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姜六娘发家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乐极生悲

第一章 乐极生悲

        什么是乐极生悲?刘留真想开口唱一句: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乐极生悲就是她此时的状态。上半年被疫情封在家上网课期间,刘留闲得发毛,召集几个同学研发了一款区域购物速配软件,没想到被通信技术课老师相中,推荐她们参加学校创业大赛,居然还得了一等奖!

        信心大涨的刘留为这款软件申请专利后,以专利和获奖证书申请学校的创业基金,九月返校后招商试运行软件成功,赚了点小钱钱。

        随后就是水到渠成了,刘留和她的团队拿着爆肝写的创业计划书和试运营业绩,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斩获一等奖!这是她所在的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大学,建校以来在此类竞赛中获得的最好成绩!

        这,还不算乐极。

        乐极是评委组一位目光卓绝的企业家愿意资助她们的项目!

        这“资”可不是小钱钱,而是足足七位数!刘留当时的脑袋,跟天上掉金馅饼一样眩晕。

        乐极后,悲生。

        大赛返校途中,她们乘坐的学校派来专车司机大叔撞破高速公路的护栏,把车开出山路,以直线落体运动下落百米,拍在铺满残阳的瑟瑟江面上!

        回想那时,刘留心中只有一个字:凉。一种知道自己要挂了的,透心的凉。

        坐高铁多好,她们坐个毛的学校专车!如果坐高铁,她就不会诡异地出现在这里。

        刘留努力抬起莲藕般的小胳膊,在昏暗的灯火中,瞪着这条胳膊上的,没学校食堂的馒头大却比馒头发得高的小胖手。

        她穿越了,穿到这个小胖丫的身体里。胖是真胖,白是真白,还嫩得出水,以这小手来看,估摸也就五六岁。

        刘留缓缓转头,望着趴睡在旁边的古装小姑娘,再缓缓转回头直勾勾地盯着木床上的绣帘,眼泪汪汪。

        这是古代吧?可她是主修电子商务,辅修商务英语的“互联网+“时代的优秀人才啊!

        这里有电吗?

        这里有互联网吗?

        这里有万物联网的电商商务吗?

        这里需要电子商务人才吗?

        这里有讲现代英语的外国人,能让她通过跨国电子商务赚他们的钱吗?

        这里有唠叨起来就让她发狂拔头发的父母吗?

        泪珠子顺着眼角滚入头下的硬枕头里,刘留更难受了。

        尼玛!一个手还没馒头大的小胖丫睡这么硬邦邦的枕头干啥,她爹娘就不怕这丫头睡成扁平头吗!

        “吱呀……”

        木门被轻轻推开,刘留立刻闭目装睡,她现在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怕被人觉出异样。虽然换了时空换了身体,但能重活一世,刘留也不想这么快再挂掉。

        趴睡的小丫鬟书秋听到开门声立刻站起,擦擦嘴角的口水行礼,“三姑娘。”

        姜家三姑娘姜慕燕走到床前,摸了摸妹妹的额头,端详妹妹片刻,便取出罗帕,轻轻为她擦拭眼角和额头。

        在这位三姑娘的帕子上,刘留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这香味很是不错,若包装一番在她的app上售卖,定能冲出最高销量,财源滚滚来,提前完成投资人订下的营业额……

        她的app啊,她七位数的投资啊……

        见妹妹嘴角抽搐,姜慕燕惊喜唤道,“留儿?”

        留儿?跟她同名?这一定是特别的缘分……姜留继续装睡。

        “水。”姜慕燕见妹妹额头有一层薄汗,轻声吩咐道。

        她家姑娘落水被救起后气都没了,吐了好些水才有了呼吸,现在肯定不想喝水。书秋刚要张嘴劝说三姑娘,就见伺候三姑娘的书夏利落转身,用盆取来温水。

        见三姑娘用罗帕沾水为自家姑娘擦脸和手,书秋才明白过来,懊恼地抓了抓脑袋上的发髻。娘知道后,又要怪她没眼力了。

        感受到这位姑娘的温柔,刘留心中稍安。不管这家其他人如何,面前这位温柔的小姑娘待她还是非常不错的。

        “三姑娘,让奴婢来吧。”

        低沉沙哑的妇人声音传入刘留的耳朵,那声音虽带着一分疼惜,但刘留却本能地不喜欢,不想让她靠近自己。

        姜慕燕轻轻摇头,“嬷嬷,东院情形如何?”

        奶娘王香芝不忿地哼了一声,“三少爷已经醒了,口口声声说是咱们三姑娘把他推下水的!”

        书秋跳脚,“胡说八道!奴婢看得清清楚楚,分明就是三少爷把姑娘踢下水的!三少爷比姑娘高一头呢,姑娘哪推得动他!”

        书夏拉了拉书秋的衣袖让闭嘴。

        刘留心道原来这小胖丫也落水了,她落水后出现在这里,那小胖丫呢?

        姜慕燕给妹妹盖好锦被,才低声问,“北院呢?”

        王香芝更不忿了,“老夫人亲自到东院,还陪三少爷用了晚膳!”

        刘留感觉到放在自己手边的纤细的手掌握成了拳头,但听这位小姐姐声音还是温和的,“祖母不怪罪六妹已是万幸了,父亲呢?”

        王香芝哼气的声音更大了,“二爷出门了,没留下话。不过已这个时辰还没回来,晚上定不会回府了。”

        听到这话,刘留觉察到小姐姐的手握得更紧了,话音也带了不满,“父亲在不在都一样,命厨房备着汤饭,待六妹醒来就该饿了。”

        “如果夫人还在,他们怎么敢……”

        这声不忿地哽咽后,刘留耳中便是妇人长长短短的叹气声。

        通过这几句对话,刘留分析得出小胖丫的娘应不在了,她落水了爹还夜不归宿,她和姐姐也不受祖母待见。

        处境,不太妙啊……

        待房中恢复平静后,刘留又费劲地张开眼,见小丫鬟正坐在桌边啃点心,腮帮子鼓得跟小仓鼠一样。刘留也觉得饿了,不过疲累更盛,还是睡一晚养足精神重要。

        饿了半日的书秋啃完点心又灌了一气凉水,便跑到姑娘身边小声叨咕,“姑娘可别听王嬷嬷嚼舌头,二爷心里记挂着姑娘呢。二爷走的时候叮嘱奴婢照看好您,他赚银子买丰食斋的点心,姑娘睡醒就能吃了,嘶~~~府里现在的日子越来越难,以前日日能吃到的点心,奴婢已经数月没吃过了~~~还是二爷心疼姑娘~~~”

        书秋吞着口水,念叨丰食斋的点心有多好吃,刘留只留心这府里的日子比之前艰难这一点。她见着屋里的陈设尚可,小胖丫盖的薄被也是丝绸的,怎么就说艰难了呢?

        “姑娘,醒醒,醒醒,二爷给您带莲蓉酥来了!”

        似乎睡下没多久,刘留就被小丫鬟晃悠醒了,她提鼻子,果然嗅到糕点的香味,缓缓张开眼睛。

        见姑娘醒了,书秋利落地给她穿衣,“郎中说姑娘昨夜不起高热,今早醒来就全好了。姑娘饿不饿?”

        此时天光大亮,刘留见一位衣貌翩翩的佳公子站在面前,举着点心盒子笑,“爹昨夜赚了大钱,给留儿买了好吃的,快起来尝尝!”

        这是小胖丫的爹?夜不归宿赚钱给闺女买点心,满靠谱的嘛。

        书秋追问,“二爷,您昨夜赚了多少?”

        姜二爷美滋滋的,“爷运气好,赢了陈三那丑胖子五十两银!”

        “二爷好厉害!五十两够姑娘吃一个月的点心和肉了!”书秋高兴坏了。

        姜二爷笑颜如花,“肉已放在厨下,午膳再吃。”

        刘留惊得张大嘴。夜里,运气好,赢了……靠谱?!

        尼玛!原来是个赌徒!

        “留儿快来!”姜二爷见闺女嘴张得这么大,顿时心疼了,挽袖打开点心盒。

        书秋咽了口口水,就要扶自家姑娘过去。

        一扶,没动。

        二扶,姑娘只欠了欠身子。

        三扶,又不动了!

        书秋不解,“姑娘不饿吗?”

        饿啊,不过刘留使唤不动这俱身体。她努力抬胳膊,费半天劲儿只抬了半尺,却累出一脑门子的汗。

        姜二爷上前,抬袖给小闺女擦汗,“留儿,使不出劲儿?”

        的确是使不出劲儿,刘留缓缓抬头,半晌才发出一个音:“……啊……”

        刘郎中不是说留儿并无大碍吗?姜二爷盯着小闺女额头不断渗出的汗珠,喃喃道,“留儿这是脑袋进水了吧?”

        刘留怒了,脑袋进水?

        错!你闺女是脑袋进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