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6章

        当他走过来的时候,那架势如同要干架。

        叶橙稳了稳身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躲开。

        陆潇的臂展很长,即使和他的高度差了一个椅子,也能轻松够到脸部。

        他抬了抬手,神情和动作看起来都没什么耐心的样子,刻意将视线落在了那副银框眼镜上。

        叶橙配合地压低上半身。

        修长的手指虚虚地笼上来,掌心正对着他的口鼻。

        无意中,他嗅到了一丝清爽的海盐气息,夹杂着阳光渗透皮肤纹理,海绵般包裹覆盖了整张脸。

        有进步,没抽烟。

        随着中指推动镜框的动作,温热的指腹擦过他的鼻尖。

        陆潇似乎有些不适,迅速一用力,把眼镜推了上去。

        这道力气没轻没重,支架在叶橙的鼻梁上刮蹭了一下。

        “嘶。”他忍不住发出抽气声。

        原本白皙的鼻梁骨瞬时红了一小片。

        陆潇没想到他这么细皮嫩肉,本意也没有想整他,于是条件反射地碰了碰那片染红的地方。

        “呃,不是故意的。”他讪讪道。

        手指触到薄薄的皮肤,微硬突出的鼻骨略有些硌手。

        门口忽然传来不小的动静,两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

        蒋进端着一盘水,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们,“你们在干吗?”

        陆潇果断收回手,握着拳头放进校服口袋里。

        不知道为什么,叶橙有一种被教导主任抓现行的诡异感觉,明明他们什么也没干。

        陆潇好像比他更有这种感觉,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和蒋进擦肩而过时,还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蒋进看了看他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叶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两人的氛围,会不会太古怪了点……

        -

        晚自习时,教室里一片懒懒散散。

        班长坐在讲台上,毫无威信地监督大家不要讲话。

        然而没人理他,第一排在打王者,第二排在分零食。

        李俊晓边做题边和前面的人对答案,时不时看两眼手机,和女朋友互发消息。

        直到徐超抱着一摞试卷走进来,众人才放下手里的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手中的卷子上,气氛陡转紧张了不少。

        李俊晓小声哀嚎道:“不是吧,这么快就出成绩了,我还想过两天安生日子呢。”

        “按老徐的尿性,肯定今天回去就要让家长签字,九敏啊——”前排的人也哭道。

        “你担心个屁,你上次帮十几个人模仿过好吧。”李俊晓垮着脸地说,“可惜我爸是教职工,笑死,根本躲不掉。”

        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连南都市医院的wifi密码都查好了。

        徐超安逸地靠着讲台,自带一种威严的上帝视角,表情如同宣布审判:“数学课代表过来把卷子发下去,大家今天晚上回去自己订正一下,拿给家长签字,明天上课讲这套试卷。”

        底下一片哗然。

        “能不能不签字啊,救救孩子吧!”

        “反正都要开家长会,就别签字了嘛。”

        徐超用手指点了点他们:“别跟我讨价还价,反正都要开家长会,你们还怕签字?有些人不要打什么小算盘,谁签的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李俊晓疯狂祈祷:“一定要上九十,一定要上九十……九十!九十!”

        他瞥见旁边的叶橙居然还在整理笔记,像见了鬼似的:“你不紧张吗?不害怕吗?”

        叶橙在画思维导图,一边勾勒一边抽空回答:“嗯。”

        李俊晓吸了一口凉气:“你数学很好?”

        “不算好。”叶橙说。

        李俊晓用看同类的眼神看着他道:“真是家人啊!我数学也不好,主科最差的就是数学,只要能上九十我就谢天谢地了。”

        叶橙认真地想了想,说:“我最差的也是数学。”

        “呜呜呜,我们真是同病相怜。”李俊晓简直想和他抱头痛哭。

        理科班的学生,数学是弱项,真的是致命打击了。

        数学课代表将答题卡放在他们桌上,诧异地看了一眼叶橙。

        李俊晓从手指缝里看见了自己的分数,低吼道:“耶斯!九十五分!我爸不会揍我了啊啊啊!”

        说完,便激动地埋头狂按手机。

        叶橙看了眼答题卡,在上面写了两笔,然后随手压在笔记本下面。

        讲台上的徐超环顾底下的表情,不由好笑地说:“现在这个场景我真想给你们录下来,等以后高考完了拿出来放,看你们后悔不。”

        数学课代表苦着脸说:“这次卷子好难啊,老师。”

        徐超哂笑道:“难个屁,你们知道最高分多少吗?”

        有个好奇宝宝问道:“多少?上次于坤考过一百三,这次不会也是他吧。”

        “再猜。”徐超故意吊他们胃口。

        “难道比一百三还高?谁啊,这也太反.人类了。”

        “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好好订正吧。”徐超神秘一笑,留下满教室不满足的好奇声音,转头离开了。

        李俊晓发完消息,开始四处找人要答案。

        一张答题卡在后排传了一圈,来到他的手上。

        李俊晓啧啧感慨道:“潇哥天天打瞌睡,还能考一百二十七,我要是也有这天赋就好了。”

        叶橙有点意外,没想到陆潇的数学竟然还有救。

        难怪有几次他数学课睡觉,徐超只是用粉笔头把他砸醒,却并没真的为难他。

        叶橙伸手去拿那张卷子,“我看看。”

        “你先等我抄完你再抄。”李俊晓一把护住卷子,望向他道,“话说你考了多少?很差吗,怎么都不好意思订正。”

        叶橙轻描淡写道:“有点粗心了。”

        李俊晓投来同情的目光,估计他连八十分都没到:“别太难过啦,下次好好努力就是了。”

        经过一晚上的数学考卷洗礼,大家的精神明显都萎靡了许多。

        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王莉莉的英语课,不少人由于被混合双打而蔫儿了吧唧。

        王莉莉是个心直口快的中年妇女,走进教室看见他们这幅死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把课本一丢,抱着手臂开始说教:“还好意思打瞌睡,知不知道你们考成什么样了?”

        “客观题分数已经出来了,你们知道你们班平均分多少吗?!”她的表情十分严肃,“选择题总分九十五,平均分只有四十多!”

        李俊晓捂着嘴学她讲话:“我看你们是热昏头了吧!”

        王莉莉:“我看你们是热昏头了吧!”

        李俊晓:“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王莉莉:“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叶橙一个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王莉莉瞪了他一眼。

        她接着说:“不过这里我必须表扬一个人,全年级唯一一个选择题满分,就在我们班。”

        话音刚落,全班轰然炸开。

        “谁啊?这尼玛抄答案抄翻车了吧……”

        “笑拉了哈哈哈,蒋进,不会是你吧?”

        “去你妈的,老子选了十个c,你觉得可能吗。”

        李俊晓惊掉了下巴:“满、满分?好变.态啊……”

        王莉莉看了眼名册,四处张望:“叶橙同学,在哪里?”

        四周倏然安静下来。

        一秒、两秒、三秒——全班炸开了锅。

        李俊晓目瞪口呆地望着身边的“变.态”,感觉自己的心情像坐了一趟过山车,看他的眼神渐渐由恐惧变成了崇拜。

        王莉莉和举手的叶橙四目相对,表情有那么点抽搐。

        片刻后,她及时救场挽尊:“好的,我记住你了,听徐老师说,你拿过省级英语竞赛奖,的确很厉害。”

        就在大家疯狂议论之时,她再次冷脸道:“知道你们班平均分为什么这么低吗?因为除了这一个满分,居然还有两个人给我考零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班上笑得要抽过去了。

        “牛逼啊我说,满分和零分都在我们班!”

        “哈哈哈哈哈,王姐别生气了,这边建议去买个彩票。”

        “太抓马了吧,哈哈哈哈。”

        蒋进没忍住笑了出来:“操,弱智吗,用脚趾头写也不会零分吧。”

        陆潇走神地转着笔,没搭理他。

        王莉莉越想越气,尖锐地点名道:“黄旭佳,缺考零分。还有你,陆潇,别转笔了!全校只有你一个人选了四十题b!这四十题偏偏没有b,你但凡选点其他的,也不会零分啊!”

        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最后一排,憋笑憋得差点背气。

        蒋进一口气呛着喉咙,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其他人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哄堂大笑。

        叶橙没跟着转头看他的表情,只是抬起指节抵住上扬的嘴唇。

        没想到陆潇的英语会这么差,难怪他在加拿大待了几年,回国后还是一口塑料英语。

        每次出国谈商务的时候,要么带着他,要么带着翻译。

        他搁在抽屉里的手机不停收到新消息,瓜群已经传开了。

        蒋进仗着陆潇屏蔽了群聊,舞得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久隆吴彦祖”连着刷了二十条“一哥英语零分,哈哈哈哈哈”,差点被群主踢出去。

        从上午到午饭时间,他们班已经变成了“世界的参差”参考典范。

        而蒋进也因为舞得太厉害,被陆潇发现后,踢群销号暴打一键三连。

        上午上完课后,徐超把叶橙叫去了办公室。

        刚进门,徐超就问叶橙吃不吃喜糖,和他同一个办公室的数学老师结婚了。

        相处了几天后,叶橙发现,十三中的师生相处和附中差别还是挺大的。

        比如尽管徐超时不时就去后门口吓人,但课间还是会跟学生们打成一片。

        这种相处并不针对于某几个学习好的,而是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和他以前的班主任完全不一样。

        “找你过来呢,主要说两个事情。”徐超让他坐下,双手交叉道,“第一个是关于你这次的考试,你感觉考得怎么样?”

        叶橙还不知道其他科目的成绩,便说道:“正常发挥吧。”

        徐超笑了起来:“我问过其他老师了,你的总分是年级第一,各科都非常拔尖。不说别的,就数学能只错一道填空题,咱们学校也很难找出第二个人了。”

        他不经常这么明目张胆地夸人,说完后却看见叶橙脸上没什么波动,心下不禁又是一阵感叹。

        这么好的苗子,怎么就来十三中了,难道真的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徐超没再多想,直接说出了重点:“我考虑了一下,打算让你当班长,你看可以吗?”

        他解释道:“现在的班长是分班后临时选的,他这次成绩一般,也跟我反应不是很想继续当班长了。”

        叶橙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也没工夫每天帮老师看晚自习。

        他委婉地说:“我不太擅长与人沟通,恐怕不能胜任。”

        徐超一顿,不死心地说:“那数学课代表这个职位你觉得如何?我希望你能在擅长的科目上,多帮一帮别人。”

        叶橙已经推辞过一次,不好再来第二次,便答应了。

        徐超露出欣慰的表情,清了清嗓子说:“那就好。还有一个事,因为马上要重新安排座位了,所以想提前跟你商量一下。你现在的同桌成绩不算很差,我想让你多带带成绩不太好的,你愿意吗?”

        一般来说,班主任都会把成绩最好的和最差的放在一起。

        叶橙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问道:“您想让我和谁坐?”

        “蔡旭佳吧,他各科都不太行,不过还是看你的意思,你要是不同意就不换。”徐超善解人意道。

        叶橙诚恳地建议道:“要不,让我和陆潇同桌。”

        徐超更了一下,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名这个小霸王。

        要知道,他们班敢和陆潇的同桌的人屈指可数。

        当然,女生肯定是有的,不过十三中规定了只能同性同桌。

        “陆潇……他的总分,我没记错的话,应该不是倒数。”徐超含蓄地劝道。

        说实话,他有点怕这个文绉绉的学生被陆潇欺负。

        叶橙想起来瓜群里说的,徐超应该还不知道他英语零分的壮举。

        于是他一脸认真地解释道:“陆潇英语非常差,四十题全蒙b的那种,您见过比他更差的吗?”

        这时,徐超的视线晃了晃,落在了他身后敞开的办公室门上。

        陆潇象征性地屈起食指在门上敲了敲,冷冷道:“报告。”

        叶橙瞬间僵在原地。

        完了,他在门口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