。

        不出几分钟,地上已经躺倒了一堆人,全部爬都爬不起来。

        他踩在把叶橙材料碰掉的男生的腿上,那人嚎叫得仿佛杀猪一样惨烈。

        陆潇对着叶橙抬了抬下巴,声音冷得快要结冰了:“再敢动他试试,老子让你被抬出十三中。”

        男生痛得大喊,在地上扭来扭去。

        陆潇没好气地松开脚,单手从泥里捡起一塌糊涂的材料,对叶橙道:“走了。”

        叶橙默默地跟了上去。

        快走出信息楼时,他想了想,还是不能就这么回去。

        于是伸手拉了拉陆潇的衣角道:“等一下。”

        陆潇像是触电了一般,马上弹开来,迅速地后退了一步。

        叶橙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突然抽什么疯。

        “这套资料都湿了,我们得回去换一份新的。”他解释道。

        练习册被泥水弄得乱七八糟,这样拿回去肯定会被华旺春说的。

        陆潇手一伸,把册子递给他道:“你自己去吧,我回去了。”

        “你有什么毛病?”叶橙终于受够他了,“你陪我去,现在,立刻,马上。”

        惯的他。

        陆潇不吭声了,拎起练习册,低着头走在他身后。

        走了几步,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以后别什么都叫我陪你了。”

        叶橙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

        陆潇也不看他,望着路面雨滴砸出的泥坑道:“也别离我太近,别对我太好。”

        叶橙的左眼皮跳了跳,“你来大姨夫了?”

        “……没有。”陆潇居然还认真回答他。

        “我会遵守约定好好学习,会戒烟戒酒,会少逃课少打架。”

        叶橙:“?”

        “只是你不要再这样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两人站在雨里,雨虽然小,但还是把他们的头发弄得湿漉漉的。

        周围的绿化带弥漫着淡淡的雾气,朦胧而暧昧。

        叶橙站在原地,不太能理解地望着他:“你几个意思?”

        陆潇梗着脖子,却不敢和他对视。

        “说话啊,几个意思?”叶橙有点急了。

        陆潇伸手,把练习册放到他怀里,下定决心道:“我还是不和你一起去了,东西不重。”

        说罢,扭头就走。

        明明是他自己跟上来的,结果又跑了。

        “我操,你真有病啊?”叶橙骂了一句。

        但手上的事情比较要紧,只得眼看着他离开了。

        他妈的,还是动不动就犯浑,难管的一批,他在心里想道。

        -

        陆潇回到教室,帅气的脸上比窗外的天还要乌云密布。

        午休时间还没到,大家三三两两地在座位上,打牌的打牌,玩游戏的玩游戏。

        他的前面坐了两个人,李俊晓和谭晓琪。

        谭晓琪正坐在李俊晓的腿上。

        自从上次换座位之后,李俊晓就坐在了他前面。

        谭晓琪拿了一根薯条,喂到李俊晓嘴里,两人腻腻歪歪地紧靠在一起。

        班上的人都见怪不怪,有几对小情侣,经常在老师不在的时候干这种事,大家都习惯了。

        陆潇眉毛一拧,烦躁地打断他们:“能不能注意点风气。”

        李俊晓傻呵呵地跟他打招呼:“潇哥,你不是去找橙哥了吗,怎么没一起回来?”

        “谁跟你说我去找他了。”陆潇兀自坐下,手指粗鲁地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

        他忽然想起来什么,放下手机道:“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昨天这女的还哭得要死要活,恨不得化身李莫愁。

        谭晓琪搂住李俊晓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嘬了一口:“我们复合了,不行吗。”

        陆潇:“……”

        他第一次意识到fff团不是开玩笑的。

        刚想开口让这两人滚,谭晓琪瞄了他一眼,故意说道:“宝,你说我把我妹妹介绍给橙哥,他会喜欢吗?”

        陆潇猛地抬起眼睛,看向她。

        在她瞄过来的时候,又欲盖弥彰地拿了本书挡住脸。

        “你哪个妹妹?你妹妹太多了。”李俊晓笑着说。

        谭晓琪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哎呀,是我亲妹妹啦,高一五班的谭萌萌。又萝莉又可爱,橙哥肯定喜欢的。”

        陆潇竖起了耳朵。

        李俊晓说:“你亲妹子?你还真舍得啊。”

        “有什么不舍得的,”谭晓琪说,“她暗恋橙哥好久了,之前一直托了给她牵线搭桥。”

        陆潇的手慢慢攥紧,咔擦一声,书的封面被他捏破了。

        谭晓琪看了他一眼,笑着说:“刚好,这周末她不用上钢琴课,我问问橙哥有没有空一起出来玩。”

        陆潇终于忍不住了,刷地放下书道:“你乱点什么鸳鸯谱,叶橙不喜欢那种只会发嗲没有内涵的。”

        谭晓琪眨了眨眼睛:“我妹妹年级第一啊,怎么会没有内涵,和他不是很配吗。”

        陆潇哑巴了,无话可说。

        妈的,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一。

        怎么听怎么般配。

        他开始有点痛恨,自己平时为什么那么不用功了。

        年级第一和年级四百,怎么听怎么不般配。

        操.他妈的。

        烦死了。

        谭晓琪继续说:“她还会弹钢琴,会跳舞,长得又漂亮,性格又很软,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吧。你说呢,宝?”

        “不知道,我只喜欢你。”李俊晓乖巧地说,谭晓琪满意地笑了起来。

        陆潇觉得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多才多艺,软玉温香,性格……很软,他的性格为什么就不软呢?

        他深吸一口求,拿出了最后的底牌:“你想多了,叶橙不喜欢女的。”

        “哈哈哈哈,”谭晓琪仿佛听了什么莫大的笑话,大笑起来,“他认真亲口说的吗?没有吧。”

        好像确实没有认真亲口说,陆潇的心再次沉到低谷。

        他暴躁道:“反正你给他介绍女朋友就是扯淡,他那么重视学习,不会想谈恋爱的。”

        谭晓琪狐疑地观察他:“潇哥,你不对劲啊,你昨天不是还说对他没感觉吗,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陆潇再次哑口无言。

        谭晓琪笑了笑:“反正你们是好哥儿们嘛。”

        陆潇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想再理她。

        叶橙回来的时候,谭晓琪果然去找他了。

        他在讲台上给练习册做分类,谭晓琪站在边上和他说话。

        陆潇拿了本物理书竖着,从缝隙里看他们。

        谭晓琪说了几句,叶橙笑了笑。

        我操,你笑屁啊,还笑的这么甜。

        陆潇觉得自己每一根头发都要炸开了。

        讲台上,叶橙点了点头。

        谭晓琪开心地捂住嘴,主动去帮他分发练习册。

        陆潇只恨自己没有顺风耳,立即从桌子底下给了前面的李俊晓一脚。

        李俊晓正准备打瞌睡,被一下子踹醒了,迷迷糊糊地回过头道:“发生什么事了,潇哥?”

        陆潇没好气地说:“你女朋友在发材料,还不上去帮她。”

        李俊晓抬头看看讲台,又看看他,摸不着头脑:“不是有橙哥在帮她吗。”

        “你不会帮叶橙分担一下吗,他拿了一摞你看不见?”陆潇很冲地说。

        李俊晓呆愣了几秒,突然恍然大悟,结结巴巴啊地说:“啊,啊,懂了……我这就去。”

        说着,连滚带爬地上去抢着干活去了。

        蒋进吹着泡泡糖从后门进来,吹了声口哨:“哟,潇哥在学习呢,大中午还不休息,这么刻苦啊。”

        话音刚落,看见陆潇手里那本拿反了的物理书。

        他嘴角抽搐,尴尬地提醒道:“你、好像拿反了。”

        陆潇专注地在看讲台上的人,闻言面无表情地把书翻转了一圈。

        蒋进:“……”

        他在陆潇旁边的位置上坐下,问道:“潇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心不在焉的?”

        叶橙把剩余的册子给了李俊晓,从讲台上走了下来。

        陆潇马上放下书,佯装转头和蒋进说话:“你周末有空吗?”

        “啊?”蒋进一脸懵逼。

        “我请你吃饭。”陆潇说。

        蒋进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事,还能白蹭一天的饭,于是快乐地答应了。

        午休开始之后,教室里陷入一片安静中。

        谭晓琪作午睡状,将手机放在腿上低头刷美妆推荐,忽然收到一条微信,震得手机差点从腿中间掉下去。

        她慌忙打开消息。

        嫌疑人x:【你们周末去哪里玩?】

        谭晓琪慢慢地笑了起来。

        糖,这不就是来了嘛。

        她回复道:【啊?什么我们,是“他们”啦~】

        小女孩总是知道怎么气死小男孩。

        陆潇咬牙切齿:【叶橙要和你妹单独出去?】

        谭晓琪胆大包天地戳穿他:【你一口一个你妹好像在骂人,人家有名字的,叫谭萌萌哦。】

        那边沉默了。

        过了足足三分钟,陆潇才回道:【他为什么要和谭萌萌单独去玩?】

        谭晓琪的嘴角快飞上天了,他怕不是想把谭萌萌这三个字嚼碎了咽到肚子里。

        只能委屈你一下了,我可怜的工具人妹妹,她心想。

        谭晓琪:【我一提议他就答应了啊,要不你自己去问问他为什么?】

        那边又狠狠沉默了。

        谭晓琪没见过陆潇打字能这么慢的,输入框一直显示“正在输入”。

        嫌疑人x:【所以他们要去哪里?】

        谭晓琪:【不知道。】

        后排传来一声动静,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谭晓琪怕他一冲动把手机砸了,不敢再吊着他,打字道:【我帮你问问橙哥吧。】

        嫌疑人x:【嗯。】

        末了,又补充一句:【别说是我问的。】

        谭晓琪憋笑憋得快死了,由于怕吵到睡着的同桌,她只能拼了老命忍着,拿指甲掐自己的手心。

        她打开和叶橙的聊天界面:【橙哥,你和萌萌周六在哪里见面啊?】

        过了一会儿,叶橙回她:【长乐路的queen咖啡店。】

        谭晓琪告诉陆潇:【他们周六在长乐路见,queen咖啡。】

        嫌疑人x:【几点?】

        谭晓琪:【呃,我忘了问,稍等!】

        嫌疑人x:【你别问了,免得他多疑。】

        救命,哈哈哈哈哈哈。

        谭晓琪一口气呛进肺管子里,差点把自己噎死。

        -

        周六早上五点半,蒋进正在梦里跟江怡蓉分吃一块华夫饼。

        突然,手机开始疯狂轰.炸。

        他恼火地摸索着关掉,继续睡。

        片刻后,又开始响。

        蒋进忍无可忍,艰难地掀开眼皮一看,是陆潇。

        火气熄灭了一半,他只得接起电话,迷迷糊糊地问道:“干嘛啊,潇哥,这一大清早的。”

        那头响起陆潇斗志满满的声音:“都几点了,还早?快滚过来长乐路,请你吃饭。”

        蒋进人都傻了,再次看了眼墙上的钟,是五点半没错。

        “你请我吃啥……吃早茶吗?”他不可思议地问道。

        陆潇大手一挥:“你今天全天的吃喝,我包了。”

        蒋进觉得要么是自己不太正常,要么是他不太正常,弱弱地抗议:“可以是可以,但是哪有五点半就……”

        陆潇烦了:“别逼逼赖赖,快点出来。”

        “好、好吧。”蒋进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穿衣服去了。

        五点五十分,长乐路queen咖啡对面的冰淇淋店门口,站着两个高个子男生。

        蒋进萎靡不振地打了个哈欠,看了眼门牌的营业时间,叫苦不迭:“潇哥,这家店八点半才开门,我们来这么早到底为了什么啊!”

        “你懂个屁。”陆潇面色不善地盯着对面。

        蒋进望了望那家咖啡店:“你想喝咖啡?你什么时候喜欢喝咖啡了?关键那家也没开门啊。”

        陆潇不理他了,视线在路口处看来看去。

        蒋进:“……”

        两人像两根木头一样在门口杵了将近三个小时,店主来开门的时候都惊呆了,没想到自家的店居然有死忠粉了。

        门开了,蒋进总算能坐下来。

        然而,他对着两盘冰淇淋发愁了:“你确定要吃这个当早饭?会拉肚子的吧。”

        店主贴心地送了几块餐前面包过来,蒋进这才苦着脸闭上了嘴。

        他也不知道陆潇在做什么,只能陪他待在这里。

        这一待,又是一个多小时。

        上午九点四十分左右,蒋进本来在迷迷瞪瞪地打瞌睡,坐着玩手机的陆潇猛地直起身来,朝对面看去。

        蒋进被他吓了一跳,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然后,看见了叶橙的身影,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