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陆潇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烟花似的噼里啪啦留下一地残渣。

        脑袋木木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

        方才那些情绪荡然无存,连自己的目的都忘记了。

        嘴里的芒果味儿尚未褪去,丝丝缕缕的冰甜从口腔直逼鼻腔,浓郁到让人无法呼吸。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也是会被齁住的。

        “你……”他动了动嘴唇,却在看见叶橙的眼神时瞬间失语。

        当那双眼睛注视着他时,他就永远不可能理智思考。

        蒋进沉默着打字回消息:【恭喜你,猜对了,那杯冰沙不是隔壁女生送给潇哥的。】

        谭晓琪:【?】

        蒋进:【是橙哥点给他的。】

        谭晓琪:【?!!】

        蒋进:【[吃柠檬]真酸啊。】

        蒋进:【你男朋友会在晚自习给你点冰沙吗,不会的话可以分手了。】

        前排传来李俊晓的怒吼:“蒋进,你为什么挑拨我们的关系?”

        谭晓琪急匆匆地从门外跑进来,蒋进彻底傻眼了。

        李俊晓冲了过来,一把拎起蒋进。动静之大,把陆潇从神游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教室里乱成一片,不少人围过来看热闹。

        十分钟后,上课铃响了。

        叶橙在讲台上喊了两声,维持秩序,让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李俊晓差点和蒋进动手,两人把桌上的书弄洒了一地,班上讨论的津津有味。

        陆潇的手机震了震,收到了一条来自谭晓琪的消息。

        【对不起一哥,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问蒋进那些事情的,我保证我没有恶意。】

        李俊晓质问蒋进为什么给她发陆潇和叶橙的事情,还要教唆他们分手。

        谭晓琪尴尬得脚趾抓地,只能硬着头皮来向正主解释。

        陆潇倒是没有生气,甚至还产生了一点好奇。

        嫌疑人x:【你暗恋叶橙?】

        在他的观念里,只有暗恋叶橙,才会如此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谭晓琪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发抖地打字:【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哪个人磕cp还亲手拆家的,疯了吗她。

        嫌疑人x:【那你暗恋我?】

        谭晓琪被呛了一下:【……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没有暗恋任何人。】

        倒也不必这么自恋。

        陆潇被她绕晕了:【所以你这么关心我们干什么?】

        谭晓琪低下头猛捶桌子,草啊,总不能说我想看你们谈恋爱吧!!

        按照陆潇的性格,要是听了这种解释,恐怕会让她在十三中混不下去。

        她委婉地找了个理由:【我觉得你们关系好,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养眼。】

        接着,又怕他听不懂似的,给自己补了个舔狗人设:【我喜欢看帅哥[星星眼],比如你和橙哥。】

        不知为何,看见谭晓琪的话,陆潇心里居然有一丝丝的高兴。

        他被三千票选为校草的时候都没这么高兴,却偏偏在这时有种难以言喻的欢喜。

        嫌疑人x:【你的意思是,我们看起来很配?】

        谭晓琪思考了片刻,觉得好兄弟应该也可以用“很配”这个词,于是肯定道:【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陆潇收起手机,嘴角隐隐约约带上了笑意。

        他埋头胡乱写了一会儿生物作业,成功地错了一整页纸,然后撑着脸去看窗户外面的月亮。

        今天晚上是满月,很好看,盈盈的月光洒落了满廊的银辉。

        鲁迅曾经说过什么来着,今晚月色真美,似乎是一句告白的话。

        哈哈,难不成连月光都觉得他们好配?

        他飘飘然地想道。

        叶橙在台上瞄了陆潇几眼,见他满脸沉醉,估摸着心情应该是不错。

        他松了口气,在桌子下面发消息给黄胜安:【你泡妞就泡妞,能不能自己到校门口来拿?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黄胜安:【嘤嘤嘤,拜托你啦,小素说她把冰沙给你了,你放学之后带给我吧。】

        叶橙:【带你妈,喝了。】

        黄胜安:【你不是芒果过敏吗?!我操,要不要叫救护车啊?】

        叶橙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不是我喝的。】

        他实在不想惹火那个小学生第二次,不然真的很麻烦。

        看起来这招还是有效果的,那小子眉目含笑了一整节晚自习,尽管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放学的时候,他甚至还邀请叶橙周末出去吃烤肉。

        陆潇这个人其实很极端,喜欢一个人会往死里对他好,讨厌一个人会忘死里整治他。

        偏激而热忱,直白且专一。

        所以他对叶橙的示好总是不遮不掩,明晃晃地显示在表面上。

        而叶橙和他恰好相反,外人很难看出他是否喜欢或讨厌一个人。

        晚自习下课后,天边乌云密布。

        当天夜里,南都市下了一场暴雨。

        这个城市每年夏天都会经历这么一个阶段,伴随高温而来的雨季将持续好几天。

        雨水让整个教室都湿漉漉的,空气中飘荡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水迹一路从门口蜿蜒到座位旁边。

        不少人早自习都迟到了,因为特殊天气,今天值日生也没有记名字。

        陆潇也迟到了,叶橙带早读的时候,一直没见到他人影。

        直到第一节上课铃响,他身边的位置仍然空无一人。

        蒋进回头问道:“潇哥怎么回事,是睡过头了吗?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

        叶橙刚准备拿手机,华旺春就抱着圆规从后门进来了。

        他眼疾手快地把手机塞回桌洞,蒋进立马回头端坐。

        华旺春没注意他们的小动作,扬声道:“大家注意一下,原计划这周举行的运动会暂时取消,这雨估计得下一阵子,这周肯定是办不了了。”

        学生们失望地应了一声,没精打采地勉强坐好上课。

        叶橙在底下悄悄给陆潇发微信,问他怎么没来上课。

        过了许久,那边都没有回复。

        “一大早的,别打瞌睡,把书翻到上次讲的地方……”

        华旺春开始讲课,语气和天气一样催眠。

        叶橙注意到他看见了后排的空座,却没有提起陆潇。

        他皱了皱眉,难道陆潇请假了?

        好突然啊,昨天晚上他还生龙活虎,快十点了还在问他一些弱智英语题目。

        吃完午饭后,陆潇的位置还是空的。

        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任何老师问他为什么没来上课,仿佛全都不约而同地忽视了这一点。

        看来确实请假了。

        叶橙给他打了几个电话,全都无人接听。

        “可能家里有事,请了全天假。”蒋进说道,“不然华旺春早就骂了。”

        他这一句“家里有事”,让叶橙有点不太好的想法。

        他看了看外面的瓢泼大雨,不知道陆潇为什么不回消息。

        晚上放学的时候,黄胜安突然给他发了条微信,让他在门口等自己。

        他们两个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有时候会一起走。但因为十三中的晚自习比附中早放二十分钟,两人很偶然才能一起回家。

        夜间的雨势稍微小了一些,叶橙撑着伞在路灯下等他。

        高大的梧桐树在柏油路面投下一排排倒影,像整齐陈列的威严禁卫军,守护着沉睡中的南都城。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咔擦一声照亮了半边天。

        路上的女生们发出惊呼,裙子上溅了不少雨水,抱怨着缩在一把小伞下面。

        “橙子!我来了!呼——”黄胜安跑了过来。

        他跑得很是急促,身上淋湿了一大片,像是有什么急事。

        “总算下课了,久等了吧。”

        他伸手抹了把平头上的雨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道。

        “没事,这么着急干什么。”叶橙说。

        黄胜安咽了口口水,叶橙这才发现他的眼神有点惊慌:“我……我找你有事儿,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这个点附近还开着门的,只有麦当劳了。

        于是两人打着伞去了麦当劳,点了两份麦旋风,在二楼窗户前坐下。

        楼上几乎没什么人,空调的温度很低,直让人手臂起鸡皮疙瘩。

        叶橙用勺子搅着麦旋风道:“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黄胜安从见到他起,脸上的忧心忡忡就没变过。

        他将手指关节抵在嘴边,眉头紧锁,似乎在犹豫要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橙子,我昨天晚上碰到你男朋友了。”

        叶橙一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谁。

        “他不是我……算了,这不重要。”他试着辩解了一句,还是放弃了,“你在哪里看见他的?”

        先说正事要紧。

        黄胜安神情紧张,严肃地说道:“我说出来你不要被吓到,千万别被吓到……说实话,我都有点想劝你和他分手了,毕竟这种人就是个定时炸弹,谁能想的到他竟然有……”

        他说到一半,卡住了,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别吞吞吐吐,到底怎么了?”叶橙皱眉道。

        黄胜安舔了舔嘴唇,说:“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爸接了个电话,然后急匆匆地出去了,说是院里有急事。当时已经开始下雨了,他走的很匆忙,没带手机和伞,我妈就让我追出去送给他。”

        叶橙逐渐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问道:“然后呢?”

        “我出门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了,就只好打车去了青山。”黄胜安的声音很低,像是怕惊吓到他一般,“刚刚下车到门口,就在住院部看见了陆潇,他和我爸一起进了大楼。”

        “他俩还在说话,我爸一直拍他的肩膀。”

        叶橙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青山是个什么地方,他心知肚明。

        陆潇消失了一天,原来是去医院了。

        黄胜安小心地观察着他道:“说实话,那么晚了还能一个电话把我爸叫过去的,肯定是长期治疗的病人,否则……”

        “否则是不可能请得动院长的。”叶橙喃喃地接道。

        难怪,陆潇对胡家伟的情况那么熟悉,只一眼就看出他精神不正常。

        他心里七上八下,有如玻璃上凌乱的雨水,湿冷到无法呼吸。

        黄胜安担忧地说:“这个病很难彻底根治的,而且有的人发作起来还具备攻击性。那个陆潇脾气那么差,在十三中都远近闻名了,谁知道他会不会伤害别人。我说叶子,你要不还是和他分手吧。”

        叶橙揉了揉太阳穴,轻声说:“我们没有在交往。”

        “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啊!”黄胜安瞪大了眼睛。

        叶橙心里很乱,敷衍地点了点头。

        黄胜安终于放松下来,拍着胸脯道:“那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真的在一起,就赶紧跑过来告诉你了。”

        “我爸到现在都没回家,估计是在医院会诊,他的病情好像还蛮严重的。”他说道。

        窗外的雨大了起来,哗啦啦地冲刷着玻璃。

        黄胜安放下心来,起身说:“那行,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家吧。”

        叶橙随着他站起来,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幸好你和他没有关系,我跟你说真的,精神病发作起来很吓人的……我爸以前有个病人,用刀捅伤了三个护士……”

        黄胜安在他耳边念念叨叨,他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陆潇有精神病?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和他在一起三年多,怎么可能会一无所觉。

        但他深夜去青山又是为了什么呢,而且上次提起陈臻的时候,他也说过是在青山认识的。

        叶橙回到家之后,高秋兰迎了上来。

        她接过淋湿的书包道:“你总算回来了,外面雨那么大,可把我担心死了,还想着要不要打车去接你。”

        “我没淋到,奶奶。”叶橙安抚她道。

        老人家总是容易杞人忧天,怕他饿着冻着。

        外面雷声大作,如同千军万马过境,轰隆隆地从屋顶上碾压下来。

        雨下得比刚才更大了,露台上的花花草草被吹得歪七扭八。

        高秋兰种了许多茉莉、九里香和海棠,都是容易被暴风雨打坏的。

        祖孙俩一起动手,把那些娇弱点的花搬了进来。

        叶橙见高秋兰身上湿了,便催促她去洗澡换衣服。

        她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年事已高,能避免生病最好避免。

        高秋兰嘱咐他道:“我煮了姜汤,你记得喝,不喜欢也得喝。”

        “好了我会的,你快去洗澡,别着凉了。”叶橙把她推进卧室里。

        他走到厨房,揭开锅盖倒了点姜汤出来。

        高秋兰知道他讨厌生姜的味道,特地在里面放了柠檬和红糖,生姜的辛辣被冲淡了很多。

        暖暖一杯下肚,叶橙恍惚想起了一些零碎的小事。

        有一次他得了重感冒,缠缠绵绵好几天都没好,吃药也丝毫不见效。

        陆潇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土方法,下厨给他做了一锅姜汤。

        他们家的厨房和这里的厨房很不一样,高秋兰非常有生活的小情趣,柜子和台子都漆成了富有生气的牛油果绿,地上的彩绘小瓷砖看着就特别温馨。

        而他们两个男人的厨房,一年到头都不见得开火三次以上。

        两人在家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谁都不肯去触碰那几平米的地界。

        每回高秋兰来一趟,都要亲手把他们的冰箱塞满填实,生怕自己的孙子活不下去。

        他们成天在外面山珍海味,日料法餐,却唯独没怎么吃过家里的一日三餐。

        两人也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因此从没产生过任何分歧。

        直到那天陆潇为他下厨,熬了一锅难喝到至今回忆起来都想吐的姜汤。

        刚开始叶橙死活不肯喝,裹着毯子拖着鼻涕和他耗。

        后来陆潇火了,一口闷了姜汤,嘴对嘴给他灌了下去。

        也就是他自己喝了,才知道有多难喝。

        叶橙被辣的眼泪鼻涕哗哗流,整个脸色苍白中带着病态的红晕,含着泪花控诉他虐待自己。

        陆潇刹那间就忏悔了,又懊恼又自责。

        从那之后,他开始研究怎么把食物加工的不那么难以下咽一点。

        等过了几个月,他的那些朋友已经开始感慨他怎么那么会做饭了。

        叶橙靠在中岛台旁,手里的姜汤散发着柠檬柔和的香气。

        屋外的雷声震耳欲聋,狂风暴雨席卷全城,好似下一秒就要世界末日一般。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起身将杯子放进水池里。

        然后从书包里翻出手机,又找了把最大的雨伞拿上。

        “奶奶,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他对着卧室喊了一声,不管不顾地撑开伞,低头冲进了大雨中。

        南都的地铁十一点停止运营,叶橙在雨中奔跑,赶到地铁站的时候,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

        这个点地铁站几乎没什么人了,他和安检面对面地进了站,表面出奇平静,心跳却快得一塌糊涂。

        叶橙坐在无人的座位上,很快就接到了高秋兰的电话。

        “喂,奶奶。”他甩了甩手臂上的水珠,想找点纸巾擦拭,却发现出门匆忙,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

        “你去哪儿了?你这孩子,下这么大雨还往外跑什么呀!”高秋兰的语气着急道。

        叶橙撒了个谎:“同学有事找我帮忙,你先睡吧,我十二点之前会回去的。”

        从市区坐地铁到青山,大约需要一个小时。

        但这班列车过了之后,地铁应该就要停运了,他只能打车回去。

        高秋兰拗不过他,说道:“你自己小心点,到了给奶奶发个消息。那都是什么同学啊,这么晚了还叫你出去。”

        叶橙听她碎碎念了一会儿,好说歹说地把她哄去睡觉了。

        他想了想,还是给陆潇发了条消息。

        【在吗?】

        那边还是没有回复。

        叶橙的手渐渐收紧,紧张的情绪蔓延开来。

        他很少这样冲动行事,但此刻只想确认一件事,那就是陆潇没事。

        五十分钟后,温柔的女声响起:“前方到站,青山站,请做好下车准备。您可以在此站换乘一号线、四号线……”

        叶橙第一次来青山,以为下了地铁就到医院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打开高德地图才发现,青山医院距离地铁站足足五公里。

        他试着打了辆车,然而等了十多分钟,app毫无回应。

        下雨天打不到车,这应该是除了方便面里没有调料包之外,最倒霉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信号差到极点。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陆潇没回消息了,打开页面都十分困难,按他的脾气可能会把手机砸了。

        他不想再干等着,只好顶着暴雨,一脚深一脚浅地按照导航走。

        还没走几步,脚上的鞋子就灌满了水。

        我到底为什么要一时冲动来这种鬼地方……他咬牙切齿地暗自想道。

        等抵达青山医院的时候,叶橙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雨太大,那把伞根本不顶用,中途被吹翻了好几次。

        自动门打开,扑面而来的冷气差点没把他冻得晕过去。

        住院部里灯光昏暗,值班室的门开着,里面没有人。

        ……不是吧。

        他在门口等了几分钟,还是没见到值班的人。

        走道的尽头黑漆漆的,只亮着绿色的“安全通道”几个字。

        好像整个医院,除了他之外,在没有第二个人。

        叶橙平时看起来胆子挺大的,但他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爱看恐怖片。

        尤其是那种发生在医院、宿舍、电梯等地方的,所以他大学住校的时候,连洗澡都一定要有人在外面陪着。

        为此,陆潇嘲笑过他好几次。

        走道里没有任何动静,却显得更加可怖。

        他的脑子抑制不住开始浮现一些画面。

        操了,真是操了。

        叶橙已经从冲动中缓了过来,路上骂了陆潇十几分钟,这会儿内心什么伤感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他只希望——来个活人吧。

        终于,在用微弱的嗓音连续喊了三声“有人吗”之后,他扛不住了。

        住院部一共八层,鬼知道陆潇在哪里。

        叶橙决定给黄胜安打个电话,问一下他爸爸。虽然那样会让黄胜安更怀疑他们的关系,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正当他拿出手机准备拨通,突然听见前面的走廊传来一声怪响。

        细细的、尖锐的,仿佛婴儿的啼哭。

        叶橙彻底炸毛了,尖叫了一声,转身就往门外跑去。

        自动门打开的瞬间,他砰地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他是埋着头往外冲的,脑袋结结实实将那人撞了个踉跄。

        可那人还没来及站稳,就率先扶住了他的肩膀,避免他因为冲势过猛而摔倒。

        “快、快跑!”叶橙哆嗦着抬起头,想叫这个兄弟和自己一起逃跑。

        在看清眼前的脸之后,他呆住了。

        陆潇低头审视着他,眼里的震惊不比他少。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上下打量叶橙,似乎是被他狼狈的模样惊到了。

        身后的走廊里又响起那种声音,

        “哇呜呜——哇呜——”

        叶橙果断一头栽进了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救命啊!有鬼!”

        陆潇僵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