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我操,周凯好像跪了。】

        【啥情况?】

        【字面意思,腿一软跪了。】

        【wtf,他给新来的跪了?】

        蒋进看见实时直播消息,差点惊得把手机甩飞出去。

        难道他们都错了,转学生其实是个校霸?

        这时下课铃响起,物理老师习以为常地看了眼空着的座位,摇着头走了。

        不一会儿,陆潇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坐下。

        他动作狂躁,路过蒋进身边甚至带起一阵风。

        同时一起进来的,还有看上去波澜不惊的叶橙。

        蒋进仔细打量了叶橙几眼。

        从头到脚没有任何打斗痕迹,连头发丝儿都没乱。

        他立刻跟陆潇分享:“潇哥,这新来的真他妈牛逼!居然让周凯给他下跪了,是个狠角色啊!”

        陆潇浑身笼罩着低气压,手指捏得噼啪作响,黑着脸没说话。

        “你说他是不是很会……我的天,潇哥你脸怎么了?”蒋进后知后觉,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他这一嗓子吼得不小,前面几个人看了过来。

        叶橙似乎也听见了,身影动了动,却没有转头。

        陆潇咬牙道:“闭嘴。”

        蒋进:“……你、你跟人打架了?不对,你不是出去抽烟吗,怎么会……”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在陆潇瘆人的脸色下,把嘴里的话吞了回去。

        应该……不会是……周凯打的吧。

        除非他活腻了。

        当天下午,学校吃瓜群就炸了。

        据小道消息传,十八班老大周凯被新来的转学生绿了。

        谁知道新来的是一哥罩着的,一哥反过来把他揍得哭爹喊娘。

        周凯怂的一逼,连放学都是绕着二十班走的。

        吓得恨不得连夜搬离南都。

        叶橙坐在回家的地铁上,收到了新同桌战战兢兢的问候。

        【原来你是跟一哥混的?能不能带我一个?我一直想跟他拉近关系,但人家根本不鸟我。】

        叶橙盯了屏幕两秒,回了个【……】

        同桌:【你就别装了,瓜群都传开了!】

        叶橙:【瓜群?】

        同桌这才想起:【哎呀,忘记拉你进去了,是我们年级的群。】

        随即麻溜地甩了个二维码,把他拉进一个五百人大群。

        群名:地表最强猹栖地。

        明天要月考,今天没有晚自习。

        这个点,大家都在看手机,群里消息刷的飞起,叶橙的加入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迪迦是光:【所以一哥是打算维护新人,要跟老琦闹翻的节奏?】

        久隆吴彦祖:【切,周凯就是老琦的一条狗,仗着有主人才敢汪汪叫,就他也配让一哥动手?】

        小糖串儿:【额,srds,一哥跟老琦关系本来就很僵,这回感觉两栋楼又要触发大战了。】

        小豆包儿:【所以他和新来的到底什么关系啊?好奇死了。】

        迪迦是光:【妈的,我也好奇,有无人能淘一下。】

        久隆吴彦祖:【那么好奇,问下@嫌疑人x,不就知道了】

        叶橙看见这眼熟的昵称,眼皮跳了两下。

        没想到陆潇也在这个群里。

        小糖串儿:【切,有本事你当面问,谁都知道他不看群聊。】

        迪迦是光:【哈哈哈哈,我也来@嫌疑人x】

        下面一排跟风艾特。

        看起来这个群已经被陆潇屏蔽了。

        叶橙对高中生的八卦没什么兴趣,正打算切换屏幕继续看月考资料。

        突然,詹姆斯的头像蹦了出来。

        嫌疑人x:【不认识,不熟。】

        叶橙的手指停了下来。

        小糖串儿:【我靠我靠我靠!诈尸了!】

        你妈买菜必涨价:【???】

        久隆吴彦祖:【捏妈,这是活人?!】

        再借十三中五百年:【哈哈哈哈哈哈,前排合影。】

        不认识,不熟?

        很好。

        叶橙慢慢抿住嘴角,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看着他那黑不溜秋的头像。

        地铁播报响起,白泽路站到了。

        他随手关掉屏幕,起身下车。

        白泽区和久隆区挨得非常近,前者是南都老城区,后者是新兴中心区。

        老城区以旅游景点著称,其中白泽湖最为出名。

        叶橙现在住的小区,就紧靠着白泽湖。

        越过黄昏落影下的喧嚣街道,入目的小高层被苍翠的爬山虎覆盖。

        紫藤花缠绕着分隔院落的工艺铁墙,隔壁邻居家大橘猫趴在墙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天边云层逐渐压低,空气闷热不已,是即将下雨的前兆。

        叶橙推门进屋时,闻到了辣子鸡的香味。

        高秋兰听见动静,在厨房里扬声道:“回来了?过来洗手吃饭。”

        他应了一声。

        放下书包,去厨房里洗手,帮忙端菜。

        高秋兰是四川人,因此他们家桌上总是一片偏辣的口味。

        “怎么样,开学还顺利吗?”高秋兰边给他夹菜,边慈祥道,“多吃点,你还在长身体,想吃什么就跟奶奶说。”

        叶橙从记事起就跟在她身边,一年到头几乎见不到父母几面。

        十来岁时他爸续弦了,带着新妻子去了隔壁市。

        “挺好的,都顺利。”叶橙边吃边回答道。

        “那就好……”高秋兰欲言又止。

        叶橙疑惑地看向她。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你爸下周三要回来看你,给你买了衣服鞋子什么的,到时候放学了早点回来。”

        叶橙:“哦,知道了。”

        高秋兰嗔怪道:“你那什么表情,平时不是老想让他回来吗。”

        今年叶高阳唯一回来的一次,就是他决定转学那会儿。

        曾经他以为只要凡事按照父母的意思来,就能得到他们哪怕一点点关爱,于是委曲求全选了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

        然而,上辈子的经历,给了他一个彻头彻尾的教训。

        回来就回来吧,无非是客套地问两句能不能适应新学校。

        高秋兰甚至没提到曲恬,估计她这个后妈也压根不想露面。

        叶橙没多在乎这件事,吃完就回房间看书了。

        他花了三个小时,把主科要考的全过了一遍。

        明天上午八点半,第一门考英语。

        之前附中用的是自己的教材,难度偏大。

        而十三中用的是南都官方教材,虽然不是很难,但有很多细碎的新增知识点。

        他前世拿过数学、英语竞赛双省一等奖,于是在高三那年被保送a大,压根没经历过高考。

        时隔多年,重新拿到高中课本,还是有些许陌生。

        好在他天生是个考试型选手,曾经靠两晚突击拿了国.家奖学金,这种考试自然不在话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考试就睡过头了。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八点二十了。

        最要命的是外面还下起了小雨。

        叶橙来不及收拾,抓起书包冲出去打车,暗骂该死。

        上一次这么狼狈,还是他连续赶三个会议的时候。

        外面雨水连绵,空气湿热黏糊。

        下车后,他一路踩着水坑和满地的梧桐叶,径直狂奔进了学校。

        空荡荡的校服衣摆被风掀起,校园广播回荡着英语听力。

        “question3:whatisthepriceoftheshirt?”

        叶橙喘着气跑上五楼,火速找到了自己所在的考场。

        监考老师见怪不怪地瞥了他一眼,挥挥手示意他赶快进去。

        这次的月考是以班级为考场,打乱座位顺序排列的。

        叶橙走向自己的座位,却意外地看见了他前面趴着的陆潇。

        ——是正儿八经地“趴”。

        整条长臂垂落在桌上,甚至还侵占了几公分前排的空间,他前面的男生努力缩着身体不碰到他。

        另一只手蜷曲着搁在后脖颈上,头埋在臂弯里睡得昏天黑地,只留给全世界一根倔强翘起的发尾。

        考场上能睡得如此大摇大摆的,也就独他一个了。

        监考老师不认识叶橙,但认识陆潇。不仅没叫醒他,可能还觉得他能来考试就不错了。

        叶橙在他正后方坐下。

        他的鬓角被雨水和汗水打湿了,短袖校服下的小臂也满是雨水,湿漉漉的很不舒服。

        右边的女生看了看他,趁着监考老师在门口溜达,转身扔给他一包面纸。

        叶橙对那个女生点了点头,坐下拿起笔刷刷写答案。

        他左边坐的是蒋进,摊开的答题卡上全部涂了c。

        也不听听力,从他进门后就一直偷瞄他。

        这时候听力已经报到了第十五题。

        叶橙拿着笔,不急不忙从第一题开始写,一路流畅地写到第十五题。

        他的坐姿很挺拔,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男生容易有的歪歪扭扭,那姿态不像考试,倒像是在练书法。

        蒋进眼睛都要瞪凸出来了,一会儿看看他那副冷淡的面孔,一会儿看看他桌上的试卷。

        这尼玛,瞎写还能这么装逼的?

        没过几分钟,听力就报完了。

        监考老师打开教室里的灯,伸了个懒腰,趿着凉鞋去走廊上看雨。

        叶橙看了眼前方的背影。

        陆潇一动不动地埋着头,少年初显的宽肩撑起黑色边线。

        亮白的灯光下,背肌隐隐若现。

        他静静地盯了几秒,忽然伸出手指,往那宽阔的背上戳了两下。

        见状,旁边暗中观察的蒋进倒吸一口凉气。

        陆潇的起床气那叫一个人尽皆知。

        他曾经因为课间睡觉被吵醒,当场把桌子掀了。

        蒋进被吓得不轻,赶紧挥舞手臂想制止他。

        但叶橙的指尖已经戳了上去,而且力度不轻。

        陆潇的脑袋动了动,缓缓抬起头。

        蒋进:“……”

        时间像被按下了慢倍速。

        陆潇偏过头,留给叶橙一个侧脸。

        光是这个侧脸,就能感觉他的极其不耐烦了。

        叶橙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你有2b铅笔吗?”

        声音不大不小,清清冷冷。

        宛如在这个闷热粘稠的天气里,注入了一剂冰凉的盐汽水。

        白炽灯下,陆潇线条清晰的下颌角微微凹陷,显而易见地咬紧了后槽牙。

        然后他理都没理叶橙,转过身接着趴了回去。

        蒋进颤抖着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幸好幸好,他还记得这是在考场,忍住了没发火。

        可是下一刻,叶橙的动作再次让他两眼一黑。

        他再次伸手戳了戳陆潇的后背:“喂,别睡了。”

        蒋进被呛住了。

        陆潇这次很快起身,侧过头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少他妈烦我。”

        他的嗓音低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叶橙眨了下眼睛,忽然拽住他背后的衣服,顺手摇了摇。

        一个刻在肌肉记忆里的动作,他下意识做了出来。

        陆潇非常不喜欢别人乱碰他,尤其是不熟的人。

        果然他马上被惹毛了,暴躁地转过身,一把扣住叶橙乱动的手腕。

        少年白皙的腕骨微微突起,细的他一只手就能整个圈住,甚至还绰绰有余。

        沾着水汽的指尖被迫抬起,陆潇的视线划过那几根手指。

        椭圆形的指甲,指根一片冷白,尖端泛着淡淡的粉色。

        从来不知道,竟然有人的手能这样……

        劲瘦中带着种莫名的情.色。

        “2b铅笔,借我一下。”

        叶橙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明明是偏冷的声调,看似下命令的口吻,却暗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意味。

        仿佛……在恃宠而骄。

        陆潇被这个想法惊醒,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