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非常女上司

一笔转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坐下来,看着冬儿:“冬儿,这么晚了,你来我这里是——”

    “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下午出差刚回来,意外看到一笔转账,感觉很奇怪,来和你说一下。”冬儿说。

    “什么转账?”我看着冬儿。

    “一笔五千万的转账,是转到你们集团财务户头的。”冬儿说。

    听冬儿这么一说,我大吃一惊。

    秋桐举报孙东凯的是一笔五千万的资金担保,在这个时候,伍德突然往集团账户打入了5000万,这说明了什么?

    想起雷正伍德和孙东凯在郊区别墅的会面,我突然明白了,一定是孙东凯知道秋桐举报自己的这5000万的亏空他自己无法弥补,于是紧急向雷正求援,雷正为了保住孙东凯,情急之下让伍德来挽救孙东凯,伍德虽然现在经济上遭受巨大挫折,但在雷正的施压之下,也不得不腾出5000万来打入集团账户,帮助孙东凯暂时度过难关。

    当然,这5000万是以什么名义打入集团账户的,财务中心的人会把帐做地合情合理。

    当然,这个时候打入5000万,也不会掩盖之前孙东凯渎职的事实,但有这五千万总比没有强,起码能掩盖一下。

    还有,伍德知道,即使自己这五千万砸给了孙东凯的集团,自己想捞回来,也有的是机会,集团还有好几个基建项目要搞。雷正和孙东凯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冬儿的突然来访,让我知道了雷正孙东凯伍德下午紧急会面的目的和用意。

    冬儿皱起眉头看着我:“小克,我很困惑,伍德突然往你们集团打五千万资金干嘛?而且,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意外发现,一直还蒙在鼓里。”

    冬儿这几天出差在外,不知道秋桐举报孙东凯的事情。

    我想了想,对冬儿说:“我告诉你吧,秋桐把孙东凯举报了,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哦。”冬儿有些意外地看着我:“秋桐举报孙东凯?举报的什么事?”

    “就是关于五千万的事情,”我说,“当初白老三从银行贷款五千万,孙东凯暗地安排用集团名义做的担保,结果白老三死了之后这笔钱没有还上,银行起诉到法院,法院冻结了集团账户,直接划走了五千万,孙东凯在这起案件中属于渎职,给集团造成了五千万的巨大损失。”

    “于是秋桐就到监事举报孙东凯渎职?”冬儿说。

    “是的。”我点点头。

    “秋桐举报孙东凯,但是孙东凯从内部知道了这个消息,于是就紧急找了雷正,雷正又找了伍德,然后伍德拿钱来填了这个窟窿,对不对?”冬儿说。

    “对,正是如此。”

    “但是现在填补有用吗?能掩盖孙东凯渎职的事实吗?”冬儿说。

    “但总比没有强啊,起码能做到账面上没有亏空了。”我说。

    冬儿紧皱眉头:“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我看雷正孙东凯他们一定同时在做别的工作,一方面填平这个窟窿,一方面在通过其他路子积极自救。填平窟窿,只是他们自救的一个措施。”

    冬儿很聪明,想到了这一点。

    我不由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冬儿看着我:“秋桐干嘛要举报孙东凯呢?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有什么稀奇的。”

    我说:“秋桐的职责所在,她做事做人的风格你也该知道的。”

    冬儿点点头:“秋桐这个人啊,其实不适合混那个圈子,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人,是不适合混那个圈子的,她打破了规则,坏了规矩,这不好的。”

    我苦笑了下:“其实你不知道,孙东凯和曹丽算计秋桐不是一天两天一次两次了,秋桐如果不反击一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们继续给算计了。”

    冬儿点点头:“哦。其实我倒不是说秋桐这么做不对,我是觉得她这么做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你知道不,大家都习惯了一个默认的圈子,她非要打破,这对她是很不好的。不过,我倒是挺佩服秋桐,有勇气有胆量,浑身充满正能量。只是,不知道她这么做的后果会是如何。”

    冬儿说的也正是我最担心的,但现在我似乎有点无能为力。

    “孙东凯的后台是雷正,雷正后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更强硬的背景,秋桐这次是捅了一个大篓子,但愿她能平安无事吧,我也只能为她祈祷了。可怜的秋桐,单位里被人暗算,社会上还有李顺这样的混球做未婚夫,哎,作孽啊,作孽!”冬儿摇头叹息着。

    我一时无言以对。

    “好了,我该走了,财务今晚加班弄账目,伍德也在总部,我离开久了会引起怀疑的。”冬儿站起来。

    “那你抓紧回去吧,不要引起伍德怀疑。”我说。

    冬儿看着我:“小克,我很高兴你能关心我,你的关心让我感到十分欣慰,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你在关心我,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冬儿,我——”

    “小克,不要说什么了,我能明白你的心就好,终究我还在你心里有位置的,我希望,有一天,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冬儿继续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一起回到江南,回到属于你和我的江南,我们在那里度过我们最快乐的生活,就像以前那样。”

    我的心里一阵悲酸,过去,过去的时光。

    “小克,我要走了,你,你抱抱我。”冬儿带着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有些犹豫。

    “小克。”冬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有些于心不忍,张开双臂。

    冬儿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将脸贴在我的胸口。

    “小克,好想,好想就一直这么和你在一起。”冬儿喃喃地说着。

    我不由轻轻拍了拍冬儿的后背。

    一会儿,冬儿离开我,冲我微微一笑:“我爱你,亲爱的。”

    我默默地看着冬儿。

    “小克,记住,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我,冬儿永远只属于你,永远是你的人,同样,小克,你也永远只会属于冬儿,永远只是冬儿的男人。”冬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不由轻轻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冬儿的话让我心里起起落落,想起和冬儿的曾经,想起和冬儿在宁州的初恋时光。

    冬儿继续说:“我经常的做梦,却总是难以醒来;经常的幻想却总是难以实现,经常的抱怨却总是不去努力。人生,其实就是这样的无奈但又必须去接受。有时总想让自己活得潇洒快乐一些,对身边的人或事物表面上显的风平浪静,可心中却波涛汹涌,羡慕一些人的坦然,做自己的自己,可事实上又有谁能如此?

    小克,其实你也知道,人生总有太多的无奈和遗憾,因为这就是生活。时间的脚步匆匆,又有何奈?当沧桑将在人生道路上画上一个句号时,再回首,却发现失去了太多,留下的是遗憾。现实如此,只有道声无奈。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自己快乐就好。说得如此毫无顾忌,可生活呢?不能,总有太多事情牵绊关联着你。我们是凡人,有自己的情感,有灵魂,患得患失,有脆弱也有坚强的一面。我们感叹人生无奈,无奈生活,充实人生,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意义,人生的价值。也许唯有充实人生,才能弥补一些遗憾不足,让自己快乐多一点烦恼少一点。”

    默默听着冬儿的话,心中五味杂陈。当不懂得爱情的时候,爱情却经常擦身而过;当正式等米下锅的时候,金钱却总是远方的呼唤,当已经成家以后,却突然发现一个她在向你招手。很多时候,走错了路却不能回头,选择了事业却发现并非所爱,生在富贵里想去体会穷人的满足,生在贫困不知道富人的烦恼。

    “我走了。”冬儿脉脉地看着我,最后说。

    我点了点头。

    然后冬儿就走了。

    冬儿今晚冒险来告诉我的这件事,打乱了我的方寸,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不知道秋桐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洗完澡,躺在沙发上吸烟,我忍不住又拨打关云飞的手机,却没有打通,关机。

    关云飞似乎是有意关机的,不知道是在回避我还是在回避其他人。

    我觉得回避我的可能性不大,那他又是在回避谁呢?

    办公会的结果是什么?乔仕达到底是什么态度呢?现在一无所知。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在焦虑中熬到了天亮。

    上班后,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

    市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带人来到集团,直接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事项:秋桐被调离集团,不再担任集团副领导兼监事领导,新任职务是市文联副主席。

    表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平级调动,但市文联主席由市里宣传部一个副部长兼任,副主席好几个,秋桐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排在最后。显然,秋桐被边缘化了,虽然平级,但和她现在的职务是没法比的。

    显然,此次调动和秋桐举报孙东凯有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