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这个问题提的莫名其妙,叶橙的脸色却逐渐由红转白。

        他的脚踝处,以后确实会有一个纹身。

        而且是陆潇亲手纹上去的。

        ——foreverlove。

        在那块凸起的骨头的正上方,刺入薄薄的皮肉,诉说着最隐晦的爱意。

        他不知道陆潇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眼神有些闪躲,支吾道:“我不喜欢纹身。”

        这个回答是最保险的,他平时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能喜欢纹身就有鬼了。

        听他这么说,陆潇觉得自己又魔怔了。

        做个梦而已,按照叶橙的性格,难道还真的能去纹身?

        可他又转念一想,如果他真的那么讨厌纹身,却为了喜欢的人而纹上了……那他得有多喜欢这个人啊。

        一定是爱到骨子里了吧。

        这么想着,陆潇觉得胸口酸.溜溜的。

        他以前偶然知道叶橙谈过恋爱的时候,尚且只是好奇——对普通朋友的好奇。

        究竟什么样的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毕竟他这么挑剔。

        可现在再一回味,那种酸酸麻麻的滋味着实不太好受。他甚至忍不住发散和脑补,他们牵过手吗?拥抱过吗?接过吻吗?

        陆潇不太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但就像是他自己的东西被侵占了一样。

        有点不爽。

        有点想抢回来。

        叶橙眼见着他脸色越来越黑,难道不喜欢纹身就让他这么恼火吗?

        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几点了,你还不去准备篮球赛吗?”

        陆潇往前伸手,把那块红魔放到他眼皮子底下,说:“两点,着急什么,我等你包扎完再去。”

        “那行,待会儿我和你一起过去吧。”叶橙想起来和谭晓琪说的话。

        全班都要去看比赛,他也不好缺席。

        陆潇听说他要去,眼睛亮了亮,但随即又犹豫道:“你的脚不疼吗?要不还是算了,在这儿歇着吧。”

        叶橙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腕,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痛了,可能是过了劲。

        于是摇了摇头道:“不算很疼,而且我想看你比赛。”

        陆潇低下头,嘴角一点一点扬了起来。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怎么会扭到呢,我看见你热身了的。”

        他虽然在主席台,但问人借了望远镜看操场。

        叶橙咳了咳,说:“没注意而已,我下次小心。”

        他见陆潇忽喜忽怒的,生怕自己说是因为他的稿子,他能难过得篮球赛都不打了。

        没多久,王医生就拿着喷雾进来了。

        他往伤处喷了几下,揉一揉,完事儿。

        陆潇总觉得他在敷衍了事,不停问这问那,问能不能碰水,能不能冰敷,有没有其他需要注意的。

        最后王医生火了,一拍桌子道:“他是扭了筋,不是骨折!有什么不能吃辣的?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

        陆潇一抬下巴就要和他杠,叶橙赶忙把他拉走了。

        他一瘸一拐地扶着陆潇,没让他再背着自己。

        一方面因为他确实能走了,一方面因为不太好意思。

        两人到篮球场后,周敏豪便过来叫陆潇去热身,顺便关心了一下叶橙的状况。

        篮球场已经被团团围住了,里三层外三层,热闹非凡。

        一年一度的篮球赛,是帅哥云集的日子,女生们全都兴奋地期待着。

        “橙哥,要不给你搬个椅子过去吧?你坐这儿哪能看得见啊。”周敏豪贴心地说道。

        叶橙坐在离场内几米远的台子上,光是啦啦队跳起来就能把他遮住。

        “别,搞得我像教练一样。”叶橙果断拒绝了,“这里能看得见,我会给你们加油的。”

        周敏豪只得作罢:“那好吧,你看不见就让替补把你扶到前面去。”

        蒋进和身后的人搬着几箱水过来,放在了叶橙脚边,说道:“橙哥帮我们看着水吧,等会儿中场休息的时候大家要过来喝。”

        叶橙笑着点了点头:“放心,丢不了。”

        “来这里集合了。”周敏豪招了招手。

        陆潇不放心地低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要找个人陪你?”

        叶橙都快给他整无语了:“潇哥,我还没到需要坐轮椅找人推的地步。”

        蒋进在旁边吃吃地笑。

        陆潇被大家拽走了。

        快四点的时候,场边的啦啦队开始排兵布阵。

        一群穿着短裙、举着彩带的女生齐刷刷站成一排。

        旁边,两队人走了过来。

        最左边的那队,统一穿着黑色篮球背心和短裤,为首的正是陆潇。

        他们的胸前刺着队名——迪迦是光。

        从头到脚充满中二的味道。

        啦啦队登时沸腾了,齐声喊道:“迪迦迪迦,争高不下!勇往直前,合作无间!”

        “陆潇加油!周敏豪加油!”谭晓琪撕心裂肺地叫着。

        叶橙整个人尬住不能动,憋笑憋得头皮发麻。

        救命,这到底是谁策划的!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

        陆潇每次打篮球的时候,都喜欢戴上护腕。

        这次除了护腕,还戴了一圈黑色发带。

        叶橙在瞄到他的瞬间,就移不开眼了。

        不仅他移不开眼,周围的女生全都看得目不转睛。

        陆潇是前锋位置,带球冲篮板的时候特别猛。每次一上去灌篮,就会引起无数尖叫声,那架势让旁人听着觉得她们随时会晕过去。

        到上半场的最后一球,迪迦队领先了三分。

        就在对手准备全力拼一把,上来抢球时,陆潇一个漂亮的转身闪开。

        接着迅速做了个假动作,骗过对面人的队友,反手一个扣篮。

        球进。

        哨声响起。

        全场欢呼,有几个女生激动地捂住嘴巴,眼泪都快出来了。

        “中场休息,十分钟后回来。”裁判做了个手势,说道。

        迪迦队伍气势高涨,浩浩荡荡地向休息区走了过来。

        陆潇刚刚运动完,发丝上沾着晶莹的汗珠。

        他似乎打得很爽,转着篮球走到叶橙面前,笑着做了要用球砸他的动作。

        篮球即将脱手,飞到他身上。

        叶橙被他的假动作一惊,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臂挡在眼前。

        然而篮球没扔过来,四周倒是响起了男高中生们肆无忌惮地嘲笑。

        陆潇笑得尤为大声。

        叶橙也觉得好笑,骂他道:“你幼不幼稚。”

        “没你幼稚。”

        两人习惯性地互怼。

        一帮子人七手八脚地拿水喝,陆潇忙着和叶橙互喷,不小心晚了一步。

        等到反应过来时,水已经被分完了。

        “你妈的,一瓶都不给老子留?”陆潇怒道。

        蒋进连忙拧开瓶盖,沿着瓶口嘬了一圈,怕他抢自己的。

        陆潇:“……”

        他刚想举手揍人,就听见一个萝莉音的女声响起。

        “学长,要喝水吗?这是我刚买的。”

        陆潇转过头,叶橙也跟着看了过去。

        有个长得像洋娃娃似的女生,正拿了一瓶水递给他,上面冒着寒气和水珠,还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蒋进被呛了一嗓子,拼命用手捅周敏豪,小声说:“我操,是高一的校花。”

        “妈的,潇哥真是艳福不浅,狠狠羡慕了。”周敏豪低声说。

        蒋进下意识看了一眼叶橙的脸色,心想这恐怕不是艳福,是灾难。

        果然,叶橙脸上冷冷淡淡。

        陆潇扫了她一眼,说:“不用,我有了。”

        叶橙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径直走了过来,拿起他手边喝了一半的水,无比自然地旋开瓶盖。

        女生静了静,随即咬住嘴唇,转身离开。

        陆潇灌了一口水下去。

        蒋进和周敏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叶橙看着他道:“谁让你喝我的水了?”

        “说的好像你没喝过我的一样。”陆潇擦了擦嘴道,“上次春游,是谁把我的水喝的只剩下一口了?”

        叶橙眯了眯眼睛,说:“小心眼。”

        周敏豪挠了挠头:“潇哥最近怎么老和橙哥互怼啊……”

        “这叫互怼吗,”蒋进欲哭无泪,“这他妈叫调情啊。”

        休息完之后,比赛继续。

        下半场迪迦替换下来两个人,配合比上半场更加勇猛,仿佛不知疲倦一样,打得对手手忙脚乱。

        啦啦队简直快要疯了。

        夕阳西下,却阻止不了球场上飞扬的汗水和沸腾的热情。

        叶橙听到边上替换下来的队员在议论。

        “一哥这回又大出风头了,我担保他今天晚上收到的的情书,能把抽屉塞满。”

        “可不,他一摸到球,那群妹子就跟不要命似的。操了,我好羡慕。”

        “晚上庆功宴的时候,估计他要被烦死。”

        “哈哈哈哈,去年庆功宴他都快发火了,有个女的一直往他身上蹭。”

        他们说的庆功宴,是篮球赛后的惯例,体育老师做东,请他们搓一顿。

        叶橙趁着人多,老师门不注意,举起手机快速拍了几张照片。

        比赛结束后,迪迦以两倍比分倍杀了对面。

        文科班的队长走上前,跟周敏豪和陆潇各自碰了一下肩膀,然后和陆潇撞拳,说了句“牛逼啊兄弟”。

        两个男生的碰撞,让场外翻了天,欢呼声炸开来。

        那几个队员说的没错,陆潇再次出名了。

        当他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带动了无数的眼神注视。

        叶橙当即有一种想装作不认识他的冲动。

        陆潇把发带摘了,擦了把汗问道:“站得起来吗,要背你吗?”

        背你个头,再背我也跟着出名了,叶橙心想。

        他刚才已经试着活动了几下脚腕,不得不说,云南白药效果确实很好。

        虽然还是有拉筋的抽搐感,但已经能落地了。

        “我自己能走,”他站起来道,“几点去庆功宴?”

        陆潇瞄了一眼他的脚:“去个屁,不去了,你这样怎么去,歇着吧。”

        叶橙迷惑道:“我不去你去啊,都拿第一了,不去也太不给面子了。”

        “你不去,我也不去。”陆潇执着地说。

        叶橙败给他了,只得道:“我去!我真能走路了。”

        说着,在原地走了几步让他看。

        陆潇见他脸上没什么不舒服的样子,这才妥协。

        周敏豪已经还好球、领完奖杯出来,看见这两人还在球场旁腻歪,周围的女生们已经快看傻眼了。

        他实在看不过去提醒了一嘴:“走吧,两位哥哥,还得打车呢。”

        “谁是你哥哥。”陆潇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周敏豪举手投降:“ok,两位爹,走了。”

        从学校出来后,一行人分了几批打车去聚餐地点。

        直到下车后,叶橙才发现除了他们班的、篮球队的,还跟着几个陌生的女生。

        果然如队员所说,八成都是奔着陆潇来的。

        他们聚餐的地方,在一个商业街的楼里。

        大家看了看时间还早,便商量着先在周围逛一逛。

        男生们奔着游戏厅就去了,女生们三三两两地逛衣品店、抓娃娃。

        路过一家门店时,陆潇忽然停住了脚步。

        叶橙以为是他看上了哪件男装,便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然后,僵在了原地。

        透明的橱窗里,挂着一套抹茶淡绿的jk。

        白色短上衣,可可爱爱的蝴蝶结,抹茶格子短裙。

        完、美、戳、中、某、人、的、性、癖……

        陆潇歪头看了看,说:“这个挺好看啊。”

        叶橙的血液腾地涌上脑门,只觉得气血翻涌、羞愤欲绝。

        附近的几个女孩子捂住嘴笑了起来,其中有一个穿着粉色jk。

        陆潇不由看了她一眼,转向叶橙问道:“你觉得好看吗?”

        “好看你妈。”叶橙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四个字。

        陆潇:“???”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叶橙把他甩开径直走了。

        陆潇赶紧追了上去:“喂,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当心你的脚!”

        -

        吃饭的时候,陆潇去叶橙旁边坐下,结果被他避开了。

        叶橙站起身,坐到了周敏豪身边。

        周敏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潇凶狠的眼神,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看这架势,难道吃醋了?

        陆潇百思不得其解,就因为自己看了那个女生一眼,他又吃醋了?

        哎,真难哄,他想道。

        得想想怎么办。

        聚餐完了之后,大家商量着去唱歌。

        叶橙说想先回去休息,就打了个车走了。

        本来在他说话的时候,陆潇想趁机送他回去,然而叶橙没给他跟上去的机会。

        “潇哥,你就不准走了。”周敏豪搭住陆潇道,“来吧,让我好好庆祝一下今天的胜利!”

        其他人纷纷起哄:“走走走,喝他妈的。”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订了两个大包间,又要了几箱啤酒、零食,摩拳擦掌地开始喊麦。

        陆潇拿了一瓶玫瑰啤酒,坐在黑漆漆的角落里喝。

        苦涩的啤酒带着玫瑰的清香,不比烈酒的辛辣与甘醇,有一股很淡的甜味。

        他舔了舔嘴唇,眉心微皱。

        要怎么解释啊,他看见那条jk第一反应不是那个女生也穿了,而是……如果穿在叶橙身上会怎么样。

        虽然离谱,但就是控制不住。

        如果这么解释,叶橙能当场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正当他又甜蜜又苦恼的时候,突然飘来一阵浓烈的香水味,直直地钻进鼻子里。

        一个女生挨着他坐了下来。

        黑灯瞎火,完全看不清是谁。

        “一哥,你怎么一个人在喝酒呀?”

        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陆潇正烦着呢,刚想让她走开,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插.了进来。

        “李娇娇,谁让你坐这儿了?这是我的位置!”

        谭晓琪举着酒瓶,盛气凌人地站在他们面前,听语气像是有点喝多了。

        “座位上写你名字了?凭什么说是你的位置啊?”李娇娇尖声尖气地说道。

        谭晓琪一指陆潇:“不信你问潇哥。”

        她的意思很明显,需不需要我给你解围。

        陆潇点了点头:“是她的,你走吧。”

        李娇娇登时眼泪涌了上来,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对谭晓琪道:“整天拈花惹草,活该你和李俊晓分手!”

        谭晓琪抄起酒瓶:“妈的,别逼我扇你!”

        “……别打架。”陆潇不幸卷入女孩子们的撕逼现场,有点无语。

        李娇娇当然不可能当他面和别人扯头花,气呼呼地瞪了谭晓琪一眼,掉头走开了。

        谭晓琪一屁股坐在陆潇旁边,举起瓶子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你失恋了?”陆潇斜了她一眼。

        平时谭晓琪还挺淑女的,喝醉了立马原形毕露。

        她吸了吸鼻子,说:“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陆潇挑了挑眉:“我也是男人。”

        “你和橙哥除外。”谭晓琪打了个酒嗝道。

        陆潇嫌弃地离她远了一点,嘲讽:“这就是谈恋爱的好处,看看你这副样子。”

        谭晓琪没有之前那么怕他了,眼睛通红地望向他道:“你不想谈恋爱吗?不想吃爱情的苦吗?呵呵。”

        “不想,”陆潇斩钉截铁地说,“恋爱只会影响我潇洒快活,谈什么谈,是游戏不好还是啤酒不好喝。”

        谭晓琪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连哭都忘了哭了。

        她难以置信道:“你……不喜欢橙哥吗?”

        陆潇被酒呛了一下:“你在说什么?”

        “我靠,你上次还当着华旺春的面,说你不喜欢女的!你不喜欢橙哥?”谭晓琪喊了起来。

        幸好他们这个地方很边边角角,否则绝对引起轩然大波。

        陆潇忙道:“闭嘴,小点声。”

        谭晓琪还是很震惊。

        陆潇没好气地说:“我那是在膈应华旺春。”

        谭晓琪打量着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陆潇冷了脸,说:“看什么看。”

        “潇哥,我问你个问题。”谭晓琪试探道,“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陆潇皱眉道:“没有。”

        “那你有喜欢过别人吗?”

        “没。”

        谭晓琪深吸一口气,捂住胸口:“那你知道,什么是爱情的那种喜欢吗?”

        陆潇:“……”

        谭晓琪第一次碰上这种榆木脑袋,沉住气循循善诱道:

        “我刚才来之前,你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还有,吃饭的时候也不和橙哥坐在一起。”

        陆潇的脸色更难看了,硬邦邦地说:“他吃醋了,我在想怎么哄他。”

        谭晓琪差点没两眼一翻,晕过去。

        “你知道吗,你用的这几个词,就很不清不白。”

        “‘吃醋’,兄弟之间会经常吃醋吗,你会吃蒋进的醋吗?‘哄他’,兄弟之间需要哄吗,你会哄蒋进吗?”

        她恨铁不成钢。

        陆潇慢慢地放下酒瓶,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

        谭晓琪继续给他重击:“他脚崴了之后你是不是很心疼?会不会有一些瞬间,觉得他很好看?有没有为了他,破坏自己的原则?有没有过,想亲他、抱他?”

        前几个陆潇全部踩雷。

        他心里咯噔、咯噔、咯噔,当听到最后一个的时候,立马反驳道:“没有想亲他,更没有想抱他。”

        只是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速而已,并没有想过亲和抱。

        谭晓琪不甘心地问道:“那你有没有做梦梦到过他?唔,我说的是那种梦,你懂的。我男朋友,呸,前男友,说男生经常会做那些梦。”

        “怎么可能,没有梦到过。”陆潇秒懂。

        他只梦见叶橙使唤他倒洗脚水。

        谭晓琪沉默了。

        陆潇抓住了她的漏洞,反问道:“那这是不是说明,其实我对他不是那种喜欢?”

        像叶橙这样的人,长得好看,学习又好,性格除了傲娇点没别的毛病,他和平常人一样喜欢他、好感他很正常吧。

        不用往那方面想。

        嗯,就是这样。

        看着谭晓琪呆呆愣愣的表情,陆潇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酒。

        酒里的玫瑰味,却让他莫名想起了叶橙。

        十八岁生日的玫瑰花,而送他花的人,也像玫瑰一样娇嫩欲滴。

        众人聚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陆潇和蒋进顺路,两人便走在路上吹风散酒气。

        蒋进喝得满脸通红,哭诉着自己的女神马上就要转学了。

        陆潇听了一会儿,忽然说:“你老是一口一个江怡蓉,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啊?”蒋进呆住了。

        陆潇说完,觉得哪里怪怪的,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但他没有气馁,接着道:“我生气了。”

        蒋进人傻了,以为自己喝出幻觉了。

        “潇哥……你没事儿吧?”

        陆潇恼火地揉了一把头发。

        操,真是哪哪儿都不对。

        他尝试着用对叶橙的态度去对待蒋进,结果不仅蒋进觉得他有病,他自己都快吐了。

        妈的,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回到家里,一楼客厅亮着灯。

        陆潇推门进去,果不其然是王嫂。

        “潇潇,你回来啦。”王嫂接过他手里的书包道。

        她是跟着陆潇的妈妈孟黎嫁过来的,一开始一直叫他小少爷。

        后来陆潇长大了一点,王嫂去学校接他的时候,叫小少爷被同学听见了。

        大家都在笑,然后陆潇就不让她这么叫了。

        “你怎么回来了,我妈也在家?”陆潇问道。

        王嫂忙说:“不不,夫人让我回来帮忙收拾一下,给你做点吃的放冰箱里。”

        陆潇神情寡淡:“我自己能照顾自己,而且家里也有钟点工收拾,你留在那里陪她就行。”

        王嫂见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便识趣地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夫人的,你自己在家也要好好的。”

        陆潇应了一声,拿过书包上楼去了。

        他晚上喝了点酒,此时有些困了。

        但又有些睡不着。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打开手机点进微信。

        置顶的第一个,是黑色的侧影头像。

        这个头像拍的很有感觉,像是专门挑了个黄昏的窗台。

        侧脸也很清晰,从微微突出的眉骨,到流畅的山根和精致下颌线,是叶橙本人。

        以前陆潇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张照片,是谁帮他拍的呢?

        他离镜头有点距离,不太可能是自拍。

        陆潇怀着酸涩的心情,点进他的朋友圈。

        这时恰巧跳出来一条新动态。

        是叶橙对全身镜自拍的一张图,穿着黑t黑裤,手肘骨节分明,皮肤白得惊人。

        文案:新裤子,好看。

        陆潇怔了怔。

        叶橙不是个喜欢在朋友圈晒衣服首饰的人,也基本不怎么爱发,这一条……

        他脑袋里的一根弦啪地断裂开了。

        该不会是,在内涵那条jk吧……

        他将手臂放在眼睛上,心脏咚咚咚狂跳不已。

        叶橙,到底知道些什么了?他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啊。

        陆潇就那么躺了三十多分钟,房间里一片静谧。

        躺着躺着,他的意识就模糊起来。

        时针指向十二点。

        秒针咔擦咔擦转动。

        朦胧的画面中,他好像回到了刚才的包间,自己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一个人向他走来,裙边擦过他裸露的手臂。

        陆潇烦躁地一挥手:“滚开。”

        清冷的声音响起:“你确定,要我滚开?”

        他猛地抬起头,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穿着jk的叶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