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狂士

第409章 新的旅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中午时分,南市酒泉楼内热闹异常,大堂上坐满了酒客,几名酒保送酒端菜,忙得满头大汗,此时已是九月,大唐神龙皇帝登基已有两个月,励精图治,朝野气象为之一新。

    酒客们三五成堆,纷纷议论着最近发生的趣事,但更多人关心朝廷的权力变化。

    “你们听说了吗?安国相王不肯接受相王和皇太弟的封号,三次请辞,圣上终于同意了。”

    一名老者捋须笑道:“这很正常啊!说明安国相王不糊涂,否则他会惹来杀身之祸。”

    众人纷纷围拢上来。七嘴八舌问道:“刘公,这话怎么说?”

    老者呵呵一笑,“你们想一想,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圣上为什么要封相王为皇太弟?”

    众人思索,一人突然叫道:“我知道,听说当时相王已经筹集八万军队。”

    “是啊!内战要爆发了,所以为了避免内战,圣上只能封相王为皇太弟,明确他为继承人,这样一来,相王就没有开战的借口了。”

    “可是.。。现在相王的皇太弟又没了,这不是太亏了吗?”

    老者瞪了他一眼,“你以为天下人会支持圣上还是相王,谁是正统,这是明摆着的事,相王争得赢吗?他知道心知肚明,所以才放弃争夺皇位,如果他现在还要坚持皇太弟,你觉得会有结果吗?”

    另一名老者道:“刘公说得对,听说相王刚刚辞去皇太弟,圣上马上就封兴义郡王为卫王,下一步就是册封太子了。”

    这时,掌柜走过来笑道:“大家吃好喝好,别在议论了。”

    两个老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再说下去就是诽谤朝廷了,连忙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大家吃饭。”

    众人纷纷回到自己座位,却小声地继续议论。

    这时,在靠窗的一张小桌前,坐着两名客人,看得出都是胡人,其中一人忧心忡忡,另一人在劝他,“你不用担心,我相信大将军一定会帮这个忙,不会让我们白跑一趟。”

    这两人正是在洛阳已经呆了三个多月的康宁和拔汗那王子阿伦,阿伦来大唐求救,却正好遇到了朝廷政变,他只好隐忍,不过现在新君已经登基两个月了,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着实令他忧心忡忡。

    他叹了口气道:“我不是着急,我也知道出使一趟至少要一年半载,我就怕拖的时间太长,大食军队就杀来了,再说父亲让我入冬之前必须回去,现在都九月了,我能不担心吗?”

    “再等等吧!我已经请酒老弟帮忙了,他这两天应该会有答复。”

    这时,楼梯处上来一人,正是刚刚升为千牛卫将军的酒志,他穿一身普通人的衣服,一般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康宁一眼看见了他,连忙向他招手,“这边!”

    酒志快步走了过来,坐下笑道:“不好意思,今天军衙里事情比较多,来晚一步,让两位久等了。”

    久等倒没有关系,关键是不能白等,康宁连忙低声问道:“我们的事情,有说法吗?”

    酒志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笑道:“应该有好消息吧!大将军说,他已经和圣上谈过了,圣上很感兴趣,准备接见王子殿下。”

    阿伦顿时激动得手上的酒都泼出来了,连忙道:“酒将军,可别骗我啊!”

    酒志拍拍胸脯,“我现在好歹也是县侯吧!也算是有爵位的贵族了,我怎么会骗你,应该就这两天了。”

    就在这时,一名阿伦的随从飞奔跑上酒楼,跑到主人面前急道:“鸿胪寺来人了,请主人回去。”

    阿伦一下子跳了起来,拔脚便跑,又觉得不对劲,连忙停住脚步,康宁摆摆手笑道:“快去吧!我在这里陪酒将军喝几杯。”

    阿伦一阵风似的跑了,这时,酒志才低声对康宁道:“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了?”康宁急问道。

    “我也一时说不清楚,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

    ..。。

    阿伦跑回客栈,只见客栈前站满了公差,他连忙上前道:“是找我吗?”

    客栈里出来一名身材瘦高官员,拱手笑道:“阁下就是拔汗那王子?”

    “正是!”

    “在下是鸿胪寺少卿李林甫,圣上准备明天接见王子殿下,请随我回鸿胪寺学习礼节,晚上沐浴更衣,准备明天的接见。”

    “圣上答应出兵了吗?”阿伦激动地问道。

    李林甫微微一笑,“这就不是我的职责范围了,请收拾一下吧!跟我回鸿胪寺,那里有专门的馆舍。”

    阿伦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跟随李林甫向皇城走去。

    ..。。

    敦煌王府的书房内,李臻负手站在自己官房的窗前,久久凝视着远方的天空,今天上午李旦正式辞去皇太弟和相国的职位,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李显已经有所暗示了,如果李旦再不知趣,恐怕就会发生大案。

    从今天下午李重俊就被封卫王来看,李显对李旦的皇太弟早已经不耐烦,不过这是常理,父亲的皇位自然要传给儿子,李重俊当太子是理所当然。

    但李臻知道,他已改变了历史,韦氏和太平公主被铲除,就意味着李显不会再意外死亡,也意味着李重俊不会被韦氏害死,极有可能李重俊会取代李隆基成为大唐的下一代天子。

    不过这些李臻都不感兴趣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李臻已经位极人臣,封郡王,功高震主,李显还能容忍他到几时?

    现在或许他要树立形象,或许他皇位还没有坐稳,一旦皇位坐稳,他第一个就会收拾自己,这也就是几个月内的事情。

    坦率说,李显现在治理得很好,但他毕竟是皇帝,他连自己妹妹都不容,还会容他李臻吗?

    他李臻又该何去何从?

    这时,狄燕走进书房,将一杯参茶放在桌上,她从后面抱住丈夫,将贴在丈夫的背上,“夫君,你昨晚说的事情真会发生吗?”

    李臻转身拉着妻子的手道:“我说的都是将来会发生之事,我已经五次辞去敦煌郡王,他都不准,可见他就不打算给我善后了。”

    “那我们怎么办?”狄燕害怕地说道:“孩子们还那么小,我不想他们——”

    李臻笑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有对策了,明天你们收拾一下,还是和上次一样先去长安。”

    “什么时候离去?”

    “等我的安排,等我出征后,张黎会帮你们离去。”

    “夫君,他会放我们走吗?”

    李臻将妻子拥入怀中,安慰她说:“不用担心,或许这是一个条件,他不得不答应。”

    ...

    次日一早,大唐天子李显在应天门召见了拔汗那国王子阿伦,阿伦穿一件白色的长袍,心情格外紧张,他在一名侍卫的带领下,双腿哆嗦着走上了应天城楼。

    在门楼前等了片刻,有侍卫高声宣喝:“宣拔汗那使臣觐见!”

    “宣拔汗那使臣觐见!”

    一声呼喊传出,阿伦连忙整理一下衣冠,回忆一下昨天下午他学习的礼节,便走上长长的地毯,一直走到天子的銮驾前,他跪下磕头,高声道:“拔汗那使臣阿伦拜见大唐天子,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显穿一身常服,在他身后坐着辅助政务的昭仪上官婉儿,下面坐着两排相国和六部以及鸿胪寺、光禄寺等等高官,李臻坐在安国相国李旦身旁,平静地注视着阿伦。

    李显对接见拔汗那国王子并没有兴趣,和武则天不同,李显缺乏一种开疆拓边的雄才大略,他更偏重于守成,注重国内民生,注重完善各种礼制,他估计要用数年的时间,才能将武则天时代的各种约定成俗纠正过来。

    相反,卫王李重俊却显得兴趣十足,他对阿伦居然会一口流利的汉语很好奇,低声对李臻笑道:“大将军,这个特使汉语说得很好啊!”

    李臻微微欠身,“他曾在长安读书十年。”

    “原来如此,难怪汉语说得流利。”

    “我听说明年他将登基为国王,好好笼络他,对于碎叶的稳定至关重要。”

    李重俊点点头,他昨天看过地图,拔汗那就是当年的大宛,汉朝大军曾远征大宛,不知唐朝的军队是否有这个机会。

    李显笑道:“免礼赐座!”

    “谢陛下!”

    阿伦从怀中取出国书和进贡礼单,交给旁边的宦官,这才起身在一旁软墩上坐下,宦官将国书和礼单呈给李显,李显打开看了看,又笑问道:“拔汗那离洛阳有多远?”

    阿伦连忙欠身道:“回禀陛下,相隔数万里,行程约四个月。”

    “确实太远了,当年玄奘法师好像也去过那里,再转道向南去天竺,拔汗那直接和天竺相连吗?”

    旁边上官婉儿低声笑道:“陛下,中间还隔一个吐火罗,距离天竺也是相隔数千里。”

    不知为什么,提到吐火罗,李显立刻想到了阿缓王,又想到了舍利案和毒经案,他瞥了一眼李臻,对这个拔汗那国开始没有兴趣了。

    但出于礼节,他依然勉强地问了问拔汗那的风土人情,听到迷糊处,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这些细微的动作都被拔汗那王子阿伦看到了,他心中大急,不顾礼节,又跪下泣道:“陛下,大食军队数次进犯拔汗那,拔汗那兵微将寡,无力抵抗大食军队,恳请陛下发兵,驱逐西夷,保护边疆。”

    李显笑道:“让朕派兵去打哪里?拔汗那并没有被灭,朕出兵无名啊!”

    “陛下!吐火罗三十六国已经被大食所灭,粟特各国也都被大食征服,他们名义上是大唐的属国,实际上已经被大食控制,大食还派有官员和国王共治,征收高昂的赋税,陛下,大食一旦平定了波斯叛乱,就会立刻兵指拔汗那,拔汗那不保,碎叶也难保啊!”

    “这..也罢,让朕和大臣们商议一下,你路途辛劳,先下去休息吧!”

    不等阿伦再说,鸿胪少卿李林甫便走上前道:“请吧!”

    阿伦无奈,只得行一礼,退下去了。

    等他走远,李显才笑了笑对众臣道:“各位爱卿说说,拔汗那来求救,朕救还是不救?”

    礼部尚书杨再思心思敏捷,他看懂了李显的心意,上前奏道:“陛下,拔汗那路途遥远,行程数万里,大唐军队难以顾及,如果出兵少,将无济于事,如果出兵多,那粮食补给又无法解决,臣觉得可再观望,视情况而定。”

    兵部尚书唐休璟急道:“陛下,微臣长期镇守西域,非常清楚大食东扩情况,一旦大食军队占领拔汗那,不仅大唐葱岭以西的各羁绊州全部丧失,而且将严重威胁碎叶军镇,同时会威胁到西域的安全,拔汗那是大唐西域屏障,不可不救!”

    “那请问唐尚书,军队补给怎么解决?”

    “我大唐在西域建立了各处军镇,补给完全可以解决,南线走高昌、龟兹、疏勒到碎叶,北线可以走伊吾、轮台到碎叶,沿途有无数小国,他们都可以提供补给,大汉军队尚能攻到大宛,为何我大唐军队却视为登天?”

    “唐尚书太想当然了吧!”

    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这时,李显重重咳嗽一声,两人都不敢再吵,一起躬身听诏,李显目光落在李臻身上,他知道拔汗那使臣是李臻安排,他必然早有腹案,李显便笑道:“大将军如何看这件事?”

    李臻站起身,不慌不忙道:“陛下,臣赞成唐尚书的意见,拔汗那不保,西域动摇,臣愿率领一支军队,西征大食,收复吐火罗粟特,为陛下开疆拓边,建一世伟业!”

    李臻这席话令满座哗然,上官婉儿深深地注视李臻,她明白了李臻的真正心思。

    ...

    李显回到了御书房,他满脸阴沉,负手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他怎么会不明白李臻的心思,李臻数度辞敦煌郡王,辞封邑,他只是不准,但并不代表他愿意给李臻,李臻功劳太高,已经完全盖过了他的声望,隐隐威胁到了他的皇位。

    更重要是,李臻为隐太子的后人,一旦他身份公开,他不是没有登皇位的可能。

    现在他居然想走了,想去西域建国,想模仿秦朝的赵陀吗?

    李显不由冷笑了一声,这时,侍卫禀报道:“陛下,卫王求见陛下!”

    “宣他进来!”

    片刻,卫王李重俊快步走了进来,跪下磕头道:“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

    “谢父皇!”

    李显看了他一眼,“吾儿有什么事吗?”

    李重俊躬身道:“儿臣恳求父皇李大将军的请求,让他率军西征大食,收复西域失地。”

    李显看了他半晌,淡淡道:“你现在是朕的长子,又即将是大唐太子,难道你还看不出李臻请兵西征的真正目的吗?”

    李重俊低下头道:“儿臣其实明白。”

    “你明白还要朕答应他西征?”

    “父皇,如果没有李臻,儿臣早就没命了,他对儿臣的救命之恩,儿臣一直铭记于心。”

    李重俊又跪了下来,哀求道:“儿臣愿意放弃太子,恳请父皇放他西去!”

    李显一言不发,负手慢慢走到窗前,注视着远方,这时,坐在一旁替李显整理文书,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婉儿起身道:“陛下,放他走其实是明智之举。”

    李显浑身一震,回头望着她,“这话怎么说?”

    “陛下,他手中还有部分军权,在军中人脉极深,在民间威望很高,如果陛下此时和他翻脸,臣妾以为,实在是不明智。”

    李显忽然想到了相王李旦,他又沉思良久,终于叹了口气,对李重俊道:“吾儿说得对,李臻对朕也救命之恩,朕焉能不报,也罢,朕同意你的请求,令他西征。”

    ..。。

    神龙元年十月,李显封李臻为征西大将军,御史大夫、安西大都护,率一万唐军骑兵远征拔汗那,铲除大食在葱岭以西的势力,另外,李显默许了一万将士的家属以及李臻的妻儿跟随大军远征,赐号长征健儿,并下旨令沿途官府给予补给。

    十月初十,李显拜祭天地,授李臻节符,一万骑兵及其家眷组成的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向西进发。

    半个月后,大军抵达了咸阳乾陵,李臻率众将拜祭武则天陵墓,他从酒志手中接过香烛,在无字碑前跪下,暗暗道:“愿陛下之灵护佑李臻西征,他日李臻在西域建国,将为陛下建衣冠陵,四时祭拜,以谢陛下对李臻的大恩。”

    他叩拜三礼,起身对狄燕道:“上车吧!”

    众人上了马车,李臻翻身上马,用马鞭一指西方,意兴飞扬道:“出征,去碎叶!”

    西征大军再度出发,浩浩荡荡向西而去,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对故乡的留念和对新生活的向往。

    【全书完】

    后记:

    这本书是老高从07年写书以来的第十本书,通过一个年轻人的传奇经历,描绘中唐武则天后期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只是老高出于个人喜好,改变了部分历史,比如武三思、韦王妃、太平公主之死,书中也没有交代安乐公主,但相信没有了韦王妃,李重俊应该能战胜安乐公主。

    李重俊会开启一个新的大唐,或许会避免李隆基犯下的种种错误,使安史之乱不会发生,大唐盛世能继续延续下去。

    虽然种种不尽如意,但书已写完,新篇也即将开张,老高的下一本正在创作之中,题材是隋唐争霸,尽量避免和《天下枭雄》雷同,老高会再写一部波澜壮阔的争霸小说。

    发书时间定在七月底八月初,起点首发,欢迎书友们继续支持。

    老高再次感谢大家这七个月的追随。(www..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