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古代言情 -> 近身特工

第二百零六六章 皇城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谌和秦香兰浩浩荡荡的率领众人来到城门下。

    秦香兰立即指挥洪门弟子放**把城门炸开,正如李谌的内应所说的那样,驻守城门的士兵并没有来阻挡。

    “轰隆隆”的连串爆炸声中,城门被轻轻松松的打开。

    也许是老天要助李谌,随着城门大开,这场磅礴大雨竟然也停势了下来,只有雷电时不时照亮着惨白的皇城。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李谌笑得更是狰狞的吼道。

    “亲爱的!”生性多疑的秦香兰挨着李谌,有点担忧:“我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谌被秦香兰一提醒,心里也跳了一下,不过再细想一下,又觉得不会有问题,王贵妃是自己还没和李诵彻底反目,自己也没离开这座皇城之时就已经埋在李诵身边的卧底。

    王贵妃叫做王艳,是XX学院历史系的一名大学生,属于十大校花之一,当日时空裂缝开启的时候,她也正好跟在皇陵中上见习课。

    没有例外,王艳也被附身了。

    不过附在她的身上的身份并不高,只是一名入选宫中的家人子罢了。

    家人子也就是后面朝代所说的秀女,为了看官更明白,这里姑且称之为秀女吧!

    那么,这个秀女又怎么会跟李谌搅和在一起呢?

    说起来,这里面有个故事,而且是个狗血的爱情故事。

    王艳成为秀女之前,同时也是朝中一名大臣的千金。李谌呢,闲来无事总是喜欢到处串门,一次在这名大臣府中作客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王艳,顿时惊为天人,之后各种手段尽出,终于获得了王艳的芳心,与之暗通款曲。

    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世人的。

    李谌喜欢寻花问柳,家里妻妾成群,一般人也就罢了,朝中权贵是绝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送给他作妾的。为了避免自取其辱,他并没有向王艳的父亲直接提亲,只是想方设法的进行拉拢,等待合适的机会才说这件事。

    然而,还没等时机合适,他的皇兄便已经开始大选妃嫔,而当时有规定,朝中官员、军士、闲散壮丁家中年满十四岁至十六岁的女子,都必须报备应选,而王艳恰恰就在此列之中。

    李谌当时虽然百般阻挠,可是王艳父亲想攀龙附凤的决心极大,终于让自己的闺女当选,而李谌与李诵的怨隙,也是那个时候结下的。

    之后,王艳虽然成为了秀女,可是李诵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或许注意到了也没用,因为那个时候李诵已经瘫了,没有一点鸟用,也无法宠幸于她!

    这一来,也便宜了李谌,和她继续保持着那层不能见人的关系。

    只是最后的最后,王艳和李谌一样,终究没有逃脱陪葬的命运!

    附身重生之后,李诵的年纪虽然没有多大改变,可是身体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不但不瘫,而且宝马未老。可是他的三宫六院却只来了很少的一部份,因为选择有限,也因为王艳的相貌确实变得更加出众。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诵终于趁着酒性宠幸了她……

    也恰恰是因为如此,原本理念与李诵就有很大差别的李谌,彻彻底底的恨上了自己的兄长,自己拉了一班人马离开了。而对他痴心一片的王艳并没有跟着离开,忍辱负重的成为了卧底。

    想起这些种种,李谌虽然心性冷酷残忍,可也忍不住一把辛酸泪,至于说拿秦香兰与王艳作比较,那是完全没法儿比的,因为在他的眼中,秦香兰只是个发泄与利用的工具,价值和淘宝上花百来块买来的充气娃娃没太大的分别。

    “亲爱的,亲爱的……”

    “呃!”走神溜号的李谌听到秦香兰的叫唤,终于醒过神来,“嗯,没事,我们小心点就是。”

    秦香兰虽然有所担忧,可一想到那些珍稀罕见的古董宝贝,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她又兴奋起来,只要能过这一关,那任何事都不足虑了!

    随着秦香兰一声令下,众人便往前推进,小心翼翼的通过那三层重叠的128米长的城墙,看到城墙内里那驻守兵卒和贮放军需的108处小洞,用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的旱门、水门、炮台、敌台、水闸、灯楼等各种应敌设施!

    看着这眼前的金顶,红门,高墙,古色古香又金碧辉煌的层叠宫殿,李谌心中感慨,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秦香兰却是无比疑惑,什么豪门大户能造出这样的房子呢?

    雨后的夜,无疑是宁静的,除了偶尔残响的惊雷,只剩下虫鸣在凄然作响。

    整座皇城,除了他们的脚步声,衣服摩擦声,武器磕碰声,再无一动静。

    越往前行,李谌却越感觉不对劲,因为王艳纵然能搞掂城门的守卫,却不见得能皇城内所有的侍卫都搞掂。他们这一行如此大举来袭,里面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不好,咱们上当了!”李谌突地一醒,拉着秦香兰拔腿就撤。

    只是他们一转身,却发现面前已经多了一道身影。

    那,无疑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年少多金神勇威武天下无敌、宇内第一寂寞高手刀枪不入唯我独尊玉面郎君仁者无敌勇者无惧金刚不坏英明神武侠义非凡义薄云天古往今来举世无双既酷又帅诚实可信谈吐大方风度翩翩貌赛潘安智胜孔明勇比子龙义超关羽巧越鲁班至尊至圣至高无上震古烁今……的现代有为青年——严小开!

    李谌看见他,立即沉声喝道:“你是谁?”

    “没礼貌!”严小开一扬手,一块石头就朝他的面门砸去,“问别人的时候,不是应该先介绍自己吗?”

    李谌迅速抽出腰间佩剑,“噔”的一下击碎石头,剑尖直指严小开:“你到底是谁?”

    “好吧,你既然这么执着,那我就告诉你!”严小开淡淡的道:“我叫严小开,严小开的严,严小开的小,严小开的开!”

    秦香兰闻言一震,惊愕的道:“你就是严小开?”

    严小开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

    秦香兰却是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他,因为就是这厮,三番五次的坏了自己的好事。

    李谌转头问道,“香兰,你认识他?”

    秦香兰点了点头,缓缓的道:“这一次虽然是我第一次见他,可是在这之前,这小王八蛋已经坏了我不少的事情!”

    严小开摇摇头道:“大婶,我见过你哦。”

    “你叫我什么?”秦香兰听到这个称呼,立即就怒了,尽管她的年纪确实已经可称之为婶,甚至大妈都不为过,可是她一直都在美容与养生方面下了极大的功夫与金钱,任谁见到她,不觉得她是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呢!

    严小开再次摇头,“大婶,老了就要认,再多的美容护肤品也改变不了你已经人老珠黄的事实。”

    秦香兰被气得肺都炸了,顿时掏出枪,对着严小开便连连扣下板机。

    说时迟那时快,严小开一见她掏枪,瞬间展开迷踪九步,无尚心法运到极致,一阵**又华丽还晃眼的挪步后,子弹竟然被他悉数避过。

    秦香兰见严小开竟然连子弹都能避过,心里又怒又惊,忙对李谌道:“亲爱的,这个王八蛋欺负我,你帮我杀了他。”

    严小开作出呕吐的动作,“拜托,大婶你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当着这多人卖弄风骚了好吗?”

    李谌阴沉着脸,眼睛深邃的直观察严小开。

    从一开始这厮向自己投掷那小石块时,他就知道这是一个绝顶高手,因为他的利剑虽然击碎了石头,可是剑刃却被磕损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对于如此高手,李谌是不敢怠待的,气运全身,宝剑扬起,这就朝严小开扑了过去。

    严小开如傲骨寒梅般立于漫天冷风中,紧紧的盯着李谌。

    眼见一剑挥来,严小开晃肩闪身避过,可没等他稳住身形,那把剑却像是会转弯似的,刷地一下又回旋刺来。

    “呼呼呼!”三剑连刺,严小开迷踪九步尽展,可也躲得无比狼狈。

    厮战越继续,严小开就越是心惊,因为他着实没想到,李谌这个老家伙的武功竟然是如此高绝,纵然是已经突破无尚之境的自己,也难以匹敌。

    在两人交上手的时候,皇城的四面八方也涌出无数的侍卫,与李谌的人马及洪门弟子战成一团,兵刃交击之声,枪声,响作一团,战况也不是一般的激烈。

    “住手!”正是这个时刻,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他们侧后方响,李雪涛来了!

    来了就来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宰了这小子,再把你也一起宰掉!李谌心中如此盘算,剑锋一紧,绝招尽出,可才一招还没使全,他就看到了李雪涛,脸上浮起眦目欲裂的惊愤之色,刷地撤招后退,猛然停了下来,同时冲自己那些人喝道:“住手,通通住手!”

    一瞬间,场中所有杂乱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

    李雪涛来了,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一把弯刀,弯刀的刀锋虚扣在一人雪白的脖子前。

    这个人,赫然就是李谌真正的小情儿——王艳!

    王艳看见李谌,一向冷漠的眼神竟然有一丝温暖,“别管我,快走!”

    李谌痛苦,“不!我怎么能不管你?我已经让你受辱那么多年!”

    “不!”王艳摇了摇头,“这是我自愿的。你快走!”

    李谌摇头不绝:“我,做不到。”

    “砰!”在两人上演肉麻兮兮又有点催人泪下的苦情戏之际,秦香兰却没管那么多,趁隙对着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严小开就放了一枪。

    可惜的是,严小开早就防着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她的手才一动,他的身形已经荡了开去,刷地一下就来到了她的身侧,伸手奇准无比的抓住她握枪的手碗,猛地一扭。

    “啊!”秦香兰发出凄楚的叫声,枪落到了严小开手中,人却已经跪在了地上。

    对于这个冷血残忍,六亲不认的毒辣女人,严小开原本是想一掌拍死的,可是想到她做了那么多坏事,把她交给眼珠的话,应该能拿不少的奖金,于是就留了她一命。

    “啪啪啪!”一阵突兀的掌声响起,李诵出现了,嘲讽的赞道:“好一对苦命鸳鸯啊!”

    李谌眼露凶光,咆哮道:“你放开她,有什么事冲我来。”

    “我真的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痴情汉呢!”李诵冷笑了一声,缓缓的谱道:“今时今日,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李谌:“你……”

    李诵走到王艳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这个贱人居然毒害朕多年!朕今天要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住手!”李谌的脸色顿时一白,忙叫道:“皇,皇兄,求你放过她,她是无辜的!”

    “不,你快点逃!”王艳梨花带雨叫道:“不要管我,不要管我……”

    李诵不理会李谌,眼中杀意尽露,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刀尖对着王艳的喉咙直直的划去!

    王艳吓得霎时花颜失色,叫声嘎然而止,因为她已经看见死亡正将她拖入无边黑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