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这一声不大不小,引起了前面几个人的注意。

        叶橙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和他挨着的手猛然抽开了。

        笔掉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陆潇不动还好,这么一动,好几个人都扭头看了过来。

        蒋进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换来陆潇的一记眼刀。

        “潇哥,你没事吧?”他不知死活地问道。

        这脸红脖子粗的,眉宇间还散发着戾气,好像和降头完美对上了。

        “你闲出屁了?”陆潇没好气地说,伸腿从桌子下面踹了一脚他的椅子。

        蒋进被这么一踹,稍微清醒了点,灰溜溜地转过头去。

        陆潇将笔扔还给叶橙,说:“这题我会了。”

        “我都没解完,你就会了?”叶橙怀疑道,他感觉陆潇有点心不在焉。

        “会了。”陆潇的尾音干脆利落。

        叶橙遂没再说什么,拿回笔继续做题。

        看热闹的人都转了回去,窃窃私语。

        叶橙专注地盯着草稿纸,这道题的解法有好几种,他又向来喜欢举一反三,于是拿出手机搜索其他解法。

        刚打开小猿搜题,上方就弹出了新的微信消息。

        黄胜安:【橙子,你转学了??】

        看见这个熟悉的备注,叶橙的手停了下来。

        黄胜安是他的小学同学,两人算是从小认识,后来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但叶橙刚拿到陆氏offer,他就去国外读研了,还顺带找了个混血女朋友。

        他竟然给忘了,黄胜安是在高二这年,转学回附中来的。

        果然,这小子一来就疯狂消息轰.炸。

        黄胜安:【不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黄胜安:【我听人说你转去对面了,啥情况啊,不会是他们驴我吧?】

        叶橙打字道:【你已经到附中了?】

        黄胜安:【我刚到!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谁知道你居然不在!】

        叶橙:【微信上说不清,中午有空吗,出来吃个饭。】

        陆潇的余光瞥见他在打字,不禁多看了一眼,他很少会在学习的时候和别人聊天。

        黄胜安:【那必须的!你得请我,我被你玩弄了感情[大哭]】

        叶橙:【==你又没说你要转过来。】

        黄胜安:【还不是因为我爸,突然调来久隆了。】

        黄胜安上初中后,就去了隔壁s市。

        他父亲这次调任回南都,担任的是青山精神病院院长。

        没错,确实是精神病院院长。叶橙第一次知道他爸的工作时,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临近中午放学,叶橙跟俊晓说了一声,午饭不和他们一起吃。

        陆潇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表情有些探究意味。

        出了十三中,山海路整条街全是馆子,每到饭点就涌进许多学生。

        叶橙站在枝叶茂盛的梧桐下等待,没过多久,就看见许久不见黄胜安,挥着手从对面跑了过来。

        “橙子!”他剃了个极短的寸头,露出俊朗有神的眉眼。

        穿过马路跑到叶橙面前,一见面就搡了他一把。

        “我靠,你真转到十三中了?”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叶橙身上的校服。

        众所周知,十三中烂得全市闻名。

        不止升学率堪忧,学风也和附中有着天壤之别。

        自从他在国外定居后,叶橙就鲜少再见到他,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我天,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黄胜安一副很难接受现实的样子。

        叶橙笑了笑,说:“走吧,去吃饭,边吃边聊。”

        他们沿着林荫道,拐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黄胜安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他说着自己的近况。

        他爸从副院长升为院长了,刚接手青山这边,忙得不可开交。把他往学校一扔,就什么都不管了。

        这条巷子里有家小龙虾做的很好吃,叶橙知道他好这口,点了几盘配菜和一盆小龙虾。

        在等菜的功夫,黄胜安忍不住道:“快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转学。”

        叶橙轻扣着玻璃杯,端详着里面的橙汁,“压力太大了,受不了附中的氛围。”

        这也是他给叶高阳的说辞。

        黄胜安瞪大眼睛道:“你糊弄鬼呢,就你那成绩还压力大?谁压的过你啊,你自己就一高压锅。”

        叶橙顿了顿,面不改色地撒谎,“主要是不喜欢那里的环境,总觉得压抑。”

        黄胜安的眼神渐渐变了,仔细看着他道:“你不会是……”

        叶橙:“?”

        “你不会有心理问题吧,需不需要我让我爸给你预留个床位?”黄胜安认真道。

        叶橙翻了个白眼:“床位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

        “兄弟,咱们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可一定要跟我说。”黄胜安惴惴不安地说。

        他从小耳濡目染,见过不少精神有问题的病人,真情实感很担心自己哥们儿。

        叶橙见这个话题绕不开了,趁着菜陆续上来,拿起筷子道:“吃饭也堵不上你的嘴?”

        叮叮咚,

        门口的铃声响起,有人推门进来了。

        老板娘热情地招呼:“同学们,想吃点什么?来盆十三香不?”

        蒋进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点菜。

        “潇哥,你不吃辣的吧,给你点蒜……”他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咦,那不是橙哥吗。”

        陆潇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见了坐在大厅角落里的叶橙的后脑勺。

        他对面是一个陌生的男生,穿着附中校服。

        两人有说有笑,那个男生戴着手套剥小龙虾,顺手把剥好的虾尾肉放进叶橙的碗里。

        蒋进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点菜:“蒜香的行吗,你不讨厌吃蒜吧?”

        旁边没有任何回应。

        他迷惑地抬起头,却发现陆潇正直勾勾地看着大厅角落。

        “潇哥,潇哥?”他接连喊了两声,陆潇才移开视线看过来。

        “蒜香小龙虾ok吗?”蒋进扬了扬手机上的菜单,问他。

        “不想吃小龙虾,别的随便。”陆潇沉声回道,脸色有点臭。

        这家餐馆的名字就叫“一品小龙虾”。

        不吃小龙虾,所以进来干吗……

        蒋进被噎了一下,只好依言点了其他菜。

        另一桌。

        叶橙说:“你自己吃吧,不用给我剥了。”

        他倒不是嫌麻烦,只是单纯对小龙虾没什么兴趣。

        南都人一到夏天就离不开啤酒和小龙虾,吃了那么多年,早就腻了。

        黄胜安也不跟他客气,边剥壳边问:“奶奶最近身体还好吗,我周末去你家瞧瞧她。”

        “挺好的,如果我爸不气她的话。”叶橙淡淡道。

        黄胜安看向他:“你爸回南都了?哦,也对,你转学这么大的事,他肯定得回来。”

        他小时候经常去叶橙家蹭饭,因此他家里的事情了解不少。

        “对了,你妈那笔遗产怎么办,你那个后妈不会跟你抢吧?”黄胜安担心地问道。

        他说话向来是个直肠子,这也是叶橙和他玩得好的主要原因。

        “不知道,我还没满十八,暂时也无法继承。”叶橙摇了摇头。

        其实,确实如黄胜安所言,后来曲恬对那笔遗产是动了心思的。

        只是他当年太单纯,没有想那么多。

        叶橙的眼神闪了闪。

        他绝不可能再让曲恬拿走任何属于他的东西。

        黄胜安吸了口可乐,感慨道:“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谁知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叶橙注视着他,优雅地擦了擦嘴角,

        “所以,知道我的难处后,你想把这顿结了?”

        “……”黄胜安立刻骂骂咧咧,“你们有钱人都这么抠的吗,人家大老远地跑过来,人生地不熟的,你还好意思……”

        叶橙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你在我家蹭了有四、五年饭了。”

        两人互相瞪着对方,最后决定掷骰子,谁输了谁请客。

        黄胜安脸黑,掷了个1,气得摔桌子去付账。

        从饭店出来后,两人找了家星巴克午休,准备等下午上课时再回学校。

        黄胜安的手机快没电了,便问叶橙借手机打游戏。

        叶橙把手机给他,自己问店员要了条毯子,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黄胜安忽然道:“糟糕,你的号自动登录了,好像把别人顶下来了,是你找的代打吗?”

        叶橙快要睡着了,迷糊着说:“没事,你玩吧。”

        窗外阳光盛大,有不少像他们一样的高中生聚集在这里,其中小情侣居多。

        叶橙睡了半个小时,直到闹钟响了,才揉着肩膀苏醒过来。

        黄胜安把手机还给他,恼火地说:“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你被你的战队踢了。妈的,那个队长绝对有大病。”

        “什么?”叶橙有一段时间没上过号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加的战队。

        黄胜安安慰地拍了拍他道:“没事,我把你拉进我的战队了,以后我带你玩儿。”

        二人在路口分别,各自回到自己的学校。

        下午第一节是物理课,叶橙刚坐下,陆潇就走了进来。

        扑面而来一阵微风,裹挟着极淡的烟草味,拂过他的面颊。

        他不由地蹙了蹙眉。

        又抽烟。

        上次他们做完那个约定之后,他趁势又提出,让陆潇在下次考试前不要泡吧喝酒了,陆潇也在他的激将法下答应了。

        不过他现在还是偶尔抽烟,这个习惯也得尽早纠正才行。

        上课铃响起,物理老师许杰抱着书走了进来。

        大家懒懒地从桌子上爬起来,喝水的喝水,翻书的翻书。

        因为讲课声音洪亮,许杰又被称为“大喇叭”,隔着两间教室都能被他震醒的那种。

        “醒醒,都醒醒。”他刚进来,就开始拍桌子,“再过几周就期中了,你们一个个的,还有心思打瞌睡。”

        班上没什么反应,鸦雀无声。

        “每次下午第一节课都是这幅德行,真服了你们了。”许杰恨铁不成钢地直摇头。

        叶橙翻到他上节课讲的地方,却瞥见旁边的陆潇趴了下去。

        作为物理课钉子户,他十节课有九节都在睡觉。

        见状,叶橙用手肘戳了他一下。

        陆潇没理他。

        许杰抖了抖习题册,说:“我们先跳过昨天那道大题,留着最后讲,接下来看前面的第13题。”

        叶橙扭过头。

        陆潇背对着他,长臂弯曲支撑脑袋,右手抓着笔装模作样。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见他校服下宽阔的直角肩,以及随着呼吸起伏的蝴蝶骨。

        还在睡,到底想干嘛?

        叶橙又碰了碰他。

        谁知,陆潇竟往旁边挪开了些许,像是在避开他。

        许杰扫了一眼后排,说:“已知波源s1和波源s2相同,求解……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做出提醒,但丝毫没有引起两人的注意。

        叶橙心里奇了怪了,干脆伸手摇晃他,低声说道:“上课了,快起来。”

        陆潇呼吸一紧,烦闷地放下手抬头看过来。

        许杰拉下脸道:“叶橙,你来回答这题,告诉我用哪个知识点解。”

        叶橙心里咯噔了一声,撑着桌子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刚才完全没听,只依稀记得许杰说跳过之前讲的,但没听到具体是说哪道题。

        前排的人没听见他回答,纷纷疑惑地回头看了两眼,学神竟然还有不会的时候。

        叶橙硬着头皮,悄悄用食指敲了敲同桌的课桌,意思是会的话提示一下。

        结果陆潇如同完全没收到他的信号,目不斜视地看着习题册。

        好吧,他刚才也在睡觉,肯定是没听。

        叶橙无奈了。

        前面的蒋进慌忙把游戏机藏好,头埋得老低,生怕许杰牵连无辜。

        许杰严肃道:“不要以为上次考得好,上课就可以随便走神了。”

        “旁边那个,你起来回答一下,我看你们刚才小动作挺多啊。”

        果然,开始蔓延了。

        前面几排齐刷刷把头低了下去。

        陆潇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清晰地答道:“波的干涉。”

        叶橙倏然转头看向他。

        许杰盯了他片刻,冷哼道:“都坐下吧,好好听课,别老讲小话。”

        叶橙坐下来,有点不爽:“你知道答案?”

        言外之意,知道还不提醒我。

        “蒙的。”陆潇言简意赅地说,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叶橙不知道谁又惹到这小子了。

        真是喜怒无常。

        下一节是体育课。

        作为体育委,陆潇刚下课就率先去操场了。

        他一如既往和篮球队的一起玩。

        叶橙和李俊晓往网球场走去,经过篮球场时,看见一个卷发女生,正在把一瓶水递给陆潇。

        叶橙的脚步慢了下来,认出她就是陆潇喝醉那天站在他边上的。

        “怎么了?”李俊晓注意到他的变化,问道。

        叶橙的脸冷了下来,“那女生是谁?”

        李俊晓看了一眼,随口道:“给一哥送水那个吗?如果没记错的话,是篮球啦啦队的,九班的江怡蓉。”

        陆潇接过她手上的水,动作熟练且自然。

        叶橙的眼神更冷了。

        “怎么,你觉得她漂亮吗?”李俊晓回过头,却发现他已经大步走进了网球场。

        他忙喊道:“你走那么快做什么,等等我。”

        球场上,陆潇将手上的水瓶抛给蒋进,满脸无语:“追到手了记得给我发红包,真搞不懂你看上她什么了。”

        蒋进嘿嘿一笑:“谢谢潇哥,哎呀我就喜欢这种暴力甜心。你别看她脾气跟你一样坏,其实可纯了呢。”

        陆潇:“王莉莉也挺纯的,你英语没考好还会给你栗子吃,你怎么不喜欢她。”

        “我谢谢您了,放过小弟我吧。”蒋进差点被他说杨伟了。

        他又对陆潇谄媚道:“今晚就靠你了,潇哥。”

        陆潇不屑地嗤笑。

        -

        下午放学后,叶橙去吃了个晚饭,回来发现旁边的座位空了。

        前面的座位也空了,两人一起逃了晚自习。

        李俊晓拿着数学作业来问他,瞥了眼两个空位,自言自语道:“他俩真都去了啊。”

        “去哪儿?”叶橙问道。

        李俊晓说:“今天江怡蓉组了个局,刚才还在群里说呢。”

        叶橙放在作业上的手微微用力,纸张瞬间皱成一团。

        “酒吧的局?”他问。

        “是的,好像在新开的那家moonshine。”李俊晓拿出手机给他看,叶橙瞳孔微缩。

        果然,瓜群里聊得热火朝天。

        小糖串儿:【[图片][图片]蓉姐今天好大手笔,上来就是神龙套。】

        久隆吴彦祖:【你们都到了?我们还要十分钟。】

        坚强地活下去:【快来,气氛组已就位,就等你们啦。】

        迪迦是光:【啊啊啊,你们背着我组局!在哪里在哪里?我也要去!】

        嫌疑人x:【[定位]】

        迪迦是光:【艹,一哥也去了?】

        叶橙深呼吸了几次,试图平复心情。

        ——很好,晾了他一下午,转头就跑去喝酒了。

        ——真有你的,陆潇。

        李俊晓点开定位,说:“这家酒吧是新开的,测量腿长有折扣呢,橙哥,我们下次也去玩玩吧。”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叶橙开始收拾书包。

        “……现在就去?也不急在一时,他们打折活动到……”李俊晓有点傻眼。

        叶橙把自己的数学作业扔给他,拎起书包道:“老师问的话,就说我发烧请假了。”

        说完,飞快从后门消失不见了。

        李俊晓呆在原地,喃喃道:“他们俩也跟班长说发烧请假,一连三个发烧,我们班是不是要被隔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