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之扑到四爷怀里续个命在线阅读 - 第734章 多和孩子说实话!

第734章 多和孩子说实话!

        有些从前觉得寻常的事儿,重来一次之后,总是反复在脑海里头出现。

        比如,四哥带着尚且年幼的他练习箭法的时候,总是说:“我等男儿,必定征战沙场,亲自镇守这大清的万里河山,方才不负此生。”

        四哥还说:“十三,等二哥登基了,我们就游历四方,然后在去边疆,好好品一品风沙大漠,尝一尝军中铁血。”

        自己那时候怎么说的来着?许是告知四哥,以我们之力,便是做个小足,也必能闯出一番天地吧。

        那时候,自己何尝不是这般想的呢?

        只是,最后他们都成了病秧子。

        四哥想要游历四方,却是在位之后,就再没出京了。

        臣子们阿谀,送了四哥的画像,背景便是画了各地的风土。四哥平日里最是瞧不惯这等做派,那次却是例了外。

        他知道,那些画像,一直被四哥锁在枕头里。

        帝王至尊,四哥可曾有一日开怀过?

        好像,他的四哥,从来都没有自己选择过吧。

        “十三哥,让让啊。你在想什么呢?”

        十四此时伸手在十三面前晃了晃,又轻轻推了推十三的胳膊。

        十三恍惚间回神:“嗯?”

        十四:“十三哥,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我还想再试试。我还不信了,你们都能拿起来,就我一个拿不起来?”

        十三听了话,便是笑笑让开:“十四弟请。”

        而后后退了几步,忍不住去看身旁的四哥。

        “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坦?”四爷瞧了一眼十三,皱眉道:“脸色怎的这般不好看?”

        十三直笑:“四哥,没事儿,就是刚刚力气用的大了些,缓缓就好了。”

        四爷听闻便是也点头:“若是当真不舒坦,也别忌讳,便是今儿个年节,有个头疼脑热也是常事儿,皇阿玛不会在意。”

        这些弟弟里头,便是十三最懂事,自小便是个什么都不会为自己争取的,他额娘位分低些,他身子也不大好,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四爷照看他倒是也照看习惯了。

        “四哥放心,弟弟晓得的。”十三嘴角忍不住勾了勾,还能这般和四哥好生说说话真好。

        而今,若是在找到红果,便是圆满了。

        只是,不知如何,她明明就是四哥送给他的人,而今,却是怎么也找不见她的一丝一毫的线索。

        想起红果来,十三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来。

        “嘿,小爷还不信了!为啥就小爷拿不起来!”

        十四这儿使了吃奶的力气,那锤子却是纹丝不动,顿时气的直瞪眼睛,抱着那东西折腾,最后甚至坐在地上使劲儿用脚踢,可那锤子仍旧没动。

        “额娘,二宝帮十四叔?”

        二宝坐在自己玛法怀里,有心想要下去,却想起额娘的叮嘱,回头来问。

        温酒一听,这心也提了起来。

        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二宝不能哦,叔伯们比赛呢。”

        二宝眨巴两下眼睛:“额娘,阿玛也帮?”

        温酒:“......”

        这小子是看出来四爷在用内劲儿抬起锤子了?

        当下噎了好一会儿,才道:“阿玛可以,二宝不可以哦,那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儿。”

        二宝听了,点了点头:“好,二宝不帮。”

        温酒这下大大的松口气。

        康熙爷看了看二宝,又看了看温酒:“你们觉得,刚刚你们说的回话值得讨论吗?”

        忽而有些明白,二宝为何对他自己没啥认知了。

        孩子随意说一句,温丫头倒是当成真事儿在回话,这画面实在是太诙谐了。

        康熙爷一时间是又好气又好笑,的那个看了温酒一眼,便是忍不住瞪她:“以后和孩子要多说实话,你可懂?”

        见温酒愣愣的样子,康熙爷便是低头看二宝,道:“二宝,皇玛法告诉你,你还没长大,拿不动,日后多用膳,勤奋习武,便是可以帮到你十四叔了。否则,你是拿不动那锤子的。”

        二宝眨巴两下眼睛,看了眼温酒,又看了眼康熙爷,忽而道:“拿的动!”

        温酒听着,一瞬间心都提道嗓子眼了。

        尤其是康熙爷这会儿忽然将他那极具威严的眸子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

        “瞧瞧,你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子了?”好一会儿,康熙爷才没好气儿的道:“以后万万不能如此!”

        温酒即刻应声:“酒儿晓得了,以后一定注意。”

        瞧着康熙爷似乎没有怀疑的样子,温酒这才松口气。

        康熙爷当下也没理温酒,只转向二宝:“二宝要谦逊,可懂?”

        二宝:“谦逊?”

        康熙爷:“对,谦逊!”

        二宝:“哦。”

        康熙爷:“哦是什么意思?可懂?”

        二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在康熙爷期盼的视线里,摸着小肚子道:“皇玛法,二宝饿了。”

        康熙爷:“......”

        二宝:“想吃烟熏鱼鱼。”

        康熙爷:“......”

        “温酒!你给朕过来!”

        温酒顿时缩着脖子到跟前去:“皇上,奴才错了,奴才刚刚在二宝睡醒的时候就该给他用膳的。”

        康熙爷眼睛一瞪:“朕说的是这个吗?”

        温酒:“......那奴才以后再不给二宝吃烟熏鱼了!”

        康熙爷气的一拍桌子:“也不是这个!”

        温酒:“......皇上,奴才愚钝,那是....”

        康熙爷顿时拍桌子:“放肆!”

        “不气不气,皇玛法不气。”二宝顿时拍了拍康熙爷的肚子,又道:“额娘不哭,二宝心疼,二宝亲亲。”

        说着,便是对着温酒伸手。

        康熙爷:“......”

        到底没有放开二宝,只深吸一口气:“温酒,你就没发觉,你把朕的孙儿带的,满脑子都是吃的吗?”

        他和他说谦逊,他倒是想到烟熏去了,皇家的孩儿,就没瞧见过这般的!

        温酒:“......皇上,奴才知错了。奴才以后一定注意,少在孩子面前提起这吃食。以后王爷吃烟熏鱼的时候,也再不让孩子们看见了。”

        康熙爷顿时皱眉:“老四吃的?”

        温酒立即点头:“王爷最爱这一口烟熏鱼,孩子们孝敬他的时候就老是说这个,以后奴才会劝王爷,也少吃些。”

        “不少吃!”二宝听了,顿时着急了,扯着康熙爷的衣裳道:“皇玛法,饿了,少吃饿。都不少吃!”

        康熙爷:“......来啊,传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