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距离叶橙上一次这么尴尬,还是在部门开会的时候。

        那天他投屏了自己的微信,结果陆潇给他发消息:那个跳.蛋你喜欢尖头还是圆头的?

        当天晚上,陆潇被罚跪了一夜搓衣板。

        叶橙满脑子都是“他竟然发现了”,“我该怎么糊弄过去”,“他该不会以为我喜欢他吧”。

        就在他皱眉不语时,陆潇清了清嗓子,询问道:“你是不是想跟我混?”

        ……

        叶橙瞬间觉得自己高估了男高中生的脑子,可能只有鸡米花那么大。

        “算……是吧。”他硬着头皮道。

        偏偏他的肯定,助长了陆潇的臭屁。

        “下次有人欺负你,报我名字就行。”陆潇淡然又装逼地说。

        叶橙:“……好。”

        -

        第二天,十三中论坛有个帖子突然火了。

        发帖者带着炫耀的口吻:【摄影社投稿|我这构图什么水平?】

        主楼是一张像素清晰的照片,静谧舒适的午后,思远楼伫立在耀眼的阳光下。

        对面的教室里端坐着千姿百态的学生,有几个教室是空的。

        一开始底下的评论还很正常,有人把思远楼p到了快乐星球上,还有人把迪丽热巴p成了老师。

        从第十楼开始,事情变得不对劲起来。

        10l:我曹,这是什么?!

        附带了一张放大的截图,里面一个男生站在教室的后黑板前,踩着板凳低着头。

        另一个男生个子很高,正抬手去碰他的脸。

        11l:what?十三中有真基?[斜眼笑]

        12l:这不是我们班吧,是二十班?

        十分钟后,楼主放大原图亲自破案了。

        21l(楼主本人):操啊啊啊啊!这是我男神!曹尼玛是一哥,谁来殉我!qaq

        附带高清原图,照片上,陆潇正在帮叶橙推眼镜。

        22l:天哪,这个角度好绝,潇哥神颜鲨我!

        23l:另一个是他同桌,叫叶橙,这次的年级第一。见过真人,清冷美人挂。

        24l:救救……他们howpay,谁能懂我!那个年级第一有正面照吗?

        下面有人放了叶橙在附中时的证件照,登时引起轩然大波。

        35l:好漂亮啊,叶漂亮有。

        36l:哈哈哈哈恁妈的不要泥塑!虽然我也觉得漂亮,眼睛狠狠勾魂了。

        37l:啧,是时候开始第二次校草评选了。

        ……

        50l:笑死,终于有人发现他们了。话说我今天还看见他俩头靠在一起,看上去好暧昧。

        51l:楼上展开说说?管理员3别再删我帖了,我又没开车!

        52l:我20班的,我作证,他俩正在讨论谁上谁下。

        53l:我日!这是在搞什么啊?

        54l:实时转播,潇哥:“我上你下”,叶漂亮:“我上”,潇哥:“还是我上吧”,叶漂亮:“你在下面!”

        55l:你们好有毒……

        蒋进看了看屏幕上疯狂的回帖,又回头看了看后面。

        两个人正在聚精会神打游戏。

        陆潇一脸烦闷:“你能不能奶我一口?”

        叶橙比他更烦:“你都浪到对面脸上去了,我拿什么奶你,母爱吗?”

        陆潇深吸一口气:“你有礼貌吗?”

        叶橙冷冷地说:“刚才是谁泉水指挥官?我比你有礼貌谢谢。”

        蒋进下巴都要掉了,他眼神复杂地看着叶橙在冷静和暴怒之间来回切换,原来真的有人打游戏会变成另一种人格。

        最后,陆潇把手机一摔:“不打了。”

        起身从后门出去了。

        蒋进偷摸回头,看见了手机屏幕上的十连跪。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橙哥,你别生气,他玩游戏就这样。其实已经……很温柔了。”

        真的很温柔了,如果这十连跪发生在他身上,陆潇可能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个遍了。

        叶橙意兴阑珊地关掉手机,说:“无所谓。”

        早知道是一样的结果,还不如不玩了。

        以前就是这样,他和陆潇一起打游戏,常常因为打法不同吵得不欢而散。

        两个人都会玩,但配合总是相当不默契。

        陆潇又是个胜负欲成瘾的人,输了就要喷人。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蒋进安慰他道:“别不高兴嘛,昨天潇哥带我的时候,差点往我脑门上砸榴莲。”

        叶橙抬了抬眼皮:“他昨天去你家睡的?”

        “嗯,潇哥还说你很仗义呢。”蒋进对他眨巴着眼睛。

        叶橙若有所思地问:“他为什么要去你家?”

        蒋进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说道:“这不是要开家长会了吗,他爸爸回南都了。他们关系不太好,每次他一回来,潇哥都会去我家里住。”

        叶橙点了点头,遂没再多问。

        他心知肚明,陆潇跟陆尧山岂止关系不太好,那简直是跟仇人一样。

        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陆尧山派人送来一份文件,要不是老爷子拦着,陆潇可能当时就要冲到老宅去和他拼命。

        到现在叶橙也不知道那份文件是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陆潇的人生是陆尧山一手造成的。

        包括他高中辍学、后来出国留学,全都跟陆尧山脱不了干系。

        难怪他这几天心情这么不好。

        不过看现在的情势,陆潇并没有想退学的迹象,而且和同学相处都挺好的。

        到底为什么他要退学呢,叶橙百思不得其解。

        吃过午饭后,叶橙从抽屉里掏出颈枕,准备休息一会儿。

        他向来有午休的习惯,那样可以让下午的工作更加高效。

        旁边一阵凉风吹过,夹杂着淡淡的烟味。

        叶橙皱着眉转过去,陆潇将手机掏出来,注视着他:“你的号发我一下。”

        叶橙动了动眉毛,表示疑惑。

        陆潇略微别扭道:“说了要带你上分,你睡你的,我用你号玩一会儿。”

        其他人都午休了,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轻。

        锋利的眉宇间透着些许不耐,但语气却带着一丝妥协。

        那一瞬间,叶橙的心被击中了一下。

        他静静地看了陆潇两秒,然后伸手将他的手机推了回去,淡淡地说:“不用了,午睡时间还是睡觉吧。”

        陆潇怔了怔,似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拒绝。

        他还想说什么,可叶橙已经背对着他趴下了。

        窗外的阳光斜射入教室,叶橙把校服领口竖起来,遮住了后脖颈。

        滚烫的光芒洒落在短袖下的手臂上,他的肤色白到反光,只有手肘处泛着红晕。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叶橙有点睡懵了,汗湿的头发粘在脸上,眼神茫然。

        他热得浑身汗涔涔的,这个座位风扇只能扫到一点风,胳膊也被晒红了一片。

        陆潇突然站起身,说:“起来一下,换个位置。”

        叶橙刚睡醒,大脑运转得很迟钝,下意识“啊”了一声。

        “起来,我坐那边。”陆潇又重复了一遍。

        叶橙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本能地随着他站了起来。

        他们的课桌都是单人桌,陆潇直接搬起自己的课桌,跟他的换了座位。

        移动桌子的动静不小,蒋进和前桌都看了过来。

        “你们要换座位?哇,潇哥在我正后方了,嘿嘿。”蒋进单纯地开心道。

        叶橙站在一边,渐渐回味过来。

        陆潇迅速将两张桌子拼好,若无其事地坐下来玩手机。

        “潇哥,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所以才换到我后面来的。”蒋进比了个心,深情款款地说。

        “滚,恶不恶心。”陆潇头也不抬地骂他。

        叶橙坐在椅子上,看了他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打开昨天刚刚添加的微信界面。

        片刻后,陆潇的手机震动了几声。

        他点进昵称“克制一下”,看见了两条新消息。

        克制一下:【账号xxx,密码xxx】

        克制一下:【谢啦。】

        他转过头去看叶橙,对方已经拿出下节课要上的教材,低头翻看起来。

        陆潇无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漫不经心地截屏保存下来。

        -

        晚上放学后,叶橙回到家已经快九点半了。

        刚一进门,就看见了玄关处的黑色男式皮鞋。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拎着书包走进去。

        恰好高秋兰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叫住他道:“橙橙,你爸爸回来了。”

        意料之中,叶橙并没有太惊讶。

        高秋兰熟练地接过他手上的书包,把果盘塞给他,对着书房努了努嘴道:“在里头呢。我的小祖宗,你就抽出个五分钟去敷衍他一下吧,他念叨一下午了,烦死个人。”

        叶橙本来面无表情,被她给逗笑了。

        “好,我知道了,奶奶。”他扶了扶高秋兰的手臂,示意她放心。

        高秋兰不确信地盯着他:“不用我跟进去吧?你们爷俩好久没见了,多聊一会儿,别每次不到三句就没话讲了。”

        叶橙心想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随口把她哄回了房间。

        在推开书房门之前,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礼节性地敲了敲门。

        “请进。”

        里面传来叶高阳一贯温和的声音。

        叶橙推开门,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熟悉背影。

        叶高阳戴着无框眼镜,手腕上是劳力士黑水鬼,衬衣袖口挽起到小臂。

        在家里还这幅精英打扮,也就他会不嫌累了。

        尽管叶橙不想承认,但很多时候,他总能在自己身上看见叶高阳的影子。

        同样外表冷漠,同样醉心事业。

        大概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比叶高阳多了那么点温度。

        “回来了?”

        叶高阳瞥了他一眼,继续翻着手上的《拜伦诗选》。

        “你们晚自习放的还挺早,我记得附中得九点半才下课吧。”

        “嗯。”叶橙没什么好说的,走过去应了一声。

        叶高阳把书合上,对他说:“刚才我给李主任打了个电话,他说你这次考得不错。但也不要松懈,我看你犯了不少能避免的错误。”

        如果是放在以前,叶橙可能会被这句“考得不错”迷惑心神。

        但此刻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懒得追究他翻了自己放在抽屉里的试卷。

        “行了,我就等你回来看你一眼。”叶高阳将书放回原位,“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学习的同时要学会放松。”

        “你曲阿姨前段时间出国玩,给你买了些衣服鞋子,放在你衣帽间了。我赶明早的飞机,晚上就不住家里了。”

        他拍了拍叶橙的肩膀,举步往门外走去。

        果然,他们的对话不会超过三个来回。

        叶橙忽然开口道:“爸,过两天学校要开家长会。”

        叶高阳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哦,好。你和奶奶出门注意安全,别碰着了。”

        他停了停,又说:“过段时间,爸爸再回来看你。”

        叶橙垂下眼眸,嘴角扯出一个略带讽刺的笑。

        这个“过段时间”,就过到了他十八岁生日,还是为了他母亲的遗产。

        身后书房门被拉开,然后又轻轻关上。

        他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看着桌上签好字的试卷。

        鲜红的分数旁,是高秋兰略显吃力的字体。

        从小到大,叶高阳都没有出席过他的家长会。

        每次老师说出第一名的时候,高秋兰都笑得很开心。

        但当报到第二名时,别的小孩都被父亲高高举起来庆祝。

        那是叶橙最羡慕第二名的时刻,他曾经也幻想着有一天,叶高阳能把他举起来。

        小时候,因为这个片区靠近白泽小学,附近住了很多小朋友。

        叶橙经常在放学后,抱着小书包蹲在门口的台阶上。

        也不进去,就蹲在门口看书。

        过了一段时间,有个新搬来的小男孩,每天傍晚都拍着篮球路过他家门口。

        那小男孩晒得人畜不分,黑不溜秋像块炭一样。

        有一天,他走过来问叶橙:“你老坐这儿干嘛呀?”

        叶橙抬头看了看那块炭,又埋头继续看少儿版《西游记》。

        小男孩见他不理自己,蹲下来凶巴巴地说:“喂,跟你说话呢。”

        叶橙嫌他碍事,不情愿地答道:“我在等我爸爸。”

        小男孩看他愿意理自己了,态度又好了起来:“那你可以回家等啊,外面好多蚊子。”

        “我在这里才能接到他。”叶橙很固执地说。

        第二天小男孩路过的时候,发现叶橙坐在台阶上抹眼泪。

        他扔掉篮球就跑了过去,手足无措地问:“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叶橙把头埋在膝盖上,抱着双腿,声音很小:“我考试没考好。”

        小男孩挠了挠头,赶紧安慰他:“没事没事,我还考过倒数第一呢,别哭嘛。”

        “我爸爸会失望的。”叶橙吸了吸鼻子,眼泪挂在粉扑扑的脸蛋上。

        小男孩也开始替他着急了:“你考得很差吗?要不,找人帮忙签个字什么的。”

        叶橙满脸失落:“第三名,我从来没考过第三名。”

        小男孩张着嘴巴傻逼了,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思忖半天,他从兜里掏出一个芒果,递给叶橙道:“别哭了,小妹妹,再哭就不漂亮了。第三名已经很好啦,我连第三十都没考过呢。喏,这个给你吃。”

        叶橙看看芒果,再看看他,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第一,他芒果过敏;第二,他不是小妹妹。

        但是看着那颗黄橙橙的芒果,他心里忽然动了动。

        如果他生病住院了,那爸爸是不是会回来看看他?

        小男孩见他接过芒果,大着胆子捏了捏他的脸。

        滑滑嫩嫩,像块豆腐。

        叶橙不大情愿,但还是没躲开。

        当天晚上,他吃了一个芒果,被连夜送到医院。

        后来,那个小男孩估计是被家里教育了,再也没出现过。

        叶高阳接到高秋兰的电话后,也只是简单地嘱咐了两句,完全没有要回来看他的意思。

        两天之后,知名影星曲恬,被拍到和丈夫女儿一起海边冲浪。

        很多事情,那时候不懂,认了死理就往里面钻。

        现在想想当时的弱智举动,叶橙只想冷笑。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他以为是叶高阳,拿起来一看,却是蒋进的语音电话。

        叶橙接通了,放在耳边:“喂,有事吗?”

        那头听着非常嘈杂,传来了蒋进气喘吁吁的声音:“橙哥,你有空吗,能不能过来永光路一趟?”

        “没空,你们自己玩吧。”那里是酒吧街,叶橙没什么心情理他。

        蒋进堵着耳朵,大着舌头说:“不是、不是玩儿,潇哥……被灌醉了。我家、来了几个长辈,我妈催我回去,这也不好把他带回去,你能不能收留他一晚上?”

        叶橙正烦着,随口道:“不能,你带他开房去。”

        蒋进苦着脸哀嚎:“我也想啊,但借不到身份证,我的在我妈那儿。”

        叶橙:“……”

        妈的,他忘了这两人是连临时身份证都不能自己保管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