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20章

        李俊晓被推了个踉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陆潇已经揽着叶橙走了。

        叶橙把他的手拨下去,陆潇不甘心地用手肘碰了碰他,低头说了句什么。

        文艺委员赶上来,看见李俊晓目瞪口呆的样子,摇了摇头道:“我说潇哥这占有欲是不是太强了点,就离谱。”

        她又诡异一笑,说:“可惜你女朋友不在,不然她应该很开心。”

        “啥?”李俊晓一脸迷茫。

        开完会之后,朱玉芬让班长在黑板上开辟了一个角落,专门用来做会考倒计时。

        班级群里一片吐槽。

        李俊晓:【提前三个月开始倒计时,朱大妈还真是别树一帜。】

        谭晓琪:【我服了,她连值日生扫地多花了五分钟都要逼逼,没见过比她更烦人的。】

        朱启:【救命,她说走读生六点五十要到校是认真的吗?】

        这位朱女士上岗一个礼拜后,光荣地收获骂名无数。

        其实本来大家并没有对她产生太大的抗拒,只是因为她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拿二十班和她自己的班级对比。

        从期中考均分比到包干区卫生,从上课秩序比到每次作业正确率。

        最惨的还得是胡家伟,身为一班之长,简直就是枪打出头鸟。

        短短一周之内,他被点名批评的次数胜过了徐超在的时候一个学期的量。

        胡家伟肉眼可见地变得更加少言寡语,连课间都不怎么出去走动,埋头在座位上一学就是一天。

        除他之外,朱玉芬最看不爽的第二人选应该是叶橙。

        因为叶橙一个人就能吊打她班上的所有人,包括她心爱的数学课代表。

        最狼狈的一回,是她叫叶橙上去解一道在自己班上讲过的题。

        叶橙对于数学大题有一套自己的解答模式,他不太喜欢用常规方法,更喜欢用那种正常头脑很难想到、简便到三下五除二就能算出答案的办法。

        这种方法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之为“叶氏解题法”,超离教科书之外。

        然而朱玉芬没有这样的认知。

        在他写下第一行的时候,她就哂笑道:“写错了吧,关豪可不是这么解的。”

        关豪是她班上的数学课代表,如鲠在喉的那位年级第二。

        接着朱玉芬仿佛抓住了机会,说道:“数学有时候是需要四两拨千斤,但有时候也是很高深的东西。很多题目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圆锥曲线的核心考点是什么?就是考你公式的掌握以及计算能力,不要贪图简便,到最后只是浪费时间。”

        叶橙并不着急解释,待她讲完后,礼貌地说:“老师,我能继续写了吗?”

        说着,也不等她点头,自顾自地写了三行。

        得解,完事儿。

        压根不需要复杂的公式和大量的计算。

        底下开始嗤嗤地笑,朱玉芬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叶橙扔下粉笔,淡定地拍拍手下去了。

        他下来后,蒋进看见朱玉芬难看得要命的脸,悄声说道:“橙哥,你知道她今天火气为什么这么大吗?”

        朱玉芬转过头去板书,叶橙疑惑地看向他。

        “因为群里刚才通知了,我们班文艺汇演的节目拿了一等奖。”蒋进压低声音道,“全年级一共三个一等奖,没有他们班。”

        “嗤——”陆潇没忍住,笑出声来了。

        蒋进暗戳戳地竖起大拇指:“橙哥,恭喜你成功地又一次气死她了。”

        朱玉芬往这边看了一眼,拍桌道:“上课不要交头接耳!”

        蒋进赶紧缩了回去。

        周日的晚上,朱玉芬又临时加了个一周测验,搞了套卷子来让他们做。

        写完之后已经九点半了,大家疲惫地放学回家。

        叶橙回去的时候,高秋兰已经睡着了。

        他坐在书桌前,摊开数学作业。

        因为周测占用了整个晚自习,老师留的作业都没怎么写。

        朱玉芬如此高压的手段,也不知道是想整他们,还是帮了他们。

        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不断亮起,这些天群里闲聊的少了很多,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在谈论一个话题:朱玉芬什么时候走。

        徐雨淮:【你们知道老徐为什么休假吗?不行了,我真的想他,做梦都梦见他骂我上课走神。】

        蒋进:【有人问过孟巧巧了,说是他老婆生二胎,离不开陪护。】

        谭晓琪:【天哪,那要恭喜老徐啦!】

        于坤:【我操了!你们爸妈接到家访电话了吗?】

        这一条刚刚闪过,叶橙的手机就进来了一通电话。

        他一边随手打草稿,一边将手机放到耳边。

        “喂,爸。”

        那头“嗯”了一声,说:“你还没睡呢。”

        叶橙莫名道:“没睡。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要知道,平时叶高阳一个月给高秋兰打一次电话,非常固定且规律,好像生怕打多一次就能扣除一年的话费似的。

        叶高阳问:“还在写作业吗?”

        “嗯。”叶橙更疑惑了,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自己的作业来了。

        叶高阳停顿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叶橙也没催他,静静地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分钟,那边还是开口道:“小橙,你最近有交往什么社会上的人吗?上次喝醉来家里那个,真的是你同学?”

        叶橙放下笔,皱眉道:“爸,你什么意思。”

        叶高阳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过于直白了,掩饰性地咳嗽道:“你们老师说,你最近总跟一些染头发的人在一起,爸爸只是想关心你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叶橙无语了,想起刚才看见的群聊,登时明白为什么叶高阳会打来这通电话了。

        “那是学校篮球队的,他是个混血。”他说道。

        叶高阳疑惑地问:“那上次那个喝醉酒的呢?”

        叶橙深呼吸了一下,声音有些强硬:“爸,你看见他穿着十三中校服的。”

        叶高阳这才放下心了,安静了片刻,说道:“好吧,那你好好学习。等暑假的时候,爸爸接你和奶奶到这边来。”

        叶橙一愣,只听他又说:“你顺便辅导一下你妹妹暑假作业,她英语这次只考了80多分。”

        只有在提到他那个“妹妹”的时候,叶高阳的语气才显得柔和许多。

        叶橙打断他道:“我暑假有竞赛班,先挂了,再见。”

        他把手机丢到一边,半个字都不想再听。

        无事不登三宝殿,每次对他稍微言辞缓和一点,就一定是为了那个“妹妹”。

        其实按照叶高阳的人脉,给她找个名校大咖辅导不成问题,但坏就坏在,这小孩儿非要叶橙不可。

        自从初二的时候,叶橙一时心软答应了一次,从此就惹上了个甩都甩不掉的麻烦。

        这次他是决计不可能去的,想都不用想。

        也正是因为以前太过犹豫,才会导致曲恬得寸进尺。

        叶橙的行动非常果断,直接就上网一顿搜索,当即报了个寒假冬令营。

        他把高达五万的账单截图,发给了叶高阳。

        那边足足沉默了十分钟,最后回复了一个“好,知道了”。

        叶橙做完这些后爽了,但又不是太爽。

        他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然后爬起来,拿起手机,给嫌疑人x发微信。

        克制一下:【寒假有安排吗?】

        陆潇每次回消息都很快:【没有,怎么了?】

        克制一下:【去冬令营吗?】

        叶橙枕着自己的左胳膊,盯着那块长方形屏幕。

        当看见上面出现了“可以”两个字时,他的眼睛弯了起来。

        嫌疑人x:【是什么冬令营,有篝火晚会和美女的那种吗?】

        叶橙的眼睛弯得弧度更大,用一根食指艰难打字:【这些都没有,只有南都大学特聘英语老师十位。】

        嫌疑人x:【???】

        嫌疑人x:【你鲨了我吧,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嫌疑人x:【……叶橙,我怀疑你在故意搞我。】

        叶橙缺德地做了个表情包,发给他。

        克制一下:【[勇敢潇潇,不怕困难]】

        嫌疑人x立马回敬他:【[不要靠近叶橙,会变得不幸]】

        他把手机倒扣在桌面,忽然间觉得心情明朗了许多。

        -

        第二天早自习,陆潇破天荒的六点五十就到了。

        在无视朱玉芬定下的规定一礼拜后,他还是头一次七点前到学校。

        叶橙正在做英语竞赛题,被一袋东西砸了个正着。

        他抬起头,陆潇扔下书包道:“阿姨多做的。”

        自从上次他带了份蟹粉小笼,叶橙吃了一个觉得好吃,接下来连续好几天,他家的阿姨每天都要“失误”多做一份。

        搁在陆家是会被辞退的水平。

        叶橙吃多了,闻到蟹黄味就想吐,他拍了拍前面的蒋进,说:“我在家吃过早饭了,给你吧。”

        蒋进刚一转头,就对上陆潇冷冰冰的目光。

        宛如两道冰棱,直扎他的双目。

        “我、我也吃过了,你还是自己吃吧。”蒋进吞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转了回去。

        最后,叶橙把那袋小笼包给了谭晓琪,只留下了豆浆。

        陆潇痛失一袋小笼包,用胳膊捣了捣叶橙道:“昨天你说的那个冬令营,到底什么玩意儿?”

        经过一晚上的冷静,叶橙觉得自己遭罪不应该拉上他。

        毕竟冬令营是竞赛相关,估计陆潇也听不懂,去了只能花五万块蹭空调,得不偿失。

        他随口说道:“没什么,你不去就算了。”

        “谁告诉你我不去的?你连报名链接都没发我。”陆潇不满道。

        叶橙看向他,迷惑道:“你不是很讨厌英语吗,再说,那是竞赛班,不适合你。”

        “哦,所以你耍我玩儿呢是吧。”陆潇的脸刷的冷了下来,变脸速度堪比京剧。

        叶橙张了张嘴,刚要解释。

        对方一把夺过他桌上的豆浆,气道:“你别喝了。”

        叶橙:“……”满脸黑线。

        操,他现在想锤死这个小学生。

        谁懂?

        谁懂?

        尼玛,吵架就吵架,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谁稀罕你的豆浆似的。

        叶橙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上辈子a大金融高材生,下属见了他都要抖三抖的叶副总,现在要在这里和一个小学生赌气。

        陆潇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来哄自己,于是更气了。

        “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橙不想理他,真的不想理。

        “叶橙,你这人有没有素质?随便耍别人很好玩儿?”

        “行,你可真行,那我们以后别说话了。”

        叶橙忍无可忍,拍桌道:“去!你一起去,行了吧。”

        陆潇把豆浆袋子捏得咯吱作响,冷笑道:“你都不把链接发给我,糊弄谁呢。”

        叶橙马上打开手机,把链接摔在他脸上。

        陆潇这才安静了下去,重新把豆浆放回到他桌上,认真地研究起链接来。

        蒋进痛苦地被迫围观了整场经过,受不了地跟谭晓琪吐槽:【我能不能跟你换个座位,我不想吃狗粮了,潇哥现在整个在我心里形象崩塌。】

        谭晓琪:【呜呜不能,还有你不要老是上课给我发消息,我男朋友都开始怀疑我了。】

        蒋进:【……?】

        蒋进:【累了,毁灭吧。】

        做早操之前,各科课代表把作业都收齐了。

        从早上开始,叶橙总觉得自己漏了点什么事,但他忙于应付旁边的小学生,一时也没记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到了第一节数学课,朱玉芬板着脸走了进来。

        把教案放在讲台上,说道:“早上的作业有两个人没做,胡家伟,人呢?”

        她环顾四周,却没看见胡家伟的影子。

        “现在连上课都能迟到了,谁早上看见他了?”朱玉芬蹙眉道。

        底下的人摇了摇头,于坤说:“他好像早自习也没来。”

        朱玉芬说:“什么情况?作业不写,上课不来,这是要翻天?我等下给他家里打电话。”

        叶橙猛然一个激灵,想起来那件被自己遗忘的事是什么了。

        朱玉芬的视线转向他,说:“还有一个没写作业的,叶橙。”

        所有人刷刷回头看了过来:叶橙没写数学作业,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故。

        朱玉芬抱着手臂道:“上次我就说过,没写作业的一律去走廊上站一节课,课代表也不例外。”

        叶橙只得自认倒霉地站起来,谁让他昨天聊天走神,忘了写作业。

        正在他刚走到后门口时,听见陆潇的声音响起。

        “老师,我也没写完。”

        众人二度回头,陆潇明目张胆地站着,生怕朱玉芬把自己漏了似的。

        “我记得没有你啊。”朱玉芬不明所以,疑惑地翻看着手上的便利贴道。

        陆潇乖巧地说:“我最后一题没写‘解’。”

        全班哄堂大笑。

        朱玉芬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瞬间愤怒得脸全红了。

        她指着外面道:“出去!不想上课就别上了!下课之后到我办公室来!”

        陆潇双手插着裤兜,悠闲地从后门晃悠了出去,顺带还撞了一下站在原地的叶橙的肩膀,“走啊。”

        朱玉芬气得手都抖了,尖锐的嗓音隔着两间教室都能听得见。

        叶橙和他并排靠墙站着,脑袋嗡嗡的。

        他学生时代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后来和陆潇在一起后,只感觉每天都很疯狂。

        这家伙太叛逆太不受控,你很难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种感觉既让人觉得失控的同时,又隐蔽着欲罢不能的刺激和兴奋。

        像是碰到了会上瘾的东西,很危险,却停不下来。

        叶橙压低声音道:“你就这么喜欢跟她对着干?少惹朱玉芬,她跟教导主任关系挺好的,当心给你穿小鞋。”

        “她不敢,除非她不想混了。”陆潇轻蔑笑道。

        叶橙对陆家了解最多的就是他和老爷子,按理来说这时候老爷子还没回国,难不成他现在还没和陆尧山彻底闹掰?所以才会这么自信。

        不过不对啊,陆尧山巴不得他被十三中退学呢,说不定早就找好了私立学校,怎么可能帮他解决这些问题。

        陆潇看见他眉头紧锁的样子,以为他还在担心,于是说道:“喂,我都陪你罚站了,你得请我喝点东西吧。”

        “好啊。”叶橙说道,“想喝什么,等下点个外卖溜出去拿。”

        陆潇满意地勾起嘴角,说:“多肉葡萄。”

        叶橙心想,去你妹的多肉葡萄,江怡蓉请你的你还敢喝第二次。

        他不动声色地建议道:“喝白桃煎奶吧,这个很好喝。”

        陆潇对甜的向来不挑,还沉浸在叶橙第一次请他喝东西的开心中。

        他点点头,一副很好养活的样子:“你决定。”

        叶橙正准备溜去后门,让同学帮忙把手机传过来。

        在抬起头的时候,突然僵在了原地。

        陆潇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