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叶橙从办公室出来时,徐超让他把门带上。

        虽然心里翻江倒海,但他总不好站在门口偷听,只得先行回了教室。

        回到班上后,才发现四座已经天翻地覆。

        蒋进带着一群人将他团团围住,那阵仗如同买票进了侏罗纪公园,下一秒就要掏出相机拍照。

        “我说,你是来十三中支教的吧?”蒋进仰视着他道。

        “你知道你总分断层第一吗!甩了第二名整整三十分!”

        “呜呜呜,橙爹,你就是我们二十班的骄傲!我们班从来没出过年级前五十,这回简直一雪前耻!”

        蒋进抱住他的大腿:“这声爸爸我先叫了,以后作业能不能都借我抄?看在我和你说了那么多八卦的份上!”

        李俊晓喊道:“他是我同桌,要借也得先借我,爸爸看看我!”

        叶橙:“……”

        在理科班众多男生心里,橙爹一夜成名。

        迅速从“新来的装腔作势还比我受女生欢迎的转学生”,变成了“他的答案就是标准答案,考试坐他旁边稳赚不亏的大佬”。

        有作业抄就是王道。

        ——什么人,语文139分,作文被挂在校展览架上;数学145分,只错了一道填空题;英语客观题全对,仅作文扣了五分,而且听力还是迟到半路上做的。

        但凡占一项他就是个学霸,如果三项全占那他就是神啊!

        就尼玛牛逼。

        就尼玛离谱。

        当天论坛热帖:【高二(20)班,首个年级第一?!】

        叶橙被抢手了一整个中午,午休后,徐超把新的座位表贴在了后排。

        一石激起千层浪。

        顷刻间,无数少男少女的梦想遭到无情地毁灭。

        “为什么要换座位!为什么!why?!”李俊晓欲哭无泪,“还把我换到第三组,我跟橙爹隔了一条银河系啊,干!”

        蒋进泪流满面:“橙爹坐我前面,太顶了!太顶了!”

        叶橙趁着教室里乱糟糟的,鬼使神差地扭头看了眼陆潇。

        不幸的是,陆潇跟装了雷达似的,立即迎上了他的视线。

        被撞破的刹那间,叶橙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

        不过很快,陆潇就率先移开了眼睛,嘴角僵硬地抿成一条直线。

        他的座位从第二组最后一排,换到了第一组倒数第二排。

        其实叶橙不太喜欢坐在靠窗处,因为这个位置总有一段时间,会被夕阳的余晖照射到。

        他又向来不经晒,皮肤很容易变得通红。

        以前有次和陆潇去马尔代夫,他忘记涂防晒,结果当天身上就破皮了。

        后来每次去海边,陆潇总要按住他,给他全身涂好防晒才准出门。

        但当他收完东西挪过去的时候,发现陆潇已经坐在了左边。

        见他就差把“别惹老子”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叶橙便自动坐在了靠窗的一边。

        下午整整四节课,陆潇有一半都是在打瞌睡,另一半则用微信号带蒋进王者上分。

        叶橙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成绩越烂,装备越齐全。

        陆潇专门把那只最爱的理查德红魔支在桌子上,方便倒计时下课时间。

        桌上摆着阅读架,笔袋上还配备了一个小风扇,也不知道他买这么多玩意儿是要干嘛。

        但他并不是完全不听课,有时候物理老师出了道很难的题目,就会赏脸在草稿纸上写几笔。

        其他不感兴趣的课,诸如语文和历史,一概不给眼神。

        叶橙一边暗中观察,一边感觉自己像个提前育儿的沧桑父亲。

        妈的,怎么会这样……而且还一上手就是这种十七岁的逆子。

        为了不激起陆潇的反骨,他只在偶尔才瞄几眼,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被察觉到。

        本来他想趁着课间解释一下办公室的事情,但陆潇是个坐不住的,一下课就跑得没影儿了。

        平安无事地相处了一下午,到晚自习时,出了点小状况。

        蒋进在底下玩手机,被从后门进来的徐超逮了个正着。

        按理来说今天是周四,徐超要开班主任会议,是不会来查晚自习的。

        偏偏蒋进倒霉,被他抓了现行,揪着耳朵拎到办公室去了。

        平时晚自习下课后,叶橙都会早早地回家。

        今天蒋进不在的话,陆潇应该是一个人回去。

        刚好可以跟他说清楚这件事,免得误会越来越大。

        十三中的晚自习九点下课。

        八点四十左右时,陆潇就开始不断地回微信。

        过了十分钟,他动作粗鲁地按灭屏幕,将书包甩到左肩上,毫无预兆地从后门走了。

        叶橙没有犹豫地将书扫进书包里,然后快速跟了上去。

        还没有打下课铃,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

        外面夜色如水,对面教学楼灯火通明,灯光下聚集着嗡嗡乱叫的蚊虫。

        他正准备上前叫住陆潇,却见他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说了在学校,一直打电话烦不烦?”

        陆潇的语气极其烦躁,仿佛已经到了发火的边缘。

        叶橙脚步一顿。

        “我不回去,住同学家里。”

        “他来不来关我屁事,你爱舔着脸就自己去,别打过来了。”

        陆潇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正好走到五楼拐角处,也是远离教室和办公室的抽烟场所。

        角落里,一声不怀好意的冷笑,打断了他急促的步伐。

        “哟,这不是我们一哥吗。”

        张琦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据说他跟人打架的时候被划伤了喉咙,说话总是带着咯痰般的嘶哑。

        陆潇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表情不爽地看着前方。

        长得跟瘦猴似的张琦,从角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跟在他后面的,还有几个手里拿着木棍的人。

        这里的楼梯堆放了很多不用的课桌,显然这些木棍是从桌子上拆下来的,也显然他们就是在这里蹲他的。

        张琦向后勾了勾手道:“你们两个,去那头拦着,别让人过来。”

        两个小弟立马跑向走廊的另一头。

        陆潇似乎已经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身上寒气逼人,冷冷地盯着他们。

        张琦的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叶橙身上,似笑非笑地说:“怎么,年级第一,你也想一块儿挨揍?”

        在这之前,叶橙只在男厕所里见过他一次,但他好像早已经把自己的情况都摸清楚了。

        听见他的话,陆潇偏过头。

        灯光将他的侧颜照得轮廓凌厉,他皱眉道:“跟着我有事吗?没事就快滚。”

        他连头都没回,左手搭着肩上的书包带,右手插在裤兜里,一副“老子不用你操心”的拽样。

        叶橙看了看前面的六个人,又看了看他们手上的六根木棍。

        “有事。”他淡然而清晰地说道。

        “嗤。”张琦突然笑了一声,眼神渐渐变得凶狠起来,“你们他妈的跟我耗时间呢?那行,今天一个都别想跑,全给我上!”

        自古反派死于话多,偏偏张琦就是个人狠话不多的。

        话音刚落,他右手举起木棍,直直地往陆潇头上挥去。

        叶橙站得并不近,都能听见风声被木棍带动的呼啸。

        眼看就要结实砸上去,陆潇一个漂亮的侧肩闪身,上半身急速避开木棍,顺势抬腿扫向他的下盘。

        张琦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险些没站稳,被身后上前的小弟堪堪扶住。

        陆潇直起身子,将肩上的书包甩到一边,扯了扯领口沉声道:“找死是吧,正好老子今天有火没处发。来,一起上!”

        论起打架,十三中小霸王就没怂过。

        叶橙一听这语气,知道他是真生气了。

        他每次动怒的时候,语气都平静得可怕。

        可是大哥,你就算再生气,也不能让他们一起上啊!他们六个人啊!

        叶橙欲哭无泪。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想法,六根木棍齐刷刷地扑了上来,那阵仗宛如天女散花。

        说时迟那时快,叶橙一个箭步冲上去,举起书包砸在了他们脸上。

        正巧,他今天把英语词典带上了。

        板砖一样的词典当头砸在了张琦脸上,痛得他嚎了一嗓子,连忙捂住迸出鼻血的鼻子。

        后面的人疯狗似的前赴后继,大家扭打成一团。

        叶橙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打过群架了,他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脸,拳头就自动招呼了上去。

        这帮人明显跟周凯他们不同,一个个都是练家子。

        陆潇两拳放倒张琦,接着又一个背摔干掉另一个。

        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仿佛一打十都不在话下。

        叶橙忽然间明白他为什么嫌自己碍事了。

        正在混战中,另一边的走廊上传来怒吼。

        “你们在干吗?哪个班的?快给我住手!”

        教导主任气急败坏地喊道,与此同时,几道手电筒的灯光直射过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

        叶橙突然被一只手抓住手腕,来不及反应,那只手的主人就带着他狂奔起来。

        这几乎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根本容不得反应。

        他被带了个踉跄,那人稳稳地扶住他。

        身后教导主任大喊:“站住!都别跑!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陆潇拉着他冲进了楼梯间,随后回过身,潇洒地一脚踹上了楼梯间大门。

        跟在他们后面逃跑的人整齐地扑到门上,狂怒地骂他们。

        “走。”陆潇转过身,简单地说了一个字。

        叶橙被他拉着从五楼跑到一楼。

        黑暗中,每一层的声控灯光陆续亮起。

        两个人的喘息声充斥着楼梯间,伴随着纷杂的脚步声,和炽热的呼吸一同蒸腾、燃烧。

        从教学楼出来后,又小跑了一段路。

        等确认了教导主任没有跟上来后,他们才不约而同地在围墙边停了下来。

        陆潇松开了手,路灯下,鬓角被汗水打湿了一片,汗水顺着额头流下。

        他的胸口上下起伏,呼哧呼哧喘着气。

        陆潇转过头时,对上了同样气喘吁吁的叶橙。

        昏暗的路灯下,叶橙的脸比平时红了不止一个度。唯独那双眼睛,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像一块润泽灵动的水晶。

        那块水晶也在看着他,仿若一触即碎。

        他靠着墙调整呼吸,却觉得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过了许久,胸前擂鼓般的响动才算平息。

        “糟了,书包忘记拿了。”叶橙喘匀了,率先打破了沉默。

        夜风拂过他周身,汗湿的校服凉飕飕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这样独处,他难得感到了一丝紧张。

        陆潇动了动藏在黑暗中的右手,将趁乱带出来的书包递给他。

        “这点经验都没有,亏你也敢打架。”他轻飘飘地说道。

        斗殴时不留下证据,这是身为校霸的基本素养。

        叶橙接过书包,好笑道:“你好像很有经验?”

        陆潇没有回答他,而是咄咄逼人地反问:“你让我别打架,那今天又为什么要参与?”

        叶橙收敛笑意,面无表情地说:“都骑到头上来了,还忍个屁。”

        陆潇觉得有点想笑,这人表面看起来骄矜清高,实际身体里却藏着一个不守规矩的灵魂。

        有时候他觉得触到了叶橙的原则,但其实离那原则还有十万八千里。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剥开巧克力的糖纸,你完全不知道下一刻是甜蜜还是苦涩,是惊喜还是意外。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居然会打架。”他将书包甩到肩上,哂笑了一声。

        叶橙沉默了,他总不能说,是你教我的。

        他的拳击和散打的确是陆潇手把手教的。

        两人并肩走在围墙下。

        叶橙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今天在办公室,我没有说你坏话。”

        “我知道。”陆潇目视前方,说道。

        叶橙略感诧异,看向他:“你知道?”

        陆潇没有看他,不太自然地说:“你想和我同桌。”

        没想到他全都听到了,叶橙一时间不知道接什么好。

        只听他又继续说:“我看见,你上课的时候在偷看我。”

        叶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