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叶橙虚了下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对面的楼顶上,似乎坐着一个人。

        “那是什么?”他指了指对面,陆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脸色瞬间变了。

        两人飞速地对视了一眼,同时默契转身冲进教室。

        朱玉芬刚准备训斥他们,陆潇沉声打断她道:“老师,对面楼顶有人,穿了校服。”

        他说得已经很是委婉。

        话音刚落,全班都骚动起来。

        大家伸长脖子往对面看

        朱玉芬立马明白过来,大惊失色道:“在哪里,带我去看一下。”

        在他们走出去的片刻功夫,班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我靠,对面有人跳楼?”

        “谁啊谁啊,是我们学校的吗?”

        “……你们有没有发现,班长一直没来上课。”

        “呸呸呸,你可不要乱说啊!”

        叶橙的脑袋嗡得一声,浑身血液逆流,想起了胡家伟的一些怪异举动。

        朱玉芬从外面进来,匆匆说道:“大家保持安静,在教室里上自习。”

        说完这句话后,她就一边打电话一边跑了出去,高跟鞋的声音细碎而慌乱。

        叶橙来不及多想,跟着她的脚步追出去,看见陆潇的身影在拐角处闪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他没有丝毫犹豫,立马跟了过去。

        他们班在五楼,离天台只有一层楼,天台的入口在东楼。

        两栋楼之间有走廊连接,在跑到东楼之前,叶橙追上了陆潇。

        两人一步三层阶梯,一路狂奔上了天台。叶橙的肺都要跑炸了,他从来没跑得这么急这么快过。

        天台的门是铁栅栏制的,平时都会上锁,现在开了一条缝。

        陆潇扶住铁门,轻轻地推开。

        他们不约而同地放缓动作,尽量避免惊动天台上的人。

        门完全打开后,眼熟的背影映入眼帘。

        ——真的是胡家伟。

        他背对着门口坐在围栏上,双脚悬空晃来晃去。

        在听见声音后,胡家伟转了过来。

        和叶橙预想的不一样,他没有泪流满面,甚至没有露出悲伤的表情。而是非常平静地瞅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看着对面。

        麻木,空洞。

        叶橙的心脏咚咚狂跳,生怕他一个不留神掉下去,摔得四分五裂、血溅当场。

        他主动开口道:“胡家伟,你在干什么?快下来,那上面很危险。”

        听到有人说话,胡家伟扭头看了看他。

        明明他在望着自己,但叶橙总感觉那眼神没什么焦点。

        呆呆愣愣的,像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

        但由于他平时也是没精打采的样子,这种状态并没有引起叶橙太多的关注,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围栏上。

        “这里的风很舒服。”胡家伟答非所问地应了一声,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那副样子,就像是个被强行要求笑的提线木偶。

        叶橙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总感觉他哪里不太正常,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风再舒服也不安全,你先下来,有什么事好好说。”他往前走了两步。

        胡家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下去,下面全是人,又吵又热。你要来一起吹吗?”

        叶橙被他搞得有点懵了。

        陆潇眉头紧皱,站在原地看着胡家伟,并没有上前。

        忽视了叶橙之后,他又开始踢腿,还举起双臂兴奋地欢呼了两声。

        正在这时,楼梯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校长和几个主任赶了上来,随行的还有朱玉芬。

        朱玉芬抬头看见陆潇,厉声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回去。”

        校长拍了拍她,示意别大声说话,也没有去赶他们走。

        胡家伟回头看见这么多人,脸拉了下来。

        校长擦了把汗,马上安抚他道:“同学,你先冷静一点,不要害怕,我们都是来帮你的。”

        几个领导全都如临大敌,试图通过和他聊天,来稳住他的情绪。

        “同学,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和老师们说说,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是啊,你想想你的家人,你的父母,千万不能做傻事啊!”

        叶橙后退了一步,悄悄问朱玉芬道:“老师,你打119了吗?”

        朱玉芬经他一提醒,刚好一点的脸色又变得惨白起来,她强撑道:“打了,希望用不上。”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渐渐呈包围的姿态向胡家伟靠过去。

        胡家伟立刻发现了不对,挪动屁股往前道:“你们不要过来!离我远点!这么多人……吵死了,吵死了!”

        “别动,都别动!安静!”校长当即做了个手势,豆大的汗珠流过脸颊。

        僵持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大家全都束手无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胡家伟用腿划来划去,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着什么。

        校长看了眼朱玉芬,指了指手表。

        朱玉芬心领神会,比了个“5”,意思是再坚持五分钟。

        短暂的安静中,胡家伟又背对着他们,痴迷地眺望着远处的教学楼。

        校长清了清嗓子,刚要继续和他说话,突然间两眼突出,要说的话全部更在喉咙里。

        就在众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陆潇忽然大步走了过去。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来不及出声阻拦。

        叶橙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几秒钟内。

        陆潇几步走上前,一手揪住胡家伟的后衣领,另一手托住他的后背,猛然发力将人从围栏上抓了下来。

        他的动作快到一眨眼就结束了,胡家伟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众人全都傻眼了。

        陆潇单膝跪在胡家伟身上,用力将他按在水泥地上。

        后背着地的刹那,胡家伟开始发了狂一般挣扎,双手胡乱挥舞着大喊大叫。

        叶橙第一个回过神来,立即冲上去帮忙。

        随后,几个领导呼啦全都围了过去,现场一片混乱。

        “快快快,把他摁住!”教导主任大声喊道,“同学,你可以松手了!小心别被他抓到!”

        朱玉芬用肩膀夹着手机,帮忙按着胡家伟的腿,大声说:“你们来的时候记得把警报灯关了!不要大张旗鼓!”

        天台上宛如炸了锅,叶橙趁乱把陆潇拽了起来,心有余悸道:“你没事吧?”

        陆潇的脸上被胡家伟的指甲抓了几道,破了点皮。

        他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对校长说:“秦叔叔,最好尽快把他送去医院,他精神可能有点问题。”

        校长喘着气起身,严肃道:“知道了,虽然这次你救了人,但这种行为太危险了。万一你俩都掉下去怎么办,我怎么和你爸妈交代?”

        陆潇耸了耸肩,没再说话。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这件事在班上不要传。”校长对他们说道。

        陆潇点了点头,拉着叶橙往门口走去。

        在离开天台之前,身后校长说道,“朱玉芬,你等会儿来我办公室,跟我好好讲讲是怎么回事。”

        两人下了天台,叶橙逐渐平静下来,感到满腹疑虑。

        他们刚走到连通东西楼的过道,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张琦。

        张琦嚼着口香糖,身后跟着几个人,很明显是想来看热闹的。

        一见到陆潇,他就笑了起来。

        “怎么,我们潇哥也来看戏了?跳了没啊,别浪费感情我说。”

        听到他的语气,叶橙下意识想去看陆潇。

        张琦笑着瞥了眼楼梯,说:“呵,还是老地方呢。哦我知道了,敢情你不是去看戏的,是去上演二次拯救人类吧。”

        他最后一个字刚说完,陆潇就冲了上去。

        正逢下课时间,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张琦原本以为他不会这么冲动。

        下一秒,他就被陆潇一脚踹翻在地。

        张琦骂了“我操”,还没等起身,又被一记铁拳砸在脸上,当场鼻血四溅。

        女生们全都尖叫着躲开,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与其说是扭打,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戮。

        陆潇骑在张琦身上,拳头如同雨点般砸在他脸上、腹部。

        张琦被揍得嗷嗷叫,但身后的人一个都不敢上去。

        叶橙在原地愣了几秒,赶紧过去抱住陆潇的手臂。

        但这家伙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一下将他甩到旁边。

        他力气太大,叶橙根本劝不住。

        就在走廊里叫喊连连时,教导主任从楼上跑了下来。

        看这幅场景,简直快要疯了。

        “你们两个!给我住手!”他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气急败坏地喊道。

        陆潇充耳不闻,继续发疯地殴打被压在地上的张琦。

        “住手!听不见吗?再打每人背个处分!!”教导主任快气死了。

        几个路过的男生连忙跑过来,终于和叶橙一起,合力将陆潇架开了。

        张琦被打的满脸血花,牙齿崩掉了两颗,躺在地上不住哀嚎。

        教导主任手指发抖地指着陆潇说:“我这次必须给你记过!必须记过!你给我去办公室站着,现在就去!”

        陆潇的脸可怕得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推开旁边人拦着他的手,甩了甩拳头上的血渍,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来个人,帮我把他抬到医务室去。”教导主任扶起地上的张琦道,“其他人都散了!回去学习,都别看了!”

        待大家散去后,叶橙的太阳穴突突乱跳。

        这叫什么个事儿,今天这两出简直太操蛋了。

        回到教室后,一群人把他团团围住。

        蒋进说:“潇哥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吗,怎么没回来?”

        叶橙头疼不已,言简意赅地说:“中途遇到张琦,打了一架,被主任带走了。”

        “我操!”蒋进大怒,“张琦那个王八犊子又干嘛了,操他妈的!”

        叶橙摇了摇头,不愿再提。

        李俊晓问:“那个跳楼的是班长吗?隔壁班都在传,好像有人用手机拍下来了。”

        叶橙的头更疼了,对他们说:“不要跟其他班传这件事,如果你们真的想他好的话,尤其是东楼。”

        其他人面色凝重,全都点头答应了。

        “班长平时也为班上贡献挺多的,我们当然希望他好好的。”

        “是啊,不要再传了,他压力已经够大的了,再来那么多议论就更完蛋。”

        “你们说他这样,会不会是因为上次开班委会,朱大妈让他当众报成绩?”文艺委员说道。

        “我靠,朱大妈这么恶心?”

        “不会吧……这种事不能乱说。”

        随着上课铃响起,大家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蒋进回头小声道:“橙哥,张琦那狗杂种,是不是拿班长跳楼的事激潇哥了?”

        叶橙一愣:“你怎么知道?”

        说话间,老师走了进来。

        蒋进对他做了个“晚点说”的手势,回过头坐好。

        第二节课之后,陆潇就回来了。

        他的脸冻得跟冰柜里的冰块一样,就差把“滚远点,别和我说话”写在脸上了。

        没人敢大声讨论,蒋进也不敢再当面和叶橙聊这件事。

        下午计算机课的时候,陆潇没跟大家一起去机房。

        叶橙见他坐在座位上没动,便在中途折返了回来。

        果不其然,陆潇正趴在桌上写检讨。

        他一米八几的个子,绝大部分都被腿给占了。坐下后并不显得大只,低头握笔写字的样子像个犯了错的小孩。

        叶橙在蒋进的位置上坐下,陆潇抬起头,刚好和他面对面。

        “主任罚你了?”他问道。

        一般陆潇发火的时候,经常会迁怒旁人,所以整个上午都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

        虽然他看起来很烦躁,但面对叶橙的没话找话,还是臭着脸点了下头。

        “一千字,写不出来。”

        手上的笔帽已经要被啃秃了,练习本上才写了两行字。

        叶橙“啧”了一声,摇头道:“这项技能你不应该早已驾轻就熟了吗,怎么还写不出来。”

        陆潇面色不善地看着他:“我心情不好,别找茬。”

        叶橙勾了勾唇角,托着下巴说:“我帮你写,怎么样?”

        “还有这种好事?”陆潇狐疑地打量他,“有什么条件?不会要讹我一笔吧。”

        “条件就是,回答我几个问题。”叶橙说道。

        陆潇的眼中闪过一丝黑云,快到看不清。

        几秒后,他把纸笔推到对面,抱着手臂往后靠去。

        “成交。”

        陆潇靠在椅背上,两条长腿交叠看着他。

        叶橙把练习本转过来,边落笔边问道:“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胡家伟有精神问题的?”

        众人把胡家伟从天台上带下来后,学校门口来了辆车,上面有青山精神病院的标志。

        有人传他家里有精神病史,可能是因为最近压力过大发作了。

        陆潇哂笑道:“这不很容易看出来吗,他的行为举止就不像个正常人。”

        叶橙写完一行,抬眸看向他:“没想到你观察还挺仔细的。”

        毕竟遇到同学跳楼,第一反应不是担心害怕,而是观察他的言行,实属罕见。

        “下一个问题。”陆潇别过脸,不耐烦地说。

        叶橙盯了他一会儿,问道:“为什么今天张琦惹你的时候,你那么激动?”

        陆潇转过来看着他,冷笑:“如果我说,他哪次惹我我都想废了他,你信吗?”

        叶橙心想,好吧,我信。

        于是他换了个方式问道:“他说的‘上演二次救人’,是什么意思?”

        陆潇的眼神暗了暗,沉默了。

        叶橙也没催他,低下头继续写检讨,安静地等待着。

        “我以前有个兄弟,也上去过那个地方。”陆潇低低地说道。

        尖锐的笔尖顿了顿,墨迹在纸上晕出一笔划痕。

        陆潇说:“原因就是张琦老带人堵他,不过他没想跳楼,而是真的在吹风。那天之后,我看见张琦一次就揍他一次。”

        他的语气很平静,轻描淡写地说着那些事,完全感受不出他当时的愤怒。

        叶橙张了张嘴,陆潇比他快了一步:“你还有几个问题,一天到晚的真爱问。”

        “最后一个。”叶橙说,“给我讲讲陈臻吧。”

        陆潇怔了怔,刚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却看见那双浅褐色的眼眸直直地望向自己。

        里面包含着许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那一瞬,他突然有些失去语言能力。

        过了一会儿,陆潇开口道:“他学习挺好的,不过没你好,也没你这么喜欢对我‘劝学’。”

        关于陈臻,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可以描述的形容词。

        不像一提到叶橙,就会想到“学霸”、“高冷”、“漂亮”这几个词。

        关于大家觉得他漂亮这件事,陆潇一时没有察觉到不妥。

        陈臻这个人,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长相普通、家境普通、性格优柔寡断。

        按理来说,是个绝不可能和陆潇成为朋友的人。

        如果非得找点特殊之处的话,那大概就是他们认识的缘由。

        “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高中才认识的,其实我们小学就见过。是在青山附近,唔,他家在青山。”陆潇回忆道。

        关于这一点,叶橙倒是没有听蒋进提过。

        他好奇地放下笔问道:“你为什么会去青山,你家不是在久隆吗?”

        青山属于郊区那一带了,离市区还挺远的。

        陆潇忽然眯起眼睛,起身靠了过来。

        他的动作太快,叶橙没来及做出任何反应,两人的距离瞬间近到只有几公分。

        陆潇看进他的眼底,冷哼道:“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是不是也能问你一个?”

        他身上的橙花香气在鼻尖萦绕,混合着年轻男生特有的味道,空气变得稀薄起来。

        叶橙眨了眨眼睛,不自然地后退了一点。

        “你问。”他感到喉咙有些发紧。

        陆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为什么对我的事这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