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14章

第14章

        秋游结束后,学校就开启了期中备考模式。

        这次的考试是南都高校联考,也是为了提前给高考打响预备铃,因此校领导分外重视。

        对于十三中这种学校来说,要抓的不是拔尖的学生,而是那群垫底的。

        只要倒数的分数不算太拉胯,学校的整体排名就会有所提高。

        周二下午的体育课上,出现了入学以来的第一大奇观。

        ——陆潇没有去打篮球,而是和他那个同桌面对面,坐在树荫底下背书。

        所有走过路过的都要偷瞄一眼,顺便惊掉下巴。

        瓜群里讨的热火朝天。

        豆乳米麻薯:【什么情况,一哥和叶漂亮在斗地主?】

        小糖串儿:【你见过两个人斗地主吗?他俩看上去都快入定了。】

        久隆吴彦祖:【物是人非,一哥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一哥了,他竟然拒绝和我打篮球!】

        连夜逃往快乐星球:【据晓琪可靠情报,她刚才路过,听见他俩在打赌,好像谁背不出来就要喊对方一声爸爸。】

        人间失格:【???】

        小豆包儿:【???】

        久隆吴彦祖:【……你他妈的不要黑一哥!这是什么降智人设[大哭]】

        叶橙随手翻着手机里的电子笔记,提问道:“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翻译一遍。”

        陆潇的脸色不太好看,机械地说:“老奶奶,已经去世的祖母的婢女,哺乳了两代人,先母对她很好。”

        “你还是这个毛病,翻得太生硬了。”叶橙拧眉道,“先大母婢也,那个‘也’被你吃了?”

        陆潇烦躁地改正:“老奶奶,是——已经去世的祖母的婢女。”

        叶橙冷声道:“考试的时候老师会听你解释吗?一个‘也’就丢了0.5分,继续叫吧。”

        陆潇满脸不服气,欲言又止。

        在他凉凉的注视下,还是咬着后槽牙压不甘地喊道:“爸爸。”

        “到你提问。”叶橙把手机给他。

        陆潇来了精神,誓要扳回一局,开始狂轰滥炸。

        “迨诸父异爨,什么意思?”

        “等到叔叔伯伯们分了家。”

        “臣以供养无主的‘以’,翻译。”

        “因为。”

        “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什么句式?”

        “介宾短语后置。”

        陆潇怒了:“我都喊了你十几声了,你一声都没喊,你全都提前偷背了吧?”

        叶橙淡定地说:“我不仅提前背了,还知道你刚才问的那句,在课本第三十七页。”

        他一脸“不服你就憋着”,陆潇更住了。

        叶橙轻蔑道:“菜鸡,你这次能及格吗?”

        正经过此处,并一脸阴沉打量他们的张琦,无意中听到了这两个字。

        双腿一软,差点踉跄着摔倒。

        菜、菜鸡?

        竟然有人,敢叫陆潇,菜鸡……

        张琦眼神呆滞地看着他们。

        陆潇并没有如他所想,一个右勾拳挥上去,而是捏紧了拳头,重重地哼了一声。

        “老子要是及不了格,就跟你姓。”

        张琦人都傻了,三观崩得稀碎。

        期中考试的考场,是按照月考排名来的。

        叶橙也算是彻底在十三中出了名,连考试间隙,都有人借着上厕所的功夫专,门看一眼第一考场的第一个座位。

        李俊晓更是带头起哄,宣布叶神再次登基,此后这个座位就是神座。

        考完试之后,他还带着二十班的人过来,挨个摸叶橙坐过的凳子,说是要沾沾喜气。

        最后一门结束,便迎来了长达七天的国庆假期。

        在节前,徐超组织了一场班聚。

        铃声一响,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冲出考场。

        教室里吵吵嚷嚷,都在讨论晚上的聚餐。

        陆潇和蒋进出门打车去了,叶橙坐在位置上不紧不慢地收拾书包。

        他收到一半,眼前暗了暗,一个人影闪过。

        “叶橙,可以问一下这题的答案吗?”

        班长站在他面前,拿着草稿纸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胡家伟戴了副眼镜,长相憨厚老实,平时除了管理纪律都默不作声。

        听说他高一的时候是特困生,还因此被张琦他们欺负了好一阵子。

        叶橙并不赶时间,于是在草稿纸演算了一遍给他看。

        第一遍胡家伟没听懂,但又不太敢问。

        叶橙看见他迷茫的眼神,又详细地给他讲解了一次。

        胡家伟恍然大悟,连连道:“谢谢你,你人真好。”

        尽管班上的人都奉叶橙为学神,但鲜少有人会正儿八经问他问题。

        这个班的风气就是这样,只抄不问。

        叶橙对他这样的同学还挺有好感,对他点了点头,背上书包出去了。

        徐超订的酒楼离学校十分钟车程,是一家粤菜馆。

        他们班一共26个人,要了个三桌的大包间。

        众人陆续坐下后,开始传菜单点菜。

        叶橙坐在陆潇和李俊晓中间,由于上次李俊晓和谭晓琪的事被发现,徐超痛下杀手棒打了鸳鸯。

        苦命的小情侣只能隔了一张桌子,谭晓琪坐在了徐超那一桌。

        叶橙看着菜单上清一色的粤菜,不知道该点什么。

        他虽然不算挑食,但向来吃不下去甜口,随意扫了一眼菜单,就传给陆潇了。

        陆潇随手拿起笔勾了几下。

        点完之后,服务员过来收菜单。

        “脆皮乳鸽的调料,麻烦上一份椒盐和一份辣椒粉。”陆潇对她说的。

        “好的。”服务员边记边点头。

        陆潇看了眼菜单,又说:“再拿一份黑胡椒。”

        叶橙看了他一眼,陆潇对他说:“可以在猪骨汤里撒点黑胡椒,味道很不错。”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辣?”叶橙支着下巴问。

        “你吃小龙虾都点重辣。”陆潇看见他的眼神,马上解释道,“老板娘说的,不是我问的。”

        叶橙笑了笑。

        趁着等菜的功夫,大家提议玩会儿游戏。

        蒋进一到这种环节就很兴奋,摩拳擦掌道:“先来一把‘逢七过’热热身吧,输了的喝一杯黑暗料理怎么样?”

        李俊晓不能和女朋友坐在一起,变得十分缺德:“要不我们放三个杯子,其中一杯是白醋,输的人闭着眼睛选一杯。”

        “这个好!就这么玩儿!”

        他们这桌都是平时很活跃的男生,开始期待地妄图把彼此往坑里推。

        第一轮,刚到56就挂了。

        在一片哄闹声中,胡家伟喝下了纯净水。

        “艹,你偷偷睁眼了吧!”蒋进不服气地喊道。

        “就是就是,肯定偷看了!”

        “下一轮旁边的人帮忙捂住眼睛吧,不然太赖皮了。”

        几圈下来,大家几乎都倒霉地轮过一次。

        唯独陆潇和叶橙,这俩逼人连一秒都不带停顿的,连喊到两百多都能不眨眼地带过去。

        其他人开始坐不住了。

        “潇哥,橙哥,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蒋进说,“你俩不带这么认真的啊,好歹有难同当不是。”

        陆潇笑骂:“同你妈的当,老子最讨厌醋味。”

        叶橙挑眉看了他一眼,哦?最讨厌醋。

        服务员开始陆续上菜,众人边吃边继续游戏。

        叶橙和李俊晓对视了一眼,两人忽然福至心灵,彼此交换了个眼神。

        李俊晓清了清嗓子道:“最后一把,从我开始吧,47。”

        叶橙:“48。”

        陆潇从容不迫地一拍手掌。

        蒋进:“50。”

        随着数字传递,大家都被吃的分散了心神,笑嘻嘻地等待最后一个幸运儿的出现。

        叶橙用腿在桌子底下碰了碰陆潇,说:“帮我夹个虾饺,够不着。”

        陆潇被他撞到腿,心里一紧,来不及思考,手就先一步举了起来。

        他伸长手臂夹住虾饺,想要放到叶橙的碗里。

        当那双筷子还在半空中时,叶橙却探了过来,就着他的手把虾饺叼走了。

        陆潇的动作瞬间僵住,整个人愣在原地。

        那边又到李俊晓了,他笑道:“55。”

        叶橙把虾饺堆在右边脸颊,形成一个包慢慢咀嚼,抬起手拍了下手掌。

        陆潇脑子一时短路,没接上下一个数。

        空气安静了两秒,蒋进立马拍桌子呐喊:“潇哥!哈哈哈哈,终于到你了!”

        全桌沸腾了。

        “潇哥!喝!潇哥!喝!”

        平时这些人哪敢在校霸面前放肆,现在有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全都跟撒泼的猴子似的。

        另外两桌都看了过来,纷纷笑话他们。

        叶橙的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视线和陆潇碰了个正着。

        陆潇瞬间明白着了他的道,竟然也不生气,眯起眼睛道:“可以啊,你等着。”

        “来吧,潇哥。”叶橙亲自把三个杯子放在他面前。

        他从来都是直呼大名,此时带着几分揶揄,和他们一样叫了“潇哥”。

        陆潇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那眼神有点意味不明,却看得人骨头发酥。

        蒋进看热闹不嫌事大,不怕死地说道:“快闭眼,我们要倒醋了!”

        “听见没,闭眼。”叶橙好整以暇地重复他的话。

        尽管掩饰得很好,但还是透着些许幸灾乐祸。

        有生之年能看见陆潇吃瘪,那感觉怎一个爽字可以描述。

        他果断靠过去,用掌心蒙住了陆潇的双眼。

        邻桌的几个女生倒吸一口凉气。

        陆潇刚阖上眼皮,就被一只纤薄柔软的手捂住了。

        指缝贴住他的眼尾和鼻梁骨,手心细腻的纹路覆在他的眼皮上。

        皮肤温热,指尖似乎带着脉搏的跳动。

        陆潇曾经仔细看过叶橙的手。

        起因是有一天上课,老师念到一句诗。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高中生都对谐音梗很敏感,蒋进听见这句,就回过头来挤眉弄眼:“纤手破新橙,新橙,橙哥。”

        陆潇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刚好落在叶橙撑着脑袋的手上。

        葱白如玉,五指纤细,指甲盖修剪的整齐圆润,指尖漫不经心地夹着一支笔。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以前看过的那种片子。

        女主角的手从上滑到下,也是这样白生生的手。

        而今,这只手正覆盖在他的眼睛上。

        叶橙清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硬是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选一杯吧。”

        陆潇舔了下嘴唇,隐约觉得有点口渴。

        他随手指了指说:“这杯。”

        蒋进赶紧道:“确定吗?不再考虑考虑?”

        “就这杯。”

        满桌唏嘘,大家露出失望的表情。

        蒋进愤愤道:“潇哥,你去买个彩票吧,不买可惜了。”

        “还想整我,谁给你的胆子。”陆潇接过叶橙递来的水杯,嗤笑道。

        眼睛上的手顺势拿开,陆潇睁开眼睛,没有去看正注视着他的叶橙。

        他端起水杯,一饮而尽,眼皮上的热意却挥之不去。

        吃得半饱后,其他两桌也开始玩起游戏来了。

        包间的客厅很大,甚至还有人玩起了两人三足,气氛登时热闹起来。

        徐超笑着说:“你们两两一组,谁赢了我给谁发一百的红包。”

        大家马上嚎叫起来,男生们激动得满场乱窜。

        “徐哥豪气!徐哥yyds!”

        “啊啊啊,谁跟我一组?我要赢我要赢!”

        “爱你!徐哥!”

        徐超说:“有没有人报名?”

        众人全都举起手摇晃,声音震耳欲聋。

        徐超笑着乱点人:“你俩过来,你俩也过来,只准同性啊,异性不可以。”

        他看见远处两个没举手的,说:“叶橙和陆潇,不要不合群,你们也来。”

        大家发出羡慕嫉妒恨的声音,有人说:“老师,你就偏心数学课代表。”

        “他平时可少帮我干活,偏心点怎么了。”徐超护犊子护得理所当然。

        徐超说:“不玩两人三足了,容易受伤,你们几个蒙眼猜物吧,谁猜对了就算赢。”

        众人更加懊恼了:“这么简单?!”

        谭晓琪和几个女生找了一些布条,过来给他们遮住眼睛。

        李俊晓本想趁乱和谭晓琪说会儿话,伸手去拉她,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她坚定不移地站在叶橙和陆潇中间,拿了个橙子在手上,一副“谁都别想打扰老娘磕cp”的架势。

        徐超乐呵呵地指挥道:“猜到就说出答案,预备——开始!”

        大家都贴着脸去蹭中间的东西。

        谭晓琪将橙子放在他们之间,深呼吸了一下,说:“可以开始猜了。”

        叶橙慢慢地往右边靠去,脸颊触碰到了一个冰凉滚圆的物品。

        他动了动嘴唇,刚想猜测是不是苹果,就听见身后的女生发出一声惊呼。

        那声儿刚响起,他的耳垂就被一个软软的东西扫过。

        带了点人的体温,两瓣叠在一起,像是……嘴唇。

        叶橙浑身一颤,仿佛一阵电流从耳垂一直掠到心口。

        这人在搞什么。

        谭晓琪用手捂住嘴,差点两眼一翻厥过去。

        叶橙不敢再动,熟悉又陌生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片刻后,耳边响起陆潇低沉微带沙哑的嗓音:“是橙子。”

        谭晓琪努力稳住情绪道:“恭、恭喜你们,回答正确……”

        蒋进疯狂鼓掌:“牛逼!我们是最快的!”

        “便宜这两个小子了。”徐超笑着直摇头。

        陆潇在一片掌声中摘下布条,出于某种报复心理,他刚才故意贴得很近。

        乱糟糟的当口,也不知道蹭到了哪里,叶橙连动都不动了,

        他带着几分得意转过身去,“这也太简单了……”

        话说到一半,停住了。

        叶橙正在挣扎着拆布条,侧面看去,从脸到耳朵都红得像发了烧。

        不仅如此,校服袖下的手臂也通红一片。

        操。

        陆潇心里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从来没见过哪个人,不好意思的时候全身上下都红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