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12章

第12章

        黄胜安的这句话,让叶橙足足走神了一个小时。

        据他所知,陆潇在遇到他之前并不是弯的,更不可能吃一个男生同桌的醋。

        难道重生一次,连他的性取向都变了?

        虽说陆潇本人一直信誓旦旦,指天发誓自己没有交过女朋友,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叶橙是持怀疑态度的。

        比如老爷子大寿时不小心说漏嘴,比如他那群直男兄弟偶尔的闪烁其词。

        总而言之,现在的陆潇会吃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如果是朋友之间的吃醋,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俩充其量也就是同桌关系。

        到达白泽湖附近,黄胜安夸张地举起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是老味道,好怀念小时候跟你一起放学的日子。”他说。

        同样的夕阳下,两个小学生也曾经在这条一模一样的路上,分享过一包辣条。

        叶橙不由想起那个小黑皮,不知道他现在去哪儿了。

        “可惜很快就要没有了。”他感慨道。

        “什么?”黄胜安疑惑地问。

        “没什么。”叶橙说,“走吧,奶奶要等急了。”

        自从他上大学之后,南都就开始大幅度兴建拆迁。

        这一带变成了商业街,篮球场和小区都重新规划了,他和高秋兰也搬离了这里。

        回到家,黄胜安笑嘻嘻地凑上去抱高秋兰。

        “奶奶,我想死你了。”他一个大个子在高秋兰身上蹭来蹭去,惹得叶橙翻了个白眼。

        高秋兰乐呵地点了点他的脑门:“我看你是嘴馋了,哪里是想我。”

        黄胜安是南都本地人,但从小在他们家养成了吃辣的习惯,每回都觉得自家饭菜不合胃口。

        他和叶橙出去吃火锅也很合拍,完全不需要戳川渝人肺管子去点鸳鸯锅。

        “刚回来能适应吗,跟同学处的怎么样呀?”高秋兰给他夹麻辣兔头,关心地问道。

        黄胜安用手抓着啃,点了点头说:“还成,不过确实像橙子说的那样,附中的气氛太压抑了,课间都没人上厕所的。”

        高秋兰连连摇头:“现在的孩子竞争太大了,我们隔壁那个小孩儿,一年到头的都在补课,上个小学还要笔试加面试,这谁能受得了啊。”

        她对叶橙从来没有过成绩上的要求,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学习太累。

        黄胜安羡慕不已,撇嘴道:“要是我爸也有您这觉悟就好了,您怎么就不是我亲奶奶呢。”

        叶橙敲了敲他的碗:“说话就说话,别幻想。”

        高秋兰慈祥地笑了起来,也给叶橙夹了一筷菜,说:“橙橙只有跟你在一起,话才比平时多一点,你以后一定要常来啊。”

        “放心吧,奶奶,我在学校也经常去对面找他。”黄胜安嘿嘿一笑。

        高秋兰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问道:“你去学校找他,有没有发现他跟哪个女孩子走得近的?”

        叶橙一听这话瞬间无语,放下筷子道:“奶奶,我都说了,那是我同学送给他女朋友的。”

        上次李俊晓的女朋友谭晓琪过生日,让他帮忙找代购买了几支口红。

        结果高秋兰不小心把快递拆了,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早恋了。

        “你可别骗我了,要说你们学校没有小姑娘追你,是个人都不会信。”高秋兰哼了一声道,“胜安,你可得帮我看着他点,大学之前不要谈恋爱。小小年纪不能图刺激,那样对人家姑娘不负责。”

        黄胜安噗地笑了:“所以您不让他早恋,是怕他影响人家妹子学习?”

        高秋兰一本正经地说:“不然呢,谁跟他谈恋爱还能有心思学习的?天天光顾着看他去了。”

        “奶奶!”叶橙的脸瞬间红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他脸皮薄。”高秋兰笑道。

        黄胜安憋住笑看了他一眼。

        吃完饭后,两人出门去超市采购。

        学校前几天通知,下周一秋游,去本地的一个风景圣地爬山。

        与其说是秋游,不如说是完成任务,还得顺带写一篇作文。

        为了省事,这次两个学校是同时组织的。

        黄胜安边挑选零食,边忍不住问道:“你真没搞对象?奶奶说你偷偷给小女生买口红。”

        “你搞了我都不会搞。”叶橙懒得理他。

        他说得确实是实话,黄胜安谈恋爱的时候,他才刚认识陆潇,两人之间水火不容。

        “扯淡吧你就,秋游的时候我要去监视你。”黄胜安眯着眼睛说道,“我不信没人追你。”

        叶橙把一盒蔓越莓牛轧糖放进购物车里,说:“有人追我就一定得答应?”

        黄胜安:“……你别显摆啊,我告诉你。”

        叶橙单手推着车,迈着长腿往收银台走去:“结账。”

        黄胜安瞅了眼购物车,惊奇道:“你怎么买这么多甜食,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

        叶橙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不知不觉拿的都是陆潇喜欢吃的。

        他的身影已经在脑海中一整天了,挥之不去。

        尤其是那句“吃醋”。

        他按了按太阳穴,敷衍道:“随便买的。”

        当天晚上,叶橙终于挣扎不过内心,还是打开微信给陆潇发了条消息。

        克制一下:【今天谢谢了。】

        那边很快出现了“正在输入”四个字,他静静地等待了几分钟。

        嫌疑人x:【嗯。】

        叶橙不禁咬了咬嘴唇。

        “嗯”是几个意思,这幅装逼的样子,看起来居然真的有点像在吃醋。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打字道:【你上次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那个号的战队是你建的?】

        那头又是“正在输入”,足足输入了五分钟,陆潇才回复。

        嫌疑人x:【那是我的战队。】

        嫌疑人x:【没什么意思,既然你的号可以随便给人,应该也不需要我来上分了。】

        操!

        叶橙脑袋只有一个字,操。

        妈的,他真吃醋了。

        这种阴阳怪气又认真较劲的语气,跟十年后的陆潇不能说毫不相关,只能说一模一样。

        以前他有一次陪几个老总去娱乐场所,回来的时候身上沾了香水味。

        陆潇冷笑着对他说:“哟,我送的香水你不用,这么喜欢蹭外头的?行啊,那你别用了,扔了吧。”

        想到这里,叶橙忽然灵光一现,记起那些哄他惯用的招数。

        对付二十七岁的装逼男一用一个准。

        不知道对十七岁的灵不灵。

        他打了几个字,看着输入框的话,心跳开始慢慢加快。

        那边也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

        显然对方没有离开过聊天界面,是在等他回复。

        叶橙心一横,最终按下了发送键。

        克制一下:【不行。】

        嫌疑人x:【?】

        克制一下:【我就要你帮我上。】

        那次陆潇吃醋的时候,他认真解释了好半天。

        结果这混账压根没听他说了什么,把他拖进房间就是一顿名义上的“严惩”。

        后来这种事多了,叶橙发现,只要他稍微语气软一点,陆潇就自动哄好了。

        如同一只生闷气的狗狗,勾勾手指头给个肉骨头,就自己摇头摆尾地跑过来贴他了。

        可他发完后却有点后悔。

        不对。

        他们现在又没有在谈恋爱,陆潇该不会回他一句“你脑子坏了?”吧……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想撤回,聊天框却弹出了新的消息。

        嫌疑人x:【==好吧。】

        叶橙:“……”

        嫌疑人x:【所以上你号的是你那个朋友?】

        叶橙很是头疼:【他只是手机没电,借我的手机玩了一下。】

        ……服了,这家伙的占有欲是真的可怕。

        少男的心思你别猜。

        陆潇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了,没有再立刻回复。

        过了一会儿,才故作冷漠地说了句“知道了”。

        叶橙的心情变得愈发复杂起来。

        -

        周一一大早,山海路边上停了几排大巴车。

        密密麻麻的学生背着包在大门口集合,现场乱哄哄的。

        因为今天的行程比较耗费体力,叶橙特地穿的很是休闲。

        白t配牛仔裤和运动鞋,清爽的少年气息呼之欲出。

        他刚一出现在门口,就吸引了不少女生的视线。

        大家平时都被校服封印了灵魂,逮住今天可劲儿打扮。

        女生们丝毫不顾忌热辣的太阳和爬山,几乎全员都是短裤或者短裙,教导主任满脸黑线地站在车旁边看着他们。

        徐超站在树荫下举着班牌,奋力喊道:“二十班来这边集合,快点!我们抓紧时间点名上车了!”

        蒋进穿了条花色沙滩裤,仿佛要去海边度假,闻言举手道:“老师,陆潇还没来,他堵路上了。”

        “让他快点。”徐超照着花名册念名字,分神对他道。

        “二十班齐了没有?”司机大声问道。

        “还差三个人,能不能先上车等?孩子们要热死了。”徐超浑身上下散发着男妈妈的母爱。

        众人配合地哀嚎:“让我们先上去吧,叔叔。”

        叶橙的手机震了震,收到一条消息。

        黄胜安:【橙子,我点完名了,等下溜过去找你。】

        搞定司机大叔后,徐超组织他们陆续上车。

        最后一排被班上三对情侣霸占了,李俊晓和谭晓琪坐在一起偷摸说话。

        叶橙挑了个靠窗的位置,旁边是空着的。

        五分钟后,黄胜安戴着口罩上来了。

        大家都在聊天扇风扇,没人注意到这个隔壁学校的。

        他做贼似的地溜到叶橙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叶橙看了眼他的座位,本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把话收了回去。

        这时,徐超从车窗探出头去,对着后面喊道:“快点,陆潇,要出发了。”

        叶橙抬起头。

        一个高挑的身影两步跨上车,差点撞上车顶。

        黑色棒球帽和黑t,一手扣着单肩包带子,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插着兜。

        许久没有看他穿allblack,确确实实有被帅到。

        前面的女生看了看他,捂住嘴巴。

        后排响起带着几分御姐的声音,“操,好他妈帅,可惜不是我的。”

        叶橙转过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上来的江怡蓉。

        那一头标志性的卷发,夸张的眼线和唇妆,也就她会说出这种话了。

        江怡蓉吹着口香糖,见叶橙看自己,对他抛了个媚眼。

        陆潇似乎往这边看了看,然后在前排挨着蒋进坐下了。

        “小哥哥,我们换个座位呗?”江怡蓉忽然凑过来,对黄胜安说道。

        黄胜安立马停下游戏,瞅了瞅她,又瞅了瞅叶橙,立马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叶橙洞悉他的心思,漠然道:“别脑补,我们不认识。”

        黄胜安一脸“你就装吧”,压低声音道:“我懂我懂,那口红是送给她的吧。”

        “不是她,是最后面那个黄裙子。”叶橙镇定道。

        黄胜安回头,看见了和李俊晓挤在一起的谭晓琪,噎了一下:“你……你玩这么大的?泡别人的女朋友?”

        江怡蓉见他们在咬耳朵,拍了拍座椅试图引起注意。

        黄胜安无奈,只好起身和她换了位置。

        叶橙审视地盯着她,漂亮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冷淡。

        江怡蓉笑嘻嘻地伸出手说:“不认识就认识一下嘛,我叫江怡蓉,你可以叫我蓉蓉。”

        “你好。”叶橙淡淡地说。

        江怡蓉没有被他的脸色吓到,而是问他:“你和陆潇是同桌?”

        黄胜安靠近了一点,竖起耳朵尝试听墙角。

        “嗯。”叶橙瞥了她一眼,果然是有目的。

        江怡蓉也不拐弯抹角,大大方方地说:“那他有喜欢的人吗?”

        叶橙来了点兴趣,“你喜欢他?”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江怡蓉丝毫不掩饰道,“但这家伙一直试图撮合我跟别人,我就奇了怪了,难道他有女朋友了?”

        叶橙很少见这种单纯到说话不经脑子的女生,差点没忍住。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怡蓉,咳了咳道:“或许,他只是不喜欢你这款的。”

        黄胜安听不真切,于是又往前凑了凑。

        江怡蓉撅着嘴,不高兴地说:“那他喜欢什么样的,说来听听?”

        叶橙想了想,建议道:“你要不,穿个jk或者lolita试试。”

        别的他不清楚,陆潇的性.癖还是很了解的。

        江怡蓉的表情逐渐扭曲。

        叶橙又比划了一下头发:“然后把发尾拉直,剪个空气刘海,嗯。”

        黄胜安看着他吹毛求疵,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下一刻,江怡蓉大怒:“不行!老娘死都不会穿那种娘们儿兮兮的裙子!算了,追他太累了,我还是独自美丽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后排,顺带把黄胜安赶了回来。

        叶橙:“……”

        好没有志气的情敌。

        黄胜安十分膜拜地看着他道:“橙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你他妈可真狠啊,不喜欢人家也不用做的这么绝吧。”

        “那妞长得还挺好看的,你真的不动心?”他又说道。

        叶橙懒得解释,戴上耳机开始睡觉。

        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桃源岭。

        这里有一座勉强能算得上山峰的小土坡,凭借山顶的帝王陵闻名远近。

        出发前,语文老师叮嘱他们认真参观王陵,回去之后一人交一篇游记。

        到了山脚下,徐超张罗着让大家自发去买水。

        山腰水十块钱一瓶,山顶的水二十一瓶,上去再买非常划不来。

        四周阳光普照,方圆百里的树上都回荡着聒噪的蝉鸣,连时不时吹过的风都是烫的。

        可想而知,爬上山顶后会有多需要水源。

        徐超在树荫下擦汗,扬声问那几个结伴去小卖部的同学。

        “买到了吗?几块钱一瓶?”

        作为班主任,他简直像幼儿园家长一样操碎了心,唯恐自己班上的崽子们被宰。

        “可乐和雪碧都卖完了,只有三块钱一瓶的农夫山泉了。”班长叫苦不迭。

        徐超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道:“你们这群人呐,考试考不过人家,抢东西也抢不过。”

        叶橙懒洋洋地坐在遮阳伞下面。

        这里他不知来过多少次,全然提不起兴趣。

        黄胜安坐在他旁边喝冰镇汽水,看向远处的眼睛突然睁大,疯狂地用手指戳叶橙的胳膊。

        “干嘛?”叶橙抬头看去,正好对上江怡蓉穿着紧身牛仔裤的长腿。

        她站在二人面前,顶着烈日说:“叶橙,能不能陪我去买个水,我还有点事想问你。”

        黄胜安激动地捂住嘴巴。

        叶橙面无表情地拒绝:“不,你自己去。”

        江怡蓉顿了顿,不甘心道:“为什么啊?我马上就要回自己班上了,你就陪我去一下嘛,我真有事儿。”

        “太晒了。”叶橙抬起手,遮住洁白的额头。

        黄胜安看傻了。

        江怡蓉一跺脚,只得愤愤地转身离开。

        不远处,陆潇看了眼背对这边的叶橙。

        蒋进注意到他的视线,试探着问道:“潇哥,你还在生橙哥的气吗?”

        陆潇眼神怪怪的:“没有,问这个干嘛?”

        “那就好。”蒋进高兴地说,“我只是看你没和他说话,担心你们还闹别扭呢。”

        陆潇现在确实是有点别扭,只不过不是因为叶橙。

        说起来这个事情非常诡异,以至于他甚至有点说不出口。

        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就在叶橙给他发完消息之后。

        梦里的他好像变了个人,浑身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叶橙裹着浴袍坐在沙发上,脖子上有几个可疑红痕,抬眸冷冷地看着他。

        梦中他一句话都没说,但陆潇仿佛自动自觉,卷起袖子就去给他倒了盆水来。

        衬衣袖口高高挽起,他蹲了下去,然后……

        把叶橙的脚放进了那盆水里。

        接下来的画面就细碎凌乱了,他只依稀记得那双小腿,细长而莹白,脚踝处纹着一个刺青。

        然后陆潇就吓醒了。

        是真的被吓醒的。

        这个梦间接导致他今天早上迟到,还让他愣是没敢和叶橙说话。

        他甩了甩头,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清醒了。

        一个梦而已,想那么多做什么。

        “咱们要不要帮橙哥带一瓶水?”蒋进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陆潇看见了旁边的黄胜安,说:“我去问问他。”

        蒋进说:“还问什么,直接买了拿给他吧。”

        “你知道他要喝什么?”陆潇白了他一眼,举步往那边走去。

        蒋进挠了挠头,面露困惑:“那个小卖部,不就只有三块钱一瓶的农夫山泉吗?”

        陆潇走近遮阳伞。

        黄胜安笑得快不行了:“卧槽,你可真牛逼,太晒了?这回答让我无言以对。”

        陆潇脚步停了下来。

        黄胜安继续嘲笑他:“笑死,亏得奶奶还担心你早恋,就你这钢铁直男,根本追不到妹子好吗。”

        叶橙冷冷地看着他,决定给他当头一棒,打压他嚣张的气焰。

        “笑死,我根本不直。”他云淡风轻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