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全班鸦雀无声,空气静得吓人。

        叶橙扭过头,皱眉看向陆潇。

        身为年级主任,朱玉芬什么时候被人用这样的语气对待过,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学生。

        她脸上立刻挂不住了,打量着他道:“你叫陆潇是吧,看来老徐让我重点关注你,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说话惯来夹枪带棒,要是换了脸皮薄一点的学生,可能就受不住了。

        然而陆潇不属于脸皮薄的范畴。

        他哂笑了一声道:“关注我什么?长得帅吗?”

        底下的人没绷住,噗嗤笑了出来。

        朱玉芬的脸色更难看了,怒气冲冲地扫视了一圈,严厉道:“很好笑吗?谁再笑就给我站到外面去!”

        大家这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纷纷低下头噤声了。

        趁着朱玉芬不注意,叶橙用手碰了碰陆潇,示意他别太过分,然后开口解释道:“老师,我个子太高了,坐在前面会挡住其他人。”

        这算是最合适的理由了。

        陆潇没有回应他的暗示,对朱玉芬的注视没有闪避,依旧不咸不淡地直视着她。

        朱玉芬看见他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顿时气笑了:“我调个位置怎么就这么难呢,借口可真多啊。”

        听见她这么跟叶橙说话,陆潇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你俩讲小话最好别被我逮住,否则我一定把你们调开。”她一脸“装什么装,以为我不知道”的表情。

        陆潇动了动,叶橙条件反射地想制止他,却还是迟了一步。

        “老师,什么叫讲小话?举手发言算么?”他满脸无辜地反问道。

        叶橙深吸一口气,看见朱玉芬的头发都气得翘起来了。

        “你再顶一句嘴试试!我看你们班是要翻了天了!”朱玉芬噼里啪啦地一顿数落,足足让他们站了十分钟,才摔下一句“早操所有班委留下来开会”,然后气急败坏地走了。

        她刚走,叶橙便说道:“你干嘛要惹她,什么毛病?”

        他刚才着实捏了把汗,毕竟朱玉芬不是徐超,陆潇也不是任她拿捏的软柿子。语气中难免带了几分责备。

        陆潇转过头去面朝窗外,像是在生闷气。

        蒋进小心翼翼地说:“潇哥昨晚还很期待来学校呢,他攒了几个语法问题,说是要早自习的时候问你。还说跟你同桌就是好,简直行走的题库。”

        “我没说过。”陆潇立马否认道。

        叶橙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家伙刚才那么冲,该不会是只是不想换座位……

        他看了看陆潇的后脑勺,伸出手道:“什么语法问题?我看看。”

        “说了没有,你烦不烦。”

        蒋进默默地回过头去,深藏功与名。

        陆潇倔强地不想转头,用食指抵住嘴唇,默默地望着窗口徘徊的一只小虫子。

        忽然,他感觉肩膀处一热,有具带着温度的身体靠了过来。

        叶橙探头越过三八线,用鼻子嗅了嗅。

        “你用那支香水了?”他问道。

        明明他没有完全贴上去,但陆潇还是感到左肩酥酥麻麻的。

        他的侧脸旋转回来了四十五度,没好气地说:“你才发现啊。”

        叶橙又抽了抽鼻子,带着笑意夸道:“很好闻,挺适合你的。”

        陆潇的脸彻底转了回来,他略微不好意思地缩了下肩膀,又低头闻了闻自己。

        隔了一会儿,陆潇又问:“太浓了吗?”

        “不,刚刚好。”

        叶橙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还是个小朋友呐,真好哄。

        蒋进瞥了他们一眼,默默地回复谭晓琪的微信。

        上面几条她急得直跳脚。

        【你快帮忙安慰一下潇哥,小狗勾要委屈死了,那个朱大妈是不是有大病?!】

        蒋进:【……什么几把小狗,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我害怕。】

        谭晓琪:【我看他好像生气了?呜呜呜,你能不能让橙哥哄哄他?】

        蒋进:【如果被他们看见这段聊天记录,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谭晓琪还在嘤嘤嘤地担心,蒋进只好告诉她:【哄了哄了,妈的,我就没见过潇哥这么不值钱的样子,他又在那里问题目了,你自己回头看!】

        谭晓琪:【好嘛,我只是担心qaq,作为回报,下次我帮你约蓉姐出来。】

        蒋进:【卧槽,恩人!放心,我随时给你一线情报!】

        后面两人头碰头地讲解英语题目,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卖了。

        为了避开十点左右的高温,夏天的课间操统一挪到了早自习后。除了班委之外,其他人都离开了教室。

        朱玉芬找了间会议室,把所有班干部召集在一起开会。

        这种徐超平时一学期只进行一次的会议,这个老师刚来就搞了一出。

        朱玉芬坐在长桌的正中央,看了眼乱七八糟的座位,面带不满地说:“你们按照科目类别就坐,这乱的我都认不清人了。班长和语数外课代表坐在这里,会考的坐左边,其他科目坐右边。”

        事儿真他妈的多。

        众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拿着纸笔站起来重坐。

        陆潇懒洋洋地从叶橙旁边起身,和文艺委员走到了角落里坐下。

        朱玉芬这才觉得顺眼了些,推了推眼镜道:“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想提前和大家认识认识,以便于进行后面一个月的工作。现在从班长开始,每人做一下自我介绍,以及……”

        她停顿了片刻,抬了抬下巴道:“各人说说这次期中考试,自己的年级排名。”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一片骚动,大家都开始交头接耳。

        朱玉芬仿佛料到了他们的反应,斜睨着众人道:“别议论了,我也是为了进一步了解你们的情况。另外,各个课代表报一下自己这一门的分数。”

        “我去,她怎么这么烦人,难不成我当文艺委还要年级排名前一百吗?”文艺委员悄悄吐槽道。

        陆潇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胡家伟默默地低下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朱玉芬看了他一眼,说:“开始吧。”

        胡家伟涨红了脸,嚅嗫着道:“我……我是班长,我叫胡家伟……”

        他停了下来,旁边几个主科的都看向他。

        叶橙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虽然他知道朱玉芬是想用高压手段来个下马威,便于后续的管理。但一想到上次胡家伟的状况,就打心底不太赞成这样的做法。

        胡家伟握了握拳头,硬着头皮说道:“这次期中我、我没考好,年级排名……第376名。”

        会议室很安静,大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朱玉芬严肃地说道:“作为班长,在学习上也要以身作则,你这个分数很不应该。”

        胡家伟的头埋得愈发低了:“知道了,老师,我会努力的。”

        其实他底子不算差,上次月考还在前一百,但这次因为数学交白卷,导致总分一落千丈。

        朱玉芬并不关心他有什么隐情,挥了挥手道:“下一个。”

        众人挨个报了自己的成绩,都或多或少有些不情愿。

        毕竟这种事情,很多人都不想暴露在大众面前。

        其中,李俊晓和陆潇的排名最为靠后。李俊晓这次副科滑铁卢,好几门都在及格线的边缘徘徊。

        朱玉芬难以置信,“你一个地理课代表,地理考71分?我看你会考是不想过了吧!”

        她用力敲了敲桌面,说:“有谁知道还有多少天会考?班长,回答我。”

        胡家伟结结巴巴地说:“还有……三、三个月。”

        朱玉芬眼睛锐利,转脸道:“叶橙,你说。”

        “1月16号。”叶橙淡淡地说。

        朱玉芬看了他一眼,“准确来说,往年是一月份。你们连什么时候会考都不知道,还有心情整天龇个牙在那儿乐?真是没救了!”

        陆潇打了个哈欠,随手转笔玩。

        文艺委员小声说:“时间又没通知,她激动个什么劲儿。不就是想说我们班垃圾吗,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朱玉芬提高了音量:“还有,其他科目老师跟我说过,你们班上课讲话的概率非常大。如果接下来几周还是这样,我会考虑根据大家各科的成绩,重新给你们排一次座位。”

        陆潇打到一半的哈欠停住了,嘴巴要闭不闭。

        文艺委员痛苦道:“救命!老徐什么时候回来?我已经开始想他了。”

        朱玉芬足足讲到早操结束,口干舌燥之后才放他们回去。

        散会后,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疯狂吐槽这个新来的班主任。

        “我服了,我地理71怎么她了?也不用诅咒我及不了格吧!”李俊晓快气死了,“地理老师都没这么说过我!”

        化学课代表安慰他道:“别理她,就一更年期大妈。”

        “不过考71的话,万一卷子太难……确实挺悬的。”

        李俊晓愤愤地说:“不行,我受不了她那副看不起人的嘴脸了。”

        化学课代表叹气道:“那有什么办法,咱们班确实倒数。”

        李俊晓想了想,不甘道:“老子下次考试要打她的脸,我得找人帮我恶补一下地理。”

        他看见走在最前面的叶橙,忙不迭从人群中穿过去,走到对方身边。

        文艺委员走在陆潇旁边,抱怨道“她搞什么啊,居然让我晚自习去找语文老师补课,疯了吗?我们又不是文科班。”

        陆潇直勾勾地盯着前面两个背影。

        文艺委员:“还说要让我和朱启坐,我才不要和他坐!”

        她说到一半,刚想去看陆潇,却感到旁边一阵凉风刮过。

        陆潇甩下她,大步往前走去。

        “橙爹,呜呜。”李俊晓扯了扯旁边人的校服衣摆,“朱大妈说我会考可能过不了。”

        叶橙无奈地说:“我听见了。”

        李俊晓惨兮兮道:“她不是说可能会重新安排座位吗,你能不能再回来跟我坐啊?你地理都快满分了,教教我呗。”

        叶橙委婉地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谁知道朱玉芬一时兴起会做什么,可能让他去倒数第一旁边扶贫也说不定呢。

        李俊晓眨巴着眼睛道:“如果你和她说的话,她应该会尊重你的意见。爸爸,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他的表情泫然欲泣,活像个即将被甩掉的弃妇,拽着叶橙抽抽搭搭。

        突然间,有个人挤进了他们两个中间。

        陆潇像拨小鸡似的,一手把李俊晓拨开,将自己硬是插进他俩之间。

        李俊晓受惊地看向他。

        叶橙刚刚抬头,肩膀就被一只大手搭住了。

        头顶传来陆潇万分不爽的声音。

        “你自己没同桌吗,老缠着我同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