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moonshine距离山海路不远,走路只需十来分钟就到了。

        夜幕降临后,白日里车水马龙的街道全然变了模样。

        两旁矗立的梧桐树上亮起七彩夜灯,整座城市笼罩在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氛围中。

        来往的车辆熙攘喧嚣,高楼大厦灯火辉煌,无愧是上过全国夜景前十的城市。

        然而叶橙丝毫没有欣赏的兴致,一路上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冷静,待会儿一定要冷静。

        可当他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抬头看见那块熟悉的灯牌,所有的心理防线顷刻崩塌。

        ——moonshine是一家gay吧,他和陆潇初次见面的地方。

        叶橙上大学之后,同性婚姻合法化。

        他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的性向,有时候会相约去gay吧放松一下。

        像他这种级别的脸,一进去就如同羊羔进了狼窝。

        但他从来不约人,只在卡座跟朋友喝酒聊天。

        moonshine有个特色。零点前是正常营业,零点之后开始聚集同性交友。

        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误入夜场后大受震撼,陆潇就是这么被朋友骗进来的。

        那一年他刚回国,身边围绕着一群投其所好的富二代。

        陆潇穿着一身高定黑衬衫,一米八.九的男模身材分外打眼。路过他们卡座时如同行走的荷尔蒙,吸引了无数目光追随。

        叶橙的小0舍友立马提议,继续刚才的大冒险游戏,谁输了谁去问那个天菜要微信。

        在混乱的音乐和人群中,叶橙隔着几个座位对上了他的视线。

        陆潇的眉头皱得死紧,显然并不知道这里还有“午夜场”。

        叶橙笑了起来,说:“你确定要他的?他旁边那个混血看起来都更靠谱一点。”

        “不要白不要嘛,就算被拒绝也能和他说说话,好久没见过这种极品1号了。”舍友斯哈斯哈。

        他们开了一轮骰子,万万没想到,叶橙输了。

        舍友满脸羡慕地看着他:“加油加油,要的话记得共享!”

        在几人的怂恿下,叶橙只得硬着头皮准备过去。

        可就在他抬头的时候,陆潇忽然起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其他人发出惊吓的抽气声,眼见着他越走越近,最后在叶橙面前站定。

        “打扰一下,能不能加个微信?”陆潇拿出手机说道。

        他的声音低沉且磁性,半个酒吧都安静了下来。

        后来叶橙才知道,原来那天他们桌也在打赌。

        那个混血是这里的常客,知道叶橙从来不给微信,所以故意想跟陆潇玩恶作剧。

        陆潇这人经不起激,一冲动就过来要了。

        结果到了第二天,最让叶橙下头的事情发生了。

        当时宿舍都在庆祝他有艳遇,并且还拿到了陆氏的offer。

        只有他发现,昨晚那个主动让自己扫二维码的人,到现在都没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合着他妈的被人耍了。

        叶橙怀揣无语的心情,起了个大早去陆氏报道。

        他跟着一群人走进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

        突然有个人按了一下开门,一个眼熟的身影走了进来。

        “陆总早。”那个开门的人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道。

        其他人纷纷向走进来的人道:“陆总早上好。”

        狭窄的空间内,叶橙抬起头,与一身西装的陆潇瞪着彼此。

        气氛陷入了极度的尴尬之中。

        再次看见这家酒吧,叶橙心里登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头。

        敢情陆潇都是骗他的,其实他高中时期就来过这家酒吧了。

        气血翻腾的叶橙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八点不到,“午夜场”压根还没开始。

        他随手把校服上的校徽和名牌摘了,带着怒意推门进去。

        这个时间段还没有上人,气氛不算很嗨,台上有个驻唱在表演。

        接待朝这边走了过来。

        叶橙不等他开口,便说自己有朋友在这里聚会,让他帮忙引个路。

        周围的卡座人丁稀疏,估计他们是去了包间。

        酒保查了订单,问他是不是姓江的女生。

        叶橙冷着脸点点头,跟在他后面走进过道。

        刚到包间门口,就听见里面起哄的声音,和震耳欲聋的音乐。

        叶橙毫不犹豫地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烟味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包间内环境昏暗,奢靡暧昧,一帮人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他依稀能辨别坐在中间的那个是陆潇,旁边坐着蒋进和江怡蓉。

        晚自习不上,来这种地方抽烟喝酒,旁边还坐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人。

        叶橙的脸色沉得吓人。

        他径直快步走了过去,抄起桌上的酒,扬手哗啦啦泼了陆潇一脸。

        包间里顿时一片哗然,女生们捂着嘴尖叫起来。

        场面十分混乱。

        陆潇正屈尊当了半小时的僚机,突然间受到无妄之灾,火气蹭地一下蹿了上来。

        “操,你他妈找死?”他想都没想,站起身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隔着茶几将他扯了过来。

        这一下用力到叶橙领口的扣子都崩掉一颗,骨碌碌滚到了地上。

        两人瞬间靠得极近,少年精致绝美的脸庞撞入眼帘。

        猝不及防。

        即使周遭灯光幽暗,那双淡漠又愤怒的眼眸还是直击心灵,低垂的睫毛微微颤动,带着纤长而细密脆弱感。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眼角那颗泪痣,陆潇倏然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眼神……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的心口突兀地动了动。

        支离破碎的画面闪过眼前。

        似乎有个潜在的声音在告诉他,每当叶橙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一定是他做错了。

        是他的错。

        他不应该和他冷战,不应该一声不吭地自己跑来酒吧。

        这种荒唐的意识像脱缰的野马,逐渐侵占了他的脑海。

        叶橙早在来之前,已经做好准备要跟他干一架了。

        他下意识握拳,眼底燃烧着怒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早就想揍这个混蛋了。

        旁边的蒋进已经认出了他,惊得连忙站起身想劝架。

        谁知,下一秒。

        陆潇本能地松开手护住头,脱口而出:“对不起,我错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傻眼地看着他们。

        包厢内死一般的寂静。

        空气凝固了。

        陆潇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操……

        怎么回事,他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那么离谱的举动……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肌肉记忆控制了。

        潜意识那个声音告诉他:认怂准没错。

        可恶。

        陆潇感到天打五雷轰,他骄傲的十七年人生当中,从来不知道“怂”字怎么写。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二十分钟后,山海路上,微冷的夜风使得焦躁的头脑冷静下来。

        陆潇铁青着脸,梗着脖子说:“事情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叶橙眼神复杂,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但你也不应该来喝酒,你说话都那么出尔反尔的吗?”

        “我没喝酒。”

        “那你身上这么大酒味?”

        “你泼的,谢谢。”

        陆潇说完这句话后,就别过头去不看他了,似乎有点委屈。

        叶橙噎了一下,冷着脸不说话。

        陆潇在凉风中等了将近一分钟,没听见对方说一个字。

        他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湿透的t恤:“你不跟我道歉?”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具高中生身体里待久了,叶橙觉得一和他说话就急剧降智,并且情绪极度容易波动。

        他面色不善地说:“我为什么要道歉,你上课的时候明知道答案还不告诉我,你怎么不道歉?”

        如果这番对话被蒋进听见,绝对合理怀疑这俩同时脑子被门挤了。

        这种争论话术,小学之后他就没说过了。

        可陆潇不这么认为,他漆黑的眼眸里甚至闪过一丝受伤。

        他沉默了许久,忽然答非所问地说:“叶橙,你密码都是随便给人的?”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叶橙愣住了。

        陆潇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转过头就走了。

        他的背影处处透着“老子不爽”,被酒水打湿的头发倔强地翘起来一撮。

        有那么一点可怜。

        叶橙满脸疑问地站在原地。

        这跟密码又有哪门子关系?

        -

        那天之后,陆潇乖乖回来上课了。

        但两人还是谁也不和谁说话,课桌中间甚至挪开了长达十公分的距离。

        每次晚上值日生把桌子排列整齐后,第二天就会发现,中间又隔了一道空气三八线。

        蒋进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的,不过他以为是那天摩擦的原因,便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这种状况持续了三天,并且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叶橙不给他抄作业了。

        蒋进顿觉天塌地陷,实在扛不住英语阅读连错十题的噩梦,壮着胆子在自习课给陆潇发消息。

        久隆吴彦祖:【潇哥,你要不就原谅橙哥吧,他也是出于好意嘛。】

        陆潇不理他。

        他继续孜孜不倦:【咱也不能太小心眼不是,要不我搭个线,约你们中午一起吃个饭?】

        陆潇低头看了眼手机,正要打字。

        久隆吴彦祖:【这几天他都和上次龙虾店那哥们儿出去吃,刚好大家也都认识认识。】

        【就约那家店怎么样?】

        他等了五分钟,陆潇还是没回他。

        蒋进忍不住了,打字道:【潇哥?】

        刚一发出去,聊天框蹦出一个红色感叹号。

        蒋进:“……”

        陆潇把他拉黑了。

        当天。

        论坛又传出热帖:1号楼和2号楼现在什么情况?又又又开战了?(禁止在本帖内骂人)

        主楼:这两天1号很不太平啊,老琦接二连三被找麻烦,一哥吃火.药了?他以前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故意找茬吧。

        1l:放个耳朵。

        2l:谢邀,老琦先作死的,他跟别人造.谣,说一哥和他同桌有一腿,传到一哥耳朵里就被教育了。

        3l:啥啥啥?一哥的同桌,不会是上次那个叶橙吧?

        4l:上面的,没错,就是叶漂亮。

        ……

        22l:哈哈哈我真服了老琦了,不愧是十三中第一嘴贱。所以有证据吗?我也想看看。

        23l:就是没证据才被教育的啊,他说叶漂亮吃江美女的醋,冲进包间泼了一哥一身酒。事后一哥追出去,哄了半天。

        24l:我日,为什么听起来有点甜?

        ……

        38l:这楼带节奏的不要太多,有那个大病?人家两个直男好吧,什么几把三角恋狗血剧情……

        39l:只有我一个人的重点是,一哥被当众泼酒,居然没有把那人揍进医院?!

        40l:楼上,我就是被这一点锤进坑底了,磕死我了!

        蒋进看着底下的回复,心里咯噔了一下。

        再看看陆潇把他拉黑的界面,又咯噔了一下。

        不对劲,他们很不对劲。

        周五晚上没有晚自习,大家都很闲地刷屏聊天。

        隔壁黄胜安一下课就跑来十三中门口,等叶橙放学。

        高秋兰买了龙虾和牛骨,特地喊他过去吃晚饭。

        两人先拐去了巷子里买烤鸭。

        黄胜安歪头看着沉默一路的叶橙,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满脸都写着‘不高兴’三个字,谁惹到你了?”

        叶橙这几天确实挺郁闷的。

        本来以为以他对陆潇的了解,能轻松掌控这家伙的变化,结果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归根结底是他忽视了一点。

        二十七岁的陆潇,和十七岁的陆潇到底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二十七岁的陆潇会坦白自己的心情,而十七岁的陆潇却会把情绪埋在心里。

        毕竟是敏感期的小男生。

        他上下打量着黄胜安,直到把他看得起了鸡皮疙瘩。

        也对,这儿不就有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吗。

        “如果你的朋友突然生气,还拒绝和你沟通,那应该怎么让他别生气了?”他认真地问道。

        黄胜安被他这个充满青春疼痛的问题震惊到了,好一会儿才说:“他为什么生你气啊?”

        叶橙想了想,说:“好像是因为我把密码告诉别人,但我似乎没干过这样的事。”

        黄胜安无语凝噎:“游戏密码吗?这都要管,是你女朋友?”

        “……不是。”叶橙难以跟他解释。

        他们提着烤鸭穿过人烟稀少的巷子,迎面走过来几个叼着烟的人。

        叶橙正低头寻思要怎么说,就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

        “我说是谁走路不看路呢,原来是我们年级第一啊。”

        那破锣嗓子那欠揍语气,听过一次就记忆深刻。

        叶橙抬起头,看着面带嘲讽的张琦。

        张琦看见黄胜安身上的校服,撇了撇嘴道:“怎么,最近不跟姓陆的一块儿玩,和这个小白脸一起了?”

        黄胜安是在大学之后,才知道叶橙的性取向的,因此不明所以地皱眉瞪着他。

        叶橙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正准备越过他离开。

        张琦突然一耸肩膀撞了上去,顺势捞了一把他手上提的塑料袋。

        叶橙没料到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手中的袋子飞出去,烤鸭洒了一地。

        “哎哟,抱歉,不小心撞到你了。”张琦立刻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没脸没皮地说道。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不道歉吗!”黄胜安来火了,怒道。

        叶橙拦住他,看着张琦地说:“不用道歉,赔我一份新的。”

        张琦阴沉沉地笑道:“你确定敢让我赔你?”

        说着,抬手就想去扯叶橙的衣领。

        谁知叶橙反应比他还快。

        他迅速反手挡开张琦的胳膊,顺势借着力道将他的双臂剪在身后,猛地按在了墙上。

        一连串的动作发生在短短几秒内,谁都没有来及做什么。

        “有什么不敢的?”叶橙压住他的肩膀,冷声说道。

        骨头碰撞间,传来轻微的响声。

        “我操.你大爷!”张琦疼得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他身后的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全都冲了上来。

        黄胜安一看架势不对,立马啐了一口,作势要跟他们开干。

        就在这时,几个人影从巷口走了过来。

        叶橙将张琦甩到一边,看见了打头的身影。

        是陆潇。

        张琦僵在原地,显然也看到了他。

        其他几个人在注意到张琦的眼色后,都待着不敢动弹了。

        “张哥,这是在干嘛呢?”蒋进看了看洒了一地的烤鸭,冷笑着问道。

        陆潇没有看叶橙,而是和张琦面对面站着。

        两人的氛围有些剑拔弩张,仿佛心照不宣。

        张琦哼了一声,阴恻恻地说:“没干嘛,我不小心碰掉了他的烤鸭而已。”

        蒋进看了眼陆潇,说:“哎呀,都是同学嘛,碰掉了赔一只不就好了。是吧,橙哥?”

        他对叶橙眨了眨眼睛。

        张琦嘲弄道:“赔啊,我当然要赔了。”

        “不用赔。”

        陆潇的声音响起,周围都静了下来。

        叶橙猛地看向他,垂在身侧的五指微微收拢。

        蒋进更是目瞪口呆,就差把“不是吧你不会要帮张琦吧”写在脸上了。

        张琦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脸色也十分精彩。

        陆潇动了动嘴唇,下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窖。

        “浪费粮食多不好,把地上的吃了吧。”

        空气再次一片死寂。

        张琦喘着粗气,眼底的愤怒彻底被激了起来。

        跟真正的校霸比让人受辱,他还是差了一截。

        蒋进见势不妙,赶紧打圆场道:“那个,潇哥,你不是来买烤鸭的吗,我们快去吧,还得排队……都要六点了。”

        陆潇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张琦,从叶橙的角度,能清晰地看见他的表情。

        眉毛压得很低,黑色的眼眸闪烁着冷意,鼻翼微张,是发怒的样子。

        张琦盯了他一会儿,咬了咬牙道:“陆潇,你别太嚣张了。”

        他又看了叶橙一眼,带着人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陆潇没有拦他。

        等他走后,蒋进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道:“潇哥,冷静一点啊。你俩上次在教务处做了保证的,再打架就得处分了。”

        旁边和他们一起的男生是篮球队队长,一个混血男生,开口劝道:“就是,为了这种臭鱼烂虾不值得,别忘了那帮老头子上次说了什么。”

        陆潇没说话,视线越过地上的烤鸭,落在了叶橙身上。

        他看了看叶橙,又扫了一眼他身旁的黄胜安,沉着脸转身走了。

        叶橙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蒋进对他挥挥手,连忙转头去追陆潇。

        “潇哥,你不买烤鸭啦?”

        那个篮球队队长对着叶橙笑了笑,也跟上他们离开了。

        黄胜安连连摇头道:“真是晦气!没想到十三中那么乱,你说说你,为什么要转学。”

        他捡起地上的烤鸭扔进垃圾桶,又说:“刚才那几个是你们班的?还挺讲义气的。”

        “嗯。”叶橙低下眼帘,应了一声。

        黄胜安奇怪地问他:“我怎么感觉那个最帅的好像对你有点意见,你是抢了他班草的地位吗?”

        叶橙本来有点低落,差点给他逗笑了。

        “神他妈班草,是校草好吧。”

        黄胜安来了八卦的兴趣:“啧,你居然能承认一个人比你帅,真难得。十三中的校草,有点意思,他叫什么啊?”

        叶橙说:“陆潇,我可没承认他比我帅,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黄胜安怔了怔,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诡异。

        “他叫陆潇?”他难以置信道。

        “怎么了?”叶橙看向他。

        黄胜安嘴角抽搐:“那天游戏里把你踢出队伍的人,你给他的备注就是陆潇。”

        叶橙:“?”

        黄胜安如鲠在喉,犹豫着说道:“你说的那个生气的朋友,不会就是他吧?我怎么觉得……他像是在吃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